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 第33章 朕當得幾年

大宋之水滸群英傳 第33章 朕當得幾年

作者:亂石投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41:51 來源:uu

是夜,眾人急忙回到小院內,收拾好行裝、馬匹,刀劍棍棒等。

一行三十餘人,氣勢如虹,大有天下任我行的豪邁!

柴進也瞞過眾人,開始安排事宜,倉促準備隨性護送的管家和心腹莊客,安排妹子的行李和送給叔叔的禮物等。

眾人忙了大半宿,剛閤眼,管家已經安排妥當,命人來催。

柴進足安排七八十人心腹莊客隨行,加上王倫三十餘人,浩浩湯湯,足夠應付路上一般蟊賊。

天色微明,柴進與王倫等人在前,混跡其中,中間是車帳馬匹,後麵跟著莊客。

柴進是地頭蛇,一呼百應,在滄洲一擲千金,尤其是中底層中有著廣闊的人脈,多少人都受了他的恩惠。

等待城門開啟,柴進三言二語輕易騙開城門和沿路關卡的搜查。

眾人行了早,沿路行了十餘裡路,天色才大亮。

王倫對柴進道:“送君千裡終須一彆,兄長回去吧,小弟感激不儘。”

柴進看了周遭,說道:“賢弟,前麵五裡外有個秋月亭,我早安排莊客,快馬帶了酒食在那裡等候,我們且去哪裡趁著天清氣爽吃碗酒。”

王倫不經意間還是感動莫名,功利而來,內心慚愧。

王倫道:“兄長如此厚愛,如何報答?”

柴進道:“你我一見如故,柴進雖錦衣玉食,食客三千,哪有這幾日與賢弟這般快活。”

王倫道:“小弟也是這般心思,隻是世間之事不如意十之**,我輩逆水行舟,不敢一刻停留,隻得搏命往前衝。”

柴進聽了,暗自點頭。

入秋以後,天氣微涼,舉目四野,秋風送爽,大雁南飛,徒增了許多悲傷。

果然行不了三五裡,一處高崗之上,有一座山亭。

早有莊客擺下酒食果品在哪裡等候。

柴進轉身去妹子的車前,在外麵小聲說了幾句。

引著柴福、王倫等一乾他人去了亭內,其他人依舊在山下等候。

眾人坐罷,柴進安排道:“這是我的族人柴福,高唐州的路也長走,一路上,勞煩賢弟,路上多多照顧。”

“為小弟等人奔波,辛苦福伯。”

柴福連道不敢!

王倫又道:“今日多勞兄長費心,小弟都曉得其中的厲害,兄長信任王倫,縱然粉身碎骨,保證一路安全。”

柴進鬱鬱不樂,吃了幾杯酒,

歎息道:“兄弟離彆,秋葉紛紛,多曾了傷感,隻是不知何時才能相會。”

眾人聽了都來相勸柴進一杯,一飲而儘。

柴進起身,執手感慨道:“柴進相交,深知賢弟胸有乾坤,不應該如柴進一般,埋冇高牆之內,碌碌無為。

今日一彆,傷感不已,不過,不瞞賢弟,今日也是柴進夙願,兄弟此去如潛龍入淵,鷹擊九天,他日定會聞達諸侯。”

王倫心砰砰直跳,不知道柴進如何這般說,柴進太高看自己了。還是自己的小小心思,早被柴進看透?

柴進道:“賢弟,此去江湖路遠,柴進有一言告知,不可妄動殺戮,不忘初心呢。”

王倫知道,自己那點心思,可能瞞不過日常與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柴進。

大家都心知肚明,王倫重重點頭。

真誠道:“若得太平,我帶兄弟同兄長,放馬山野,騎馬狩獵,飲酒快活可好?”

柴進哈哈大笑,一掃陰霾。

“如此甚好,賢弟,不可忘記今日誓言。”

二人擊掌為誓!

“一定!”

柴進拍著王倫的手,一連真誠連道:“好,好,好!”

眾人共飲一杯!醉看了山川秋色,心曠神怡!

不禁又多吃了幾碗酒,

王倫看天色已早,路上行人開始多了起來。

道:“時間不早,兄長還是早些回去,休要為我們勞累。”

柴福也道:“路上都有小人的,大官人可放心。”

柴進點頭稱是,隻是怏怏不快!

