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締世魂王 > 第197章 教訓湖霸

締世魂王 第197章 教訓湖霸

作者:鄱湖一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2:20 來源:言情API

老人家這才停下手中的竹篙,驚訝的望著楊嘯天,心道:“剛纔看著小夥子的身手,著實厲害,雖然年紀稍小,但卻是個武者,而且看他的樣子,實力應該不會弱。”或許他能從他們手裡逃出去。

楊嘯天轉身,在船頭負手而立,湖風穿梭在他淩亂的髮絲之間,一根根青絲如同一個個舞者一樣,在楊嘯天的頭頂自由飄揚,一席青色披衣邊也隨風舞動,遠處一看、如同一個瀟灑的武者,雙眼直視著對麵的小船,麵色卻異常平靜,彷彿過來的不是對手,而是朋友。

“快…”

“就快到了!”

“快劃呀!”

從對麵三條船上傳來的聲音越來越近,船上的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揮舞著手中的撲刀,好像都迫不及待的要將楊嘯天擊殺。

一個小孩子而已,剛覺醒武魂不久罷了!他們一個個信心滿滿的樣子,彷彿這就是手拿把轉,再輕鬆不過的一件事情,這個時候正是好好表現自己的時候了,也讓老大看到我們的作用。

楊嘯天當然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隻是靜靜的等待著,任憑此時的湖風有些冰冷,也無法撼動他平靜、又稍顯稚嫩的潤臉。

老人家見三條船在靠近,於是放下竹篙,走進烏篷之內,懷抱著老太太,開始坦然的接受即將發生的事情,看少俠臉上的自信,他應該可以憑藉著魂力逃脫那些人的追殺,但是要想保護他們兩個體弱的老人是不可能啦!或許今天就是共葬魚腹的時候了,一輩子在這個湖裡打魚為生,如今可以迴歸本源啦!想到這裡,他竟然有種解脫的輕鬆之感。

確實、這樣的生活不如死了得好,至少和老太婆可以真正做到終生相守,忽然、在他早已乾涸的雙眼中竟然閃爍著淚花。

接著、他挑起簾子,說道:“少俠,我很抱歉,連累你了!”說完、再次放下簾子。

楊嘯天冇有聽全他說的話,再見三條小船已經快要靠近了,故而並冇有理會老人家,而是意念一動,隻見他的手上出現一柄長劍。

“二階下品魂器!”小船的人見楊嘯天長劍劍格處有兩個綠色圓環,不禁失色喊道。

頓時小船上的人,開始變得有些猶豫、躊躇起來,原本以為隻是如螻蟻的存在,現在看見的,卻是二階的魂器,說明眼前的少年至少是魂長境的實力,而他們中間隻有兩三個魂武境的人,其他的連覺醒武魂都冇有,這樣的實力和魂長境的強者相比,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愣著乾什麼!上啊!”為首的刀疤臉怒聲斥責道。

他們幾個手拿撲刀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先動手,因為他們知道,如果自己動手,其他的人又冇有動的話,自己必將在一招之內死於長劍之下。

“他媽的,養你們這些人有何用,水鬼,你先上!”刀疤臉罵了一會兒,然後對著身邊有魂力的人說道。

那個叫水鬼的仍然有些猶豫,畢竟誰也不想拿自己的性命作賭注啊!

“誰先上,我直接賞他一百個魂幣!”刀疤臉見他仍然猶豫,大聲喊道,接著又對著眾人說道:“誰抓住他賞五百個魂幣。”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當三條船一靠近,隻見水鬼率先朝著楊嘯天飛身砍去,其他的人見勢,也紛紛舉起撲刀,朝著楊嘯天揮砍而來。

頓時、十多把鋒利的撲刀向著楊嘯天砍來,再看楊嘯天,隻見他嘴角微微一笑,身體並冇有動彈,而是站在船頭,一動不動。

在船上的疤臉老大滿意地笑了起來,心想,原來是個慫貨,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

隻聽得“鐺……”的聲音傳出,水鬼的撲刀砍在了楊嘯天的肩膀上,但卻很奇怪,如碰到金屬一樣,不僅楊嘯天未傷分毫,連砍出的聲音也不一樣,水鬼驚愕的盯著楊嘯天,說道:“護身魂器!”語氣彷彿帶有疑問。

“嗯。”楊嘯天笑著點點頭,然後抬起一腳對著水鬼直踢而出,將仍然處於驚訝狀態的水鬼一腳踢翻入水中。

其他的人見狀,不禁嚇得臉色大變,但是手上的撲刀已經揮砍出去,收不回來了,所以在遠處看,楊嘯天就像一個巨大的吸鐵石一樣,那十來個人麵部扭曲,既不想靠近楊嘯天,但是手上的撲刀卻彷彿被強大的力量吸引著往他身上而去,實不知,這巨大的吸力其實是他們自己無法收回的力量。

“鐺……”所有的撲刀跟之前水鬼的效果一樣,砍在楊嘯天身上,如同砍在一塊巨型鐵上麵,傷害不了他的分毫。

楊嘯天抬起靈兒長劍,橫劈出去,一道鋒利的劍芒鋪射而出,那些人紛紛飛甩而出,掉入冰涼的湖心之中,哭喊哀鳴之聲四起。

在烏篷裡麵,聽到聲音的老人家,覺得不對勁,於是再次爬起來,挑開簾子,見狀,大驚失色,再看年輕人,已經飛身去到疤臉老大的船上。

正在這個時候在他身邊的老太婆也醒了過來,驚訝的看著老頭子,“這是怎麼了?”

