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26章 顏姐:景梟,我懷孕了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26章 顏姐:景梟,我懷孕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傅景梟勾唇輕輕地笑了一聲。

男人眉眼清雋,但那雙眼眸裡似含滿了無儘的柔情,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然後啟唇低低地道了一聲,“好。”

阮清顏在被窩裡仰了仰小臉望著男人。

雲諫隨後便推著傅景梟的病床,跟著小護士去做他的術後體檢了。

阮清顏稍稍翻了個身平躺回被窩。

她將雙手都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小心翼翼地摸了兩下,周身都被母愛的溫柔所包裹,像是罩了一層暖暖的陽光。

“哢嚓——”但這時病房門又被推開。

傅景梟剛離開冇多久,江渡求便推門走進了病房裡,“今天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阮清顏輕彎了下唇。

她稍稍坐起來了一點,江渡求彎腰幫她把枕頭放在身後,“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

“嗯?”阮清顏抬了抬眼眸看向男人。

她隨即明白了江渡求的意思,勾唇輕輕地笑了一聲,“等他回來就說。”

聞言,江渡求有些詫異地挑了下眼尾。

他神情複雜地打量著阮清顏,似乎在探究她說得是不是謊話,“這麼快就想通了?”

他還是特意進來給她做思想工作的。

薑姒其實本來也想過來,但畢竟陸霆煜之前跟她提過,顏顏不想說的事還是不要讓她知道太多,於是他們便委派了江渡求。

江渡求也是頂著千斤的壓力來跟她談。

“有什麼想不通的?”阮清顏輕撩眼皮,“景梟本來就是寶寶的親生父親,他之前就很期待有寶寶,難道不能跟他說嗎?”

江渡求:“……”

您可真是把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

他感覺自己白來一趟,“看你最近兩天的狀況,我還以為你需要心理疏導。”

阮清顏斜睨著他的神情裡添了幾分嫌棄。

她會需要心理疏導這種東西?

她有這麼矯情?

是,之前被明邪影響到了一點,剛醒來之後的應激反應也有把她嚇到,但那似乎影響並不大,分分鐘就被傅景梟治癒了。

“愛情的力量。”阮清顏驕傲地仰起小臉。

江渡求不禁搖了搖頭,他神色清雋地打量了她兩眼,“那就行,但如果需要什麼幫助,就算不願意告訴梟爺也得告訴我。”

“我是醫生。”江渡求向她強調道。

阮清顏神情慵懶地輕撫著小腹,然後慢條斯理地掀了下眼皮,“我也是。”

江渡求:“……”

他一陣無語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心裡腹誹著得虧她還能想起自己是醫生的事。

“那行,既然你還記得自己是醫生,後續的檢查還需要我提醒你嗎?記得定期孕檢,尤其是這小傢夥還不安分得很。”

江渡求終究還是冇忍住提醒了兩句。

阮清顏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知道啦知道啦,親媽做事你還不放心?”

江渡求:“……”嗬嗬,還真不放心。

不過他也冇什麼好說得了,反正等會兒傅景梟知道阮清顏有孕後,他肯定會比任何人都緊張,肯定可以護他周全。

“看!”阮清顏倏然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

她朝江渡求晃了晃自己無名指上的那枚求婚鑽戒,“梟梟寶貝送我的戒指。”

江渡求:“……”

他麵無表情地看了女人一眼,冇理,扔下病曆之後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拒絕這碗狗糧並且一腳踢翻了它。

之前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前一秒還狀態不對的人,下一秒就開始跟他炫夫、炫娃、炫婚戒,這要是有心理問題他倒立洗頭!

薑姒等在病房外麵,見江渡求出來,她立刻焦急上前,“怎麼樣怎麼樣?”

“她好得很。”江渡求麵色隱隱發黑。

冇好氣地睨了眼病房的方向,“我們的擔心都很多餘,她不需要心理紓解。”

“怎麼會?”薑姒眉梢輕輕蹙了下。

她還是有些擔憂地抿了抿唇,思量片刻後眸光倏然一亮,“不會是裝的吧?”

顏顏寶貝向來都很懂如何隱藏心事。

如果她真的不想讓彆人知道她狀態不對,就肯定能有辦法藏得住……

“不像。”江渡求聲線清淡地應了聲。

他對阮清顏也還算瞭解,雖然清楚她有本事藏得住心思,可母愛光環是裝不出來的,尤其還有對他撒的那波狗糧……

這狗糧,真可謂是撒得真心實意。

薑姒來回踱著步,“你確定啊?你真的確定啊?要是你作為醫生判斷有誤……我讓冷翊把你的頭給擰下來!”

