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37章 酒店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37章 酒店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1:51 來源:uu

眾人沿著水岸行不到幾裡路!

遠遠望見邊湖泊邊一個酒肆,酒旆橫插,迎風招展。

周通喜道:“哥哥,前麵有個酒店,暫做棲身之處,吃些酒食,順便打聽一二如何?”

王倫道:“好確實好,不過,這裡離鄆城不遠,沿路都是巡查官兵,村街鄉裡都是佈告懸賞,小心為上,不可多生事端。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我們初來乍到,亦不可打擾百姓,蠻橫無理,待穩住陣腳,另做計較。”

眾人鄭重道:“全聽哥哥差遣。”

眾人約束馬匹,往酒店裡來!到門口下馬,見水窪邊一個小酒樓,水岸邊渡頭,泊著三四條好舟,為首的一個主事雙手揹著雙手,看著有四五個夥計在收拾打掃桌椅。

酒保看一夥人都鮮衣怒馬,帶著馬車,是行路人打扮。

遠遠道:“客人行路早,打尖,還是住店?”

周通道:“店主人家好生意,俺們一行人投靠親戚,在此歇息吃酒,打聽下行程。”

酒保細看一行人,各個凶神惡煞,氣勢凶殘。如何敢說一個不字。

恭聲道:“貴客吃些什麼?”

周通道:“酒店這幾日俺們全包下了,不可接待過往行人,桌椅擦拭乾淨,但有好酒好菜,休要問,隻管上來,馬匹也都上好的精料喂好了,一併算錢與你。”

扔下重五兩的銀子在櫃檯上。

“先拿著做定金,來日多少一併結算。”

酒保一味點頭說道:“好的好的,好酒,雞,鴨,鵝都有,湖裡是現網的鮮魚,保管客人滿意。”

三十餘個夥伴都在廳內坐下,酒保魚貫般的上些時令果蔬,先篩酒於眾人先吃。又引得王倫一眾好漢上了二樓雅座。

王倫等人上樓,映眼看到牆壁上一副山水書畫,寫著蘇東坡詩雲:“花開南北一般紅,路過江淮萬裡通,飛蓋靚妝迎客笑,鮮魚白酒醉船中。”

王倫、崔道成、邱小乙、杜遷、周通依次坐下,

窗開著,有秋風徐來,菡萏花落接碧天;鷺鷥飛去,蘆葦叢裡蘆花揚,眾人看的心曠歡喜。

果然,好詩,好人,好山水!

小二又篩來酒,擺了菜肴。

小二道:“客官慢用,但有需要,隻管吩咐”。

周通看著食材,一臉怒氣,一把揪住酒保,厲聲道;“你這店家如何欺俺們?”

酒保本就怕這夥強人,嚇得腿軟,惶恐道:“客戶何意,您就是給俺一百個膽,俺也不敢太歲爺爺頭上動土,如何敢欺瞞?”

“那你如何隻放些藕片和巴掌大的魚人與我們!這不是隻看俺們是過往行人,不好生招待嗎?還是怕俺們少了你錢財,連個肉食也冇有?”

酒保忙哭訴道:“客官不知,藕片是昨日剛湖裡挖來,放了糖和糯米蒸了一早上,是小店的獨有的特色,達官貴人都吃不的這麼美味。

魚兒也是鮮魚,還有肥鵝還在蒸著,一會就上來。”

杜遷也道:“俺也是濟州人士,俺們這麼多人,好不容易來此地,你何故隻煮了這麼小尾的魚兒戲耍俺們?連個牛肉都冇有?”把一碗魚潑在小二臉上。

酒保被潑了一臉,燙的臉皮都紅了,癱坐跌倒在地,隻顧求饒。

王倫看著周通、杜遷二人,周通年輕氣盛,脾氣急躁,不知道收斂。杜遷今日也如此急躁?

王倫知道杜遷是個忠實的人,本來他與自己是舊識,知根知底,現在身邊有幾個都比自己武藝高強的人,這是有了危機感?

王倫搖搖頭,對自己這一幫人有時候又愛又恨,隻有崔、邱二人反而跟隨身邊久一點曆經幾番生死,穩重不少。

這個匪氣需要改!

樓下聽到響動,都齊刷刷的跳將出來,說不好就是一場屠戮。

主事之人疾奔樓來,不斷告饒。

冒著冷汗賠罪道:“貴客高抬貴手,何事驚擾貴客?”

王倫止住眾人,並周通、杜遷二人。

王倫看這主事,有二十四五年齡,身材長大,相貌魁宏,三叉淡黃髯,兩眼精光。

王倫道:“我這兄弟都是急躁的人,俺們兄弟也行了半日了,但有吃食隻管上來,錢財一併算你。隻需好酒,好肉,挑肥的上來便是。”

這主事,再賠個禮。躬身道:“客官遠來不知,俺們湖裡現在隻有這麼大的。這一二斤的魚兒也是這這幾日來挑大的蒸來。”

王倫本不在意,聽到也疑惑道:“這八百裡梁山,大的魚兒也是輕而易舉,如何冇有?”

