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65章 明邪的下場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65章 明邪的下場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明邪幾乎瞬間就變了臉色。

他旋即環顧四周,便發現自己的人被裡三層外三層地包圍了起來……

除了傅景梟帶來的傅家的人之外,還有流光集團、星宿集團和蘇家的人!

除此之外,身穿黑色警服的一眾人馬也立刻趕到,陸霆煜穿梭過人群中,站定在阮清顏的麵前微微地躬了下身。

“大小姐。”他畢恭畢敬地道。

冷翊也縱身從樹上躍下,站定在阮清顏的身邊,拔出了他的刀隨時與人對抗。

“阮清顏你!”明邪氣急。

他緊緊地攥起雙拳,想不明白原本該是他的優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局麵!

明明該是他成功策反了沈衾……

沈衾之前還跟他演了一齣戲,騙阮清顏過來,該是她被背叛淪為喪家之犬!

“你騙我!”明邪怒極地盯著沈衾。

沈衾已不是之前佯裝屈服於他的作態,他眉眼間皆是堅定,“騙你如何?”

想要策反他背叛流光背叛重明!

除非他死……否則絕無這種可能性!

明邪惱恨地抵著後槽牙,“不可能……不可能!沈衾你憑什麼不願背叛她!她明明不肯救你明明要你死!但我不一樣啊,我能給你權力地位,我能給你無儘的利益……隻要你背叛她,來我這裡要什麼有什麼!你為什麼還要選擇站在她的那邊?!”

他用利益引誘沈衾叛變……

因為他覺得這世界上冇人不在乎利益。

沈衾原本忠誠於流光,是因為流光給了他庇護,而明邪覺得隻要他給得更多,沈衾就該拋棄流光選擇他纔是啊!

但是沈衾冇有……他冇有!

“且不論那是老大計劃中的一環,就是真不救又如何?流光的人,從不會踩著彆人的屍體活,也不會不救!”

沈衾早就從蘇禦那裡收到了訊息。

蘇禦說,老大會救他,隻要老大說了會救他,那他便會無條件的相信……

所以當明邪將那張字條拿過來時。

即便他辨認出了,那就是重明的真跡,也的確是流光的公章而非明邪仿造!

第一反應也不是重明反悔不救……

而是在考量,這是否老大計劃中的一環。

直到他再次收到蘇禦的訊息,他第二次跟他強調,老大一定回來救他,那時候他便清楚了這一定隻是重明的計劃!

她想借這張紙條讓他假裝背叛……

因為明邪是個會從策反中得到快感,並且由此輕而易舉放鬆警惕的人。

果然……老大足夠瞭解明邪。

自從他以為他真的被策反了之後,就逐漸放鬆警惕,甚至根本不曾懷疑過會不會有什麼反轉,於是自己就變成了落網之魚!

“明邪。”阮清顏微微仰起臉蛋。

一雙乾淨的眼眸裡,目光堅定,“這個世界不是人性本惡,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樣趨利,進監獄後洗洗你的眼睛和心吧。”

明邪憤恨而又不甘心地看著阮清顏。

連任何打鬥的機會都冇有,以流光、星宿、蘇家、傅家作為後盾,陸霆煜的警方立刻便將明邪給包圍了起來!

“帶走。”陸霆煜冷聲令下。

明邪當即便被警官緝拿,而他身邊的手下也紛紛被戴上了銀色的手銬!

他憤懣地掙紮了一下,警長攥著他的手腕將他的肩往下一摁,“老實點。”

陸霆煜淡漠地掃視了一圈被羈押的人。

他最後轉身麵向阮清顏,“大小姐,您看這些人該如何處置?”

明邪抬起眼眸怒盯著這個女人……

以她的性格,她定然會將他碎屍萬段,在此之前更不知道會用什麼法子折磨他!

“按照雲國的律法處置即可。”

但阮清顏眸中未掀起任何波瀾,她隻是眉眼平靜地看著明邪,“為了景梟、也為了腹中的寶寶……我不想再沾一滴血。”

她說著,伸手輕輕摸上了小腹。

明邪見狀眼瞳陡然一縮,他冇想到阮清顏竟然懷孕了!早知道她就該……

但現在不管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按照雲國律法,單是傷了梟爺那一條就足夠判他無期,再加上以前的種種,判他死刑並不為過。”陸霆煜冷聲擲地。

雖然阮清顏不想再親自沾什麼血腥。

但並不意味著,她情願放過明邪一命,就算明邪傷傅景梟判不了死刑……

她也會將他以前做過的種種,害過的每一條命都扒出來,把死刑給他送過去!

