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00章 她向來會哄人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00章 她向來會哄人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口頭上答應了,心裡卻是打著小算盤。

趁著慕承淵不在府中的時候,她再出去,反正他也不知道。

晚霞盈滿了半邊天空,似火燒般的紅。

鳳傾九歪歪斜斜的靠在貴妃椅上,慕承淵在她身側看著書卷,餘光時不時掃她兩眼。

丫鬟與侍衛都在外麵守著。

故桂苑格外的安靜。

這時,慕玉澤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

“九皇子……”清明上前阻攔,反被慕玉澤推開,他直接推開了房門。

“皇兄。”話音未落,他頓時愣在了原地。

慕承淵外衫半褪,衣襟散亂,左手拿著書卷,右手將鳳傾九摟在懷裡。鳳傾九眼眸迷濛,三千青絲儘數傾瀉,脖頸間吻痕隱隱約約露了出來。

兩人聽到聲響,同時轉過身。

“玉澤?”鳳傾九茫然開口。

這麼晚了,他來做什麼?

“我……我……”慕玉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臉頰染了一片紅。

他跺了跺腳,撂下話,“我來找皇兄。”

慕承淵黑眸眯了起來,緩而,他低聲對鳳傾九道,“我去去就回。”

“好。”鳳傾九揉了揉眼睛,眸中迷惑不解。

水茫茫的眸子澄澈而又單純。

而她麵容平淡如水,給人一種無辜的感覺。

慕承淵起身,正了正衣衫,扯過披風蓋到鳳傾九身上,抬腳嚮慕玉澤走去。

“去書房,彆影響你皇嫂休息。”他冷眸斜睨慕玉澤一樣。

慕玉澤低著頭跟在慕承淵身後。

兩人一同離開。

鳳傾九看著兩人離開,伸了個懶腰,又窩在貴妃椅上瞌上了眼。

“王妃。”元宵推門走進來,喚了一聲,正欲開口,而目光停在了鳳傾九白皙的脖頸長,鎖骨處落了一片淤青。

她下意識低下了頭,臉頰紅的能滴出血來。

吻痕……

鳳傾九睡意本就淺,自她進房便感覺到了,隻是一直冇睜眼。

許久不見她做聲,鳳傾九緩緩掀開了眸子。

“有事?”她問道。

元宵眼神微閃,支支吾吾道,“民生問奴婢……額,不是,奴婢想問問您,民生怎麼安排?”

“民生?”鳳傾九思索了一下。

民生一直呆在故桂苑也不合適,雲墨白估計冇時間管他。

緩而,她想到了慕承淵。

那就讓他調教吧。

照慕承淵這性子,她要是離開,估計他能弄死她。

若是留在這裡,似乎也冇什麼不好。

鳳傾九心裡已經慢慢淡了要離開的念頭。

除了黎王府的規矩束縛人,也冇什麼不好的。

畢竟這規矩對她不頂用。

“明日我自有打算,你不用操心了。”鳳傾九淡淡道,舒了一口氣,抬眸瞥了一眼即將落下山的太陽,又開口,“去準備晚膳吧,慕承淵應該會過來。”

“是。”元宵行禮,轉身離開。

書房,慕承淵立於案前,眸色濃稠如墨,麵容清冷。

慕玉澤忽覺一道涼意襲來,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說吧,什麼事?”慕承淵冷聲問道。

“我剛接到訊息,西域太子已經到大周了,隻是我們的密探冇查到他在哪兒。”慕玉澤小心翼翼開口道。

聞言,慕承淵眼眸驟然間眯了起來,透著危險的氣息。

竟然連密探都冇查出來司徒拓的蹤跡!

他會不會已經到了京城……

還是說他去了邊緣地區。

若到了京城還好,但他要是去了邊緣地區,慕承淵幾乎難以想象他會引起的紛亂。

“查!”慕承淵冷聲,“一定要查出來司徒拓的蹤跡。”

“司徒拓詭計多端,並且善於用毒,咱們的密探根本無從下手,這次發現他到了大周還是偶然看到他擅長的毒才知道的。”慕玉澤麵露難色。

“調查西域的貢品蹤跡,司徒拓作為使者,定然派人跟著貢品。”慕承淵緩緩道。

慕玉澤恍然大悟,“對!我現在就派人去調查。”

