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74章 這次,是我阮清顏嫌你臟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74章 這次,是我阮清顏嫌你臟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電話開在擴音。

傅景梟也聽到了這番話,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但男人隻是眉眼平靜地看著她,似乎是想要先聽聽她自己的意見。

阮清顏唇瓣輕抿,她微微低眸,認真思量了許久,啟唇道,“去。”

陸霆煜其實已經料到了這個答案。

這也在傅景梟的意料之中,他斂眸輕吹著那碗還有點燙的雞湯,未作表態。

然後便聽阮清顏補充道,“我會去,但是他的死刑,我不會觀摩。”

“明白。”陸霆煜微微頷了下首。

這倒不在他的料想裡,他本以為大小姐要親自看著明邪死在自己麵前才放心。

同樣,傅景梟也抬起眼眸看她一眼,稍許詫異地輕挑了下眉尾。

“看緊點。”阮清顏囑咐道。

明邪絕對不是什麼甘願俯首的人,一旦讓他找到機會,他便會想辦法逃。

陸霆煜聲線篤沉,“大小姐放心,整個鳳都刑偵大隊的監獄長都被暫時調去了目前關押明邪的監獄,他逃不掉。”

“嗯。”阮清顏斂眸輕應了聲。

陸霆煜辦事她是放心的,於是在定下這件事情後,她便掛斷了電話。

雞湯已經不那麼燙了,傅景梟拿著勺子遞到她嘴邊,本來想要喂著她喝,但阮清顏卻伸手將雞湯接了過來自己喝。

“為什麼不去觀摩?”傅景梟嗓音微低。

他知道阮清顏跟明邪之間的恩怨,絕非僅僅是島嶼上的一世,更牽涉到之前快穿世界的所有位麵,不是輕易能扯清的。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清澈明亮的眼眸裡含著水潤的笑意,她這樣巧笑倩兮地看著男人,片刻後輕輕地啟了下唇,“臟。”

……

翌日清晨。

阮清顏懷孕後難得冇有睡懶覺,她起了個清早,特意沐了個浴,甚至還破天荒地挑了衣服並且化了一個淡妝。

傅景梟眼眸幽幽地盯著梳妝鏡前,正在挑選耳環、項鍊和手鍊的女孩。

“你見我都不化妝。”語氣酸酸的。

聞言,阮清顏拿著耳環的手一頓,她抬眸望著鏡子裡的男人,彎唇打趣道,“怎麼?你開始嫌棄我不化妝醜了?”

“怎麼可能。”傅景梟眉梢緊蹙。

他隻是很難見到阮清顏化妝,畢竟小姑娘天生麗質,平時不需要依靠妝容提升顏值,但不管這次是因為什麼……

她都是為了見彆的男人才化的妝!

傅景梟越想越酸,一股濃濃的醋意,不經意間從他的周身逐漸散發開來。

“好啦。”阮清顏戴好了首飾。

她起身摟住男人的腰,仰起臉蛋望著他,眨巴眼睛,“彆吃醋,你要是喜歡我化妝,以後在家裡呆著我都化給你看。”

聞言,傅景梟的心情瞬間好轉很多。

但他緊蹙著的眉卻並未舒展開,他眼眸幽深地看著女孩的唇瓣,本就飽滿的櫻唇此刻被唇釉點綴,像是水晶果凍一般,很透很亮,還有一層極為細微的淡淡細閃。

“有冇有毒?”傅景梟倏然問道。

“嗯?”阮清顏疑惑地閃了一下眸光。

傅景梟盯著她的唇瓣,本就深邃的眼瞳愈發幽然,“化妝品,對孕婦健康嗎?”

“當然啊。”阮清顏眨了下眼,“我特意選的孕婦可以用的那種化……唔!”

隻是她的話音尚未落下,唇瓣便倏然被男人封住,傅景梟直接捏住她的下頜抬起臉蛋,然後便低首將唇瓣覆了上去!

阮清顏隻是冇想到他會突然吻她。

但也僅僅隻是愣了一下,她情不自禁地輕彎了下唇,然後便伸手摟住了他的脖頸,主動踮起腳尖仰了仰臉蛋。

然後閉上眼睛,迴應著他的吻。

傅景梟難得吻得很輕,他的唇輕輕印在女孩的唇瓣上,極為繾綣地輾轉纏綿,似是輕啄著,卻又嘗試著想要深入。

但最終也隻是極溫柔地輕觸著她的唇,哪怕勾到了舌尖也動作很緩很輕。

許久,傅景梟才緩緩鬆開她的唇瓣。

考慮到女孩化了妝的緣故,他冇敢吻得太深,但阮清顏的唇色還是較塗上口紅之後又深了一個色度。

傅景梟眸色極深地看著她,目光落在她的唇瓣上,“以後不要再用口紅了。”

“嗯?”阮清顏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難道是這個口紅的味道不好吃,或者唇感黏嘴?她上嘴的時候冇覺得呀。

她疑惑地斂眸,指腹摸了摸唇瓣。

感覺定妝定得應該還不錯,不至於影響接吻體驗,“口紅有什麼問題嗎?”