“那就讓他清醒一點死。”

阮清顏聲線冰冷,“清醒地麵對即將到來的死亡的殘忍程度才足夠配得上他。”

“明白。”陸霆煜微微地頷了下首。

死刑犯在被執死刑前,都不允許昏迷或不清醒狀態,哪怕被嚇暈了都要打個鎮定劑,讓他醒過來後再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槍決。

他不介意再在明邪的麵前擺麵鏡子。

讓他清清楚楚地看著自己是怎麼死的!

阮清顏隨即轉過身,“帶走吧。”

“是。”陸霆煜又應了聲,然後看了明邪一眼,抬手示意道,“帶走!”

他的警隊立刻將這些人押上警車。

顧宴安等人立刻趕到阮清顏的身邊,蘇禦問沈衾道,“你冇事吧?”

“還好。”沈衾緊緊地抿著唇瓣。

他抬手捂住傷得比較重的胳膊,能感覺到血液在往外滲透,尤其是他剛剛持刀時用了些力氣,“假裝背叛的時候,明邪暫時把我當成自己人命人上了點藥。”

“我讓江渡求過來再給你處理一遍。”

阮清顏蹙眉看了眼他身上的傷,然後輕抿了下唇瓣,“抱歉,來晚了。”

這次反倒是沈衾肆意地勾唇笑了。

他絲毫冇有重傷的模樣,似乎也並不覺得為她當了這麼久的人質而感到委屈。

“將功贖罪,榮幸之至。”

沈衾的笑容張揚肆意,隨後握拳捶了下顧宴安的肩,“你那什麼委屈的小表情?”

顧宴安自看到沈衾後便心疼不已。

從懷疑他背叛,到在他口中聽到背叛,到後來發現虛驚一場……

他的情緒可謂過山車般變了又變。

顧宴安咬牙切齒,“沈衾!幸虧你冇有背叛老大,否則我把你撕了喂這兒的野狼!”

“這兒還有野狼?”沈衾瞬間跳起來。

他立刻驚得躲到了蘇禦的身後,佯裝一副好怕的模樣,倒吸一口涼氣。

“行了。”阮清顏紅唇輕啟,“這裡不宜久留,我們先迴流光,我讓江渡求過來。”

聞言,傅景梟輕輕地蹙了下眉。

他稍有不悅地提出抗議,抬起手指著腕上的表,“淩晨三點了,你該睡覺。”

阮清顏:“……”

沈衾立刻點頭附和道,“就是,老大你先回去吧,有江醫生和小安禦哥他們在就行,況且你肚子裡還有孩……?”

他本是順著阮清顏剛纔那句“為了腹中的寶寶”說的,但卻恍然過來。

“臥槽老大你什麼時候被人搞大肚子了?”

沈衾驀然睜大了眼睛,然後緩緩將目光移到傅景梟身上,這才反應過來站在老大身邊的這個男人一直都是星宿集團的那位!

“你們……”他眼睛瞪得像金魚。

顧宴安和蘇禦已經提前接受了這個事實。

沈衾晚了一步,他隨後看向周圍,跟流光一起來的還真特麼不少星宿的人!

“什麼情況?”他差點驚得跳起來。

傅景梟波瀾不驚地摟住阮清顏的腰,輕輕地將她代入自己懷裡,“她,我的。”

沈衾:“……”

他長大了嘴巴,下巴差點脫臼。

蘇禦抵著他的下巴尖把他的嘴閉上,“這件事回去慢慢說,回去的路上你可以慢慢消化,畢竟接受起來確實要點時間。”

沈衾還沉浸在難以置信的震驚裡。

然後便被蘇禦推著離開樹林,顧宴安也隨即跟了上去,傅景梟未動。

薑姒打量了兩人幾眼,“顏顏寶貝,你跟梟爺回去睡覺,流光有我們就好。”

“也行。”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反正她也說不過這群人,“我讓江渡求直接去流光找你們,那你記得跟沈衾說讓他好好休息,我明天早晨再過來。”

薑姒比了個OK,然後轉身跟了上去。

傅景梟隨即側眸望向女孩,“回家?”

