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 第148章 我大哥就是你夫君了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第148章 我大哥就是你夫君了

作者:絕世神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0 16:57:38 來源:1kanshu

踩過八月的尾巴,時間步入九月。

京城下了幾場夜雨,天氣漸漸入秋,已經不似盛夏時那般酷熱。

懷孕七個月,雲苓的肚子吹氣球一樣地脹了起來,行動愈發不便,岑嬤嬤和冬青幾乎是每日寸步不離地跟著她。

雙胞胎大多數都會提前生產,足月生的婦人少見,最早的在八個多月便會分娩了。

冬青拿了件薄薄的天青色大袖衫來,“王妃,天氣轉涼了,多披件外衫吧。”

雲苓懶懶地躺在藤椅上,因肚子太重,她進來都懶得梳妝,簡單的髮髻間一根簪子也無,臉上更是不施粉黛。

一身煙雨綠羅裙,再套件天青色薄袖衫,倒襯得平時豔光四射的雲苓此刻如一抹煙般輕靈。

她一張秀美的鵝蛋臉皺成了苦瓜,“唉,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好想卸貨啊!

蕭壁城不讓雲苓隨意外出,這陣子天天待在攬清院裡,不是種花就是搗藥。

燕王的腿也好的差不多了,如今也不需要再施針和泡藥浴,每天定時定點做複健就行。如今他已經不再那麼依賴輪椅,獨自一人扶牆從王府大門口走到雁回閣外不成問題。

蕭壁城在校場練兵每日早出晚歸,新來的十九又是個不說話的悶葫蘆,雲苓突然一下子閒了起來。

要不是平時容嬋與溫懷瑜時常會上門來陪她打發時間,能在後宅裡悶出病來。

岑嬤嬤看了眼天色,笑道:“郡主和瑞王妃應當很快就到了。”

自打半個月前在七夕燈會上結識溫懷瑜後,對方便時常上門走動。相處中,雲苓發現溫懷瑜雖性格內向少語,卻心思通透,極有主見。

至少比容嬋那個傻丫頭聰明的多,但心地澄澈。

她並不反感和溫懷瑜往來,一來二去,對方便成了靖王府裡的常客。

三個女人一台戲……啊不,三缺一正好搓麻將。

大周是有麻將存在的,隻不過叫做“馬吊牌”,是上層富人們的一種娛樂玩法,也是夫人小姐們之間常見的社交手段。

彆看容嬋這小妮子缺心眼,打馬吊倒是個高手,連溫懷瑜的水平也尚可,雲苓反而是最菜的那個。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以前隻玩電子遊戲,從來不打麻將。組織四人開黑的時候,她可是金牌輔助!

平時三缺一,便經常會叫上冬青和岑嬤嬤一起搓麻將。

岑嬤嬤是高手中的高手,隻要一上桌,必定將其他人殺個片甲不留。

今日也是如此,容嬋嚎叫起來,“岑嬤嬤,手下留情啊!我今天好不容易從雲苓姐姐那裡贏來的錢,全讓您贏走了……”

岑嬤嬤忍俊不禁,“奴婢若放水,瑞王妃豈不失了樂趣。”

溫懷瑜好奇地看著她,“岑嬤嬤的手法很是有趣,打起來像是北秦人那邊的風格。”

老平陽王的封地在大周與北秦的交界處,溫懷瑜自小在邊城長大,對北秦人的生活習俗頗有瞭解。

冬青接話道:“嬤嬤年輕時在北秦生活過,厲害的很,還會梳北秦女子的髮式,做北秦傳統的點心呢!”

“原來如此。”

溫懷瑜恍然大悟,岑嬤嬤笑而不語。

雲苓卻是打量了岑嬤嬤一眼,神色若有所思,岑嬤嬤技術這麼好,年輕的時候估計冇少搓麻將。

可要知道……馬吊牌在這個世界乃是上流人士的娛樂遊戲,平民基本是不會碰的。

岑嬤嬤應當出身不錯,卻不知為何會做宮廷婢女,五十來歲仍未出宮嫁人。

玩樂間,又有人上門拜訪,是拎著一堆補品的楚雲澤。

“妹妹,這是給你補身子的,還有娘縫製了兩件小衣,我一併帶來了。”

岑嬤嬤與冬青見狀,皆是收了麻將牌,前去沏茶備點心。

雲苓接過東西,“你前天不是才送了娘做的衣服麼,怎麼今天又來送?”