“口紅冇有問題。”傅景梟嗓音微低。

那聲線裡隱約有一絲啞意,“以後想上口紅的話,找我就可以。”

反正都一樣,是可以上色的。

剛剛還在茫然的阮清顏,這下瞬間聽懂了男人的意思,她臉蛋旋即浮上一層紅暈,然後氣得抬腳踩了下傅景梟的腳背。

“流氓!”她低聲罵著鬆開他的脖頸。

然後轉過身去看向梳妝鏡,仔仔細細地打量著自己的妝容,還好冇有被吻脫妝。

隻是不僅口紅顯得冇什麼用處……

就連腮紅都是多餘的。

阮清顏冇好氣地睨了他一眼,“走了!”

見狀,傅景梟不著痕跡地輕輕勾了下唇,他斂眸低笑出聲,無儘寵溺。

他提前便安排好了車來接送。

另外,以防有任何意外的情況發生,還安排了傅家和星宿集團的人,在阮清顏身邊保護她的安全,雲諫和月影更是一同隨行。

“嘖。”葉夭不禁輕嘖了一聲。

他戲謔地看向傅景梟,“不就是去看個死刑犯,老大為了老婆至於這麼大陣仗?”

一個死刑犯還能翻起什麼浪花不成。

但傅景梟隻是冷睨了他一眼,“閉上嘴,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若是顏顏少了哪怕一根頭髮,我就剔禿了你。”

葉夭:“……”

他立刻伸手抱住了腦袋,突然感覺自己的頭皮有點涼,彷彿頭髮要離自己遠去。

葉夭騰出一隻手來比了個ok。

然後在嘴巴前模擬出拉拉鍊的動作,噤聲不語,筆挺地站在阮清顏旁邊。

偏偏阮清顏還補充道,“剃禿了好,禿了說不定能讓姒姒多給你一個眼神。”

那光亮的大腦門,回頭率肯定特高。

葉夭:“……”損還是這對夫妻倆損。

阮清顏不再跟葉夭貧,傅景梟為她打開了車門,先攬著她將她送進了邁巴赫的後座後,然後自己也坐了進去。

司機為他們兩人關上了車門。

邁巴赫平穩地向關押葉夭的監獄而去。

……

與此同時,暗無天光的地獄牢房內。

明邪已經被關在這裡數日,監獄生活早已讓他失去了過去的風光,隻能勉強果腹,不忍饑受凍,但也僅此而已。

他半闔著眼眸,坐在地上,倚著監獄硬板床的支架,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吱呀——”

直到外麵響起了些許動靜。

明邪已經習慣了監獄的人來人往,但不曾有任何一人與他有關,哪怕找他也隻是送飯菜或者是押著他去做勞動而已。

但這次,光卻照在了他的身上。

許久冇見光明的明邪,一時間由於不適應手電筒的照射,不由得眯了眯眼眸。

明邪緩緩地抬頭,映入眼簾的首先是豔紅的裙角,再往上是一張精緻的臉蛋,那張恨不得讓他撕爛了的,仇人的臉。

他顯然冇想到來人竟是阮清顏。

而她手裡端著飯盒,是他在這裡住了這麼久以來,從未見過的豐盛程度。

明邪扯著唇角譏笑一聲,“你來乾什麼?”

“看不出來?”阮清顏的眉眼間雲淡風輕。

她緩緩地蹲下身來,將飯盒放到了明邪的麵前,兩人間卻是隔著牢固的監獄門,隻能從欄杆中的縫隙對望彼此,“送飯。”

阮清顏的語氣輕鬆卻不顯露情緒。

可即便冇表現出任何的愉悅,這兩個字,也足以讓明邪覺得羞辱!

在此之前,他們站在彼此的對立麵。

哪怕殺紅了眼也是風光,哪怕有輸有贏也是在近似水平麵上,不像現在……

他在監獄,未曾修理邊幅狼狽不堪。

而她站在監獄外麵,一襲風情萬種的紅裙與環境格格不入,而那張化了淡妝更顯得精緻的臉,看在明邪眼裡愈發惱人。

“看我笑話?”明邪冷嗤了一聲。

他乾脆直接闔上眼眸,根本不想與特意打扮得風光靚麗的那個女人對視,“阮清顏,這一切如你所願。”

“是嗎?”阮清顏輕輕彎了下唇瓣。

她的眸光平靜地落在男人身上,“明邪,我從來冇有什麼所願,什麼樣的人就該配什麼樣的結果,是如你所願。”

這一切都是明邪自己作出來的。

她從未有任何願,希望任何人獲得什麼下場,而是明邪自己所做的行為,早就奠定了所有的結局,親手撰寫了自己的下場!

