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101章 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101章 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元宵迷茫的眨眨眼,冇聽明白。

“王妃的意思是?”

鳳傾九淺淺的笑了笑,彎彎的眉眼染了些許清冷,“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這些管事在府中時間已久,盤根錯節,一時根本不能剷除乾淨。

除非讓他們自己露出馬腳。

東郊墓地,寒風呼嘯,處處透著陰冷的氣息。

乾枯的樹枝,風聲在耳邊吹過,明明是白日,這裡卻隱隱有些昏沉,讓人忍不住心頭一顫。

偌大的墓地,隻有一座墓穴,恢弘貴氣。

守墓人正在打掃著地麵上枯黃的樹葉與雜草,猛地抬頭,轉身看到一輛馬車緩緩停下,他下意識將掃帚放到了一邊,迎上去。

慕承淵首先下了馬車,緩而月心眉撩開了車簾,被他扶了下來。

“王爺,側妃。”守墓人行禮道。

“嗯。”慕承淵頷首示意。

這墓地是月家夫妻的合葬墓,慕承淵為他們盤下來的。

他親自下令監督,並且安排的掃墓人。

每年清明節,中元節,他過來祭拜,甚至比月心眉過來的次數還要多。

月心眉弱弱的靠在慕承淵懷裡,身子嬌柔,聲音如同蚊聲,“王爺,我們去看看父親母親吧。”

“好。”慕承淵應道,將月心眉從懷裡拉出來,握住了她的手。

明明是親昵的動作,而慕承淵做出來,卻儘是疏離與冷漠。

月心眉眼眸驟然間暗了下來,麵上儘是受傷。

就連現在,他都要急著與她撇清關係。

鳳傾九有什麼好的?怎麼能比得上他們這麼多年青梅竹馬的感情?

月心眉對鳳傾九恨意愈深。

來到墓穴前,月心眉跪在地上,掩唇哭泣。慕承淵在一側站著,鳳眸微暗。

“父親,母親,女兒不孝,這麼久纔來看你們。”月心眉雙肩微微顫動,聲音拖著哭腔。

她抬手拿起紙錢,扔到了火盆裡,頓時化為了灰燼。

鳳尾染了些猩紅,她淚如雨下,哭的幾乎斷過氣。

若非她父母雙亡,現在的月家也如鳳家一般尊貴,她又怎麼會僅僅隻是側妃?

父親定然會為她求賜婚旨意,現在的王妃之位就是她的。

鳳傾九又算得了什麼?

而現在,她靠著慕承淵心裡僅存的憐憫堪堪在王府立足。

想到這裡,月心眉心口猛然間劇痛,渾身冰冷,臉色慘白如紙。

“女兒日思夜想,父親母親,你們好狠的心,竟然連夢裡都不願意讓女兒見一麵。”月心眉聲音微弱,哭的無力癱倒在地上。

慕承淵臉色猛變,緊忙上前扶住了月心眉。

“王爺。”月心眉梨花帶雨,如瓷娃娃般脆弱。

“你身子不好,我帶你去馬車休息。”慕承淵溫聲道。

月心眉不願意動,倔強的跪在地上,“妾身想跟父親母親再說兩句話。”

“等你休養好了,我再帶你過來。”慕承淵勸道。

“王爺騙人。”月心眉的眼淚頓時又落了下來,“您有了王妃,怎麼還會有時間陪妾身過來?”

慕承淵抿了抿唇,神色複雜。

月心眉又燒了些紙錢,泫然欲泣,“父親,您知道嗎?王爺娶了王妃,王妃賢良淑德,比女兒好太多了。女兒身子不好,不能為王爺開枝散葉。”

“王妃懂醫術,不僅能為王爺分憂解難,還能給王爺調理身體。”

她說的斷斷續續,話裡儘是對鳳傾九的稱讚,而聽在旁人耳中,卻帶了彆樣的意味。

“您若是還在,應該也會替王爺高興吧。”月心眉聲音逐漸弱了下來。

聽著她的話,慕承淵眼眸不由得含了些深意,心思紛亂。

師父臨終前曾讓他好好照顧心眉,他一直履行諾言,將最好的給她。

隻要她老老實實的待在王府,若是日後她有了心儀之人,他也會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風風光光將將她嫁出去。

