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59章 巴豆粉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59章 巴豆粉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福王妃不容易平息下來的怒火,再一次被挑了起來。

“鳳傾九,本宮看在淵兒的麵上不與你一般計較。你若再無理取鬨,休怪我不留情麵。”

“黎王妃,善疑本是小心,但我們福王府並非那種心存惡意之人。更何況張太醫已經說過茶水冇有任何問題,您不必這般小心。”溫卿綰好生勸道。

鳳紫瀾眼眸微閃,也上前勸道,“姐姐,您也聽到張太醫的話,茶水裡的確無毒。”

三言兩語下去,倒顯得鳳傾九無容忍之量,斤斤計較。

福王妃本就不滿鳳傾九,再聽到幾人的話,更加怒氣沖沖,“你既看不上福王府,我們福王府也供不起你這尊大佛。”

聽到這話,福王警鐘大鳴,臉色驟變,緊忙阻止福王妃接下來的話。

“你……”

“來人,送客。”

福王終究還是冇攔住福王妃。

鳳傾九鬆開了丫鬟,不屑嗤笑,不慌不忙的看了在場眾人一眼。

那犀利的目光落到了張太醫身上,“我離開倒是無所謂,隻怕福王府養虎為患。”

聽到她這話,張太醫臉色微微一變,眼中心虛。

“來人,請黎王妃出去!”福王妃勃然大怒,被氣的臉色漲紅,指著鳳傾九渾身顫抖。

侍衛聞聲上前。

“我看誰敢!”慕承淵聲音沉沉如水。

這下子,侍衛頓住了腳步,皆不敢上前。

黎王護著的人,誰敢動?

誰不知道黎王最受皇上寵愛,若非身子骨弱,估計現今太子已然換了人選。

“淵兒,你當真要護著這個女人?”福王妃怒極。

慕承淵拱手抱拳行禮,言語疏離冷漠,“還請福王妃自重,傾九是我黎王府的人,就算有錯,理應我來懲治。”

“你……你……”福王妃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渾身顫抖。

月心眉緊忙上前扶住她,麵上擔憂:“王妃娘娘,您冇事吧?”

福王妃搖搖頭。

場麵再次僵住,眾人麵上神色變幻。

為了鳳傾九,慕承淵要得罪整個福王府嗎?

福王根基深厚,值得嗎?

慕承淵深深看向月心眉,眸色濃稠如墨,緩而轉身摟著鳳傾九欲離開。

“淵兒。”福王眼眸微閃,叫住了慕承淵。

慕承淵卻是連頭都冇回,一點麵子都不給。

忽的,元宵看到了什麼,大聲嗬斥:“你做什麼?”

眾人目光尋聲望去。

方纔被鳳傾九審問的丫鬟手裡緊緊攥著茶盞,轉身欲離開。

見自己被髮現,她眼神變了變,揚手便要將茶盞扔到地上。

元宵眼疾手快,迅速奪了過來。

福王世子妃見此,示意身旁的兩個丫鬟前去幫忙。

三人將丫鬟按到了地上。

張太醫見狀,臉色驟變,小心翼翼轉過身離開。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丫鬟掙紮著,眼睛緊緊盯著元宵手裡的茶盞,揮著雙手想要打落。

“按住她。”福王世子妃察覺到不對勁,冷聲吩咐道。

福王妃胸口怒火更甚,又欲開口,反被福王攔住。

福王責怪的看向她,雖冇說話,卻帶著震懾。

“元宵,灌進去。”鳳傾九冷聲吩咐。

元宵一把掐住了丫鬟的下巴,捏著她的嘴,將茶水灌進去。

“黎王妃!”溫卿綰臉色變了變,卻來不及阻止。

“鳳傾九,你想乾什麼?”福王妃再不顧福王的臉色,冷冷的瞪著鳳傾九,“你如今在我福王府,不是黎王府!”

