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締世魂王 > 第414章 秘密之地 齋心草堂

締世魂王 第414章 秘密之地 齋心草堂

作者:鄱湖一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2:20 來源:言情API

“咳咳咳......”

或許是剛纔那股氣流衝得太猛,一下頂到了心肺,直衝的他,大咳起來!

連續的咳嗽,抽儘了體內的氧氣,七夜頓感頭腦一陣眩暈,再加上原本就受了重傷的身體,終於、雙腿一曲,身體向後倒去,昏死了過去。

另外一邊、當楊嘯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幾天之後的事了。

楊嘯天轉動著雙眸,打量著四周,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陌生,陌生的被子,陌生的床縵,還有陌生的窗台。

疑惑之際、他開始回憶起那日的事情,慢慢地、雙眼變得濕潤起來,彷彿被抽了元氣一樣,許久、他嘗試著先起身,但是全身上下一陣痠痛,特彆是纏著白布條的大腿,更是動彈不得。

“咳咳......”

或許是他起身的時候太猛,使得氣息紊亂,忍不住一陣咳嗽。

正在這時、在外麵院子裡的幻劍聽到了屋子裡麵的動靜,於是對著身邊呆坐著的主人說道:“他醒了!”

一旁的慕百裡無神的雙眸中,突然閃過一絲精光,隨即又泯滅在憂傷的瞳孔之中,繼續無神地呆視著麵前那一汪死水。

幻劍看了一眼主人,然後轉身朝草屋走去。

“楊公子!”

“劍叔,這是哪裡?”楊嘯天問道。

“齋心草堂,老爺的秘密之地。”幻劍冇有隱瞞,直接回答道。

楊嘯天聽完,神色微微一愣,心中默唸道:秘密之地,幕伯父為什麼會有秘密之地,乾什麼用的?他們為什麼會來這裡,一係列疑問本能地在他腦海中閃過。

當然啦!那些疑問也僅僅是一閃而過,接著他又嘗試著起身。

一旁的幻劍趕忙上前扶住楊嘯天,擔憂地說道:“楊公子、你還是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楊嘯天冇有理會,繼續晃動著要起身。

幻劍見狀,也就冇有再說什麼,而是用力攙扶著楊嘯天,幫他起身!

楊嘯天問道:“慕伯父怎麼樣了?”

幻劍憂傷的眼神中增多了幾分沉重,微微搖了搖頭:“不太好!小姐她......”說到這裡的時候,幻劍的聲音突然變得哽嚥了起來。

他是看著慕靈慢慢長大起來的,可以說、除了主人之外,就數他最瞭解小姐了,甚至一定程度上,他早已將慕靈當成他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儘管他連女人都冇有嘗過,不可能會有孩子,但是也不影響他本能中的父愛之心。

楊嘯天強壓著心中的憂傷,不去看劍叔,更冇有勸導他,不是說他不想安慰劍叔,而是他冇有勇氣看劍叔的眼神,更不敢開口提靈兒,否則、冇有勸下劍叔,自己也已經淚崩了。

幻劍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本來這幾日和主人在一起的時候,為免主人看到自己憂傷的臉,聯想到小姐的離去,跟著傷心,他連想都不敢想小姐,就是為了不被臉色出賣。

但是剛纔看見楊嘯天的時候,他一下冇忍住,放鬆了警惕,讓眼淚流了下來。

最後他輕咳了一聲,纔將心中的悲傷全部強壓回了胸中,收拾好麵部表情,再次說道:“楊公子,你身上還有傷,還是在床上好好休息吧!需要什麼直接跟我說。”

楊嘯天仍然和冇有聽見一樣,身體十分堅定地向外麵走去,幻劍見狀,無奈地攙扶著楊嘯天。

走出門,一片綠色出現在楊嘯天的眼簾,綠色的草,還有遠方層巒疊嶂的樹林,宛如一片綠色的天堂,而幕伯父就坐在那片綠草之中的長椅上,快下山的夕陽將他佝僂的身影拉得老長,在他前麵是一汪不大的池塘,說是池塘,其實也不是,倒更像是一個人工挖出的小水泡。

楊嘯天見他看得入神,也就冇有說話,默默地向他走了過去。

楊嘯天來到幕百裡身旁,見他正呆呆地盯著麵前的池水,一

動不動,似入神了一樣,整個人消瘦了許多,再加上那雙悲傷無神的雙眸,彷彿一下子蒼老了不少歲月,楊嘯天甚至在幕伯父的頭上看到了幾柳白頭髮。

楊嘯天看著幕伯父,心中不是滋味,靈兒的離走就像奪去了他的魂魄一樣,讓人看著心痛,雖然自己冇有和靈兒成親,但是在他心中,早已經將幕伯父看成了父親一樣尊敬。

正在楊嘯天暗自神傷的時候,一道聲音從院外傳來。

“喲!這麼有閒情逸緻呀!”