“那不然呢?”阮清顏眼眸裡流露出無奈之色,她慵懶地打了個哈欠,“確實困了。”

然後仰臉,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那就勉為其難地回家睡覺好了。”

……

最大的心頭之患終於被解決。

阮清顏這一晚睡得格外踏實,她舒舒服服地睡到自然醒,伸了個懶腰翻身摸過手機,便看到江渡求發來的訊息。

雖然沈衾的傷勢被明邪的人簡單處理。

但畢竟明邪也冇把他當然,隻是極其敷衍地消了毒,隨便纏了繃帶。

傷勢到底有些重,江渡求還是把沈衾安排到了醫院,有監護儀器和護士隨時守著他,不僅安全也會恢複得快一些。

阮清顏吃過早餐後便決定去一趟醫院。

傅景梟今天冇去公司,“我送你。”

“嗯。”阮清顏輕應了一聲,她彎唇看向男人,“估計沈衾見到你還要被嚇一跳。”

一個晚上應該不足以他接受現實。

傅景梟不在意地輕挑眉尾,“早晚都要接受。”

“也是。”阮清顏巧笑嫣然。

兩人並肩離開棲顏閣,在去車庫提車的路上,阮清顏倏然停住腳步腕上男人的肩膀。

傅景梟偏眸望著她,“嗯?”

“梟梟寶貝。”阮清顏眼眸清潤,她輕眨眼睛望著男人,“你說……我們把流光和星宿合併如何?流光併入星宿。”

聞言,傅景梟微微地怔了下。

他其實也有想過這個問題,但由於最近忙著要處理的事較多,再加上阮清顏懷了孕分不出心,他便準備晚些再籌劃。

卻冇想到是他家顏顏先提了出來。

“好。”傅景梟也勾了下唇,“但不是流光併入星宿,是星宿併入流光,送做聘禮之一,流星集團……如何?”

……

鳳都中心醫院。

在得知兩人準備合併流光和星宿後,薑姒直接一口粥嗆了出來,“噗——”

“你們倆要乾什麼?”她震驚抬眸。

阮清顏笑容肆意,“合併流光和星宿啊,你不是早該猜到會這樣了嗎?”

“不是……我……”薑姒一時無言。

她似想到了什麼般,眸光微閃了下。

之前她跟葉夭說……流光和星宿是什麼關係,他們就會是什麼關係。

現在特麼的兩家公司合併了!那她……

薑姒抿了下唇瓣,乾脆頭疼地向後一仰,佯裝死亡,“你可真是我的小黴星。”

接下來她要怎麼跟葉夭說?

沈衾的唇角也抽了兩下,“老大,我特麼還冇接受你跟星宿聯姻的事情你就要讓我接受公司合併,我心梗。”

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

心臟監護儀上的心跳監測,還真配合著它跳快了兩下,但很快恢複如常。

“我們不是聯姻,是真心相愛。”阮清顏神情認真地糾正他。

沈衾又覺得自己被狗糧噎了一下。

他們為什麼就不能照顧照顧他這個病號,這裡完全冇有人在意她的感受!

“大小姐。”就在這時,江渡求走了進來。

阮清顏循聲回眸,“沈衾傷勢如何?”

江渡求直接將所有的片子,以及病曆遞給阮清顏,“多為皮外傷,冇動骨頭和筋,但有幾處傷得比較深,要養一段時間。”

“還好。”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

她也將這些資料翻看了一遍,隻要冇傷到骨頭和筋,就都是能恢複的。

江渡求瞥了眼她的小腹,“你怎麼樣?”

“挺好的。”阮清顏綻出一抹笑容,她撫上小腹,俏皮地眨了眨眼,“雙胞胎。”

“行。”江渡求輕輕挑了下眉尾。

這祖宗反正是不能安分,雙胞胎若是能讓她安分些也好,所幸明邪已經被關押起來,陸霆煜說下週就可以執他的死刑。

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頭的大事。

阮清顏將病曆遞還,“之前我讓梟梟寶貝聯絡你,幫我找可以開瓢的病人。”

“找到了嗎?”她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現在已經徹底冇什麼事做了,除了設計婚紗之外就隻能呆在家養胎……

總可以讓她開兩個瓢玩玩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