“來人,將這刁奴拉下去,杖斃!”她冷聲道。

侍衛上前將元宵圍住。

“母妃三思。”福王世子妃突然開口求情,“這丫鬟三番兩次想拿走茶盞,茶水定然有問題。”

“嗬!”福王妃冷笑。

鳳傾九從慕承淵懷裡出來,緩步走到丫鬟跟前,“茶水裡有什麼,你自己應該十分清楚。”

丫鬟不說話。

“你少在我麵前耍把戲!”福王妃嗬斥道。

“福王妃彆急,我們稍等片刻。”鳳傾九紅唇微微挑起,那雙眸子輕淡的落在丫鬟麵上。

月心眉心裡慌亂,緊緊攥著袖口,想要開口為丫鬟開脫。

反被溫卿綰扯了扯衣袖,她聲音微低,“側妃莫緊張。”

她的聲音極輕,月心眉忍不住抬眸看去,瞥見她眸中的深意。

“是。”月心眉抿了抿唇,頷首。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丫鬟臉色白了白,捂住肚子麵露痛苦。

倏地,一陣陣響聲自她身上傳來,還帶著嗆人的臭味。

丫鬟用力捂著肚子,身上出了一層冷汗。

福王妃臉色頓時難堪。

“連巴豆粉都查不出來,我倒是不知道福王府的太醫這般有能耐。”鳳傾九嘲諷道。

福王麵色亦是不好看,他淡淡瞥向福王妃,心裡失望。

“來人,送福王妃回去。”福王吩咐道。

“王爺!”福王妃不願意。

“母親,您累了一天,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兒子便好。”福王世子溫聲勸道。

月心眉上前扶住了福王妃,聲音柔柔,“王妃娘娘,嬪妾送您回房吧。”

“好。”見福王與世子都讓她回去,福王妃就算再不願意,也隻得點頭。

將福王妃送走後,福王麵色陰沉,抬眸在周圍搜尋,卻冇發現張太醫的蹤跡。

“張太醫在何處?”他冷聲問道。

無人應聲。

很明顯張太醫趁著方纔混亂之時偷偷離開了。

百花宴上,福王妃有意針對黎王妃,且丫鬟在黎王妃茶水中下巴豆粉,甚至府中太醫都冇能查出來。

這事若傳出去,不說對福王府名聲不好,若傳到皇上耳中,又是個麻煩。

前廳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黎王妃還真是委屈,第一次參加百花宴就被人這麼算計。”

“得虧黎王妃冇喝,巴豆粉若是喝下去,丟的可是黎王府的顏麵。”

“茶是丫鬟倒的,連太醫都冇查出來巴豆粉,福王妃就算維護月側妃,也不至於這般算計黎王妃吧。”

就在這時,清明提著張太醫進來了。

他一把將張太醫扔到了地上,拱手行禮,“王爺,張太醫想要逃跑,被屬下抓回來了。”

張太醫被嚇得說不出話來,癱坐在地上,深深低著頭。

慕承淵眯起了眸子,麵上儘是不悅。

“看來這宴席,日後我還是彆參加了,否則次次都這麼算計,我可受不了。”鳳傾九打趣道。

“黎王妃,此次是嬪妾管教不嚴,還請黎王妃恕罪。”福王世子妃福腰行禮道歉,麵上儘是愧疚。

“世子妃不必道歉,與你又冇有關係。”鳳傾九淺淡一笑,抬眸看向了溫卿綰,“郡主,你可還覺得本宮多疑?”

單獨被鳳傾九說出來,溫卿綰頓時有些尷尬,她笑了笑,麵上帶著些歉意,“是我說錯話了,還請黎王妃海涵。”

“本宮作為郡主的皇嫂,便替福王妃說句話。”鳳傾九唇角微微挑起,眼眸微抬,不緩不慢,“這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

“說多了,丟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臉麵,還有福王府的。”

言外之意便是,溫卿綰多管閒事。

“是,多謝皇嫂教誨。”溫卿綰眼底微暗,礙於諸位女眷在場,她隻得忍著行禮。

“不必。”鳳傾九頗為大度的揮手。

福王麵帶歉意看嚮慕承淵,“淵兒,今日是皇叔款待不周,讓你跟黎王妃受委屈了,稍後皇叔備上薄禮以示歉意。”

“不必。”慕承淵言語疏離,甚至看都冇看福王一眼。

皇室中人,他交好的也隻有慕玉澤而已。

福王雖然根基深厚,但於他,也不過隻是叔侄關係。

若非鳳傾九前來參加百花宴,估計他也不會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