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66章 保正,彆來無恙。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66章 保正,彆來無恙。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8 08:37:04 來源:uu

晁蓋原是梁山附近的濟州鄆城縣東溪村的富戶,任村裡保正。他不娶妻室,專愛結識天下好漢,凡是有人來投奔他,他都熱情接待。

鄆城縣東門外有東溪、西溪兩個村,中間隔著一條大溪。傳說西溪村經常鬨鬼。有個僧人便教村民鑿了個青石寶塔鎮在溪邊,把鬼都趕到了東溪村。晁蓋聞知憤怒,獨自一人趟過大溪,把青石寶塔奪了過來豎到東溪村。從此,當地人都稱他為“托塔天王”。

吳用本是鄆城人氏,自幼與晁蓋相熟,更深知晁蓋為人和性格,石碣村到東溪村隻有百餘裡路,走水路更快。

於是天未亮,眾人已經開始裝運了禮物和酒,操舟而去。

走到申時時分,臨近東溪村地界。

近鄉情更怯,不敢問行人。

吳用立在船頭,迎風看著越來越熟悉的精緻,想自己這些年,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走出去,名落孫山無顏見江東父老,在石碣村哪裡教了幾年書。

時也,命也?

吳用搖搖頭,隻覺可笑!

“軍師,是否要走旱路了?”

吳用收起自己小小的感傷。

阮小二還是一副漁郎的打扮,嘴裡叼著一節蘆葦,敞著胸脯,赤著雙腳晃盪在水裡。

吳用道:“再走一二裡,有個渡口,我們哪裡上岸,走三五裡旱路,就到了。”

“好咧。”

阮小二起身,吐掉蘆葦杆,穿上草鞋,打起精神。

“二哥,最近容顏煥發啊。”

“教授,不是也暢快?”

吳用嗬嗬而笑。

“馬上就要到東溪村地界了,餘下旱路我與二哥先去拜會,七郎看護船隻。”

“一切聽軍師安排。小弟也多聽這晁蓋的名聲,想來他也是好男子,這一遭我們這一路要立頭功了。”

“我自幼與晁保正相熟,一切都在肚子裡了,當隨機應變,二哥看我眼色行事。”

“哈哈哈,好的,好的!”

阮小二對身後不遠處的另一艘船隻,喊道。

“七哥,彆吃酒了,等下好好看護船隻,接應我們。彆誤了大事。”

“軍師和二哥放心前去,都有小弟的。”

“第一次下山,不辦成此事,叫山上的兄弟笑話我們石碣村好漢。”

阮小七放下酒碗正色道:“軍師、二哥放心,萬無一失。”

阮氏兄弟,阮小二最是剛直忠義,阮小七最是口直心快。

阮小二比阮小七年長,早經事,知道生計維艱,王倫對三兄弟有知遇之恩,三兄弟也傾佩王倫和梁山情誼。

“受人知者分人憂,受人恩者急人難。富人報人以財,貧人報人以義。如今兄弟依哥哥和梁山為家,山寨不搶奪,不殺掠,我們本是窮苦出身,當收了懶散之態,隨哥哥做一番成就,也不枉了我們阮氏三雄。”

吳用聽了,士彆三日,刮目相看。

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阮氏兄弟嗜酒、嗜賭,嗜鬥,入梁山也是想著能大碗吃肉,換套穿錦服,冇想到跟隨王倫不久,阮小二脫穎而出,守住了本心,更進一步。

阮小七聽了哥哥這般說,連忙點頭,也收起玩性。

眾人都在舟上打火做飯飽餐一頓,然後休息。

捱到酉時晚霞已沉,吳用叫眾人劃出深港往岸邊靠攏,好走旱路。

又過了半個時辰,吳用、阮小二,並五個小嘍囉帶著禮物和酒,往東溪村而來。

有吳用在前,拐彎抹角,專挑小路而走,戌時左右,遠遠望見一個村落。

東溪村,晁蓋作為此地的大佬,以膂力為長,武藝超人,義薄雲天。

吳用來到晁蓋莊園後門,道了問候,莊客挑燈,看著一行人帶著禮物,也知道晁蓋偶爾做些私商,也不多問,急忙去稟告晁蓋。

晁蓋晚飯罷,正在打熬筋骨,說故人來訪,先安排管家引著眾人到一處偏室等候,然後急忙撇開閒人來見。

心中嘀咕,不知是那一路的買賣。

晁蓋進屋抬頭看下眾人,為首的書生打扮,燈下好生麵熟。

“閣下是?”

“保正,彆來無恙。”

“你是...”

晁蓋恍然大喜。

“哎呀,這不是吳用,學究,好幾年不曾相見了?”

“二三年不曾相見了。”

晁蓋有點吃不準吳用,看著金銀緞匹,又走後門而入,急忙叫隨行的莊客都退出院內。

吳用看晁蓋行事,粗中有細,他這裡也多有三教九流來投奔,識得大體。

三人在偏室坐下。

“學究如今哪裡行事,這位好漢怎麼稱呼。”

屋內都是自己的心腹。

吳用把阮小二介紹給晁蓋。

晁蓋聽了,心裡咯噔一下。心想:“梁山泊最近鬨的附近紛紛揚揚,冇想學究自視甚高的人也甘心入夥,他們莫非有什麼尷尬?”

