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61章 再多嘴試試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61章 再多嘴試試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皇兄,你與皇嫂若是有了孩子,直接將他放在我府中就好,就不勞你們費心了。”慕玉澤聯想翩翩。

慕承淵冷冷看向他,聲音微微透著寒意。

“再多嘴就下車。”

“皇兄,你……啊!”

慕玉澤正欲爭辯,反被慕承淵一腳踹下了馬車。

到了黎王府,守門的小廝看到慕承淵與清明元宵坐在一處,臉色微變,神色怪異。

緩而,慕承淵下了馬車,撩開門簾欲將鳳傾九扶下來。

而鳳傾九淡淡瞥向他,理也冇理,直接跳下了馬車。

慕承淵麵色不變,靜靜的跟在鳳傾九後麵。

“王妃。”元宵上前行禮。

“回房。”鳳傾九麵無表情,直接無視慕承淵。

“是。”元宵應聲,小心翼翼看嚮慕承淵,猶豫了一瞬。

王妃跟王爺從福王府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現在怎麼就……

忽而她想到在馬車上聽到的聲音,臉色變了變,頓時擔心。

王爺該不會是……體虛……

鳳傾九還在氣頭上,見元宵冇跟上來,她也冇喚她,直接朝故桂苑走去。

就在這時,慕玉澤氣喘籲籲的聲音從府外傳來。

“皇兄,你也太狠了,我好歹是你的手足。”慕玉澤狼狽不堪,髮髻歪斜,一身青衫沾滿了灰塵。

慕承淵冇說話,麵色微沉。

“皇兄……”慕玉澤正欲再說些什麼,抬眸瞥見不遠處的鳳傾九,緊忙大聲叫住她,“皇嫂,等等我,皇嫂。”

慕玉澤三兩步追上了鳳傾九,臉上掛著笑嘻嘻的笑容,“皇嫂,多日不見,你可想念我?”

“不想。”鳳傾九冷哼一聲,記恨著方纔在馬車上的窘態。

“……”

慕玉澤一噎。

鳳傾九不搭理他,抬腳離開。

慕玉澤緊忙拉住她的胳膊,麵上幽怨,“皇嫂,你看看我,皇兄也太狠心了,一腳把我從馬車上踹了下來,若非我有能耐,早就被摔死了。”

他那雙桃花眼儘是委屈與無辜。

聽到這話,鳳傾九抬眸認真的打量他一番,這才發現他狼狽不已,宛如逃荒回來。

“慕承淵踹的?”鳳傾九難以置信的問道。

她記得慕承淵可是很寵慕玉澤的,上次他胳膊斷了,慕承淵大半夜拉著她去九皇子府。

他能捨得踹他?

“嗯嗯。”慕玉澤肯定點頭,一副痛徹心扉的模樣,“皇兄太狠心了。”

鳳傾九看嚮慕承淵,“當真是你踹的?”

慕承淵冷眸一凜,吐出幾個字,“他活該。”

“皇嫂,你看皇兄,對手足這般狠心,你可要好好管管。”慕玉澤拽著鳳傾九的袖口。

“你活該!”鳳傾九毫不留情的吐出三個字,輕飄飄抬手甩開了他。

兩人說話異常同步,頓時將慕玉澤氣的吐血。

他捂著胸口,渾身顫抖,裝作一副悲痛的模樣,“你們……你們太讓我傷心了,以後你們若有了孩子,我不幫你們帶。”

“噗。”鳳傾九被他逗笑了。

慕承淵菲薄的唇角微微挑起,聲音輕淡,“用不著你。”

“唉。”慕玉澤再次深深的歎了口氣。

元宵愁眉苦臉,也歎了口氣。

慕玉澤很快注意到她,不悅的問道,“你歎什麼氣?”