那人道:“客官不知!這裡是荷花村,家家戶戶都是打魚為生,雖然不種糧食,這八百裡梁山泊也是好地方,打魚,蓮子,菱米、芡實、蓮藕等等,也不至於餓著。如今官府不準舟船下水,若有違規,按照盜賊處理。”

王倫奇怪道:“漁民不下湖打魚,是何道理,如何交了這魚稅?”

那人一麵扶起酒保,叫他站在一旁,一麵歎道:“客官,聽我說,這裡豐饒,往年雖然艱苦,但多少能度日,這幾年來苛捐雜稅越來越重,許多人交不了稅,都逃了泊內,更有甚者,一些殺人越貨的人,也逃了進去,依仗著泊內蘆葦叢生,在此打家劫舍,做儘不法的勾當。

泊內如今也有二三百人,幾個團夥在哪裡聚集。這些人逍遙自在,來去如風。

最近新來的知府,要抓泊內的強人和那些逃稅的村民,所以出了這個計策,都不準打魚,俺們冇奈何,怕有所牽連,如何敢去泊子打魚?”

王倫沉吟道:“原來是這個道理,是小可錯怪了你們,小可替兄弟賠個不是,這錠銀子權當一點心意。”

那人急忙道:“如何敢要,是小店招待不週。”

王倫把錢放在哪酒保手上。

“小兄弟莫怪,且下去整頓好吃食。”

那酒保看看主事之人。

那人道:“還不謝過大官人。”

那酒保連忙謝,下樓去了。

王倫又問那人道:“我們遠來,兄弟剛纔所說,泊內如此混亂,可是抓到了?”

那人早看出這一夥人不是善茬,不過看這打扮的白衣秀士如此仁義,感激不已。

說道:“附近幾個州衙都張貼佈告拒絕小船出入水泊。俺們漁民,十人為一保,漁船上都刻了記號,一則按照船隻交稅,另外就是嚴防串通泊內強人。一經告發,窮治嚴懲,小偷小摸,輕則發配,重則斬斷手足。

衙門又安排都頭衙役往來巡查,逼迫著村民交稅。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隻是苦了我等百姓。

至於泊內這幾夥人他們哪裡敢惹。”

王倫道:“哼,確也都苦了百姓!”

那人繼續道:“這幾日州府佈告,來了幾個捕盜官員,逼迫甚緊。泊內那幾夥人,也不肯村民去泊內偷偷補魚,怕官兵的奸細。

哎,現在誰人敢入泊裡打魚,都在附近窪兒裡撒的二網。

若要這大魚隻有梁山泊裡去打,俺小支流大魚都打儘了!眼看這冬日要來,俺們村民又冇打的大魚來賣,過往行人都聞這裡鬨的凶,都繞路走了,生意好生慘淡。”

崔道成怒道:“官府好冇道理,這麼大的水泊,看百姓都餓死不成?”

那人道:“哎,客官是富貴之人,如何曉得俺百姓的苦,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那個知縣上任,不是來了,先搜刮俺們漁民,颳了錢財,好去孝敬上頭,升官發財,眼裡何曾有俺們百姓。 kanshu.com

好在老天開眼,雖然逼迫的緊,這窪兒,泊裡也有吃不完的蓮藕,魚兒、蝦兒什麼的,勉強度日。”

王倫聽了大概。歎氣道:“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然後對周通道:“兄弟,可知錯了,你也跟隨我許久,脾氣是要改一改了。”

周通本來年輕,多少知道百姓之苦,臉紅道:“小弟都省的了。”

王倫轉身對幾人道:“英雄,英雄,好漢,好漢,當不欺弱小,不屈殘暴,方為大丈夫。”

周通等人點頭稱是。

王倫道:“橫行天下者,為賊為匪,如何成就霸王之名?赤誠天下者,方為君為王,為豪傑。眾兄弟來此難道真為了做賊做匪嗎?”

王倫看眾人羞愧低頭不言。

轉身對那人道:“打壞的碗碟,湯藥我自有理會,主人家勿怪。”

那人連道,不用。

崔道成,邱小乙,最早跟隨王倫,潛移默化下,思想和思維方式在改變,自己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了,最初自己隻求安身立命,快意恩仇,一步一步跟隨王倫走來,接觸的思想不在是單單的快義恩仇。

崔道成一度迷失,輕聲道:“興,亡,都是百姓苦。那自己追求的安身立命,追求的殺生之道,又能解救射什麼世人呢?”

不自覺的看向王倫。

王倫看著湖泊,冇有回答。

王倫現在能想就是有一處安身之地,然後規劃一下計劃,怎麼賺錢,怎麼發展,組建自己的班底和勢力等,不然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和虛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