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58章 安生日子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58章 安生日子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3 08:41:48 來源:uu

這人姓李名雲,因他“雙睛碧綠”,人稱青眼虎。他本領高強,處事公正,深得百姓鄉親敬愛。

朱富走過去,打了一個問候。

“師傅,今日怎麼有閒暇?”

“幾日不曾相見,特來看看賢弟。”

朱富對席坐下,兩人說了一回話。

“賢弟,連日來好買賣。”

朱富扭捏起來。

“師傅說笑了。”

“賢弟,麵帶憔悴,生意雖紅火,但也要注意身體呢。”

朱富羞紅了臉。

“不過兄弟這菜品大改樣,口感很是不錯,城裡城外如今都傳遍了,隻怕再過幾日,生意更紅火了。”

朱富看了一桌子菜品,多是冒了熱氣的,色香齊全,完全不是以往自己家酒店的菜品酒食。

這時候,夥計上來擺下二個盞兒,一壺酒,端上一盤熱菜道:“這是糖醋鯉魚,都頭、掌櫃慢用。”

朱富相敬了李雲一盞。

李雲道:“兄弟自喝。”

李雲不飲酒,朱富也不在意!

“賢弟,這端的好廚藝!”

朱富曬曬而笑。

“師傅請吃。”

隻見這魚,色澤金黃,香氣誘人,金鱗赤尾,形態可愛。

魚還有這樣的做法?

自己也夾起一塊魚肉,放在嘴裡,入口酸甜,肥嫩鮮美,回味無窮。

“賢弟開創的,還是哪裡請的好廚師?”

朱富不知如何回答?

剛好叫住這個夥計:“老三,這是誰人做的菜?”

“哦,這幾日掌櫃風寒,那三個新來的夥伴,混的熟了,專門做了新品給我們試吃,果真口味不同以往。

娘子也覺得口味鮮美,就試著給吃住的顧客推薦一番,哪知道就一二天就傳開了。

今日店鋪滿座。這個是油燜大蝦、糖醋裡脊、糖醋鯉魚、紅燒肘子。還有本店的切牛肉、蒸雞、肥鵝。端的絕無二家!

那三個夥計誇口說不是蔬菜品類太少,不然一桌子能做個十七八個菜品,也是小菜一碟,賣個一二兩銀子不在話下。“

朱富驚詫道:“一二兩銀子一桌呢?”

酒保伸出五個手掌。

“五百文,恐怕也不便宜,這生意如何做長久?”

“掌櫃的,咱們這是小縣城,他們說大州城五兩銀子也就是坐個末等座。”

“五兩?”

李雲聽了也是驚掉下巴,自己一個都頭,一個月來也冇幾兩銀子,自己混跡縣城,油水多少有點,加上彆人孝敬,一個月下來也冇多少。

朱富打發夥計去忙,心中五味雜陳。

“賢弟,生意做的開來,日進鬥金不在話下,為何愁眉不展?“

朱富歎了一口氣道:“非瞞師傅,小弟兄弟二人,感情深厚。一年前哥哥去外闖蕩,如今發達了,要小弟去幫襯一二。”

“這是好事,都言:長兄如父。既然他發跡,要你幫襯,不是更好。”

“小弟也知道,家兄好意。隻是小弟此去,山高路遠,難歸故裡。

恐怕與師傅再也不能相見,因此躊躇三五日了。”

李雲和朱富都是本地人,也算知根知底,師徒情分,一來可以護著他開店,教了朱富許多看家本事。二來也得了朱富孝敬不少好處,二人感情也是最好。

朱富若去,怕也冇個說話的地方,傷感起來!

“賢弟糊塗,自古笑貧不笑娼,哪裡有富貴不取的。賢弟自去,他日發跡了,衣錦還鄉,我們同聚也好。”

朱富歎息不已!

“不忍相彆,捱過幾日再做決定吧。“

“不曾想,我們兄弟也有這一日。賢弟若去,必當告知與我,特來相送。今日也破例,敬你一盞,請。”

朱富感激一笑。

二人對飲一盞。

歎氣道:“端得愁煞人也!”

朱富心中愁悶,連喝了三五盞酒。

看著這滿座生意,人聲鼎沸,心裡不覺又歎了幾口氣。

李雲吃了一盞,也不再飲,朱富也不強求。

二人又說了一席話。

申時時分,酒店吃飯的人已去。

眾夥計都鬆了口氣。

李雲起身離去!

“賢弟,我自有公事,晚間再來相聚,也說一些話!”

“感激師傅,小弟晚間多備上酒肉,如此多少也要喝點酒纔好。”

李雲想了想。

“也好,多少陪賢弟喝點,晚間再聚,告辭!”

說罷起身去了,朱富送在門外,有一些不捨!

“慢走,師傅。”

“勿送!”

朱富送走李雲,回來看老婆在櫃檯數著銀子,嬉笑眼開。

“你這婆娘好不經事,如此事情,如何不與我相商。”

朱富娘子也不氣,笑道:“這二日來,賺的比半月還多。還彆說,這伯伯手下夥計果然不一般,不僅廚藝好,還這麼會做生意。“

“什麼會做生意。”

“他們先做叫俺們試吃,又花了錢在縣城找人四處張揚,這才一日,就賺了這麼多。”

朱富心中煩悶。

“你這婆娘,懂得什麼,娃娃也不見你看好,就胡亂安排。那三個人呢?我去問下?”

朱富娘子頭也不抬,隻顧把今日收入的錢財點來點去,忙的不亦樂乎。

“都在後院廚房呢?”

朱富起身去後尋人。

找來找去也看到那三人,再看馬槽,馬也不見。

突然,心中不安。

找來找去,不見孩子。

朱富停住腳,大喊一聲:“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不好!”

眾人聽了朱富大喊,都來後院。

朱富撥開眾夥計,急忙奔去自己房間。

果見桌子上放著一個紙條。

“兄弟,收拾傢夥,十裡外,晚鐘亭。兄朱貴。”

朱富癱坐在椅子上,老婆和夥計聽到聲響也都來看。

朱富連道:“罷!罷!罷。”

老婆道:“當家的?”

朱富道:“關門,收拾傢什,把馬車,牛車裝上貴重物品,走。”

大家不信自己的耳朵。

“掌櫃的,這...這是?”

朱富喝聲大叫道:“還不去,都要死嗎?”

老婆大哭起來。

“娃娃出去玩,還冇有回來,我去找。”

朱富吼道:“不要找了,我都知道,速速收拾。”

眾夥計都是心腹,看朱富眼神血紅,青筋亂冒,都不敢問,各自去收拾包裹行李。

朱富老婆嚇得六神無主,哭的淒慘。

朱富看了心疼,上前摟住道:“你彆哭,娃兒剛被哥哥的那幾個夥計帶走了,咱們收拾行李,天黑就走。”

朱富老婆聽了,哭的更慘。

“作孽,作孽!”

朱富隻是緊緊抱著。

哭了半晌,朱富老婆掙紮起來。

“跟了你,何曾有幾日安生日子。”

說完自去收拾錢財錦緞,都打栓在車上。

朱富深深一歎,看著這熟悉的酒店,心中疼惜,空蕩蕩的!

“可惜了,祖輩積累了這點傢俬,如今都舍了!”

說完也去忙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