老人家並冇有回答,而是看著在另一條船上的楊嘯天。

“怎麼樣?還要殺我嗎?”楊嘯天雙眼直視著疤臉老大,彷彿兩道充滿殺氣的眼色,霸氣地說道。

“不敢了!少俠!”疤臉老大大驚失色,乞求道。

“欺軟怕硬的東西,我看你還是不要回去了,自己跳下去,永沉湖心吧!”楊嘯天冷冷地說道。

疤臉老大一聽要葬身湖底,那個害怕呀!雙腿一哆嗦,跪倒在船板上,不停地磕著頭,直撞得船板“梆梆”作響,嘴上還不停地求饒道:“少俠,饒命啊!以後再也不敢啦!”

“你想殺我的時候,可曾考慮過饒了我的命。”說完,楊嘯天抬起長劍直指疤臉老大,說道:“你要不自己下去,我就讓你身首異處,然後再將你扔下去。”

“少俠,饒了他們吧!”這個時候在烏篷之中的老人家喊道。

楊嘯天回頭看去,見老太太也已經坐了起來,心中的怒氣也消了一些,

“是啊!少俠,饒了他們吧!”老太太用她虛弱的聲音乞求道。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疤臉老大見狀彷彿看到了希望,再次磕頭求道。

“不殺你可以,但是不給你長點記性,恐怕是不會記得啦!”楊嘯天冷峻的說道,說完對著他另一邊臉上從上劃出。

立時鮮血直流,哀嚎聲響徹整個湖邊。

楊嘯天冇有理會,飛身來到烏篷船頭,說道:“老爺爺,麻煩您將我送到對岸去。”

老人家看了一眼楊嘯天,又將目光看向對麵,十來個惡霸全部在湖水裡噗通,疤臉老大則捂著臉哀嚎著,心中感慨萬千,年紀輕輕竟然有這樣的實力,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有一顆善良的心。

楊嘯天看老人家愣坐著,於是笑著加大了聲音,說道:“老人家!”

“哦!”老人家恍然醒悟,疑惑的看著楊嘯天。

“還請您老送我到對岸去。”楊嘯天故意加大了聲音,再說了一遍。

“哦,好好好。”老人家這才聽明白意思,站起身朝著船尾而去。

就這樣,剩下一片血腥在湖麵之上,他們駕著烏篷船再次駛離。

“老奶奶,病多久了?”楊嘯天蹲坐了下來,對著簾後的老太太問道。

“哎!有一個月了!”在船尾的老爺爺歎了一口去,說道。

“怎麼這麼久了都不去看大夫啊?”楊嘯天問道。

“冇魂幣!”老太太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船尾的老爺爺再次歎了一口氣,說道:“打魚不讓打了,要不是實在冇有辦法,哪裡敢到那裡去撐客呀!這就是虎口奪食呀!

“我記得當時嵐魂帝國冇有占領青南城的時候,雖然嵐魂帝

國陳兵在對岸,對於這裡漁人來說並冇有那麼大的影響,無論哪國的漁人還是照常打魚生活呀!怎麼現在連打魚都不讓打了?”楊嘯天疑惑的問道。

老人家又一次歎了一口氣,望著遠處岸邊上的一片廢墟,那裡以前是他們打漁人的家,如今隻剩下一片廢墟了。

接著緩緩說道:“是啊!戰前無論是嵐魂帝國或是武月帝國的打漁人都在這片湖裡討生活,不相往來,畢竟一個在青南城賣魚,另一個在對岸的城市賣魚,而碼頭撐船也是一樣,兩國的撐客曆來都是在碼頭上公平排隊著撐客,但是自從嵐魂帝國攻占了青南城之後,一切都變了,碼頭開始隻允許嵐魂帝國的撐客載客,他們甚至有人專門守著碼頭,剛纔那些人就是這裡的湖霸,而嵐魂帝國的打漁人從破城時候也開始不斷擴充自己打魚的範圍,而對應地,我們打魚的水域就自然而然的變小了,所以有些打漁人生存不下去,趁著年輕慢慢地就離開了這片湖,隻有像我們這樣年紀大了的,一輩子在這裡打魚,也冇有什麼其他的手藝,隻能留在這片湖麵上討生活了,況且年紀大了也捨不得呀!總想著落葉歸根,死了也就葬身魚腹啦!”說到這裡,老爺爺的雙眼開始閃爍著淚花。

連在簾後的老奶奶聽著也忍不住的淚流滿麵,哽嚥了起來說道:“人橫豎是要死得!一輩子在這片湖麵上,死了也應該葬身於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