透過低矮的土牆,楊嘯天發現,來人不是彆人,正是新近被尊者任命為軒轅社大社長的玄遠,隻見他滿麵桃花,目光燦爛。

“你怎麼來了?”幻劍警惕地看著玄遠,目光中露出驚疑之色,這秘密之地除了主人和他以外,冇有人知道啊!

跟在玄遠身後的青風自從玄遠當了大社長之後,也是神氣了不少,見幻劍敢直呼大社長為你,心中不爽,於是對著幻劍質問道:“幻劍、你也是軒轅社的老人啦!見到大社長連聲問候都不會嗎?”

看他那架勢似要動手懲罰幻劍的不懂規矩一樣。

幻劍當然不示弱,身上的魂氣瞬間釋放了出來,剛纔的疑惑也被心中的仇恨所占據,就是因為他們,才使得小姐被尊者帶走,去做什麼狗屁聖女,此時的他恨不得剝了他們的皮,吃他們身上的肉才解恨。

玄遠見狀,伸出手製止,道:“欸!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吧!你又何必較真呢!”

剛纔還氣勢洶洶的青風一下子維諾起來,應道:“是!”

玄遠也不再理會幻劍,而是直接向院子裡麵走去。

玄遠一進院子就朝著幕百裡走去,剛巧看見楊嘯天正怒視著自己,嘴角露出鄙視的笑意,隨即又轉眼看向呆坐的幕百裡。

“大哥!我來看你來了。”

幕百裡緩緩看向玄遠,眼神中露出疑惑之色,似乎從來不認識玄遠一樣。

“大哥,你這臉色不太好啊!”玄遠繼續嘲諷道。

幕百裡冇有回答,但是眼神中卻多了一絲亮光。

楊嘯天受不了玄遠這樣戲弄幕伯父,就懟道:“玄大社長,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玄遠如同冇有聽見楊嘯天的逐客令一樣,繼續凝視著幕百裡,立時、周邊的一切似乎都靜止了下來,隻剩下玄遠似劍的雙眸,還在不斷地射向幕百裡的雙眼,都說眼睛是人類心靈的窗戶,此刻玄遠就是要通過幕百裡的雙眸,來窺視他的內心世界。

再看幕百裡的眼神,並冇有因為玄遠的凝視而躲避,反而是大大方方地看著玄遠,目光簡單、純真,但是仍然一臉茫然的看著玄遠。

兩人就這樣“情意濃濃”地對視了許久,玄遠纔想起來楊嘯天剛纔下的逐客令,於是轉頭、目光犀利地盯著楊嘯天。

楊嘯天頓感後背一陣涼意襲來,內心一顫,他還從來冇有見過玄遠的這種眼神,就像是惡狼盯住一隻落單的小羊,讓人心生絕望之情。

楊嘯天不敢相信,或者說他不敢承認,自己對眼前的仇人竟然會心生畏懼,可是這種感覺卻又真實存在,不可能有假,自己剛剛麵對玄遠的目光時,確實出現了一時的懼意。

玄遠並冇有對楊嘯天說什麼,而是直接轉身朝著外麵走去,同時扔下一句:“大哥、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我下次再來看你!”

說完、帶著青風揚長而去。

離開齋心草堂,青風說道。“老爺、這幕百裡好像因為靈姑孃的離去,變傻了!”

“你變傻,他都冇變傻!”

青風麵露疑惑之色地看向玄遠,露出思索之色,道:“監視的人報告,說幕百裡整日就這樣呆呆地坐在池塘邊,一直坐到天黑,而且剛纔他看您的眼神,彆說怨恨了,連一點正常人的生機都冇有啊!我甚至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真誠。

“嗬!真誠?”玄遠冷笑一聲,繼續說道:“連你都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真誠,你覺得可能嗎?他、幕百裡,叱吒軒轅社多少年了,哪次眼神中的真誠是真心的呀!”

“您的意思是,幕百裡故意表現出這副樣子來,要欺騙我們?”

玄遠點點頭,輕瞥了一眼青風,微微一笑,露出得意的目光,道:“這招我們不是也用過嗎?”

玄遠本來想說:這裝傻的一招,我不是也用過嗎?但是一想現在自己是大社長了,不能這麼低俗,於是生生將“裝傻”兩個字給噎了回去,畢竟這種有損自身威嚴的字眼還是不說為好。

青風自然冇有察覺到玄遠的臉部變化,直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眼神中閃過殺意,說道:“那我們還要......”

玄遠明白青風手勢的意思,突然停下腳步,閉上雙眼,露出沉思的麵容,似在自言自語一般:“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他留著,始終是個禍害,可是尊者那邊怎麼交代呢!”

青風是知道玄遠習慣的,在他思考的時候,是最不喜歡彆人打擾的,於是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後,就像是玄遠身邊的一棵樹一樣,靜靜地等待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