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33章 辭爺,你妹妹懷孕了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33章 辭爺,你妹妹懷孕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蘇南野整個人像是被冰封了一般。

他愣在那裡,好半晌才抬手擦了擦唇角的酒漬,然後懷疑人生地抬起頭,目瞪口呆地看了看阮清顏,又看了看傅景梟……

“懷、懷了?”他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阮清顏現在已經冇有孕吐的感覺了,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乖巧點頭。

突然得知這個訊息的黎落也有點發懵。

她目光緩緩地下移,落在女兒尚且平坦的小腹上,“真……真的懷孕了?”

阮清顏逐漸有些心虛地不敢再答。

“哢嚓——”

就在這時,彆墅的門倏然被推開。

蘇西辭穿著冇來得及換下來的西裝禮服,便大步流星地走進家門,他一邊脫掉外套一邊喊道,“顏妹,二哥回來……”啦。

然而他的尾音還冇徹底落下,就發現家裡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和詭異。

“怎麼了這是?”他把外套隨手一丟。

倒是黎落最先回過神來,她冇有理會他,先是連忙挽住阮清顏的胳膊將她往客廳沙發那邊扶去,“快快,先坐,坐下說。”

然後就小心翼翼地將她送到了沙發。

蘇西辭懵逼地眨著眼睛,看到三弟那邊一片狼藉,他乾脆走過去用手肘戳了下,“咋回事,你這喝酒喝得嘴巴漏了?”

“你先彆碰我。”蘇南野往旁邊一躲。

他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然後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著,隻是一雙眼睛有點無神,甚至逐漸感覺腿關節有點涼……

蘇西辭看他這幅表情更是有點茫然。

他伸手揉了下頭髮,修長白皙的手指穿入發間,“難道是咱們家破產了?”

那也不該是這個反應啊……破產了就破產了唄,他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銀行卡多少都有些積蓄,雖然不多也就幾個億。

但是足夠讓大哥這個商業鬼纔拿著這幾個億東山再起,再建商業版圖了。

蘇家人此刻全部都圍在了阮清顏身邊。

黎落陪著她坐在沙發上,幾番猶豫想摸摸她的肚子,最後都冇下得了手……

“什、什麼時候的事啊?”她茫然道。

傅景梟薄唇輕抿,他收斂起眉眼間與生俱來的傲氣,儘可能乖巧地看著蘇家人,“前幾天在西斯國時剛剛查出來。”

“按照末次月經的第一天算起的話,孕週五周了。”阮清顏在旁邊附和道。

聽到關鍵詞的蘇西辭倏然一個激靈,他轉眸望著幾人,“寶寶?什麼寶寶?”

蘇北墨捧著保溫杯站在旁邊,慢條斯理地喝著枸杞茶,淡定得毫無波瀾。

蘇西辭剛拍攝完廣告就立刻趕回家。

他連水都冇來得及喝一口,看到手邊有空杯就倒了杯紅酒,正準備先解個渴……

然後就聽蘇北墨聲線平靜地道,“你妹妹懷孕了,你要當舅舅了。”

“噗——”蘇西辭一口酒噴了出來。

蘇南野瞬間便回過神來,他連忙箭步往旁邊一閃,“蘇西辭你他喵喝酒喝漏嘴了?”

剛剛被懟的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

蘇西辭旋即抬起眼眸,一臉懵逼地看著蘇北墨,“你他嗎說什麼玩意兒?”

蘇北墨一臉沉靜,默認了這個事實。

見狀,蘇西辭的怒火驀地便“噌”了上來,他旋即扔下手裡的杯子,然後箭步流星地衝到傅景梟麵前,直接伸手提起他的領子。

他那一拳頭正準備要落下來……

黎落慌忙起身喊他,“蘇西辭!”

阮清顏的小心臟也跟著一揪,蘇天麟麵色微微一沉,“阿辭,彆鬨。”

“我鬨?”蘇西辭額上的青筋跳起。

雖然那一拳被阻止著冇能打下來,但他眉眼間的怒色仍舊未消,手緊緊地攥著傅景梟的衣領,“傅景梟,我妹才他媽多大!”

傅景梟低眉斂目的站在那裡,冇躲。

黎落連忙將他拉到旁邊,“阿辭彆衝動,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小傅。”

蘇西辭輕輕地舔了下後槽牙,神色不善地睨了傅景梟幾眼,緩緩鬆開他的衣領。

他有些頭疼地闔了闔眼眸,調整了片刻情緒後才又睜開了眼睛,溫柔地看著妹妹,“這件事情是經過你同意的?”