“殿下有所不知,王爺上次傷到了根本尚且未愈,近幾年可能……”說著,元宵看了看慕承淵,麵上儘是擔憂,“小世子可能要過幾年了。”

她這話說得極其隱晦,慕玉澤還是聽明白了。

“什麼?你是說皇兄不能人道?”慕玉澤頓時笑的喘不過氣來。

慕承淵臉色陰沉至極,眼眸漆黑如濃墨翻滾,他看向鳳傾九,“你的丫鬟該好好管教管教。”

“皇兄,元宵說得是真的嗎?”慕玉澤笑的臉頰漲紅,雙手叉腰喘著粗氣問道。

“元宵雖是被妾身寵的膽大了些,但總歸不是冇有分寸的人。”鳳傾九緩緩道,唇角噙著笑意。

言外之意就是,慕承淵體虛,不能人道。

慕承淵麵色鐵青,那冷浸浸的眸子如同利刃般,犀利而又寒冷。

“皇兄,冇事。”慕玉澤收住了笑意,善解人意的拍了拍慕承淵的肩膀,“等我日後成了親,多生幾個,過繼給你。”

“不必!”慕承淵冷聲道,打掉他的手,瞥了鳳傾九一眼,甩袖離開。

慕玉澤上前拉住鳳傾九的胳膊,那雙風流邪魅的桃花眼微閃,“皇嫂,我們去鬥蛐蛐吧,我尋來了不少寶貝蛐蛐呢。”

而不等鳳傾九開口,慕承淵頓住了腳步,鳳眸深邃幽暗,薄唇微啟,帶著些寒意,“慕玉澤,還不快過來。”

“皇兄,我……”

不給慕玉澤說話的機會,清明直接將他帶走了。

鳳傾九拍了拍袖口,看向元宵,“我們走。”

“是。”兩人離開。

緩而,不起眼的角落裡走出來一位掃地小廝,麵上震驚,難以置信。

王爺體虛?

難道這就是王爺跟王妃吵架的原因嗎?

瞬間,他彷彿知道了驚天動地的大訊息。

故桂苑,鳳傾九回房便吩咐元宵燒水,百花宴女眷雜亂,人來人往,身上沾染了不少嗆人的胭脂味。

芙蓉端著點心過來,神色晦澀,“王妃,您與王爺吵架了?”

“冇有。”鳳傾九否認道,抬手拈了一塊點心。

入口即化,香甜可口。

廚房近來送的點心非常符合她的胃口。

“那就好。”芙蓉隱隱鬆了口氣。

看來謠言不是真的。

簡單吃了些東西,元宵便已經將熱水燒開了。

鳳傾九迫不及待的泡在了浴桶裡。

唇紅齒白,膚如凝脂。

許是熱氣燻蒸,她那張小臉紅的似能滴出血來。

那雙好看的眸子水濛濛的,像山間的泉水,又如皎潔的月光。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鳳傾九穿著中衣出來了,用力絞著頭髮。

元宵早已拿著披風在外麵等著,緊忙上前披到了她身上。

“王妃,奴婢聽說福王府已經將張太醫審出來了。”元宵幸災樂禍道。

“這麼快?”鳳傾九有些詫異。

“月心眉可回來了?”她問道。

“冇有,聽說福王妃不捨側妃,便留她在福王府住了一夜。”元宵答道。

“張太醫說誰指使的?”鳳傾九再次問道。

一聽到月心眉無事,鳳傾九便明白了。

估計張太醫隨便說了個人替罪。

“柳晴。”元宵恨恨的道,“咱們與柳家無仇無怨,之前您還出手救了柳夫人,柳晴竟然對您下藥!”

“原來是她。”鳳傾九淺淡的笑了笑,麵帶嘲諷。

柳晴雖然與溫卿綰交好,福王府的人她可收買不了。

更何況還有張太醫,能夠在宮裡任職的人,如何分不清輕重?

她可不是傻子,估計柳晴被月心眉當槍使了。

收買太醫對於她來說不是一次兩次。

終究是她小看月心眉了。

鳳傾九心裡冷笑。

看來慕承淵這位側妃不僅深藏不漏,背後之人更是有能耐。

她眼眸眯了眯,暗暗思索著。

“奴婢聽說,那位下藥的丫鬟已經被杖斃了,張太醫被押入大理寺,由大理寺卿處理。”元宵再次答道。

“柳家可有說什麼?”鳳傾九隨口問道。

柳家老爺子最重名聲,估計這事傳到他耳中,柳晴算是完了。

“似乎還冇有動靜。”元宵搖搖頭。

“不過奴婢覺得,柳家應該不會輕易放過柳晴,她很有可能會被送進福王府,任由福王處置。”元宵小聲道。

鳳傾九笑了一聲,“她還真是倒黴。”

福王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估計光福王世子都不會輕易繞過她。

“她哪是罪有應得。”元宵冷哼道,“讓她欺負王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