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締世魂王 > 前傳

締世魂王 前傳

作者:鄱湖一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2:20 來源:言情API

“嗵嗵……”神龍宮主殿的巨型大門緊閉,正不斷傳來撞擊聲,使得整個主殿都為之顫動。

門外麵一陣吵雜,殿內站著八人,均是一身黑色長袍,連同頭部也都用黑布包裹,隻留下一雙雙充滿殺氣的眼睛裸露在外,他們手持魂器依次排成一排,正緊張的盯著巨型大門,這是他們此生經曆過最大的危機。

八人身後有一張用整塊玉石打造而成的臥榻,榻邊是用純金製成的龍型扶手,正背麵鑲嵌著一個拳頭大小的藍色寶石,閃閃發亮。

臥榻上麵躺著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兩眼閃爍著光芒,他看著身旁的中年人,嘴唇微動,彷彿有什麼話要說。

“師父!師父!”中年人淚流滿麵,泣不成聲,緊緊握著老者微涼的手掌。

“大家聚集魂力,跟隨我的節奏,一齊對大門發起攻擊。”突然,門外一道雄厚的聲音響起,好像正在指揮著眾人對巨型大門發動武技。

“轟轟……”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大,大門晃動的幅度也開始增大,彷彿就要破門而入。

突然,老者手使勁握了一下中年人的手,用他那微弱的聲音說道:“倉兒,為師要走了。”

“不要,師父!您一定會好的。”中年人楊倉哭著說道,像極了一個冇長大的孩子。人說在父母麵前,哪怕孩子已經年過古稀,在他們眼裡都還是個孩子。

“呃嗬!”老者咳嗽了一聲,原本蒼白的嘴角上揚起一絲笑意,然後繼續說道:“這神龍宮恐怕就要落到那個逆徒手上了,宮主之位不可惜,為師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雖然武道天資絕倫,但心性敦厚,而你師兄龍城陰險毒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不是他的對手,可千萬要小心。前些日子,他趁著我臥病,已經收買了宮中大部分長老,他以為這樣就可以逼我就範,做夢。倉兒,為師以前和你們說過,咱們神龍宮世代在守護一個秘密。”

“師父是說神龍密境?”

老者微微點了下頭,說道:“現在你要想辦法逃出去,找到神龍宮密境。記住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說完,他拉著楊倉靠身過來,附耳低聲說了幾句。

“師父!”楊倉已經是泣不成聲。

突然,老者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道空鳴的聲音響起,像極了大山之中的回聲。

“八常侍,你們的職責是什麼?”

“護衛宮主,世代不變。”八人齊聲喊道,整齊劃一的聲音含著忠誠,渾厚的聲響穿透玉石巨門。

“噓!”門外之人示意大家安靜,他貼耳一聽,正是八常侍喊著職責。

心道,不好,老頭這是要傳位呀!於是大聲命令:“給我使勁轟。”

巨型大門傳出的聲響更大,彷彿一兩下之後就要破碎。

“八常侍聽命,現我將宮主之位傳予楊倉,你們要像護衛我一樣,保護他的安全。”老者那空鳴的聲音再次響起。

“屬下遵命!誓死護衛主人安全。”八常侍單膝跪地,齊聲應道。

老者聽完,這才滿意的閉上眼睛,就像午後熟睡的嬰兒。

“師父!”悲傷、痛苦湧上楊倉的心頭,他邊哭邊搖晃著老者的身體,好像要將他喚醒一般。可是怎麼搖晃也無濟於事。

“主人!”八常侍也痛哭道,眼眸變得濕潤起來。

“砰!”巨型大門終於抵擋不住外麵武道強者的齊力攻擊,在一聲巨響之後,巨門被打破。立時一夥人手持魂器衝了進來。

“護衛主人!”八常侍起身來到楊倉身邊,將他團團護住。

“冇想到,我還是來晚了,老頭子把宮主之位傳給你了!”為首的一人臉色陰暗,他正是龍城。

“師兄,收手吧!你還是那個我敬重的大哥。”隻見一個身材魁梧,威風凜凜的中年人踏步而出,一雙大眼睛閃爍著純樸的光芒,懇求著說道。

“笑話,你以為老頭子傳給你了,你就坐得穩嗎?”龍城冷笑道。停頓了片刻,他似乎想起點什麼,麵露諂笑道:“師弟啊!密境在哪?”

“不知道!”楊倉見龍城絲毫冇有悔改之意,斷然拒絕道。

“隻要你說出密境在哪裡,我可以退下山去,你繼續做你的宮主。”龍城並冇有惱火,還是露出微笑,說道。

楊倉有一些猶豫,但是馬上又堅定了下來,射出去的箭豈有收回的道理,於是堅定的說道:“師兄,我真的不知道!”

“哼…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龍城麵色再次變得陰暗起來,雙目如炬。

“抓住他!”

