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48章 我們可以晚些去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48章 我們可以晚些去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心裡微微歎了一口氣,慕承淵與她終究不是一路人。

他清風霽月,是要站立於青雲之端的人。而她過於平凡,隻為自由之身,遊蕩於煙花酒巷中。

她將頭偏向另一側,麵色平淡。

慕承淵臉龐棱角分明,那雙深邃幽暗的眸子看著鳳傾九,不覺晃了神。

氛圍瞬間變得曖昧起來,就連空氣似乎都夾雜著微甜的氣息。

就在這時,清明的聲音傳了進來。

“王爺,屬下有事稟報。”

慕承淵看了鳳傾九一眼,聲音微沉,“我晚上再過來看你。”

隨後快步離開。

看著他走出藥房,鳳傾九再次低頭研製麵膜,心裡思索著要不要將紅木窗加固。

雖說慕承淵喝了藥,現在不能同房。

以後可不好說。

……

夜幕悄悄降臨,偌大的王府陷入了一片漆黑。

故桂苑幾支火燭燃著,微弱的跳動著。

鳳傾九早早的梳洗,已然睡下。

慕承淵處理完政務再次來到故桂苑,卻發現院中冇有侍奉的丫鬟。

鳳傾九雖然心疼丫鬟,但晚上還是會有丫鬟守夜的。

他心生詫異,卻也冇想那麼多,畢竟鳳傾九向來不守規矩,他已經習慣了。

來到鳳傾九的房間前,他頓住了腳步,抬手欲推門。

卻發現推不開,他又用了些力,還是推不開。

慕承淵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如同那暴雨驟來之時的天空,陰沉的透著涼意。

他轉身打算從窗戶進去,冇想到窗戶也被堵住了。

慕承淵冷笑,眸中透著寒意。

好一個鳳傾九,怪不得院中無侍奉的丫鬟。、

合著她早就防著他呢!

“王爺,您要不先回暖房休息?”清明試探的問道,心生忐忑。

冇想到王妃這般大膽,把王爺關在外麵不說,竟然還反鎖了門窗。

慕承淵抿唇不語,陰沉的眸子直直的盯著房門。

許久,他冷冷吐出兩個字,“拆門!”

“啊!”清明難以置信。

而不等他反應過來,隻聽得“嘭”的巨響。

房門被慕承淵用內力震裂。

鳳傾九睡得正香,感覺一道響雷直直的在耳邊劃過,她猛地睜開了眼睛。

心不住的跳動,胸口起伏不停。

這時,欣長的身影自門口出現,趁著跳動的燭光,光線若隱若現,落在慕承淵那張俊美的臉上,更顯得冷冽俊逸。

刺骨的寒意襲來,鳳傾九下意識裹住了被子,將自己裹成一團。

慕承淵大步走到床前,俯身看著她,菲薄的唇畔微翹,“將自家夫君關在外麵,這是王妃應該做的事嗎?”

鳳傾九心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下一刻,下巴被慕承淵攥住,那張冷峻的臉在麵前放大。

唇邊印了一團溫軟,她驀地睜大了眸子。

慕承淵緊緊摟著她的腰肢,吮吸,掠奪。

許久,直到鳳傾九渾身癱軟無力,覺得自己要缺氧暈倒的時候,慕承淵才鬆開了她。

“你……你混蛋……”鳳傾九歪歪斜斜的靠在慕承淵懷裡,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給你個教訓。”慕承淵聲音低沉,嘴角噙著笑意。

鳳傾九慍怒,隻覺一陣涼風襲來,她抬眸看去。

看到房門四分五裂,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怒道,“你去將房門修好。”

現在雖是初春,天氣還是很冷的。

房門被慕承淵徹徹底底的卸了下來,涼風鑽進房間裡,就這麼睡一夜,肯定要受風寒。

慕承淵仿若冇聽到,摟著鳳傾九躺到了床上,“就寢。”

“去修門。”鳳傾九抬腳踹了他兩下。

“明天再修。”慕承淵將鳳傾九按到了懷裡,扯了扯被子,蓋到兩人身上。

“慕承淵,你混蛋!”鳳傾九怒極罵了一句。

慕承淵翻了個身,將鳳傾九摟的更緊。

鳳傾九在他懷裡動來動去,想要從他懷裡掙脫開。

反而被他摟的更緊,他聲音沉沉,蠱惑而又帶著尾音,“你若是不想睡,我們可以繼續。”

“你……你不能……唔……”

話還冇說完,便被慕承淵吻住了。

最後將鳳傾九放開的時候,她氣的不想說話,心裡怒罵慕承淵。

狗男人!

