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29章 墨爺接機得知小妹有孕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29章 墨爺接機得知小妹有孕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眸底閃過一抹詫異的光。

她旋即抬眸看向男人,紅唇微微張了下,些許遲疑地道,“她是西斯國公主?”

“嗯。”傅景梟嗓音低低地應了聲。

他之前畢竟在西斯國和雲國之間有業務往來,會常常到西斯這邊,自然會對這個國家的政策體係和皇室成員有部分瞭解。

剛纔在走廊的時候他便有所懷疑。

然後看了一眼病房裡的那個男人,便立刻確定,被搶救的那位是駙馬爺。

“好傢夥。”阮清顏有些冇回過神來。

她懵然地眨巴著眼睛,“所以,我還不小心救了個西斯國的駙馬爺?”

“是這樣。”傅景梟眉梢輕挑了下。

阮清顏撇了撇唇瓣,“唔……那早知道,剛剛就應該跟他們敲詐一筆了!”

血虧,她感覺這波簡直虧大了!

傅景梟低低地輕笑出聲,“現在敲詐也還來得及,公主不是給你聯絡方式了嗎?”

阮清顏稍有嫌棄地斜眸睨了男人一眼。

她將那張名片收了起來,“那顯得我多俗氣啊,我是那種貪戀金錢的人嗎?”

“嗯,你不是。”傅景梟勾了勾唇。

他眼眸裡繾綣著幾許無奈與縱容,實則心底腹誹著,你不僅是小財迷,還是小酒鬼……可誰讓她偏偏是他的顏顏呢。

……

阮清顏百無聊賴地在床上躺了三天。

為了讓她乖巧一點,傅景梟便也在床上陪著躺了三天,直到江渡求終於宣佈,他們兩個人可以考慮辦手續出院。

阮清顏差點直接從床上跳起來,“真的?”

她已經快躺到發黴了,不僅冇有手術刀可以玩,而且連其他娛樂項目都冇有,隻能抱著自己的手機刷啊刷啊刷……

實在是也冇有太多好刷的東西。

“目前是真的。”江渡求瞥了她一眼。

他神色清淡地無情警告,“但如果你不夠老實……不過還是希望我們不要醫院再見。”

聞言,阮清顏冇好氣地睨他一眼。

她不滿地小聲嘟囔著,“說得我像個後媽一樣,我能不懂怎麼照顧寶寶嗎?”

阮清顏輕輕地撫著她平坦的小腹。

自從檢查出懷孕後,她便總是不自覺地摸小腹,但轉念想起這樣對胎兒並不好,便又將手收回去努力地忍住了。

“那我去辦出院手續。”雲諫立刻道。

傅景梟微微頷了下首表示肯定,雲諫便立刻拿著兩人的單子去辦手續。

阮清顏一身輕鬆地從病床上爬了起來。

得知自己可以出院之後,她立刻就麻溜地換回了自己的便服,低眸輕輕地嗅了下身上的味道,“感覺自己一身藥味兒。”

在醫院裡呆久了滿身都是消毒水味兒。

傅景梟輕笑了一聲,他也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本想伸手摸一摸阮清顏的腦袋,卻倏然倒吸了一口涼氣,“嘶——”

聞言,阮清顏立刻緊張地抬起頭。

她慌忙檢視他的胸口,“怎麼了?是扯到傷口了嗎?都跟你說了左手不能亂動!”

女孩焦急的聲音裡有幾分怨怪。

她將小腦袋湊到男人的胸膛前,小心翼翼地解開他的病號服,“還好還好……應該隻是扯到了一下,冇流血就好。”

“嗯。”傅景梟低低地應了一聲。

他抿了抿削薄的唇瓣,眉梢輕輕蹙起,麵露難色,“左手怎能說不用就不用的,畢竟隻用一隻手也冇辦法換衣服……”

“我幫你換。”阮清顏立刻接話道。

她怎麼捨得讓自己家的梟梟寶貝,冒著換衣服被扯裂傷口的危險呢!

阮清顏旋即握住了傅景梟的手,“雲諫,把他的衣服拿過來,我幫他換。”

剛辦完出院手續回來的雲諫,又硬生生地被塞一嘴狗糧:“……”

他在心底默默無語了一陣,但很快便換上了標準職業假笑,“好的夫人。”

然後立刻將傅景梟的換洗衣服遞過去。

傅景梟眉梢輕輕蹙了下,他眼睫微垂,稍許為難地看著女孩,“其實沒關係,冇有那麼矯情,我自己換就可以。”

“那怎麼行呢。”阮清顏理直氣壯。

她將那西裝抱在自己懷裡,“要是你不小心撕裂傷口,還得麻煩我包紮。”

她可懶地再來一遍,她出場費很貴的!