“嗤——”明邪仍舊隻是冷笑。

他最討厭阮清顏這副故作清高,彷彿高高在上,看透一切人世間的模樣。

阮清顏斂起唇角的笑容,“最後一頓飯,我親手送過來的,好好享受吧。”

音落,她便轉身想要離開監獄。

但明邪卻在這時倏然睜開了雙眼,緊盯著她的背影嗓音怒沉,“阮清顏!”

聞言,阮清顏停住了腳步轉眸看他。

一雙精緻的桃花眸微微上挑,清澈水靈的眼眸裡看不出什麼情緒,隻是平靜而安然的,彷彿哪怕自己最大的仇人將死……

都不能在她心裡掀起一絲絲竊喜。

明邪想從她的臉上看到情緒,哪怕是對於他落魄的嘲笑,或是對於他將死的得逞。

可偏偏什麼都冇有,隻有平靜。

愈發顯得在他們兩個人之中,隻有他是那個心思扭曲的惡魔,彷彿阮清顏什麼高貴聖潔的角色,與他行程極大的反差。

可明明這個女人手也是臟的……

明明她也是沾了血的!

為什麼,隻有他看起來如此的肮臟。

“你裝什麼?”明邪無法再冷靜下去。

他緊緊地攥起了雙拳,一雙狹長的眼眸儘是腥紅的光,他盯著阮清顏送來的那份盒飯,盯著那張化了精緻妝容的臉。

越看越恨,越看越惱!

是那種自尊心被扔在地上,踩在了阮清顏的腳底,被她的鞋尖狠狠碾碎的感覺。

無儘的不甘與強烈的恥辱感。

讓明邪感覺自己的胸腔快要被撕裂,可他媽卻被這該死的監獄攔住了!

“裝?”阮清顏輕輕撩了下眼尾。

明邪幾乎咬牙切齒,“你不就是特意來看我笑話的嗎?挑在我死刑的這一天,特意羞辱我,表麵上裝得這麼聖潔很累吧?其實你心裡早就開始狂歡了!”

聞言,阮清顏仍舊冇有任何波瀾。

她隻是彎唇輕輕地笑了下,那笑容裡甚至冇有嘲諷的意思,“明邪。”

明邪以為她的脾氣和情緒要發作了。

準確地說,他是希望能看到她發作。

他多想看到自己激怒了她的模樣,他想看到阮清顏發怒發狂,或者嘲笑,總之想看到她把內心深處肮臟的東西,以及那些惡魔的情緒就展現出來……

隻要這樣,彷彿他們就一樣噁心了。

可阮清顏的嗓音卻像水滴,乾淨而又清脆的,“誰說我要來看你的死刑了?”

這下,倒是把明邪給問住了。

從阮清顏拎著盒飯走進監獄的那一刻起,明邪便知道了她是來乾什麼的。

觀摩他的死刑,親眼看著他死掉。

有誰會不想親眼目睹自己的仇人,慘死在法律製裁的槍眼之下,無法掙脫?

明邪也覺得阮清顏是這樣想的。

可是她竟反問了。

“你不是來觀摩我的死刑的?”明邪狹長的眼眸微眯,極度懷疑。

看到明邪眼眸裡的情緒,察覺到他因無法激怒她反而引起的內心的抓狂。

阮清顏唇角輕漾,“你以為,一個罪大惡極的人的死刑現場很值得觀賞嗎?”

明邪愣住了,他仍舊不敢相信。

“不可能。”他篤定地否認道,“阮清顏,彆裝了,彆以為你把我送進了監獄就能假裝自己的手很乾淨!你臟!臟得要命!裝出一副聖潔的模樣自己不覺得噁心嗎?”

若是以前的阮清顏,在聽到“臟”這個字時也許會受到刺激,可是現在的她,卻早就心如止水。

甚至哪怕腹中懷著她的寶寶。

都對此毫不避諱。

她唇角仍舊漾著璀璨的笑意,隨後伸手撫上了自己的小腹,“臟?”

“明邪。”阮清顏巧笑嫣然地看著他,輕輕搖頭,“我是來欣賞一下你的落魄,但不是來觀摩你的死刑的,我不會看。”

“因為這次……是我,阮清顏。”

“嫌你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