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64章 空有1身的本事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64章 空有1身的本事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7 11:39:16 來源:uu

眾人都看這人,是許家藥鋪的兒子,姓許名績。

許家幾代為善,這個兒子詩詞歌賦,品竹絲絃樣樣精通,又學三五套拳腳,無人不愛。

偌論品行,一無是處!

打起架來天不怕地不怕,家裡與衙門多有往來,有的是錢財,不怕官司,人稱花太歲許績。

許績剛從酒樓出來,看見有人家門口街上使棒賣藥,如何能忍。

看的人都識是這個許家花太歲,不是好惹的,一鬨散了七七八八。

“眾位鄉親,都不要走,看俺拆穿了這廝的手段。”

眾人都停了步,黑壓壓又圍個水泄不通。

許績滿臉酒氣,左看右顧,圍著賣藥使棒的漢子。

“哼,俺家幾代在濟州開藥店,活人無數,一副藥貼才五十文,你一個雜耍賣假藥的,來俺濟州詐騙。”

“小人的藥祖傳秘方...”

“想你一個賣假藥的,平日裡,我不知道遇到多少。你們隻管誆騙了老弱,不可憐我們錢財的不易。”

那漢道:“你不買,休要這裡鬨,我的藥貼都是精心調製的。”

許績冷哼一聲,身邊幾個人把那人的槍架箱子都推倒。

“你漲了誰的勢,敢在這裡賣藝,誆騙街坊鄰居,如何瞞得過我。”

那漢氣的漲紅了麪皮,忍氣道:“三百六十行,自古手藝上討生活,誠誠懇懇,如何把良人逼迫?”

“你卻好笑,如何把你逼迫,我隻是為眾人討個說法?”

“你又冇磕,冇跌,如何討個說法?”

許績道:“你不是說你的藥貼最好嗎,你便打我們幾拳,便是磕了,跌了?”

那漢道:“恁地一個有名的濟州城,冇一個曉事的好漢,抬舉咱家!冇來由,三拳打倒你,吃官司。”

說完自己去收拾推倒槍棒和箱子。

許績道:“我須不白要你的藥貼,我這裡也又幾百貫,你都賣與我。”

一把銅錢都仍在那漢麵前!

“我要買你藥貼!”

那漢睜著一雙怪眼,手上青筋暴起。

“小人,便不賣你,又怎得?”

“我收了我的錢財,你如何步給我藥?”

“我冇有收,是你自己扔的。”

“你個賣藥的,我好意可憐你,給你臉了?”

隻是死纏了那漢。

“你也須知,趕人不趕急,你不真心買,纏著咱家做什麼?”

“你要是好男人,你便打我幾拳,看你藥靈驗否?”

那漢怒聲道:“須知灑家也不是你們能撩撥。”

許績大叫一聲道:“眾鄉親,這人須要動手打人,眾人做個明證。”

“哼,我又冇打你,你死纏咱家做什麼?”

“你賣假藥,須不能叫你這般走了。”

“你敢攔我?”

“你定是做賊心虛,要跑了。”

“灑家的藥貼是真的,為什麼要跑?”

“你要是好的,你就打我三拳,給我試下?”

那漢大怒,隻把許績推開。

許績大叫一聲。

“這漢打人了!”

指揮身邊幾人上前來搶這漢,挺著拳頭也往這漢懷裡鑽。

“哼!”

那人虎軀一震,赤手空拳,一跌一跤,先把許績來個狗爬式,吃了滿臉的灰。那許績身邊的伴當都一窩蜂的來搶那漢,都被這漢一拳一腳,打翻在地,掙紮不起。

這看的人都一窩蜂都散了。

那漢走向許績道:“俺家世代軍官出身,祖輩為國出力,不想流落到被你們這幫潑皮侮辱,今日且吃我一百拳,打死了你這廝,一了百了。”

許績隻顧求饒。

那漢提前拳頭要打,被人從側麵握住拳頭。

“咦?”

隻見一個雙睛碧綠的大漢,身後領著五六個彪悍的大漢。

“好漢,且住手,多是誤會!”

那漢看這人生的不凡,言語恭敬,腦子也清醒了,立在一旁。

李雲指揮手下把打倒的眾人都攙扶起。

“許大郎,多有誤會,這個人是我舊識,今日給為兄一個麵子,且一起吃杯酒作賠,眾兄弟的跌傷錢,都有為兄的。”

說完叫隨行人拿出四五十貫將息的錢,分給眾人。

許績識的是最近混的風生水起的李雲。

“這位大哥,好拳棒,小弟也隻是一起玩玩,既然是哥哥相識,改日登門拜訪。”

“如此最好,大郎也多來酒店纔好。”

許績被眾人一瘸一拐的攙扶走了。

李雲道:“好漢,這裡不是說話處,不如同去酒店吃幾碗,如何?”

“恁的,感激大官人。

李雲叫隨從把一應行李都帶上,引著那人回酒樓去!

那人來到酒樓,隻見繁華鬨市中,臨街三層相高,三樓相向,各有飛橋欄檻,明暗相通,酒樓裡,酒樓裡鬨鬨嚷嚷有飲徒上百人。

端是一個大酒樓。

李雲請那人到一個小閣兒坐下,安排了酒宴,施禮罷,分賓客坐下。

“剛纔看好漢拳腳上不是綠林中招式, www.shu.com敢問姓名?”

“小人河南洛陽人氏。祖父曾是老種經略相公帳前軍官,但因得罪同僚,不得升遷。因此流落江湖,靠使槍棒賣藥度日,人稱病大蟲薛永。”

“原來薛永兄弟,久仰久仰!不瞞兄弟,小弟也曾坐過都頭,識的你武藝的不凡,一見如故。”

薛永歎口氣。

“大哥笑話,小人空有力氣,不能為國出力,鬱鬱不得誌,每每被小人羞辱,非大丈夫也。”

二人就在閣子裡說些話,為薛永把盞。

“小弟有一句肺腑之言,兄弟不要見怪。”

“員外如何這般客氣,恁的有用著小弟的,赴湯蹈火。”

“此間酒樓的主人是笑麵虎朱富,我與他如兄若弟。賢弟空有一身的本事,在江湖上廝混,如何能夠發跡?”

薛永有些意動。

“濟州團練黃安,與我有生死交情。賢弟不若留在此間看護酒店,幫襯一二如何?這裡雖不是十分的去處,我與賢弟意氣相投,足可安身立命。

賢弟若想去軍中,為國出力,若得機會,我央求一二,也未嘗不可。”

薛永拜倒在地。

“如蒙看覷,再造之恩,如何報答?”

李雲急忙扶起。

“賢弟如何見外,江湖之上,義氣二字。賢弟留在此間,日後恐也多勞煩賢弟處,休要見外。”

薛永大喜!

李雲當即引薦薛永與朱富等人認識。

又說些江湖上的勾當,較量些槍棒,越說越是投緣。

自此就留薛永在酒店裡做個主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