龍城話音剛落,一夥人踏步而出,瞬間,各種魂獸武魂閃爍向前,魂器光芒四射,整個主殿都沉浸在五彩繽紛之中,隻是這每一道光都代表著殺意。

八常侍見狀,同樣釋放出武魂,同時雙手緊握魂器。

立時魂器碰撞的聲音,人們的呼喊聲和哀嚎聲遍佈,場麵十分恐怖,楊倉則抱起老者的遺體,跟隨著八常侍向外衝殺而出。

由於八常侍在神龍宮之中是非常神秘的存在,境界又都是統一的魂宗境,加上他們配合默契,龍城等人竟一時無法阻擋他們前進的腳步。很快他們就攻到主殿之外。

此時的殿外,天空在燃燒,大地在顫抖,滿滿的死屍堆積成山,流出的鮮血彙成江河。楊倉甚至看到了那升騰而起的濃濃死氣,看著無不動容。

“殺了他們!”龍城見狀,心想絕不能讓他們逃走了,否則放虎歸山,他日他們尋到密境,再駕神龍降臨,到那時,豈不是功虧一簣。

另一方麵,他知道,他們是不可能殺了楊倉的,畢竟他可是魂精階的強者,這裡估計除了他龍城,冇有人能殺了他。

那些人彷彿得到了聖旨一般,不再畏首畏尾,從四麵八方蜂擁而上,均聚集所有的魂力進行攻擊,大家都想著在新宮主麵前努力的表現。

八常侍很明顯感覺到他們發瘋似的攻擊,開始顯得非常吃力,為首的八常侍甲鼠,說道:“乙牛,你帶三個兄弟保護主人離開,剩下的弟兄跟我一起掩護主人撤退。”

頓時,甲鼠四人排成一行,組成一道人牆,抵擋住千萬個發瘋的武者。一片片屍體開始倒下,血流成河。

乙牛堅決的執行,在這八常侍之中,甲鼠就是他們的大哥,必須無條件的聽從他的安排,這個意識已經深深地刻在了他們骨子裡。

隻見他帶著三個兄弟朝著防守薄弱的地方衝出,楊倉雖有些不捨,但是他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逃出去。

龍城豈會那麼容易讓他們逃走,隻見他命令身邊的執事長老,厲聲道:“殺了他們。”

執事長老得令,飛身來到乙牛四人身邊,抬手,將手化利劍,劃向長空,隻見一道劍芒劃空而出,發出劍嘯之聲,直擊四人,有一個躲閃不及,被劈中,人直接一分為二,場麵十分血腥。

龍城見狀,露出笑意,這纔是我的執事長老嘛!

楊倉見狀,怒氣上衝,想要滅殺那人,但是乙牛拉扯住他,催促快走。

執事長老再次劃出一劍,他們均側身躲閃而過,如今楊倉身邊隻剩下乙牛和兩名常侍,另外一邊的甲鼠常侍隻剩下兩人,正在那裡苦苦支撐著。

“主人快走。”乙牛見已撕開一個口子,推搡著楊倉說道。

立時剩下的兩名常侍,立在中間,將剩下的武者全部阻隔。

楊倉見狀,含著淚水飛身而起,在空中行走,身後的乙牛也伴在他的左右。

兩人躍入神龍宮旁邊的森林之中,藉助樹木的阻擋,瘋狂的奔跑著,由於境界很高,幾乎看不見他們的腳落地。

突然,楊倉停下了腳步,思索了一息,道:“咱們這樣下去,遲早會被追蹤到,現在咱們兵分兩路,你帶著師父的屍體從東麵而出,我往西麵而去。記住,活下去,為八常侍留個後。”

“可是!”那人猶豫了一下,他的職責是護衛主人的安全,如今卻要棄主人而去,這根本不是八常侍的職責。

“這是命令!”楊倉厲聲道。

他知道現在自己不可能逃脫,冇有必要再多一個人犧牲,於是命令讓乙牛帶著師父屍體先走,畢竟一個侍衛對龍城來說無關緊要,他緊緊的閉上眼睛,彷彿在完成一次救贖,突然他的腦海中浮現出妻兒,櫻花紛飛,一名花季少女在樹下翩翩起舞,乍一看,似仙女一般灑落著櫻花雨,彷彿每一片櫻花都在她那芊芊玉手中滑過,突然,兩顆豆大的眼淚順著眼眶流下,說道:“等等,如果我死了,告訴我的妻子,那櫻花下的她好美。”

那人這才反應過來,答應著,帶著老主人的屍體向東麵閃爍而去,幾息就消失了蹤影,楊倉這才向西麵跑去。但是,很快身後就響起了幽冥狼的聲音,正是他們追蹤來了。

無奈,他停下了腳步,站在原處。

“師弟,你跑什麼?”龍城冷笑道。接著又問道:“師父呢?”

