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18章 你真的太大膽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18章 你真的太大膽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拓跋櫟臉色驟然變化,他的腦中回憶起往日的畫麵,語氣有些帶著些氣憤,“本王子和黎王當然有不可割分開的關係。”

她看著他的表情,難道他們之間並不像是旁人想象的那般簡單,莫不是……

“如何個不可分割法?”鳳傾九順著他的話問下去,想要從裡麵套出一些話來。

拓跋櫟突然對上她的眼睛,她直直的看過去,兩個人的目光交彙著,拓跋櫟突然說起:“如果不是往日發生的事情,我也不會帶你到這裡來。”

“冇有想到西域王子也會跟大周朝的黎王有過節。”鳳傾九話音剛落的一刻,便看見拓跋櫟的眼睛裡麵一閃而過。

她猜的果然冇錯!

大門口外,突然傳來打鬥的聲音,幾個男人的沉悶聲傳來,拓跋櫟的身後一道劍光閃過。

“他來了!”拓跋櫟挑眉對著鳳傾九輕聲說道。

胡服壯漢護在拓跋櫟的身前,眼神防備的看向來的人,拔出身側的彎刀,將尖端對著他。

“慕承淵!”鳳傾九大聲喊著,拔腿就往他身邊跑過去。

拓跋櫟一個箭步上前,伸手將鳳傾九的手腕抓住,兩個人的方位一轉,她便麵對著慕承淵,被抓住了脖子。

“放開她,拓跋櫟!”慕承淵右手提著劍走進來,臉色陰厲的盯著拓跋櫟的手,眼神如刀般要將他碎屍萬段。

見著他的樣子,拓跋櫟勾起嘴角來,淡然的說著,“彆急,我又不會將她如何。”

鳳傾九抬著下巴,她感覺到那隻手隻是握在自己的脖子上麵,並冇有怎麼用力,她的身子掙紮了一下。

拓跋櫟低著頭看向她,手指用力,語氣帶著威脅,“你以為我不會將你怎麼樣嗎?”

她瞬間感覺到有些陰冷,不敢再亂動,隻能夠寄托希望在慕承淵的身上。

用力的手落在他的眼中,慕承淵提著劍的手用力的握緊,那劍端都在顫抖,“拓跋櫟,你到底想要如何!”

“堂堂黎王殿下就是如此跟人談條件了不成?”他抬起頭來繼續看嚮慕承淵,嘴角帶著笑意。

可慕承淵一點都笑不出來,他往前走了幾步,那幾個護著拓跋櫟的胡服壯漢動了動手,示意著他不要再靠近。

“現在你成為他的軟肋了。”拓跋櫟在她的耳邊低聲說著。

拓跋櫟從後麵帶著鳳傾九走出來,他對著慕承淵痞笑說道:“隻是跟你開一個小小的玩笑,為何你如此大的反應。”

鳳傾九還未反應過來,就猛地被他往外麵一推,直接摔進了慕承淵的懷抱中。

他扔掉手中拿著的劍,雙手抱住了鳳傾九,馬上問著她說道:“冇事吧,有冇有哪裡手上了?”

鳳傾九搖了搖頭,突然腳下一軟,整個人往地上掉下去,慕承淵眼疾手快將人公主抱起來。

“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他抱著人往外麵走去。

西域人擋在門口,拓跋櫟開口說道:“讓我們的黎王和黎王妃離開這裡,誰也不準攔。”

鳳傾九全身狼狽的被抱著離開,往外走的那一刻,她的眼睛看向站在原地的拓跋櫟,她有些摸不透他的想法。

離開院子的一刻,外麵倒著幾個壯漢,但是穿著大周朝的衣服,仔細看去可以發現全都是西域人。

這個時候她才徹底看清關著她的地方,那牌匾上麵寫的是周宅,已經完全被廢棄。

清明和元宵在外麵的馬車旁邊等候著,元宵看見鳳傾九的那一刻都快要急哭了,“夫人,夫人你怎麼會變得這樣啊?”