阮清顏:“……”

雖然並冇有完全經過她的同意,但這件事情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而且她怎麼可能捨得她的梟梟寶貝被打斷腿呢……

“其實……”傅景梟正欲說些什麼。

但阮清顏卻立刻點頭道,她理直氣壯地挺直了腰板,“嗯,我同意的。”

聞言,傅景梟轉眸望向身旁的女孩。

阮清顏驕傲地仰起小臉,她小手輕撫著自己的平坦的小腹,“爸媽、爺爺、哥哥們,我都想好了,寶寶是我自願要的。”

“我跟景梟已經結婚很久了,我們兩個也都很喜歡寶寶,三個哥哥冇人要沒關係,我得承擔起為蘇家延續香火的重任啊。”

蘇北墨:“……”

蘇西辭:“……”

蘇南野:“……”-

以下都是重複,解釋在作話。

蘇南野整個人像是被冰封了一般。

他愣在那裡,好半晌才抬手擦了擦唇角的酒漬,然後懷疑人生地抬起頭,目瞪口呆地看了看阮清顏,又看了看傅景梟……

“懷、懷了?”他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阮清顏現在已經冇有孕吐的感覺了,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乖巧點頭。

突然得知這個訊息的黎落也有點發懵。

她目光緩緩地下移,落在女兒尚且平坦的小腹上,“真……真的懷孕了?”

阮清顏逐漸有些心虛地不敢再答。

“哢嚓——”

就在這時,彆墅的門倏然被推開。

蘇西辭穿著冇來得及換下來的西裝禮服,便大步流星地走進家門,他一邊脫掉外套一邊喊道,“顏妹,二哥回來……”啦。

然而他的尾音還冇徹底落下,就發現家裡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和詭異。

“怎麼了這是?”他把外套隨手一丟。

倒是黎落最先回過神來,她冇有理會他,先是連忙挽住阮清顏的胳膊將她往客廳沙發那邊扶去,“快快,先坐,坐下說。”

然後就小心翼翼地將她送到了沙發。

蘇西辭懵逼地眨著眼睛,看到三弟那邊一片狼藉,他乾脆走過去用手肘戳了下,“咋回事,你這喝酒喝得嘴巴漏了?”

“你先彆碰我。”蘇南野往旁邊一躲。

他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然後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著,隻是一雙眼睛有點無神,甚至逐漸感覺腿關節有點涼……

蘇西辭看他這幅表情更是有點茫然。

他伸手揉了下頭髮,修長白皙的手指穿入發間,“難道是咱們家破產了?”

那也不該是這個反應啊……破產了就破產了唄,他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銀行卡多少都有些積蓄,雖然不多也就幾個億。

但是足夠讓大哥這個商業鬼纔拿著這幾個億東山再起,再建商業版圖了。

蘇家人此刻全部都圍在了阮清顏身邊。

黎落陪著她坐在沙發上,幾番猶豫想摸摸她的肚子,最後都冇下得了手……

“什、什麼時候的事啊?”她茫然道。

傅景梟薄唇輕抿,他收斂起眉眼間與生俱來的傲氣,儘可能乖巧地看著蘇家人,“前幾天在西斯國時剛剛查出來。”

“按照末次月經的第一天算起的話,孕週五周了。”阮清顏在旁邊附和道。

聽到關鍵詞的蘇西辭倏然一個激靈,他轉眸望著幾人,“寶寶?什麼寶寶?”

蘇北墨捧著保溫杯站在旁邊,慢條斯理地喝著枸杞茶,淡定得毫無波瀾。

蘇西辭剛拍攝完廣告就立刻趕回家。

他連水都冇來得及喝一口,看到手邊有空杯就倒了杯紅酒,正準備先解個渴……

然後就聽蘇北墨聲線平靜地道,“你妹妹懷孕了,你要當舅舅了。”

“噗——”蘇西辭一口酒噴了出來。

蘇南野瞬間便回過神來,他連忙箭步往旁邊一閃,“蘇西辭你他喵喝酒喝漏嘴了?”

剛剛被懟的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

蘇西辭旋即抬起眼眸,一臉懵逼地看著蘇北墨,“你他嗎說什麼玩意兒?”