但心眉若是走錯了路,可能他要……

慕承淵心底一寸寸沉下來,眼底幽暗如深淵。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月心眉起了身,雙眸哭的紅腫,她抬頭看嚮慕承淵,“王爺,我們回去吧。”

“好。”慕承淵頷首,轉身走在前麵。

看著他挺拔的背影,月心眉心口一澀,輕聲喚道,“小哥哥。”

話一出口,慕承淵身軀驀地僵住,他緩緩轉過了身,心口一軟。

月心眉走到了他身前。

“小哥哥,我知道我體內有寒症,不好生育,王妃也能為你生個健康的孩子。可是……可是……”月心眉忽然說不出來了,淚珠止不住的往下掉。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她抬眸忐忑問道,一雙杏眼水汪汪的。

慕承淵抬手將她臉上的淚痕拭去,聲音溫和,“心眉,我一直把你當妹妹,日後你若是有了傾慕之人,我會為你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

“我不要。”月心眉連連搖頭拒絕,情緒有些失控,她緊緊握住了慕承淵的手,“小哥哥,我隻喜歡你,我從小就喜歡你。

慕承淵下意識推開月心眉的手,語氣疏離,“你太累了,我送你上馬車。”

月心眉猛地撲到慕承淵懷裡,摟住了他的腰身,“我真的很喜歡你,小哥哥,這輩子除了你,我不會再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心眉。”慕承淵聲音不由得冷了下來。

“清明,送側妃回去。”他將月心眉從懷裡拉出來,鳳眸微冷,甚至連聲音都不帶一絲情愫。

話音未落,他直接轉身離開,身影決絕而又冷漠涼薄。

“小哥哥,你答應過父親要好好照顧我的。”月心眉對著他喚道,眼圈猩紅。

慕承淵腳步頓了頓,但還是冇回頭,毅然的離開了。

月心眉就這麼站著,直到慕承淵的身影完全消失,她才緩緩轉過身。

慕承淵生性冷漠涼薄,她早就應該知道的。

可她一直以為他待她不同,至少他們青梅竹馬這麼多年。

隻是她冇想到,鳳傾九纔是那個不同的人。

她胸口驀地湧起濃濃的嫉妒。

“側妃,屬下送您回去。”清明行禮。

“不必,我自己可以回去。”月心眉低聲道,抬腳向馬車走去。

看著月心眉失魂落魄的神色,清明無奈的歎了口氣。

側妃過於固執,而王爺待人向來不留情麵。

而今日側妃弄這麼一出,估計以後要被王爺逐漸疏離了。

月心眉並未直接回王府,反而讓馬伕去了東郊不遠處的一處莊子。

莊子裡有人在等著她,等了那麼多天,她好不容易趁著今日出來一趟,自然要去看看。

而慕承淵從目的離開後,也冇有回府,騎馬直接去了東郊的白家莊子。

暗衛查出來白家莊子藏著一批武器,像是被人故意屯起來的。

他的人過去的時候,白家莊子已經走空了,除了武器什麼都冇有。

來到白家莊子,暗衛在外麵守著,看到他,緊忙行禮。

“王爺。”暗衛首領行禮。

“可有什麼發現?”慕承淵下了馬,開口問道。

暗衛首領搖頭,“屬下接到訊息便帶人將這裡圍起來,可還是被他們跑了,隻找到一大批兵器與一位管事。”

“隻有一位管事?”慕承淵詫異。

這麼大的莊子,怎麼可能隻有一位管事?

“屬下猜測可能其他管事已經接到訊息離開了,而這位在我們查抄時,奮死抵抗,身受重傷。”暗衛首領的聲音弱了下去,頓時不敢再說了。

好不容易查到了一點線索,還被人給跑了。

僅僅剩下的人還被他差點打死。

慕承淵淡淡瞥了他一眼,“可有請郎中?”

“郎中說,無藥可治。”暗衛首領僵硬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