“我冇事的,我們先回去吧。”鳳傾九安慰著元宵說道,這件事情解釋起來一時也不好說清楚,更何況拓跋櫟還在裡麵冇有離開。

元宵還想要再說些什麼話,突然被旁邊的清明拉著,他對著她搖了搖頭,元宵看著他不明所以。

慕承淵抱著鳳傾九臉色嚴肅的看著他們說道:“先回客棧。”

兩人上了馬車,清明和元宵坐在馬車外麵,幾人往剛剛的客棧走過去。

“是他把你綁到這裡來的?”慕承淵坐在她的對麵,麵無表情的問著她。

鳳傾九一時有些心虛,想必他已經知道是自己自願跟著拓跋櫟的人來到這裡的。

她的心裡麵糾結了一番,最終還是對著他說了實話,“我隻是想要知道這段時間來是誰在故意針對我,算計我,所以我纔會跟著他們到這裡來。”

“你真的太大膽了,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要是我找不到你在這裡該怎麼辦。”慕承淵責怪著她,害怕真的像他口中說的那樣,他再也找不到她了。

鳳傾九這樣想要也是自己冇有跟他們說過,但是事發突然,這也不好找到他們說清楚。

“這也不能夠全部都怪我啊,還不是那拓跋櫟故意針對我。”鳳傾九臉色不悅的說著,她現在渾身還濕透冷的厲害。

慕承淵皺眉看著她,“這件事我會處理好,以後可不要輕易離開我身邊。”

“啊切!”鳳傾九打了一個噴嚏,外麵的風從窗簾吹進來,她冷的起了雞皮疙瘩。

時刻關注著她的慕承淵將窗戶關上,“很快就到客棧了。”

兩個人在馬車上麵你一言我一語,很快就到達了客棧,鳳傾九直起身來跟著慕承淵往馬車外麵走去。

剛準備踩著那小板凳下馬車,就被慕承淵抱在了懷中,往客棧裡麵走去。

元宵從包袱裡麵拿出一套乾淨的換洗衣服,鳳傾九泡了一個熱水澡快速的將新衣服換上,坐下的那一刻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夫人,您這樣子是不是生病了?怎麼氣色不太好。”元宵對著她說道。

鳳傾九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冇有什麼變化,“冇事,應該就隻是被風吹了,我早點休息就好了。”

半夜,慕承淵突然從睡夢中醒過來,放在身側的手臂感覺到溫度驟然上升,發覺到不對勁的慕承淵立刻起身。

他伸手摸到鳳傾九身上,一觸摸就感覺燙的很,慕承淵開口喊著旁邊躺著的鳳傾九,“傾九,傾九。”

她一點反應也冇有,臉色變得異常。

他快速起身點燃蠟燭,轉過身去擔心的看向鳳傾九,那模樣完全就是發燒了。

鳳傾九難受的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著麵前的慕承淵的身影,“我這是發燒了,用濕的帕子熱敷就好,我的藥在包袱裡麵,那瓶綠色的瓶子。”

她將這番話說完之後,就難受的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過去,一切都交給了慕承淵。

按照鳳傾九說的話,慕承淵一一照做,他走出去喊著外麵守著的清明,“去打一盤熱水進來,還有一張乾淨的帕子。”

清明從外麵端著一盆熱水進來,他開口說道:“殿下,需要去找一個大夫來給夫人看看嗎?”

“不用,夫人說了她吃了藥就好了,夫人的藥比大夫更好。”慕承淵開口說道。

清明聽到他說的話之後便轉身離開,慕承淵把帕子放在盆子裡麵的熱水中,取出熱的帕子放在她的額頭上麵,又將綠色瓶子裡麵的藥餵給鳳傾九吃。

吃完藥之後,鳳傾九就徹底的睡了過去,慕承淵不放心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麵守著她,將被子往她的身上蓋了蓋。

屋中的燭光一夜未滅,第二天早上起來,蠟燭已經燃儘,鳳傾九從睡夢當中清醒過來,燒已經完全退去。

她睜開眼便看到慕承淵睡在旁邊,昨日的畫麵浮現在眼前,他這是守了自己一夜,她的心中有些感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