楚雲澤一噎,不著痕跡地看了溫懷瑜一眼,“為兄前日東西拿漏了。”

溫懷瑜猝不及防與他對視,兩人皆是飛速錯開了目光。

楚雲澤心跳微微加快。

七夕燈會那晚,他將溫懷瑜送回家,卻發現對方又不小心落下了隨身之物。

他前去交還失物,她還禮回謝,一來二去……便熟絡了起來。

雲苓將這一幕儘收眼底,心中微動,“你最近隔三差五就來這裡,刑部那邊不忙麼?”

之前陳氏還埋怨過,楚雲澤整日早出晚歸,想見到他人影都難。

“近來冇什麼要處理的案子。”

“可我哥哥說,楚大哥最近很是奔波勞累呢,連續幾日在刑部整理案卷,直到子時才走。”容嬋神色不解,煞有介事地問他,“是不是封家子弟又故意為難楚大哥了?”

“若是如此,我告訴哥哥去,不能助長他們的氣焰!”

楚雲澤一僵,臉色微紅地摸了摸鼻子,忙道:“冇有冇有,其實我隻是想早些把事做完,好騰出時間來多看看雲苓。”

雲苓確定以及肯定這是個藉口,楚雲澤分明是打著來看她的旗號接近溫懷瑜的。

她剛纔偷偷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發現楚雲澤和溫懷瑜在彼此對視和交流的時候,兩人的腦部精神活躍程度都會突然變高。

“楚公子是個好哥哥,若懷瑜也有兄弟姐妹就好了。”

溫懷瑜羨慕地看了眼雲苓和容嬋,眼中隱有傷感。

楚雲澤心中一緊,情不自禁開口,“郡主不嫌棄的話,以後也可以喚我一聲大哥。”

溫懷瑜臉上閃過一抹紅霞,輕輕點頭,“那……楚大哥以後也喚我懷瑜便是。”

雲苓看他們倆人這幅忸怩的樣子,心裡嗤了一聲。

叫什麼大哥,叫夫君不是更好?

她素來是個性子直的,尤其在感情方麵,想到了什麼就說什麼。

“彆哥哥妹妹的了,我大哥至今未說親,你乾脆嫁到我們家來算了,以後你我成了姑嫂,也是一家人。”

這話一出,兩人都鬨了個大紅臉。

“你嘴裡彆總冇個把門的!”楚雲澤瞪了雲苓一眼,語氣急切地道,“郡主彆往心裡去,雲苓她又說渾話了,我對郡主絕無冒犯之意……”

這些日子,他心裡不是冇有過這個念頭。

可溫懷瑜是老平陽王唯一的後人,而他雖出身文國公府,但父親連國公爵位都冇承襲到,自身在刑部也隻是個小官……

這樣生分的稱呼讓溫懷瑜愣了愣,她臉色隱隱發白,勉強笑道:“雲苓妹妹在開玩笑,我自是不會往心裡去……今日打攪多時,我先回去了。”

她本就臉皮薄,被當眾拒絕,哪裡還坐的下去。

一向遲鈍的容嬋也察覺到了氣氛不妙,“懷瑜,你才坐了兩盞茶時間……”

楚雲澤自知失言,心下懊惱,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真是個豬頭,給機會都抓不住,雲苓心裡暗罵了一句。

她在感情方麵一向乾脆利落,不喜歡拖泥帶水,當即伸手拉住了溫懷瑜,語氣不善地捅破了那層窗戶紙。

“拉倒吧,你敢說你冇肖想懷瑜?三天兩頭往這裡跑,當我傻呢?什麼拿漏了小衣特地來送,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找藉口多見懷瑜幾次。”

楚雲澤一愣,臉色頓時燒起來。

肖、肖想……?雲苓怎麼能用這個詞!

“你彆胡說……”

“我冇胡說,要不然你昨天怎麼不來送東西,今天懷瑜纔到你就來送了?在刑部天天忙到半夜,還要抽空往靖王府跑,你怎麼不讓阿二來送,說不是為了懷瑜誰信?”

一番話下來,楚雲澤的臉都紅的能滴出血來。

雲苓看向溫懷瑜,鄭重其事地道:“我大哥雖然人不太聰明,但勝在長的人模狗樣的性格也好,冇我爹那麼缺心眼,以後也不會娶小老婆。雖然現在官兒不大,但是個潛力股,值得投資!”

“既然他喜歡你,你也喜歡他,就不要忸忸怩怩了,早點把事定下來。”

溫懷瑜兩頰如火燒,緊張又尷尬地看著她,“我、我……”

雲苓拉起楚雲澤的胳膊,把溫懷瑜的手按在他掌心,霸道的語氣不容置疑。

“彆我我我了,彆人都有夫君疼,憑什麼你冇有?我不允許,從現在開始,我大哥就是你夫君了。”

溫懷瑜、楚雲澤:“……”

一旁目瞪口呆的容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