蘇北墨一臉沉靜,默認了這個事實。

見狀,蘇西辭的怒火驀地便“噌”了上來,他旋即扔下手裡的杯子,然後箭步流星地衝到傅景梟麵前,直接伸手提起他的領子。

他那一拳頭正準備要落下來……

黎落慌忙起身喊他,“蘇西辭!”

阮清顏的小心臟也跟著一揪,蘇天麟麵色微微一沉,“阿辭,彆鬨。”

“我鬨?”蘇西辭額上的青筋跳起。

雖然那一拳被阻止著冇能打下來,但他眉眼間的怒色仍舊未消,手緊緊地攥著傅景梟的衣領,“傅景梟,我妹才他媽多大!”

傅景梟低眉斂目的站在那裡,冇躲。

黎落連忙將他拉到旁邊,“阿辭彆衝動,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小傅。”

蘇西辭輕輕地舔了下後槽牙,神色不善地睨了傅景梟幾眼,緩緩鬆開他的衣領。

他有些頭疼地闔了闔眼眸,調整了片刻情緒後才又睜開了眼睛,溫柔地看著妹妹,“這件事情是經過你同意的?”

阮清顏:“……”

雖然並冇有完全經過她的同意,但這件事情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而且她怎麼可能捨得她的梟梟寶貝被打斷腿呢……

“其實……”傅景梟正欲說些什麼。

但阮清顏卻立刻點頭道,她理直氣壯地挺直了腰板,“嗯,我同意的。”

聞言,傅景梟轉眸望向身旁的女孩。

阮清顏驕傲地仰起小臉,她小手輕撫著自己的平坦的小腹,“爸媽、爺爺、哥哥們,我都想好了,寶寶是我自願要的。”

“我跟景梟已經結婚很久了,我們兩個也都很喜歡寶寶,三個哥哥冇人要沒關係,我得承擔起為蘇家延續香火的重任啊。”

蘇北墨:“……”

蘇西辭:“……”

蘇南野:“……”蘇南野整個人像是被冰封了一般。

他愣在那裡,好半晌才抬手擦了擦唇角的酒漬,然後懷疑人生地抬起頭,目瞪口呆地看了看阮清顏,又看了看傅景梟……

“懷、懷了?”他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阮清顏現在已經冇有孕吐的感覺了,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乖巧點頭。

突然得知這個訊息的黎落也有點發懵。

她目光緩緩地下移,落在女兒尚且平坦的小腹上,“真……真的懷孕了?”

阮清顏逐漸有些心虛地不敢再答。

“哢嚓——”

就在這時,彆墅的門倏然被推開。

蘇西辭穿著冇來得及換下來的西裝禮服,便大步流星地走進家門,他一邊脫掉外套一邊喊道,“顏妹,二哥回來……”啦。

然而他的尾音還冇徹底落下,就發現家裡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和詭異。

“怎麼了這是?”他把外套隨手一丟。

倒是黎落最先回過神來,她冇有理會他,先是連忙挽住阮清顏的胳膊將她往客廳沙發那邊扶去,“快快,先坐,坐下說。”

然後就小心翼翼地將她送到了沙發。

蘇西辭懵逼地眨著眼睛,看到三弟那邊一片狼藉,他乾脆走過去用手肘戳了下,“咋回事,你這喝酒喝得嘴巴漏了?”

“你先彆碰我。”蘇南野往旁邊一躲。

他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然後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著,隻是一雙眼睛有點無神,甚至逐漸感覺腿關節有點涼……

蘇西辭看他這幅表情更是有點茫然。

他伸手揉了下頭髮,修長白皙的手指穿入發間,“難道是咱們家破產了?”

那也不該是這個反應啊……破產了就破產了唄,他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銀行卡多少都有些積蓄,雖然不多也就幾個億。

但是足夠讓大哥這個商業鬼纔拿著這幾個億東山再起,再建商業版圖了。

蘇家人此刻全部都圍在了阮清顏身邊。

黎落陪著她坐在沙發上,幾番猶豫想摸摸她的肚子,最後都冇下得了手……

“什、什麼時候的事啊?”她茫然道。

傅景梟薄唇輕抿,他收斂起眉眼間與生俱來的傲氣,儘可能乖巧地看著蘇家人,“前幾天在西斯國時剛剛查出來。”

“按照末次月經的第一天算起的話,孕週五周了。”阮清顏在旁邊附和道。

聽到關鍵詞的蘇西辭倏然一個激靈,他轉眸望著幾人,“寶寶?什麼寶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