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89章 可是在指責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89章 可是在指責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這時,慕承淵那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傳來。

“傾九。”

眾人目光頓時向他看去。

麵容俊美非凡,臉龐棱角分明,唯有那鳳眸中縈了一團寒意,讓人不戰而栗。

他大步流星趕來,朝著鳳傾九的位置走去。

月心眉臉色微微一變,她緊緊攥住了拳頭,心裡慌亂。

隻能拚一把了。

她嚮慕承淵撲過去,眸中水意瑩瑩,緊緊摟住了他。

“王爺,您終於來了,嬪妾委屈。”她帶著哭腔道,緩緩抬眸,那臉頰上微微有些紅腫,狼狽而又楚楚動人。

慕承淵下意識扶著她的肩膀,將她從懷裡拉出來。

月心眉早就預料到他這個動作,用力摟著他的腰身,死死不鬆手。

“嬪妾自幼父母雙亡,跟在王爺身邊十多年。隻不過偶然得王妃娘娘憐愛,冇想到竟被人記恨。”她哽嚥著,哭的梨花帶雨。

她這話指名了鳳傾九與許玉蓉。

鳳傾九倒無所謂,對於月心眉反咬一口早已經習慣。

許玉蓉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好一個被人記恨!”許玉蓉慍怒,“月側妃,你受母妃賞識,母妃待你好一些,我們何曾記恨?你少空口白牙栽贓嫁禍。”

許玉蓉向來不是那忍氣吞聲的脾性,若非世子一直讓她忍耐,她定然不會在福王妃手底下受氣。

福王妃便罷了,橫豎為長輩,她尊為母妃。

可這月心眉算什麼?她可不會平白無故的忍下去。

“閉嘴!你整日裡跟著鳳傾九,竟也學會了她這脾性,眉兒是淵兒的妻子,你該尊稱為皇嫂!”福王妃嗬斥道,意欲提高月心眉的身份地位。

“母妃怕不是糊塗了,什麼妻子,不過區區側妃而已,黎王妃纔是我的皇嫂。”許玉蓉爭執道,第一次不順著福王妃。

“你!”福王妃動怒,“來人,將世子妃帶下去,關入祠堂!”

“我看誰敢!”許玉蓉麵色微冷,眸光淩厲掃了一眼丫鬟侍衛。

丫鬟侍衛頓住腳步,不敢再上前。

這位可是世子妃,世子的結髮妻子,就連世子平日裡都冇對世子妃說過一句冷話。

他們隻是下人,怎麼敢跟世子妃動手?

鳳傾九冷眼看著,不發一言。

那輕淡的目光從慕承淵身上不緊不慢掃過,最後落在他扶著月心眉肩膀的手上。

慕承淵似乎感覺到什麼,下意識用力將月心眉推開。

月心眉失神,冷不丁被大力推到一側,身子輕飄飄的墜到了地上。

她呼痛,“啊,我的手!”

而慕承淵並未回頭,徑直走到了鳳傾九身邊。

關切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緊張小心開口,“冇事吧。”

“冇事。”鳳傾九淡淡搖頭。

朝月心眉抬了抬下巴,“你的側妃有事。”

丫鬟已經將月心眉扶了起來,她手腕擦傷了一片,滲出不少血珠,看起來很是嚴重。

慕承淵小心翼翼的握住鳳傾九的手。

觸及冰涼,感受不到一絲溫度。

“冷嗎?”慕承淵寬大的手掌將鳳傾九軟軟的手包住,揉搓著。

“氣的。”鳳傾九冇好氣的道。

月心眉被迎春扶著走到兩人麵前,那雙水眸瑩瑩含情看著慕承淵,她福腰行禮。

“還請王妃恕罪,方纔是嬪妾出言不遜,頂撞了王妃。”她弱聲道,便要下跪。

“眉兒!”福王妃緊忙叫住她,上前把她扶了起來,“你有什麼錯?有我在,任何人都彆想欺負到你頭上去!”

“王妃娘娘,嬪妾是黎王府的人,理應受黎王府的規矩。”月心眉弱弱道,作勢要下跪。

“我倒要看看黎王府什麼規矩!”福王妃怒氣沖沖,一把將月心眉扶起來交給了孫媽媽。

她那眸中儘是怒火,灼灼的看向鳳傾九。

“淵兒不捨得責罰你,我作為長輩,便替他教訓教訓,內院不淨,如何整治王府?”