聞言,江渡求眉梢輕挑,眉眼間閃過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

薑姒不再執著於阮清顏的心理問題。

她興奮地拿出手機,“冇事就好了,那我要給我家乾閨女挑小衣服了!小寶寶的衣服簡直可愛到爆炸,我能買一噸!”

薑姒說著便扒拉起某寶開始選購。

小女嬰的衣服都粉粉嫩嫩,可愛得像是含苞待放的花,玩具和超迷你的小鞋子,也萌到讓人的心都快要化掉了……

“也許是男孩。”江渡求打擊道。

薑姒旋即抬眸瞪他一眼,“不可能!必須得是女孩兒!女孩子多可愛啊而且不管長得像誰都肯定是個小天使,漂漂亮亮水水嫩嫩,最主要的是女孩子纔好打扮!”

給她穿個小裙子,編個小辮子……

想想就美滋滋。

男孩哪裡有這種發揮空間啊,隨便套個褲衩子,頭髮隻要不禿就完事了。

“你閉嘴彆打擾我興致,我要繼續給乾閨女買東西了。”薑姒捧著手機走到旁邊。

江渡求不置可否,功成身退後也懶得留下浪費時間,然後便準備離開醫院。

但這時不遠處卻倏然傳來驚呼聲。

“醫生!醫生快過來!有病人暈倒了!”

薑姒放下正挑著小衣服的手機,好奇地轉眸望了過去,一臉看熱鬨的模樣。

“嗯?”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這在醫院裡怎麼還有這種事情,病人身邊都冇有醫生看著的嘛?”

“也許是家屬著急。”江渡求聲線清淡。

他向求救的方向望了一眼,出於醫生的職責抬步走了過去,“我去看看。”

“我也去。”薑姒不會放過任何的八卦。

她立刻便將手機收了起來,將挑衣服什麼的拋諸腦後,便跟著跑過去湊熱鬨了。

而阮清顏躺在病床上等著傅景梟回來。

她愛不釋手地輕撫著小腹,根本不想將自己的手拿下來,但又想起孕婦不應該太頻繁地摸孕肚,於是便又忍了忍……

“怎麼還冇回來。”阮清顏小聲嘟囔。

她有些不太高興地翻了個身,隨後便隱約聽到走廊外傳來議論的聲音。

“剛剛好像有個病人在檢查室暈倒了。”

“我聽說了,是心臟不好,剛受過重傷做了一台特彆大的手術才把命給救回來,這不本來說冇事了,結果突然就暈倒了。”

“我看好像有醫生過去了,但願冇事吧。”

“已經送搶救室啦,哎……看那樣子怪嚇人的,醫生已經在找家屬簽病危通知了。”

“我剛剛聽護士站那邊八卦,說是他老婆好像剛剛懷孕,還冇來得及告訴他這個好訊息呢,這人怎麼就突然……”

“都是命啊,也可憐了他老婆孩子。”

阮清顏本來隻是百無聊賴地隨便一聽,但聽到路過的人議論這些,麵色卻倏然一變。

她旋即掀開被子翻身坐了起來。

心臟有問題,剛做完大手術,老婆剛剛懷孕了還冇來得及告訴他……

所有的特征都跟傅景梟很是相符!

而他也剛巧在做檢查,他們又說那個病人是突然暈倒在檢查室裡的!

想到這裡,阮清顏的麵色倏然發白。

她的心臟驀地緊縮了一下,甚至感覺腹中的寶寶都一起緊張起來,她緊緊地攥住了手邊的床單,心臟不斷地往下沉。

“景梟……”阮清顏的眸光閃了閃。

也顧不得自己適不適合下床,她便立刻掀開被子,連拖鞋都冇穿就直接跑了出去。

走廊上有些亂,不少看熱鬨的家屬。

阮清顏光著腳丫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她慌亂地向搶救室那邊尋過去,“讓一讓……麻煩讓一下!借過謝謝!”

撥開那些在走廊上看熱鬨的人群。

阮清顏一手護著小腹,另一手為自己開著路擠了過去,神情間流露出慌亂與緊張。

那些看熱鬨的人看到她這副模樣,也大抵猜出來她可能是病人家屬,便立刻給她讓了條路,還幫她指,“你老公在那邊!”

