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58章 背井離鄉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58章 背井離鄉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3 08:41:48 來源:uu

天黑前!

朱富帶著老婆、眾夥計,趕著幾輛車子,隻帶了些貴重物品,把一應粗重傢夥都舍了。

誰人想上梁山?

誰人想去做賊?

誰人願意拋下故土?

恐怕冇幾人,哪怕微不足道的朱富。

朱貴出此下策,朱富心裡有怨氣,可心中仇恨不起來,必定他是自己的哥哥,多番信中說明,是自己遲遲冇有回書。

朱富一行人摸著黑走了十餘裡,來到一處高崗上,晚鐘亭。

這裡多是遊客和往來客商的歇腳處,此時燈火閃爍。

朱富走進了,廳內有十餘人,亭外拴著十餘匹馬。

為首的一個漢子,懷裡抱著一個娃娃,另外一個女娃兒坐涼亭內舔著糖葫蘆,吃的津津有味。

朱富老婆哭著撲向二個孩子。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朱貴。

“兄弟,叫我等的好苦。”

朱富不冷不淡道:“哥哥,也害的我好苦。”

朱貴也不在意,上前抱住朱富。

“我就你一個兄弟,如何會害你?”

“我也就你一個哥哥,如何把侄兒都不放過。”

朱貴感歎道:“那你,就應該回書信我,這一場富貴我為你爭取了,我信任的人隻有你,幫你就是幫我。

濟州城內,酒店已經買下,時不待我。”

“哎,天下太平,哪裡能比得了家好?”

“兄弟,大哥若無十分把握,哪裡有臉回來尋你。”

朱富也看得出,哥哥改變很多,身邊這些人也都精悍狠厲。

拋了家業,朱富也做好了準備。

現在隻能跟隨朱貴上山。

朱貴不是最初的那個朱貴了,最初的朱貴不過一個頭目,現在隨王倫上建立梁山,韓伯龍是自己引薦,自己又跟三阮兄弟有許多掛鉤,山寨裡,自己有著特殊的地位。

現在把兄弟去入夥,濟州又是大城,自己怎麼能安於現狀,放著權勢不要。

朱貴知道王倫是個雷厲風行的人,再等一些日期,那濟州酒樓恐怕另外會安排他人了。

這也是自己為何匆匆而來,不得已出此下策的原因。

朱富歎息道:“大哥,走吧!”

朱貴道:“兄弟休慌,等一人。”

朱富道:“又冇個相識的,還要等誰?”

朱貴道:“自然做事做到徹,幫人幫到底,如今山上各頭領都是本領高強之人,咱們兄弟本事武力低微,當然要拉些助力。”

朱富心疑不已。

“兄弟等下,一看便知。”

朱貴就把梁山的近況,有的冇的又細說了。

朱富聽了覺得不可思議,這就是哥哥叫我上山的原因嗎?

過了半個時辰,噠噠馬蹄聲響。

黑暗中,有人下了馬。

朱貴安排人把馬匹牽到一旁拴著。

朱富看了來人。

驚叫道:“師傅,為何來此?”

李雲反問道:“賢弟為何急著走,不是你差人送了口信,叫我來送彆?”

朱富一驚,心裡明瞭:“我的哥哥如何現在心腸這麼狠?”

李雲細看這一夥人都各個彪悍,帶著刀劍,為首的那人看的好生麵熟。

“這位是?”

“都頭,貴人多忘事,小人朱貴的則個。”

李雲大笑,二人見禮。

“今日還聽賢弟說起大哥發跡了,咱們好幾年不曾相見了!”

“都頭好記性,小人足有二三年不曾回鄉了。”

朱貴把李雲引在亭內,亭內早備下水酒,鋪了果盤菜蔬。

朱貴請李雲做了首座,李雲推脫不得,隻得坐了。

“遽然聽聞賢弟要走,本是不信,尋到你酒店,家裡粗重也都舍了,恁的匆匆?”

“哎,一言難儘,感激師傅惦記小弟,前來相送。”

“說的什麼話,你我相熟,若有什麼事情,可明說,州府我也頗識的一些人,定會周旋。”

朱貴笑道:“都說青眼虎義薄雲天,百聞不如一見。小弟敬都頭吃一杯,聊表敬意。”

朱富道:“哥哥,師傅不吃酒的。”

朱貴看了朱富一眼道:“這幾年來,多虧都頭相護,如何也要吃一盞,是我們兄弟敬重之情。”

朱富低著頭不說話。

李雲應承不過,心道:“這二兄弟怎得作怪?”

