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63章 賠禮道歉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63章 賠禮道歉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快去啊。”慕玉澤催促道。

清明看了慕承淵一眼,轉身離開。

不到一盞茶的時辰,清明拿著木匣子過來。

“皇兄,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慕玉澤唇角噙著一抹笑意,那風流的桃花眼劃過戲謔。

“什麼東西?”慕承淵隨口問了一句,將剛涮好的肉放到鳳傾九的碟子裡。

“鹿鞭!”慕玉澤不緊不慢的吐出兩個字,麵上似笑非笑。

慕承淵涮肉的手頓住,臉色黑的如鍋底似的,彷彿能滴出墨汁來。

“噗!”鳳傾九剛喝進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

慕玉澤還真是費心了。

這麼短時間內就能找到鹿鞭,可不容易。

“我已經查過醫書,鹿鞭膳後用效果更好。”慕玉澤笑著道,示意清明將鹿鞭放到火鍋裡,“聽說這個東西不好熟,得多煮一會兒。”

“滾。”慕承淵僵硬道。

“皇兄,我這是為你考慮,不能諱疾避醫。”慕玉澤勸道,催促清明,“快放進去。”

清明麵上猶豫,試探的看嚮慕承淵詢問。

“拿走。”慕承淵冷冷道。

“不能拿走,這是為你補身體的……哎喲……”

慕玉澤話冇說完,便被慕承淵踹了一腳。

“彆逼我將你扔出去。”慕承淵冷聲威脅道。

慕玉澤縮了縮脖子,不敢再開口。

“慕承淵,玉澤也是為你好。”鳳傾九強忍著笑意道,“這東西補身子可好了,你身子虛弱,是時候補補了。”

“更何況,太後可是一直盼著你開枝散葉呢。”她打趣道。

皎潔的月光儘數傾瀉在她身上,那姣好的麵容隱隱約約,朦朧而又虛幻。

“我的身子究竟如何,你不清楚?”慕承淵咬牙切齒,貼在鳳傾九耳邊道。

聲音低沉而又喑啞,又透著些隱忍。

鳳傾九自然明白他說的什麼意思,唇角溢著笑意,眉眼輕挑。

“我當然清楚,並且還非常瞭解。”

要不然怎麼能讓他喝下不能同房的藥呢!

慕承淵臉色微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這時,一道柔柔的聲音傳來。

“妾身給王爺,王妃請安。”月心眉站在亭外款款開口,嬌柔的麵容帶著笑意。

鳳傾九疑惑的偏頭看嚮慕承淵。

她不是要留宿福王府嗎?怎麼回來了?

慕承淵麵色平淡,淡淡瞥了鳳傾九一眼,冇說話。

“王妃,看側妃的樣子,應該是匆忙回來的。”元宵低聲道。

“匆忙?”鳳傾九更加疑惑,抬眸看向月心眉。

月色朦朧,還是能隱隱看出月心眉的衣著有些淩亂,小臉微微有些發白,帶著些寒意。

的確像趕回來的。

不過既然已經被福王妃留住了,她不忙著討好福王妃,趕回來做什麼?

奇怪。

而不見兩人說話,慕玉澤也不太願意搭理她,氣氛頓時有些微妙。

月心眉麵子上有些掛不住,再次俯身行禮。

“妾身是來給王妃賠禮的。”她音色哽咽,明顯能聽出委屈,“今日茶水之事妾身並不知情,為姐姐敬茶隻是表達尊敬,不曾想差點害了姐姐。”

鳳傾九心裡冷笑,但麵上功夫還是要做足。

“元宵,去添把椅子,請側妃過來。”她淡淡吩咐道。

“是。”元宵應聲,又去搬了一把椅子。

月心眉走了過來,再次行禮,那雙水盈盈的眸子看嚮慕承淵。

她輕喚了一聲,“王爺。”

慕承淵微微掀眸,抬手給鳳傾九倒了盞茶。

“方纔你吃了那麼多肉,喝點茶潤潤,”他溫聲道,直接無視月心眉。

月心眉心裡驀地沉了下來,莫名的恐慌。

王爺是不是已經猜到了?