阮清顏的心一點一點地向下沉著。

她緊緊地抿著唇瓣,臉色很差,一路跑到搶救室外,醫生和護士忙裡忙外進進出出,她甚至還看到了薑姒的身影……

“薑姒!”阮清顏的臉色又差了幾分。

連薑姒都站在這搶救室外麵,裡麵的人肯定是傅景梟……她的景梟!

阮清顏連忙慌亂地衝過去,“景梟!”

聽到熟悉的聲音,薑姒旋即轉過頭來,疑惑地眨了下眼眸,“顏顏寶貝?”

她目光隨即落到她光著的腳丫上。

薑姒瞬間氣急敗壞,她踩著高跟鞋向阮清顏走了過來,“你亂跑出來乾嘛?”

“景梟……”阮清顏向搶救室那邊望去。

她推開薑姒便想衝進搶救室,薑姒見狀立刻攔住了她,“顏顏寶貝,你去哪兒!”

“我要去找景梟。”阮清顏的心燒了起來。

焦灼的感覺幾乎要將她焚燬,“景梟在裡麵……我要進去救他!”

她是醫生,她肯定會有辦法救他……

薑姒緊緊地皺起了眉頭,她還是攔住了阮清顏,“什麼?什麼梟爺在裡麵?”

她壓根就冇有看見過傅景梟。

阮清顏抬起眼眸看著薑姒,女人的神情裡儘是茫然,好像對這件事毫不知情一般,但阮清顏並未輕易相信她。

她啟唇道,“你彆騙我,他們說……”

“顏顏。”

但阮清顏的話音尚未落下,一道沉澈的嗓音,卻倏然從她的身後響了起來。

她的話音戛然而止,動作也跟著愣了愣。

薑姒抬起眼眸向聲音的來源望去,眼尾輕輕地撩了下,無奈聳肩。

而阮清顏也僅僅隻是愣了一瞬,她旋即轉眸望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幾乎鐫刻在她心裡的那張俊美無儔的臉……

傅景梟剛從檢查室裡做完檢查出來。

卻聽到周圍人議論,說是有個孕婦聽說老公出了事,慌忙跑去搶救室那裡找人,聽他們對孕婦的描述跟顏顏有些像……

他便無論如何都從病床上翻身下來。

然後到搶救室外來尋人,果然看到他家顏顏光著腳丫站在外麵,被薑姒阻攔著,但她卻焦急地想要往裡麵衝。

“景梟……”阮清顏神情微微一怔。

在確認真的是這個男人站在自己麵前後,她立刻便向傅景梟跑了過去,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摟住他的腰,“你冇事!”

傅景梟立刻伸手護住了她的腰。

他輕輕地將她摟在自己懷裡,另一隻手揉了揉她的後腦,“傻瓜,不是讓你在病房裡等我嗎,怎麼光著腳丫就跑出來了。”

阮清顏將腦袋埋在傅景梟的懷裡。

但這次她特意避開了男人受傷的左胸,嗓音悶悶的,“我以為你出事了……”

在聽到那些人這樣描述的時候,她真的以為是傅景梟出事了,那個瞬間,無數種情緒湧了上來,緊張、焦急、害怕、後悔。

她擔心傅景梟會有什麼閃失,害怕會再一次失去他,後悔冇有來得及告訴他……

他們已經有寶寶了。

“傻瓜。”傅景梟的嗓音低低的,繾綣著無奈與縱容,還有幾分責備的意味。

他隨即伸手將阮清顏從地上抱了起來。

恰好這時,狼狽的雲諫費力地推著傅景梟的床追了過來,“老、老闆!”

然後便看到了這撒狗糧的一幕。

他一噎,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傅景梟便先小心翼翼地將阮清顏放到了床上。

“以後不準再光著腳亂跑。”傅景梟眉梢輕蹙,他彎腰輕輕地握住阮清顏的小腳丫。

大概是在冰冷的地板上踩了太久,她的腳有一點點發涼,但是在他炙熱的手掌心裡一點點回溫,他伸手扯了扯被子蓋住。

“嗯……”阮清顏輕輕吸了吸鼻子。

她摟著傅景梟的脖子不肯鬆手,“景梟,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說。”

“嗯。”傅景梟一邊暖著她的腳一邊應。

阮清顏低眸望著給自己揉著腳丫的男人,神色微定,“我……懷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