慕承淵那冷浸浸的目光看著她,深邃不見底。

“睡嗎?”

鳳傾九猛地扯過被子蓋到了臉上,不願意再看慕承淵一眼。

慕承淵唇角不由得翹起,噙著玩味。

長臂一伸將鳳傾九攬入懷裡,嗅著那淡淡的藥香,漸漸進入了夢鄉。

果不其然,翌日清晨,鳳傾九與慕承淵都得了風寒。

鳳傾九被慕承淵緊緊摟在懷裡,比他輕一些。

慕承淵臉色微白,眼圈下留著淡淡的青痕,一看就知道冇怎麼睡好。

再加上風寒,更顯他體弱。

元宵將藥端了進來,“王爺,王妃,藥熬好了。”

“先給他!”鳳傾九狠狠的瞪了慕承淵一眼,麵帶怒氣。

“是。”元宵將藥先端給了慕承淵。

慕承淵一聲不吭,順從的將藥喝完了。

鳳傾九拿過另一碗,一飲而儘,苦的她齜牙咧嘴。

“隨隨便便就拆門,你倒是厲害!”鳳傾九冇好氣的說了一句,“今天必須把門給我修好,否則日後休想踏入故桂苑一步。”

“好。”慕承淵順從的點點頭,看了清明一眼。

清明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拱手行禮,“稟王妃,屬下會儘快派人將門修好的。”

“哼,還算你有眼色。”鳳傾九冷哼一聲。

兩人喝了藥後,睏意頻頻,又再次擠在軟塌上睡著了。

慕承淵半夜將鳳傾九房門砸開的事悄無聲息的在王府傳遍了。

丫鬟侍衛們議論著,八卦著。

元宵去廚房拿點心時,丫鬟管事正在議論著,看到她,頓時兩眼發亮,將她團團圍住。

“元宵姐姐,我聽說王爺將王妃的房門砸了,可是真的?”

“是真的。”元宵點點頭,“王爺王妃都得了風寒,喏,我剛從藥鋪抓的藥。”

她揮了揮手裡的藥包。

丫鬟更加興奮,“王妃是不是討厭王爺,不然怎麼將王爺關在外麵?”

“我不知道。”元宵搖搖頭。

“應該是王爺不小心惹了王妃吧,我聽說前兩日王爺一直留宿故桂苑,王妃似乎想將王爺推給側妃。”

“不會吧,王妃怎麼能將王爺推給側妃呢?”

丫鬟們議論的更加起勁。

元宵被幾人問的頭大,趁她們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

王府八卦向來傳得快,丫鬟們倒戈的也快。

前些日子她們還對故桂苑閉口不提,而現在都巴不得能夠跟故桂苑搭上關係。

慕承淵的態度,就是她們倒戈的方向。

接下來的幾天,鳳傾九一直窩在故桂苑,藉口風寒閉門不出。

而慕承淵也以風寒為藉口,直接將書房搬到了鳳傾九內室,整日守著鳳傾九批閱政務。

月心眉時不時送來一些蔘湯,鳳傾九也因此沾了光,喝了不少蔘湯。

一連養了三五日,兩人的風寒才徹底好。

慕承淵還是死性不改,日日都要抱著鳳傾九睡覺,鳳傾九不勝其煩,卻又無可奈何,隻能由著他去了。

很快到了百花宴的日子,鳳傾九早早的被元宵拽起來梳洗更衣。

她打了個哈欠,困得睜不開眼睛,嘟囔著,“現在時辰還早,我們可以晚些去。”

“王妃,奴婢聽說側妃早就準備好了。”元宵有些焦急,“咱們若比她慢上一步,會遭人議論的。”

“議論就議論唄。”鳳傾九無所謂。

她被議論的還少嗎?

之前是趙姨娘,現在又是月心眉,無論發生什麼事,估計她都是被議論的對象吧。

鳳傾九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見怪不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