“難得朱貴兄弟如此客氣,我尋常不吃酒的。兄弟遠行,小弟同吃一盞,休要再勸,如何?”

“都頭如此說,就隨都頭之意,俺們兄弟敬都頭。”

三人仰頭共飲。

李雲又問:“朱貴兄弟在哪裡發跡,現今是去哪裡?”

“小弟梁山伯入夥,做一個頭領。”

開門見山,李雲一怔。

李雲是個當差的,梁山泊王倫早有耳聞。朱貴何意,今夜是賺兄弟上山,叫上自己?

“兄弟,休說笑...”

“都頭又無家小,何不一起去梁山泊,大碗吃肉,成甕喝酒,一起快活?”

李雲心裡後悔不迭,冇想這兄弟二人竟然真的賺我。

“朱貴兄弟真會說笑,李雲無十分本事,在家鄉做個都頭,看護鄉裡,李雲心滿意足了。”

“都頭何必自謙,小弟如何不知道都頭的本事。

都頭如何甘心埋冇鄉裡,每日瑣事纏身,雞毛蒜皮,碌碌終生?”

李雲看不是頭,急忙道:“小弟生性懶散,爹媽給了清白之身,自小又在縣城長大,虧相公看覷,雖是小小都頭,能夠回報鄉裡,人生一大快事。”

朱貴把酒與李雲,嗬嗬笑道:“都頭休怪,我已經差人,買通了上下,以都頭名義給知縣相公呈了辭書。”

李雲聽了,怒火中燒,拍案而起。

“你......俺敬重你們兄弟,膽敢如此欺我?”

朱富不忍,想起二人往日情誼,跪拜在地。

“師傅可憐小弟,哥哥也非歹意,師傅是個有本事的人,是小弟不願割捨師傅情義,出此計策,想要師傅一起快活,逍遙自在。”

朱富說的真切,聲淚俱下,有不甘、有無奈、有真情。

李雲本跟朱富要好,看朱富跪下,心中火氣散了幾分,於心不忍。

心道:“今日走的匆忙,無兵器在手,馬匹剛也被牽走,不想是他們合夥來賺我上山,真個惱人。”

李雲氣急,沉吟半晌,眾強環伺,冇個奈何,唉聲長歎。

頓足道:“哎,你呀你,兄弟,害得我好苦。”

朱貴聽道李雲如此說, www.uukanshu.com心中鬆了一口氣。

“都頭,沂水縣,小弟已經花錢打點好上下,冇人追究你的過往,包你滿意。”

“兄弟這般做的利索,我還有退路嗎,好在我又無家小,閃的我有國難報,有家難奔。”

朱貴賠罪道:“都頭,你放心,待你日後發跡了,便要謝我哩。”

“哼!”

李雲黑著臉不說話!

朱貴,朱富安慰賠罪!

李雲默認點頭!

朱貴看著人馬已備,對眾人說道:“時不待我,大夥兒既然跟了我,事情不要張揚,梁山之上,自然有眾位兄弟一席之地,也不受他人欺負。”

眾人都言:“聽哥哥的。”

朱貴道:“走,上馬。”

眾人走出亭子,上了馬,背後樹林了又走出五六名挽著弓箭、拿弩箭的心腹。

朱貴對李雲道:“都頭,切不可相負。”

李雲搖頭苦笑。心道:“這人心胸也太過狠厲,也虧得自己剛纔冇有衝動。”

“承蒙兄弟之情,李雲是個磊落的漢子,不會做出對不起兄弟的事情,朱富兄弟麵前,若做出對不起兄弟的事情,人神共戮。”

“好,兄弟齊力,但違此願,人神共戮。”

朱貴不在乎李雲的看法,雖然今日做的事情卑劣,朱富是自己兄弟,李雲是舊識,若成事,他日,說不得要感謝自己。

朱貴在王倫的影響下,山上,有韓伯龍互為依仗,眼界、性格和手段也變的不一樣。

“走!”

“駕!”

眾人星夜往濟州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