王倫一路走來,籠絡人心也好,夢想也罷,多少帶著後世,處世的功利性質。

轉身看著身後的崔、邱、周、杜,還有王家村的李豐,那個不是為自己馬首是瞻,想想內心之中那點偽善似乎有點幼稚和可笑。

豁然開朗,不免豪氣頓生。

說完舉起酒碗:“咱們兄弟敬大官人。”

眾人都道:“敬大官人”

“喝。”

王倫先乾爲敬,其餘眾人也一口喝完。

柴進喝了,眾人收拾準備。

高崗下,人馬喧鬨,也都歇息好了,開始起身。

柴進牽來王倫的馬,親自交給王倫。

“賢弟,一路珍重!”

王倫為柴進情誼感動。

“兄長這般對王倫,離彆之際,小弟也有一份薄禮,送與兄長。”

柴進道:“前麵已經收了許多禮物,賢弟正要草創之初,又哪裡要你破費。”

“這一件禮物早已準備,不敢倉促奉上,怕天下人笑王倫是沽名釣譽之輩。”

周通聽的言語,從貼身包裹拿出一個禮盒。

柴進看著,心道:“莫非是古玩書畫,我家中多少古玩,什麼前朝字畫不曾見的。”

王倫道:“兄長過目!”

柴進道:“賢弟有心,這份好情義,柴進收下就是。”

指示身邊的之人就要收下。

王倫看柴進不打開,微微笑。

上了馬,其餘眾人也都轟然上馬。

馬兒嘶鳴,塵土飛揚!

王倫在馬上拱手高喊道:“兄長,就此彆過。”

“珍重!”

“珍重!”

.......

柴進與五六個莊客,站在山崗下揮揮手,看著車塵滾滾,一行人去了。

來也匆匆,去也蒼茫。

莊客看著柴進看著遠行的一行人消失在樹林之後,依舊發呆。

輕聲道“大官人,我們也要回去了。”

柴進失落的點點頭。

回想王倫送給自己的禮物。

轉身,問莊客把禮物拿在手上!

長盒裝的是字畫長卷,外層的盒子是新裝的,內部畫卷已經泛黃陳舊了。

“這副字畫看來是有些年月了,想來也廢了他不少心思。”

柴進把畫卷打開,是人物畫像,並非山水蟲鳥之作。

畫中是中年文人打扮,英姿勃發,氣宇不凡!

畫卷冇有題跋和介紹。

柴進暗自正奇怪。細看畫捲上角有一個印章,因年代久遠已經脫色。

細看印章是“鎮寧節度使印,咦,這是,這是何人?”

柴進一時半會冇明白這幅畫是什麼意思。

收起畫作,依舊叫莊客裝了。

“走吧!”

柴進上了馬,心中嘀咕:“....鎮寧節度使印,鎮寧節度使印...”

柴進搶來莊客手中的畫幅細看,不覺呼吸不暢,手抖動的厲害。

“這是,鎮寧節度使印,果然冇錯,是鎮寧節度使印,鎮寧節度使...”

不覺愴然淚下。 www.uukanshu.com

柴進把畫卷小心翼翼的捲起,擦去眼淚。

又看著遠去王倫眾人,果然王倫是懂自己的,送了自己這份大禮!

鎮寧節度使印,正是柴大官人的先祖世宗皇帝的印章。

世宗皇帝年輕時候曾任鎮寧節度使,牛人王樸這個時候為其門下掌書記。

遙想當年是何等波瀾壯闊。

前朝紛紛亂戰,百姓生靈塗炭,年富力強的周世宗柴榮,雄心壯誌,決心遵照遺願,重整山河,國家一統。

他曾向左諫議大夫王樸問:“朕當得幾年?”

精究術數的王樸答曰:“臣固陋,輒以所學推之,三十年後非所知也。”

柴榮聽後十分欣喜地說:“若如卿所言,朕當以十年開拓天下,十年養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

為實現這一宏偉目標,世宗皇帝在他的統治期間,勵精圖治,銳意改革,南征北戰,揭開了結束分裂,統一天下的序幕。

隻可惜,天不假年,王樸早逝,世宗皇帝中道崩殂。

王倫花費諸多心思送於柴進這副畫,無論真假,都不得不叫柴進感動,作為柴進而言,先祖柴榮是自己無法泯滅的驕傲。

所以柴進交天下英豪,內心多少有著著一顆躁動的心。

王倫就是這個平靜的湖裡,投了一個石頭,激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叫柴進與自己的羈絆不會因為相隔而中斷。

王倫心裡五味雜陳,回頭不斷望著身後柴進的方向,自己還是變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小人得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