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4章 鬼無常短命鬼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4章 鬼無常短命鬼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1:51 來源:uu

那掌故聽了王倫這般說,稍一遲疑。

冷笑不已,如何肯聽,眾人都笑。

大喝一聲道:“死!”

把鐵鏈使開來,一道又一道,刁鑽又古怪的招式和手法。光線開始暗了,王倫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地翻滾,不斷躲避!

酒保等三人,又一步一步走來,王倫左突右殺,不得章法。

九娘知道自己的二個夥計武藝不高,這書生招式古怪,一味蠻力,刁鑽非常,躲在火夫和小二身後突襲。

不一會,王倫身上又被那九娘颳了一刀,皮肉外翻,鮮血直流。

夥伕拿著長叉,小二拿著撲刀,眼見幾人慢慢合圍進來。

王倫心急如焚。

眼看王倫入局,掌櫃勝券在握,掌櫃冷笑道:“哈哈哈,任你英雄好漢,說的豪氣雲天,俺偏不叫你逞強,做不了英雄,等下叫你挫骨揚灰。”

那九娘也嬌笑道:“嗬嗬嗬,隻可惜這一身好皮囊,若年輕十歲,也與你耍一耍。”

九娘言語輕佻,賣弄風情,不經意間想亂人心神。

“哼!”

王倫隻覺的噁心。

“不怕被人騎,就怕萬人騎。如何入的你爺的眼。”

王倫脫口而出,也為自己言語,暗吃一驚,惡毒到了極點。

九娘氣的眉毛橫立。大叫道:“放你孃的屁話,等下叫你知道鬼無常風九孃的厲害,剝皮三日,睜眼不死。”

然後厲聲喝道:“你們二個不用力,等下也知道我的手段。”

酒保二人大懼,對外一眼,也都發狠來,一刀一叉奮力來搠。

王倫冷笑,剛在前麵樓上,還覺得這老闆娘嘴巴雜碎,心腸不壞,如今看來,那酒保在樓上是真的害怕,這個人纔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幾人糾纏十餘回合,王倫亂鬥,撕開不了圈口,損耗極大。

最初自己取巧暴起殺了兩人,這一夥人顯然也是乾多了這殺人越貨勾搭,而掌櫃和九娘顯然不是易於之輩,多善於此道。

轉眼幾人又纏鬥了二十多回合,王倫拄著剔骨刀,單膝跪下,氣喘籲籲!

王倫胸口、腿上各添了一道刀傷。都是這九娘所為。

王倫也體驗到了,說最狠的話,挨最狠的打!

心想:“這樣不行了,這樣再耗下去,自己會失血過多而死,這一對姦夫淫婦冇想還有這般好武藝,也是江湖上成名之人?”

掌櫃觀察已久,悄聲對身邊幾人道:“這小子不行了,大家一起上。”

九娘看著眼前書生自己直覺還是不敢近身。如果損耗多半個時辰,此人終究會死去。

九娘也道:“你們二人在前!”

酒保二人不敢違忤,一步一步往前衝進!

王倫不得已抖擻精神,與酒保三人格殺,那掌櫃的飛鏈又來,腳上傷口痛疼不支,黑暗中,剔骨刀砰的一聲摔落在地。

一聲慘叫!

“啊!”

九娘道:“中了?”

那掌櫃道:“應該中了,槍頭卡在骨頭上冇拉回來。”

王倫單膝跪地,嘴角流血,顯然受了重創,痛苦道:“你們不得好死。”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閻羅由你去抱冤去吧。”

眾人心喜道:“死了?”

“那就死吧!”

王倫冇有後路可言,自己就是在賭,知道掌櫃夫婦肯定有殺招,幾次差點被風九娘殺死!

王倫這次霍命抓著裝櫃的鐵鏈,終於得手,氣運左腳,踢向剔骨刀柄,那剔骨刀如流星般撞向火夫而去,噗嗤一聲插入火夫老五胸口,透胸而過,釘在馬槽門框上。那火夫啊的一聲大叫,口吐鮮血,脖子一歪,睜著雙眼,冇了聲響。

“拿過來,你的鐵鏈。”王倫暴起,用手臂攙住拉扯鐵鏈猛的拉向自己。

“你休想!”

王倫冷笑,殺伐果斷。

“那好,你的鐵鏈還你。”

王倫猛的鬆開鐵鏈,那掌櫃差點閃倒在地。

噔噔噔的往後跌去,王倫順勢而起,一腳踢開酒保,撲向風九娘。

掌櫃暗道不好!

大叫道:“九娘小心!往你那裡去了。”

風九娘大撤一步,舞動雙鉤,擺個架勢。

王倫知道自己的短板,知道自己雖有武功,腦子跟不上動作,玩起心機,暴起殺人。剛纔也是故意賣的破綻,趁著昏暗,自己腋下卡住鐵鏈,好以為自己自己受了重傷。

好在古代窮文富武,能夠敢獨身出門在外行走的,那個冇點武力。

王倫學的都是諸多殺人手段,擊劍技巧都是一招製敵,可是新的靈魂入駐,身體力行,隻能發揮七八成的戰力。

王倫既然得手,殺了火夫,依舊聲東擊西,撇開風九娘,轉身翻滾望酒保而去,黑暗中酒保大叫一聲,轟然倒地。

酒保剛在慶幸,見老五突然慘死,轉眼自己跟著脖子一涼,眼睛睜著大大的,一臉不信,鮮血噴灑,捂著脖子也死在血泊裡!

掌故夫婦倒是怕了,才一會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四個得力手下。

“奸詐小人...你無恥...”

王倫聽了氣急而笑。 www.kanshu.com

“我...奸詐小人!我奸詐,我小人?”

王倫也不多言,拿著短刃近身格鬥,一寸短,一寸險,王倫逼著自己忘掉生死。

掌櫃隻得拿著長鏈左右格擋,無還手之力,三人又鬥了十多回合,不能奈何彼此,一不小心,王倫後背又中了那婆娘一劍,滿身是血,如個野獸一般,發下狂來,要先殺了這掌櫃。

那掌櫃先是怕了,先被王倫一刀刺中心口而倒,躺在地上瞪著雙腿兀自掙紮。

那風九娘看倒了掌櫃,冇有了心力,轉身要出了後院從前門逃走。

“哪裡走,你這心狠手辣的婦人,叫我取出你的心來,看看心是什麼顏色”

王倫八步趕蟬,從背後抓住風九娘頭髮,拖倒在地。

“大官人,冒瀆之罪,饒我性命,甘願服侍,金銀奉上。”

“好,我饒了你。”

風九娘梨花帶雨,聽了大喜。

“謝過好漢,謝...”

“你可曾饒了我?”

手起刀落,刺中風九娘胸口,噗哧,噗哧複幾刀,那風九娘瞪著雙眼,不動了。

客棧裡一下子安靜了!

王倫在黑暗中感受全身的疼痛,血液流淌。

天已經完全黑了,滿庭的寂靜,店裡連個燈光也冇有,想來是風九娘故意為之。隻有廚房裡,有燒火的灶台透露餘光。

王倫丟下刀刃,癱坐地上,仰躺在地,眼淚不知覺的流了出來。

這就是是真實冰涼的世界嗎?

然後放聲大哭,昏厥倒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