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34章 春華秋實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34章 春華秋實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1:51 來源:uu

遠行是一件很幸苦的事情,尤其道路的坎坷泥濘,車馬勞頓,更有沿路的山賊、攔路劫匪等。

好在的這一路,柴福多曾往來兩地,很是熟絡。

柴福不愧是老江湖,作為老一派,柴家的族人,德高望重,在河北一帶風生水起,來往柴家族各地之間,沿路黑白二道多有關係。

王倫同行,也學習了許多老道的江湖經驗。

加上這一行人低調行事,風餐露營,不走城郭,又兼高頭大馬,武器精良,並冇用不長眼的山賊蟊賊觸碰黴頭。

路上行了**日。

這一日,一早過了藥家鎮,離高唐州不遠了。

柴福道:“大官人,如果快一點,這二日就可到達高唐州了。”

王倫對於此地地理隻有大概印象,苦無地圖可以檢視。

州郡大城,沿路多關卡,多有不便,柴福突然這樣說,是提醒到了分開的時候了!

王倫笑道:“不想這般快,今日早行辛苦,咱們歇息片刻吧。”

柴福點點頭。

“走了一個早上,我安排眾人該打火做飯。”

“福伯安排的是。”

早有隨從,去通知眾人。

一行人在路邊下了馬,尋得一個乾淨處,搭夥做飯,放馬歇息,吃些枯黃的野草。

柴福提醒就是到了分彆的時候了,王倫也不會不知道好歹。

僻靜處,邱小乙拿出準備好的一包金銀奉給柴福。

柴福不接,忙道:“大官人,這是何意?柴大官人都有安排,小人可不敢收。”

王倫止住柴福拒絕的手。

“辛苦您老這一路受累,王倫等兄弟,冇有孝敬處,您老路上與眾人買些酒吃。”

福伯笑了笑了,看王倫不容拒絕,隻得收下,交予隨從。

“恭敬不如從命,小老兒替大夥謝謝大官人。”

“福伯客氣。”

二人客氣一番。

吃了早飯,整裝待發。

王倫與柴福一起商議一些事情,事情完了。

王倫道:“這一路都是平坦路,高唐州是個大城,村落漸多,沿路多哨崗,王倫再送一段路,就此彆去。”

柴福也不挽留,回道:“大官人放心,這一條路我也走無數回了,一切可安心。”

商議已定,眾人忙碌,要各奔前途!

柴福跟王倫安排了眾人,趁著間隙,二人沿著路邊,看著山野秋色,各自感慨。

柴福舒展筋骨,說道:“時光匆匆,轉眼已是白頭老翁了。”

王倫笑道:“福伯勇武非常,長命百歲。”

“哈哈,不行了,不行了,人老時,常懷念過往。”

“想來福伯年輕的時候英勇非常,羨煞我等。”

柴福哈哈大笑:“老了,老了。遙想當年跟隨老家主縱橫河北,恍若昨日。一晃幾十年,匆匆而逝,隻剩這把老骨頭了,這才行走幾日,身子如散架一般!”

柴福又錘了錘自己的肩膀。

王倫看的出武人的手掌粗重,天庭飽滿,福伯是一個不動聲色的好手。

“福伯身強力壯,說起來,我們這些秀士纔是慚愧。”

福伯哈哈哈大笑。

“大官人笑話了,老家主也是一個閒不住的人,倒也隨家主走南闖北走了許多路,人生想來也知足了。”

王倫看著這睿智的老人,如一個疲憊的蒼狼,人生悲涼,莫過於草木之零落,美人之遲暮,英雄之末路!

“小可一路也多得福伯教誨,若有機會他日定拜會學習。”

柴福連道不敢。

“唉...”

柴福左右而言他,終究還是忍不住說道:“大官人,我有一言,班門弄斧,不中聽,說出來不要怪。”

“福伯一路多有照顧我等,定當洗耳恭聽。”

柴福內斂而沉穩道:“我也是柴家的族人,隨老家主,識得幾個字,練了幾套拳腳。這幾年身體不行了,柴大官人可憐我,我也有時間多看了幾卷書,聽聞鬆竹梅為歲寒三友可是?”

王倫雖然疑惑,點頭稱是。

“歲寒三友,人人樂道,君子之風。可令我疑惑的是,在北方,鬆竹少有,梅花更少。”

王倫又點頭稱是,猜了大概。

“所以北地之人,多喜愛牡丹和芍藥,妖嬈燦爛。在我看來,世人大多,沽名釣譽,並不真心喜歡歲寒三友。

我常想,世人何其可笑,皆羨一時之燦爛,確不知春華秋實,秋來牡丹和芍藥終是曇花一現,疾風勁草,隻剩殘花敗葉,一地枯黃。”

王倫一怔,暗暗點頭。

柴福繼續道:“大官人且看著漫天遍野的枯寂,多少寂寥,不過春夏一時之茂,終究比不了歲寒鬆竹之四季常青。”

王倫深深看了柴福一眼,崔、邱等幾人都在忙碌,隻有二人在閒聊。

“柴大官人是老奴看著長大的,雖然日常做事有失分寸,也知道當今天下,國泰民安,柴大官人也知道法度,並不曾做過多少失格的事情。

一路來我與大官人相談甚歡,觀大官人禮儀規矩,學富五車。小老兒鬥膽一言,以為投身綠林,不可取。大官人當以君子自重,功名為要,何必明珠暗投,自毀前程?”

王倫感激柴福的一片好心,柴福不想柴進與自己這些匪徒有太多關聯,世家大族的利益與國家綁在一起的,對匪寇並冇有什麼好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王倫內心還是出自真誠的躬身拜謝。

“多謝福伯相勸。”

王倫也說出自己的言語來:“福伯,歲寒三友,我最愛梅花,雲: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固君子自潔,不違本心,當殺身成仁!

北方慷慨悲歌之地,俠義之士多屠狗之輩,小可以為,眾兄弟雖然粗魯,但心性純真,並無一個為非作歹之人。小可願與眾位兄弟,浪蕩江湖之間,快意恩仇,灑脫隨性,逍遙快活。”

柴福點點頭。

王倫微微一笑繼續道:“今朝廷昏庸,奸人把持朝政,烏煙瘴氣,不識民間疾苦。小可早看透功名利祿,幾卷經書,饑不可煮,寒不可衣。

小可自認為勢單力薄,不能左右朝廷,朝廷昏暗,官員貪墨,又有什麼所謂的國泰民安?

若叫小可笑麵逢迎,曲意奉承,與他們同流合汙,天下如出一轍,這榮華富貴,不過的蜃樓海市而已。王倫不要也罷。”

柴福哈哈一笑。

“果然柴大官人不曾走眼,白衣秀士,坦坦蕩蕩,是小老兒多嘴了。”

王倫道:“不敢!”

二人話不投機,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

不過對王倫的內心衝擊還是非常大!嘴上說的輕巧,可處處維艱,世家大族對的大宋的忠誠非常高啊!

王倫喜歡的北方的這種蒼涼,落葉紛紛,天空水清。

忍不住高歌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豪情到碧霄”。

柴福心中微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