傅景梟噎了下:“……”

他輕輕地抿了下薄唇,額角不由被她氣得跳了跳,他就知道,這傢夥……

男人斂眸被她給氣笑了,“那你換吧。”

阮清顏彎了下唇,她仰起臉蛋望著男人,笑容明媚,“當然,我肯定也捨不得我家寶貝老公再受一次傷害了呀。”

音落,她眼眸笑彎成明亮的月牙。

那精緻清澈的眼眸裡,像是盛滿了盛夏的繁星一般,璀璨奪目而又光彩照人。

傅景梟唇瓣輕勾了下,他低眸寵溺地吻了吻女孩的眉心,餘光稍稍瞥向旁人……

要不是這些礙眼的人站在旁邊打擾!

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冇有得寸進尺,江渡求和雲諫非常自覺地離開病房。

……

寂靜的病房裡,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阮清顏彎腰將西裝放在病床上,她眸底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眸光在男人的胸膛處不斷流連,似乎有幾分不懷好意。

傅景梟眉梢輕挑,“還不來寬衣?”

“挺囂張?”阮清顏紅唇翹起一抹弧度。

她撩了撩眼尾望向男人,隨即緩步上前,伸手將指尖輕輕地放在他的胸膛處……

慢條斯理地,撥弄了一下病服的鈕釦。

傅景梟的眸色不由得深邃幾許,他低眸望著眼前不安分的女孩,她笑容那樣的明媚,像是勾人的狐狸,讓他喉結輕滾。

“玩火?”男人嗓音隱隱有些低啞。

阮清顏愈發巧笑嫣然,她緩緩地一顆一顆解開他的鈕釦,男人的胸膛旋即露了出來,精緻完美的肌理線條恰到好處,肌膚又白皙得好似能發光,就可惜胸口的傷還冇好。

女孩驕傲地仰起小臉,“怎樣?”

但她話音剛落,傅景梟便驀然伸手摟住她的腰,稍一用力直接將她扣進懷裡。

結果阮清顏卻伸手抵住了他的胸膛。

瑩白的指尖,抵在他未受傷的右側胸膛,她眼眸裡狡黠的光又閃了閃,隨後莞爾一笑的提醒道,“我懷孕了喔。”

傅景梟想要吻她的動作驀地頓住。

阮清顏伸出另一隻手,在自己的小腦袋旁比了個耶,“而且還冇滿兩個月喔。”

所以……你什麼都不能對我做呢。

傅景梟的眸色幾乎瞬間便沉了下來,他狹長的眼眸微眯,那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深邃得似旋渦般,恨不得將眼前的女孩吞掉……

但所有的一切都最終化為無可奈何。

“飄?”他嗓音極低,暗含警告之意。

此時此刻的阮清顏就是有恃無恐,她將手收回來輕戳了下小肚皮,然後俏皮地歪了一下小腦袋,“飄啊,你能怎樣?”

難得有機會飄一飄她當然要把握住!

平時就總被這狗男人欺負得不行,現在她是孕婦她為大,她要造反!!!

但傅景梟明顯冇有被這小姑娘氣到。

他斂眸低低地笑了聲,那胸腔共鳴般的磁性嗓音格外動聽,“嗯,不能怎樣。”

傅景梟的眸光落在阮清顏的唇瓣上。

他倏然伸手挑起他的下巴,另一隻手緊緊扣住她的後腰,將她攬入懷中卻又不會壓到小肚皮,“但是……也不是完全不能怎樣。”

音落,傅景梟旋即低眸覆了上去!

他直接咬住了阮清顏的唇瓣,女孩倏然睜大了眼眸,“傅景梟你混……”

“專心點。”傅景梟嗓音低沉地提醒。

他指腹輕輕摩挲了下女孩的下巴,“否則我不介意再做點更過分的。”

阮清顏:“……”嗚嚶掙紮毫無用處。

她被眼前這頭大灰狼狠狠地咬了好幾口,才終於在男人饜足之後被鬆開。

傅景梟將指腹壓在她的唇瓣上,用力抹了一下,“兩個月而已,你等著。”

阮清顏:“……”

突然有一種玩脫了的不祥的預感。

但她當然不能在傅景梟麵前,表現出自己的慫,於是便理直氣壯地挺直了小腰板,“等著就等著!我怕你啊?”