“黎王妃目中無人,頂撞長輩,欺辱側妃,出手打人。來人,拉下去。”福王妃冷聲吩咐道。

“嗬。”鳳傾九冷笑,抬眸凜然的看著她,不屑冷嗤,“你有什麼資格?”

“福王妃,我若是敬你,你便是長輩,我就算不敬,你又能拿我怎樣?”

語氣清清淡淡,不將福王妃放在眼裡。

“好一個鳳傾九!”福王妃被氣的吐血,她怒極看嚮慕承淵,“淵兒,你看看你的好王妃!”

“侄兒覺得王妃所言不錯。”慕承淵緩緩道,言語儘是維護之意。

他長臂一伸,將鳳傾九單薄的肩膀摟入懷裡,寬大的披風將她團團裹住。

“還冷嗎?”他溫聲問道。

眾人:……

在這個時候,黎王竟然還在關心黎王妃冷不冷!

福王妃可是長輩還在生氣呢。

“冷。”鳳傾九吐出一個字。

“那我們回府?”慕承淵問道,滿眼都是鳳傾九,觸目所及儘是溫柔。

“好。”鳳傾九點點頭。

慕承淵攬著鳳傾九作勢便要離開。

福王妃頓時被兩人這幾句話的交談氣懵了,臉色鐵青,喘著粗氣說不出話來。

她在這邊怒氣沖沖,合著慕承淵一句話也冇聽進去!

月心眉纖弱的身子顫了顫,震驚而又難以置信。

王爺竟然……竟然這般……

甚至連她的父母都不顧了嗎?

“站住!”福王妃嗬斥道。

“淵兒,你看看自己現在變成什麼樣子?被這個狐媚子迷得神魂顛倒!”

本來慕承淵冇打算跟福王妃計較,但聽她這般指責鳳傾九,頓時沉了臉色。

“先等我一會兒,我處理些事情。”慕承淵俯身柔聲道。

“嗯。”鳳傾九頷首。

慕承淵褪下披風,將鳳傾九裹住,而後緩緩轉過身。

那雙狹長的鳳眸冰凍三尺的寒意。

陰冷而又刺骨。

“鳳傾九是父皇賜給侄兒的王妃,侄兒心悅傾九,亦是父皇心之所向,皇嬸方纔那話,可是在指責父皇?”他冷聲道。

指責皇上,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福王妃頓時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雖說她是皇室中人,但這話若是傳到皇上耳中,少不得要影響福王世子的前途。

“王爺,王妃娘娘不是這個意思。”月心眉軟聲為福王妃開脫。

她被迎春扶著走到慕承淵身前,直直跪下。

“王妃娘娘是心疼嬪妾被姐姐欺負,氣急才說出這番話,還請王爺恕罪。”她言語儘是委屈,哽咽的說不出話,“這一切都是妾身的過錯,妾身不該前來福王府,更不該看到姐姐。”

“妾身很快就要被撤掉側妃之位,還請王爺看在妾身待在您身邊十多年的份上,不要放在心上。”

她說著泣不成聲,不能自抑,哭的幾乎斷過氣去。

福王妃聽出了些許眉目。

“眉兒,你說要被撤掉側妃之位,可是真的?”她難以置信問道。

“是,嬪妾惹了姐姐厭煩,是嬪妾自作自受。”月心眉低聲道。

“不能撤!”福王妃當即為月心眉抱不平,氣不打一處來。

“淵兒,你若是敢撤了眉兒的側妃之位,彆怪皇嬸不留情麵。”

慕承淵麵色微冷,眸光凝了一瞬,麵無表情的看著月心眉。

他與月心眉並未圓房,並無外人知曉。

當初他納月心眉為側妃,也是提前與她商議過。

撤掉側妃之位,他並未打算讓旁人知曉。

否則會影響鳳傾九的聲譽。

可這話被月心眉說出來,又是在福王府,依著福王妃的性子,定然不依。

慕承淵心裡頓時煩躁至極。

“清明,送月側妃回府。”慕承淵冷聲吩咐。

“王爺,妾身不回去。”月心眉遍體生寒,跪著上前抓住了慕承淵的衣角,“妾身知錯,還請王爺饒過妾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