他現在已經在逐漸疏遠她,下一步是不是就打算不要她了……

想及此,月心眉頓時覺得整個人都喘不過氣來,手足無措。

“側妃不是要留宿福王府,怎麼回來了?”鳳傾九喝了口茶,隨口問道。

“妾身自知犯了錯,礙於福王妃挽留不能及時向王妃請罪。所以連夜趕了回來,還請王妃海涵。”月心眉弱聲道。

鳳傾九嗤笑,“自我入府以來,側妃賠禮的次數可真不少。”

月心眉小臉一白,隱在袖口的手緊了緊。

“皇嫂,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犯錯賠禮,纔能有下一次。”慕玉澤看熱鬨不嫌事大,笑嘻嘻的接嘴。

“原來是這樣。”鳳傾九紅唇微微挑起,眸中不見一絲笑意,麵上儘是涼意。

她緩緩起身,纖瘦的肩膀顯得格外堅韌,氣場強大,竟讓人有些膽怯。

月心眉頓覺莫大的壓迫感。

“口頭賠禮倒是容易。”她噙著笑意,而說出的話而冇有溫度,“卻也最是冇有誠意。”

“說來還是我太心軟,一次次原諒了你。”

她目光淡淡,靜靜的看著月心眉。

而就算是這樣,便震懾的旁人不敢說話。

甚至連慕玉澤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慕承淵緩緩抬眸,眼底劃過詫異,卻冇說話,似乎不打算管這件事。

“姐姐誤會了,妹妹不是這個意思。”月心眉低聲道,聲音發顫,纖弱的身子微微顫抖。

“本宮不止給側妃說過一次,本宮為相府嫡女,生母早逝,故而本宮並無妹妹。”鳳傾九端起主母的風範,聲音微冷,不給月心眉留一絲情麵。

“王妃恕罪,是妾身逾矩。”月心眉被嚇得直接跪了下來,那淚珠迅速落了下來,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鳳傾九“嘖”了一聲,不屑嗤笑,“想來側妃應該不知道,女子的眼淚對男子有用,可對本宮最是無用。”

話音未落,她俯身湊到月心眉耳邊,聲音低了低,“我最是厭惡女子落淚。”

聲音透著寒意,一字字滲入月心眉心口。

讓她渾身由內而外的發寒,整個人如墜寒窖。

月心眉抬眸,淚眼朦朧的看嚮慕承淵。

卻發現慕承淵麵無表情,甚至連個眼神都冇給她。

她心裡一涼。

“這樣吧。”鳳傾九認真的想了想,“你好好的給我賠個禮,這件事就算了。否則,這筆賬我遲早要討回來。”

“我的手段,想來你是清楚的。”

她這話一出,月心眉渾身又是一顫,心裡直打鼓。

迎春猛地跪到了慕承淵身前,懇求道,“王爺,今日茶水之事的確與側妃無關,還請王爺還側妃清白。”

慕承淵無動於衷。

“王爺,側妃是冤枉的。”迎春苦苦哀求。

“你主子還冇開口,你倒喊起來冤枉。皇兄,看來你府中的丫鬟不怎麼守規矩呀。”慕玉澤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迎春頓時僵住,整個人尷尬的跪在地上,額頭瞬間出了一層冷汗。

月心眉眼眸微變,訓斥道,“迎春,還不快向王爺王妃謝罪!我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喊冤?”

“是。”迎春低眉順眼道,磕頭行禮,“奴婢逾矩,還請王爺王妃恕罪。”

鳳傾九笑了笑,“看來逾矩是你們秋梧閣的傳統。”

“請王爺王妃恕罪,妾身管教不嚴。”月心眉再次行禮道。

“王爺,你看側妃是不是挺有趣,一天之內,便向我賠了兩次禮。”鳳傾九看嚮慕承淵,搗了搗他的胳膊。

慕承淵那漆黑深邃的眸子抬起,落到了月心眉身上,似乎能將她看穿,直接望到底。

月心眉心裡發慌,下意識低下了頭。

看來她若是不給鳳傾九補償,她是不會輕易放過她了。

再者,看王爺的樣子,估計心裡已經對她懷疑,今日敬茶之事,就算他不調查,也會懷疑到她頭上。

她眼底落了一層暗色,抿了抿唇,艱難開口道,“妾身前些日子得了一副紅瑪瑙頭麵,為表歉意,送給王妃作為賠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