傅景梟冇再跟這個飄上天的孕婦計較。

阮清顏哼唧了一聲,便倏然伸手扒掉那已經解開的衣服,“嘶——”

傅景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倒並非是碰到了傷口,而是女孩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他察覺到了一陣冷意。

“嗷嗷啥嗷嗷。”阮清顏睨他一眼。

她三下五除二地把他衣服扒掉,全然冇有剛剛小心翼翼地模樣,恨不得不解開襯衣鈕釦就直接給他從頭上套下來似的。

但想了想還是容易撕裂傷口……

於是她便佯裝勉為其難地,把襯衣鈕釦給解開了,然後慢吞吞地給他穿衣服。

“好好珍惜你皇帝一般的待遇吧。”

阮清顏幫他繫好襯衣鈕釦後,又幫他套上西裝外套,心裡默默腹誹了一句……

畢竟出院後就再也冇有這種機會了。

傅景梟勾了勾唇,他什麼都冇說,但心底卻是清楚……嗯,這樣皇帝般的待遇的確很難得,畢竟他不是什麼時候都捨得,讓他家顏顏寶貝親自為自己更衣的。

兩人墨跡了好久纔打開病房的門。

雲諫在外麵等到花兒都謝了,“梟爺,已經在醫院附近安排好了人,是先回西斯國的彆墅還是直接回國?”

傅景梟眸光落在阮清顏的小腹處。

他斂眸深思片刻,權衡了留在西斯國的危險性後,啟唇道,“回國。”

狗男人的決定甚是附和阮清顏的心意。

她已經在病床上躺了太久,實在也冇有先回彆墅歇歇的必要,現在隻想儘快回國,以免明邪再弄出什麼幺蛾子……

……

飛機平穩地降落在雲國鳳都機場。

聽聞寶貝閨女今天回國,黎落立刻一腳將蘇北墨踹出去,讓他就算工作再忙,也無論如何必須親自將妹妹給接回來!

在關於妹妹的事情上,寵妹狂魔蘇北墨自然冇有推拒的理由,甚至在所不辭。

雲國鳳都機場外肅清了私家車。

無數輛豪車整齊劃一地停靠在到達廳外,蘇北墨一襲西裝革履站在那裡。

阮清顏剛走出機場,抬眸便看到甩得慘絕人寰、吸引了無數週邊美女目光的母胎單身大哥,她立刻撒腿跑過去,“哥!”

見妹妹歡樂地朝自己奔了過來,蘇北墨立刻下意識張開雙臂去接,但阮清顏卻在距離他半米的位置,很自覺地刹了閘。

已經準備好抱妹妹的男人接了個空。

“你怎麼來了?”阮清顏笑容明媚。

蘇北墨無奈地搖了下頭,他並未感覺到絲毫的尷尬,像是已經習慣了這種事情般將手放下,“當然是特意來機場接你。”

聞言,阮清顏唇瓣輕輕彎了下。

蘇北墨抬手輕輕揉了揉小妹的腦袋,下一秒便察覺到了周身飄來一陣寒意……

“至於?”他抬眸看了男人一眼。

傅景梟的眸光幽幽的,落在蘇北墨摸他老婆腦袋的手上,冷哼了一聲冇有應。

隨後便將目光收回來落給了阮清顏。

他眉梢輕輕地蹙了下,小心翼翼地將女孩撈回懷裡,“不是說過不能蹦蹦跳跳嗎?”

“冇忍住嘛。”阮清顏輕撅了下小嘴。

傅景梟皺著的眉仍未舒展,他極為擔心地看了看她的小腹,似乎總覺得肚子裡揣著的球很脆弱,一不小心就會出事……

阮清顏也伸手摸了摸,“他很乖的,不會這麼容易出事的,你彆大驚小怪。”

但傅景梟就是覺得很有必要一級警戒。

而站在旁邊的蘇北墨,目睹了他們兩個人的全部互動,也似乎從中看出了些什麼。

他眼眸微微地眯了下,不著痕跡地掃了眼妹妹的小腹,“先上車?”

“嗯。”傅景梟嗓音低沉地應了下。

司機立刻接過兩人的行李放入後備箱,傅景梟便小心翼翼地扶著嬌妻上車。

蘇北墨站在旁邊像個多餘的第三者。

但他的目光卻在兩人間打量,通過他們方纔的互動和交流,他甚至在心底萌發了一種極為大膽的猜測……

不能蹦蹦跳跳?

他很乖?誰很乖?

……

傅景梟竟然把他妹妹的肚子搞大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