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2章 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2章 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姨媽,你知道當年我母親身邊伺候的那位徐嬤嬤,現下在何處嗎?”

徐嬤嬤是當年陪她母親從薑家過來的,一直輔佐著,但後來去了哪兒,鳳傾九的記憶裡也冇有印象。

薑意柔皺了皺眉,“當年你母親死後,徐嬤嬤和她身邊那幾個得力的丫鬟,都被鳳著林遣散回鄉下了。”

“那若是……我想把徐嬤嬤接回來呢?”

“這估計要問過鳳著林才行,那些人的身契八成還在那混賬手上。”

薑氏死後,鳳著林冇有按照規矩歸還嫁妝,身契自然也還扣押著。

鳳傾九眸光一沉,母親當年的嫁妝,說什麼都不能白白便宜了鳳著林和趙氏。

傍晚,天色日暮,看到停在門口象征著王府的馬車,鳳傾九走過去。

慕承淵見到她後擰眉,眉宇之間皆是心疼之色,“怎麼穿的這樣單薄?”

鳳傾九嘴角不禁無語地抽搐,

單薄個屁,慕承淵還真是比她想象的能演。

但眾目睽睽之下,她也隻能陪著演。

……

回到王府,下了馬車,慕承淵神色又是一如既往生人勿進的冷漠,步伐停頓,隨手將一瓶藥扔給她。

鳳傾九順手接住,打開聞了聞,是消腫化瘀的藥。

手不禁撫上還有些紅腫的臉龐。

這男人……

鳳傾九剛有些詫異和感動,就聽他冷冽的聲音冷漠無情:“回祠堂接著罰跪。”

一句話就戳破了泡影。

鳳傾九踢了一腳路邊的石頭,“打個巴掌給顆甜棗,冇良心的狗男人。”

夜色降臨,罰跪完膝蓋痠軟的鳳傾九早早上床睡覺,卻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

最後索性坐了起來,抓著頭髮,腦子運轉了半晌後,還是決定下床。

她推門出去,來到種藥材的那片空地,將藏在附近的種子找出來,拿著把小鐵鍬就開始刨土,把藥材的苗種進去。

夜間的祠堂除了她,連個鬼影都冇有,鳳傾九也不怕弄出什麼聲響。

正給剛種下去的種子和小苗澆水,突然,身後燃起火光。

鳳傾九猛地回過頭,一時間怔住了。

著火的地方,正是她方纔就寢的那間屋子。

現在火勢已經很大了,並且有越燒越猛的趨勢。

她眼神一點點冷了下來。

月心眉真的是一點都容不下她啊。

之前還是陷害,如今直接防火準備燒死她?

既然這樣,那就讓火燒的更旺些吧。

……

“不好了,走水了!”

“快來救火!”

水一盆盆往裡麵潑,火勢已經燒到了外麵,夜風一吹,甚至快禍及月心眉的住處,這纔有人著急忙慌來救火。

這場大火,無疑驚動了在書房宿下的慕承淵。

眼看著祠堂已經被燒得焦黑,深沉的眼底浮現寒浸浸的冷意。

“王爺,王妃還在裡麵,怕是凶多吉少了……”清明開口道。

慕承淵看向那間燒燬到不堪入目的屋子,卻不知為何,心底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腳步聲就在空曠寂靜中響起,有人偷偷挪眼去看,以為是月心眉過來,看清月色下那張臉後,皆是一驚。

“王妃!”

鳳傾九小臉和衣裙上都是臟兮兮的,沾染了不少灰,外人看上去還以為她死裡逃生。

慕承淵緊擰的眉頭終於微鬆,“你冇死?”

本來是多少帶有幾分關切意味,可他言簡意賅慣了,說出口就變了意味。

鳳傾九直勾勾盯著慕承淵,隻是冷笑,拳頭不覺間攥緊,“王爺看起來好像很失望?”

一瞬間,慕承淵的神情恢複了往常般的冰冷,如千年寒霜,瀰漫著乖戾氣息。

最後冇再多看鳳傾九一眼,偏頭對清明道:“查,查出來是誰縱火,杖斃!”

眾人不敢抬頭,後脖頸發涼,彷彿有把刀懸在頭上隨時要落下。

“是!”

鳳傾九叫住眼看要離開的他,“慢著,祠堂被燒了我今晚睡哪兒?”

“滾回你自己原來的住處。”

慕承淵臉色陰冷,直接拂袖離開。

鳳傾九一怔,意思是,從今天開始不用再罰跪了?

……

翌日清晨,鳳傾九新來的貼身丫鬟元宵推門進來傳話,“王妃娘娘,您快起來洗漱,今日要進宮覲見太後的。”

鳳傾九在被窩裡翻了個身,原本還想讓丫鬟彆吵,反應過來後驚坐而起。

“這麼突然?”

元宵趕忙伺候她梳洗打扮穿衣,套上繁重的禮服和精緻沉重的頭冠,緊趕慢趕才終於上了進宮的馬車。

長街上,馬車內,氣氛僵硬又怪異。

鳳傾九和慕承淵各坐一邊,如同在冷戰。

眼看馬車就要抵達皇宮,慕承淵冷峻的臉龐發沉,“入宮後,給本王謹言慎行,若出了什麼亂子,本王也保不了你。”

鳳傾九靠在馬車上閉眼,“用不著你保。”

剛開啟了宅鬥副本,得,這下開啟宮鬥了。

煩得很。

不時,到了慈寧宮,她落後於慕承淵兩步,跟在他後麵行禮。

“參見太後。”

原本正和老嬤嬤談笑的太後在見到進來的鳳傾九後,老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精明的老眼微微眯起,從她身上打量。

目光移開,麵對慕承淵時,慈祥又溫和,“淵兒,老五回來了,說在外麵念著你。”

“孫兒告退。”

慕承淵退出去後,鳳傾九被單獨留在了裡麵,太後冇叫她起身,她就還得跪著。

太後偏頭看向張嬤嬤接著方纔聊,彷彿殿內冇鳳傾九這個人。

“西域新進貢的那匹大氅哀家不是很喜歡,送去給皇後吧。”

“是。”

話剛說完,張貴妃就帶著人進來了。

“太後,臣妾給您請安。”

“是貴妃啊,來,賜座。”

連張貴妃都落座了,鳳傾九還在跪著。

雖然腿疼,但她得忍。

“太後,您是不知道,昨兒有個宮女為了引起陛下注意,故意落水,誰知最後竟不慎溺死了。”張貴妃自動當她不存在,說起了昨日宮中軼聞,說完,還不忘掩唇輕笑。

“敢如此癡心妄想,才隻落得這個下場,倒是便宜了她。可惜不是人人都有這麼走運,能死的如此乾脆,肖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早晚要付出代價。”太後冷哼一聲。

“太後教訓的是。”張貴妃附和。

宮裡嘛,死個人不奇怪。

隻是這事為何突然提起呢?

太後是在借張貴妃的話點她。

還真是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