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94章 怎麼會後悔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94章 怎麼會後悔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早已習慣這種話,本可以不在意,但一想到是月心眉散佈出來,而慕承淵還處處維護,她心裡就一陣惱火。

正在兩人爭執間,說書人被掌櫃叫走了。

“怎麼走了?”

“這不是剛開始嗎?先生怎麼走了?”

一見到說書人走了,茶客們頓時不悅。

畢竟來茶樓喝茶就是為了聽書,往日說書先生最少要兩個時辰,而現在還不到半個時辰就離開了。

小二安撫茶客,又上了不少茶水點心。

“各位客官稍安勿躁,咱們先喝點茶水,先生馬上就過來。”

“怎麼回事?先生怎麼離開了?”一位茶客朗聲問道。

“咱們掌櫃的請來了亦然居的景逸公子來說書,臨時換掉了原來的說書先生,還請客官們稍安勿躁。”小二耐著性子解釋道。

他這話一出,茶樓瞬間喧鬨起來。

“景逸公子?真的是景逸公子要過來嗎?”

“不會吧,我聽說景逸公子為後宮的娘娘們說書,怎麼會來這小小的茶樓。”

“亦然居,那不就是景逸公子嗎?”

景逸公子?鳳傾九眉頭微蹙。

原主的記憶裡似乎有點關於景逸公子的印象,她好像去過亦然居……

大周朝最有名的聽書茶館就是亦然居,隻接待達官貴人。

而景逸公子便是亦然居最有名的,經常進宮為嬪妃娘娘們說書。

平民百姓能夠聽到景逸公子一番說書,那可是莫大的榮幸。

更彆說還隻是在這小小的茶樓裡。

鳳傾九腦海裡模糊一片,可聽著亦然居三個字十分熟悉,還有景逸公子,他們是不是有點交情。

正在遐思間,一位男子已然走到了台上,立於案前。

長身玉立,毓靈俊秀。

他一襲雪白軟錦袍,飄飄欲仙,清塵脫俗。

麵容清冷俊逸,氣質宛如月華般青朗。

那白皙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拿起醒木。

“啪”

一聲響,沉穩而又清脆。

喧鬨聲瞬間消失,眾人的目光齊齊彙聚在他身上,捨不得離開一分一毫。

他那薄唇微啟,“上回說至黎王妃鳳傾九……”

聲音好聽悅耳帶著磁性,如那山間潺潺的流水,讓人心神寧靜。

猛一聽到他的聲音,鳳傾九瞳孔緊縮,臉色驟然間變了。

好熟悉。

她抬眸直直的看向景逸公子。

而恰巧景逸公子正在往這邊看,兩人目光碰到了一起。

鳳傾九渾身彷彿驚到似的,應激性的收回目光。

景逸公子唇角微微挑起,眸光微閃。

好久不見。

鳳小姐,我們來日方長。

慕承淵察覺到鳳傾九的異樣,下意識開口詢問,“你認識景逸?”

“不熟。”鳳傾九搖頭。

她應該是認識的,但她不知道為什麼會認識。

“不熟?”慕承淵眯起了眸子,頓時不悅。

看她的反應,怎麼會不認識?

不止認識,說不定還很熟悉!

這個女人慣會拈花惹草!

無意間抬眸,捕捉到一抹月白色身影,進了二樓包間。

言祁!

竟然是他!

慕承淵瞬間明白了。

怪不得小小的茶樓能請來亦然居的人,原來有他在後麵推動。

“崇國公對你還真是上心。”他冇好氣的道了一句。

“你又發什麼瘋?”鳳傾九皺了皺眉頭,“崇國公跟我有什麼關係?”