“嗯。”慕承淵頷首。

掀眸淡淡瞥了他一眼,“無事不許去故桂苑,有事讓清明傳達。”

聞言,慕玉澤小臉頓時垮了下來,苦兮兮,“皇兄,你太狠心了,我想去找皇嫂玩。”

“她冇空。”慕承淵不留情麵。

“皇嫂有空,上次皇嫂告訴我,有空可以去找他。”慕玉澤企圖掙紮。

“她向來會哄人。”慕承淵淡淡道。

慕玉澤撇撇嘴,低聲嘟囔,“皇兄,你也太狠心了吧。”

慕承淵抿唇不語。

“昨日我把言祁拉走,你是不是也給我點獎勵?”慕玉澤突然想到這個,眼前一亮,笑嘻嘻道。

慕承淵緩緩轉過身,抬眸認真審視他,緩而,淡淡開口,“你想要什麼,讓清明拿給你。”

“我聽說你把百裡莊給了皇嫂,裡邊有我要的布料,你讓皇嫂給我。”慕玉澤笑著開口。

“不行。”慕承淵絲毫冇有猶豫,直接拒絕,“你皇嫂的東西,你彆想要走一分。”

慕玉澤:……

“布料不是皇嫂的,是我先放在百裡莊的,我現在要拿走。”他解釋了一番。

“不行。”慕承淵再次回絕。

“皇兄,你不講理。”慕玉澤頓時跳了起來,十分不服。

那可是他的東西,憑什麼不能拿?

“除了百裡莊的東西,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去跟清明說。”慕承淵淡淡道,看了一眼昏昏的天色,想到要跟鳳傾九一同用晚膳,轉身便要離開。

而就在這時,清明稟告。

“王爺,蕭太師嫡子,蕭生求見。”

“蕭生!”慕玉澤兩眼一亮,當即從跳下椅子,就要出去。

“站住。”慕承淵叫住他。

慕玉澤伸著脖子往外麵看了兩眼,巴巴的,“皇兄,我跟蕭生許久未見了。”

“你去屏風後麵待著。”慕承淵冷聲吩咐。

慕玉澤不願意,賴著不動。

他從小跟著慕承淵,宮裡的皇子都不跟他玩。

大臣們的孩子向來勢力,像他這種不受寵的皇子,常常都是看不上眼的。

可蕭生是他在學塾認識的,同窗之情,莫逆之交。

更何況兩人同去處理運河糧草,感情自然比他人更深厚些。

慕承淵靜靜的看著他,抿唇不語,麵容透著冷意。

兩人僵持了許久,最終慕玉澤敗下陣來。

他忿忿的嘟囔了一句,“我要找皇嫂告狀。”

說完,轉身躲到了屏風後麵。

“讓他進來吧。”慕承淵吩咐道。

“是。”

隨即書房門被推開,蕭生走了進來。

一襲青墨色長衫,衣衫翩翩,儒雅脫俗。

豐神俊朗,鐘靈毓秀。

麵容俊逸溫和,又透著些溫潤雅緻。

“王爺。”蕭生抱拳行禮。

“嗯。”慕承淵微微頷首。

躲在屏風後的慕玉澤緊緊盯著蕭生,撇撇嘴。

都怪皇兄,不讓他出去。

他跟蕭生好久冇一起喝過酒了。

“此次出使,可有任何發現?”慕承淵問道。

蕭生幾乎一年多不在京城,所有人都以為他被貶謫外地,而隻有慕承淵與慕玉澤兩人知道,他去了邊界地區,調查各國訊息。

“很多。”蕭生點點頭,拿出了一個木匣子。

他將所調查出來的訊息儘數說了出來。

隨著他開口,慕承淵的臉色一寸寸沉了下來。

緩而,蕭生停了下來,他麵色溫涼,“微臣想替百姓們請命。”

“我知道了,會向父皇稟報的。”慕承淵頷首,暗暗記在了心裡。

“微臣剛纔回府,看到妹妹的腿已經恢複了不少,聽說是王爺送去的藥材,微臣替妹妹謝過王爺。”蕭生感激道,行了大禮。

慕承淵緊忙把他扶起來,溫聲道,“傾九送過去的,你該感謝的是她,本王隻不過順了她的意而已。”

“是,表妹費心了。”蕭生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