“濟州石碣村,阮氏三雄的名聲,如雷貫耳,幸會幸會。”

阮小二早看晁蓋凜凜一軀,加上聲名在外,抱拳正色道:“山東晁天王之名,誰人不知,隻恨緣淺,才得相識。”

吳用最會察言觀色,看晁蓋聽了阮小二姓名,臉色冷了幾分,想來也知道自己等人的身份。

“小生多得保正資助,不敢忘恩,特來送上禮物。”

“你我何談這些,你能回來,我高興的很,今日當一醉方休,我去安排酒宴。”

“保正,不用破費!”

“我去去就來。”

晁蓋風風火火的去了。

一會,酒食俱上,晁蓋打發了多餘的莊客,就在小院內飲酒。

酒至半酣!

吳用說了這幾年在外的一些事情。

晁蓋歎了一口氣。

突然道:“學究,我們自幼相熟,都是自家兄弟,我聽聞梁山泊沸沸揚揚,我長讚歎白衣秀士的為人。”

吳用哈哈大笑,終於瞞不過這位江湖大佬的風吹草動。

“保正以為我的為何而來?”

晁蓋道:“晁蓋是個爽直的漢子,

心中藏不住話,學究,這般來有話直說?”

吳用起身哈哈大道:“保正不必相疑。”

吳用把近來王倫之事,為王倫形式和三阮義氣感動,甘心在落草等事情都說了。

原著裡吳用最初跟隨晁蓋起事,而且二人自幼相熟,按理晁蓋有義氣和武力,加上吳用的智力,應該是一對不錯的組合。

可自從宋江上山以後,吳用與宋江一拍即合,投靠了宋江,更參與了架空晁蓋的諸多事情,三阮、劉唐等人淡出權力視野,吳用又混進了梁山的核心頂層,成了權力中心的“不倒翁”。

梁山的五虎將以及主要戰力大多都是軍官出身,掌握了梁山了大多軍事力量,他們對體製有深深的感情,招安是大勢所趨,而晁蓋太注重江湖義氣,剛正不屈,停滯不前,自然不能適應梁山快速發展所趨的變動。

晁蓋也想改變自身,可惜命隕“小人”之手,哪怕留下遺言,也改變不了大勢所趨。

晁蓋聽吳用道明話語,長歎一聲。

“彆人都說王倫好,我是不信的,冇想到學究親來,才知晁蓋目光短淺,不想你們這般快當。”

“王倫哥哥一心也想結識天王,常說天下好男子,當屬河北小旋風柴進,山東托塔天王晁蓋,是響噹噹的好漢。”

“當真?”

“當真。”

“唉,身份有彆,此番叫王寨主破費許多禮物,晁蓋無功不受祿,還望學究,帶回吧。”

晁蓋作為當地的大佬,他不娶妻室,打熬筋骨力氣,專結交天下好漢為樂。雖無萬貫家財,作為村中的保正,家裡許多田地,與城裡官府之人多交厚,日常也夥同一些人做些私買賣商,日子過的很是滋潤。

小打小鬨,走私的風險可以把控,UU看書 www.kanshu.com但是勾結匪寇,這性質就完全變了,被抓到這是的掉腦袋的。

晁蓋心裡知道吳用此來肯定有所求,雖然義氣為重,晁蓋並不想趟這趟渾水。

“保正不要誤會,這些禮物是小生專門看望保正。山上王倫哥哥有言,他日專為哥哥而來。梁山自有山規,不劫持商旅,不侵掠村民,不賺人上山。隻接納被官府逼迫,無家可歸之人入夥。”

晁蓋大讚,來了興趣。

“白衣秀士行事果然有俠義之風,難怪你們把梁山打理的井井有條,官府也奈何不得你們。”

“哥哥隻看到表麵,也不瞞保正,我們不搶劫弱小,不殺戮,可山寨這麼多兄弟總要吃喝,所以今日前來,也是與保正做一個長久買賣?”

晁蓋沉吟難定:“你也知道我的難處,若要糧食和金銀,晁蓋也送與兄弟幾千石,可我是村裡保正,兄弟也可憐我。”

吳用笑道:“小弟此來,並不是借糧的。保正又誤會了!”

“哦。這是?我們村民,隻有糧食,彆無長物,作何買賣?”

“梁山山寨無心與官府抵抗,隻逍遙自在,自食其力,八百裡梁山,吃不完水產。雖然困苦,還不至於餓著。

梁山是想拿專門的酒與哥哥換糧食,後續還有鹽,其他雜物等,可以一本萬利。”

不待吳用說完,晁蓋哈哈哈大笑。

“學究莫非來誆我,酒水我們村中莊客,也釀的香醇。

糧食,晁蓋也敬梁山王頭領,隻這一次,甘願送梁山五千石。其他,休要再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