“師父他老人家需要安靜。”楊倉說道,準備釋放武魂。

“等等,你看看!”龍城抬手示意他們將人帶過來。

隻見甲鼠、還有兩名常侍正被他們抓住。

楊倉臉色一愣,心中那敦厚之心再起,說道:“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束手就擒,我就放了他們。畢竟他們還威脅不到我。”龍城心中一喜,看來這個師弟,心腸還是這麼的柔軟,於是冷笑道。

他們都是為了自己而被抓,看著他們身上的血跡和傷痕,楊倉原本要升起的武魂,一下消失在空中。“你們先放了他們。”

“好!”龍城示意他們放人。

“主人!”常侍哭喊道。

“雖然,我們隻有半個時辰的主仆之誼,但我冇有資格做你們的主人,這是天意,你們走吧!”楊倉緩緩的說道。說完,閉上雙眼,兩顆淚珠順著眼眶而下,厲聲說道:“快走!”

三常侍隻得離開。

楊倉並冇有失言,見三人離開消失,這才束手被擒。

龍城來到他身旁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師弟啊!你還是這麼的傻!”說完對著眾人說:“把他們抓回來!”

“你…”楊倉瞬間怒火迸出,恨不得和龍城拚了。

“師弟,還是密境的事,你隻要說出密境在哪!我不僅放了他們,你,我也可以放掉。”龍城心想,他已經停留在魂精境中級幾年了,絲毫冇有突破的跡象,須知武道世界,越往上修煉越難,靠的不止是天賦和努力,有時候還需要一些特殊的際遇,而密境就是最好的地方。

“你做夢!”楊倉堅決說道,與虎謀皮何其可笑,此刻她的心中充滿悔恨、沮喪和不甘。到此時,他才真正認清了龍城的陰險。

不一會兒,甲鼠三人又被抓了回來。他再次拿著三人的性命威脅楊倉。

楊倉又一次露出猶豫之態,三人見狀,相互對視一眼,不能再給主人留下負擔了,於是他們直接自斷魂脈而亡。

楊倉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到,,心似沉底,他倒吸一口涼氣,麵目變得猙獰起來。

龍城彷彿仍然不死心,心想雖然這三人已死,但是他楊倉還有自己的親人,於是嘴角閃過一絲陰笑,道:“我們隻能去請弟妹來了。”

“你要是敢動他們,我立刻自斷魂脈,讓密境隨我一起長埋地底。”楊倉臉色慘白,吼道。

“彆……”無奈,龍城隻得將他關起來,慢慢再審問。

八年後。

地底百米,一隻紫睛暗鼠,正在四處打洞覓食,突然,它刨完最後一層土石,發現前麵是空的,探頭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個密室,雖然裡麵冇有一絲光線,但紫睛暗鼠可是常年在地底,擁有一雙紫色眼瞳,再黑的地方也能看清。

密室中佈滿著手臂一樣粗的黑色鐵鏈,自上而下懸掛著,每根鐵鏈都集中交織在一物上,那物好像冇有半點氣息。

紫睛暗鼠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食物,眼眸閃過一絲綠光,雖離著幾丈遠,隻見它後退一蹬,藉助著下落滑行。

“噗”!朝著那倒掛的物體飛去,在它身後留下一道淡紫色光芒。

突然,倒掛著的物體睜開雙眼,那帶著寒光般犀利的眼神,緊盯著飛過來的紫睛暗鼠,他嘴角上揚露出一絲笑意。

“終於來了!”自己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密室中整整鎖了八年,封了修為,抽淨了魂力,隔段時間還要被龍城嚴刑逼供,過的生不如死,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逃出去,完成未了的夙願,此人,正是楊倉。

“化骨生魂。”

“吱吱~~”一股強大的吸力纏繞紫睛暗鼠,在它身上形成一層藍色光幕,將紫睛暗鼠包裹在裡麵。

時間彷彿凝固了一般,幾息時間。“嘣”!從藍色光幕內傳出紫睛暗鼠地爆碎聲,隻見紫睛暗鼠憑空消失,化成十幾個藍點,這就是魂點,十幾個藍色魂點隨著藍色光幕一齊被吸入楊倉體內。

他閉上雙眼,感受著魂點在身體內遊走,掠過五臟六腑,直至四肢,形成魂線,雖然隻有十幾個魂點,對於普通人來說不過呼吸之間的魂力,但對於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隻見他雙手蜷曲,緊握拳頭,雙腳緊繃,瞬間一股強大的氣流自體內呼嘯而出,原本那如手臂一樣粗的黑色鐵鏈,似爛布一樣被撕斷,隻剩得那黑鐵四散無規則的運動。

他長長地撥出一口氣,一股紅色濁氣順著嘴唇奔向空中,漸漸又散去了。

再次睜開眼睛,他的眼眸中竟閃爍著一層淡淡的紅意,嘴角微微上揚,他不知道這其實是一個天大的陰謀,自己正慢慢地向裡麵走去。

他看著前方,身體騰空而起,消失在黑暗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