“若非言祁,景逸又怎麼會到這小小的茶樓來。鳳傾九,倒是我小看你了。”慕承淵聲音發冷,漸深的陰霾浮上臉龐。

鳳傾九當即怒了,她本就因為月心眉帶著氣,再加上慕承淵這話,氣不打一處來。、

“慕承淵,你要發瘋去找彆人,我可冇那麼好心要縱著你。”

“你!鳳傾九,你這個女人……”慕承淵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明明是她招惹了崇國公,倒顯得他無理取鬨。

鳳傾九心裡憋著氣,狠狠咬了咬牙。

“你自己待著吧!神經病!”她忿忿道,將茶壺跟點心抱起來,去了隔壁桌子。

慕承淵臉色鐵青,眼眸淬了一層又一層寒霜,冷冷看著她。

鳳傾九深吸一口氣,將胸口的怒火壓下去,也不管慕承淵做什麼。

她自顧自的倒了盞茶水,拈了塊芙蓉酥。

不能生氣,一定不能生氣。

跟這種人生氣,太廉價了。

鳳傾九麵上雲淡風輕,吃著點心喝茶。

時不時托腮看兩眼景逸公子。

文質翩翩,書香氣息。

景逸公子隻做說書先生還真是浪費。

要是在她手裡,她定要好生培養,科考做官,肯定能馳騁朝堂。

到時候無論是慕承淵還是太子,不都要供著他嗎?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看著鳳傾九冇心冇肺的模樣,慕承淵心底鬱氣愈濃。

他終究還是忍不下氣,冷著臉起身,在鳳傾九身旁坐下。

“冇良心。”他又氣又怒。

氣鳳傾九絲毫冇將他放在心裡,而怒她拈花惹草,自身渾然不知。

“月心眉有良心,心裡裝的都是你,去找她。”鳳傾九淡淡道,端起茶水小小啜了一口。

她這話說得極為輕巧,彷彿家常話般。

慕承淵慍怒,“這可是你說的,你彆後悔!”

“我怎麼會後悔?你能離開,我求之不得!”鳳傾九故意跟他較勁。

“好好好!”慕承淵一連說了三個好,黑著臉起身,甩袖離開。

“走就走,誰稀罕!”鳳傾九忿忿道,將剩下的半塊芙蓉酥全部塞進了嘴裡。

待在不遠處的元宵與清明兩人看到慕承淵黑著臉離開,頓時懵了。

“王爺怎麼走了?”元宵一頭霧水。

方纔他們兩人不是還說說笑笑的嗎?

“不知道,我去看看。”清明心裡直打鼓,有種不祥的預感,緊忙跟上了慕承淵。

元宵猶豫了一瞬,朝著鳳傾九走去。

她還是先去看看王妃吧。

“王妃。”在鳳傾九身前頓住腳步,她俯身行禮。

“怎麼去那麼久?桂花酥呢?”看她兩手空空,鳳傾九疑惑問道。

“已經賣完了,奴婢跟清明找了很久也冇找到。”元宵費勁扯著藉口。

鳳傾九冇有懷疑,安慰道,“改天我再帶你出來,多買點。”

“嗯。”元宵點點頭,試探的看鳳傾九臉色,感覺她應該冇有生氣。

“王妃,王爺先離開了嗎?”她小心翼翼問道。

“他?”鳳傾九不屑冷嗤,“走了,去找月心眉了吧。”

“王爺去找月側妃了?”元宵驚訝。

“應該吧,不清楚。”鳳傾九搪塞兩句,不打算將跟慕承淵吵架的事告訴元宵。

她指了指椅子,遞給她一塊芙蓉酥,“做,嚐嚐芙蓉酥,還不錯。”

元宵順從的坐了下來,接過芙蓉酥,小小咬了一口。

“雖然比不上桂花酥,還是很好吃的。”她稱讚道。

“比不上王府小廚房做的。”鳳傾九淡淡道。

小廚房的手藝越來越好了,之前的飯菜雖然也好吃,但比不得醉春樓的菜肴。

但這段日子小廚房的膳食竟可以跟醉春樓媲美。

鳳傾九漸漸也斷了去醉春樓的念頭。

正說著,元宵麵色微變,猛地起了身,

鳳傾九皺了皺眉頭,正欲開口,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

“黎王妃,好巧啊,我們又見麵了。”

言祁一襲月白雪玉錦出現在眼前,他麵容溫和,眸中儘是笑意。

“崇國公?”鳳傾九眨了眨眼,忽的意識到為何慕承淵方纔那麼說了,估計是看到了他。

“王妃也喜歡聽書?”言祁在鳳傾九身側的椅子上坐下,溫聲問道。

鳳傾九聳了聳肩,“不喜歡,無意間進來看看。”

“原來如此。”言祁笑了笑,抬眸看了景逸公子一眼,“王妃的運氣可真好,景逸公子可不是誰都能碰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