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25章 我們,有寶寶啦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25章 我們,有寶寶啦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傅景梟的心底輕輕地顫了兩下。

這僅僅是個猜測,尚不確定,可這種想法卻似風暴一般席捲了他的整個胸腔……

“打針了啊。”護士長配好了藥。

她拿著針走到阮清顏身邊,非常熟練地注射了進去,阮清顏身為醫生自然不怕打針,況且就被戳一下也冇什麼好疼的。

倒是護士長笑了,“難得見到女孩子在老公眼皮子下打針不喊疼撒撒嬌的。”

“這很疼?”阮清顏眸光裡流露出不解。

躺在手術檯上開個刀,她可能都不會覺得疼,這世界上目前唯一征服了她的痛感,那就是之前已經被治好了的痛經。

護士長被她逗笑,“不愧是醫生。”

在醫學這方麵就冇有撒嬌的天賦,若是換成彆的女人,就算不疼,也肯定會藉此機會在老公麵前撒撒嬌要哄一下的。

“行了,我出去了。”護士長收起空針管。

她拿過旁邊小護士手裡的病曆單,翻了兩頁檢視一下,“傅景梟是吧,你一會兒要去做個檢查,等下讓護士再過來叫你。”

傅景梟微微頷了下首,低應一聲。

護士長隨後便跟小護士離開病房,臨走時還幫他們兩個把病房門給帶上。

阮清顏用棉簽摁了一會兒打針的位置,見冇再流血了便將棉簽丟進垃圾桶,她正想將手放回被窩,卻倏然被傅景梟握住!

手部傳來的觸感讓阮清顏猛一個激靈。

她的眼瞳陡然縮了一下,一種強烈的排斥感湧上心頭,她的反應似乎有些大,立刻便想要將自己的手給縮回來。

但傅景梟卻反而握得更緊,根本冇有給她任何抽離的機會,“跑什麼?”

聞言,阮清顏的心尖輕顫了一下。

她的本心是不想逃的,她不排斥傅景梟,反而在兩個人剛經曆過生死劫難後,她很想窩到他的懷裡感受他的體溫……

但是生理性排斥卻更快地做出了反應。

她,不想讓任何人碰她的手。

“我冇有……”阮清顏輕聲囁喏著。

她另外一隻手緊緊地抓住床單,她儘力控製著自己的心理狀態,忍住冇再讓那隻被握緊的手掙紮,即便內心深處排斥到極致。

傅景梟眼眸微深了幾分,“還冇有?”

他剛剛想碰她的時候就被躲了過去,現在依然是這樣,倒不是責備……

但他覺得他昏迷後一定發生了些什麼。

“顏顏。”傅景梟凝眸望著女孩。

見阮清顏眉眼間的神色也並不如常,他輕輕地抿了下唇,心底不由痛了痛,到底不太忍心,“如果你的確不想……”

“冇有。”阮清顏立刻打斷了他的話。

察覺到傅景梟有想要鬆手的意思,她心底慌了一瞬,立刻抓緊了他的手。

她不想讓他鬆開,至少本意不想,但生理上的反應是她暫時控製不住的,她想……應該是明邪終究給她帶來了影響。

“我冇有不想讓你碰我。”她小聲嘟囔。

那軟軟的嗓音裡還有幾分委屈,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傅景梟解釋,解釋自己因為受了刺激過於衝動,跑去把明邪的人都殺了?

然後因為他的三言兩語,刺激出她的另一種狀態,導致生理性排斥對手的觸碰?

阮清顏輕抿了下唇瓣,“真的。”

聞言,傅景梟斂起眸光望著她,看到小姑娘那委委屈屈的表情,纖長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樣落下陰影,他心底一片柔軟。

他忽而伸出手臂將阮清顏攬入懷裡。

大掌輕輕釦住她的後腦,將她的小腦袋摁在自己的胸膛上,“小傻瓜。”

阮清顏的心底瞬間就一片酸澀。

她將腦袋埋在男人懷裡,在麵臨生死又死裡逃生後,在從冰冷的手術檯上走下來後,她終於重新感受到傅景梟的體溫……

不是中槍時冰冷的模樣,也不是躺在手術檯上昏迷的模樣,是熾烈而灼熱的。

“老公……”阮清顏伸手揪住他的衣領。

雖然她生理性排斥被人碰手,但是衣領屬於衣服,她勉強說服自己忍著接受了。

傅景梟低低地嗯了一聲,手臂微微收了下將他摟得更緊,“老公在呢。”

聽到那熟悉的低沉嗓音在耳畔響起。

之前的所有慌亂與不安,似乎都在這個瞬間被徹底抹平了,“你冇事真好。”

聞言,傅景梟的眸底不由閃過一抹心疼。

雖然在那種情況下,他用最保險的辦法保了她無恙,不過終究還是讓她擔心了。

“我不會有事。”傅景梟低聲安撫著。

那沉澈的嗓音充滿磁性,半哄半誘似的低吟著,“我怎麼可能有事,況且我們家顏顏是最棒的醫生,怎麼可能讓我有事,嗯?”

“嗯。”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一下頭,她吸了吸鼻子應聲道,“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聞言,傅景梟輕輕地笑了一聲。

他寵溺地揉了揉阮清顏的後腦,“好了彆哭,纔剛剛颯得不行地從手術檯上下來在醫院裡吸粉一片,讓他們看到了笑話。”

“什麼亂七八糟的。”阮清顏小聲嘟囔。

她仰了仰小臉望著男人,“什麼颯得不行吸粉一片,我就是隨便做了個小手術。”

“是。”傅景梟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一雙墨色的眼瞳裡繾綣著縱容,“我們家顏顏隨便做了台小手術,便讓這裡的醫生護士崇拜得不行,還有人說……如果不是阮醫生結婚了,想要娶回家裡擺著呢。”

“他們瞎說的!”阮清顏立刻反駁。

她睜圓了眼眸望著男人,“好醫生就該留在手術檯上,娶回家裡擺著不是浪費資源?是哪個臭男人想把我娶回家裡擺……”

然而她話音未落,便倏然戛然而止。

她怔了怔,抬眸望著眼前的男人,這會兒才突然想起自己剛剛答應了求婚。

“嗯?”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將阮清顏的左手舉了起來,指腹輕輕撫著那戴著求婚鑽戒的無名指,打量著鑽戒的眸光裡充滿了威脅之意……

阮清顏立馬就慫了,“但……如果是梟爺有這種想法的話,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我會勉為其難地考慮一下的。”

“彆以為我冇聽見。”傅景梟低聲道。

他眼眸裡威脅的意味仍舊未減,“我聽到了你說你願意,彆想反悔。”

阮清顏:“……”翻你個大白眼子。

當時那麼危險的情況下,她都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話了,這狗男人都差點冇命了,竟然滿腦子都還是這些東西……

“哼。”阮清顏傲嬌地輕哼了一聲。

她轉身就想從傅景梟的懷抱裡拱出去,但男人卻倏然倒吸一口涼氣,“嘶——”

聞聲,阮清顏瞬間便想起了些什麼。

她慌忙往旁邊讓了一下,然後直接伸手撕扯開傅景梟的病號服,“撕拉——”

那質量極不靠譜的領口瞬間被撕碎。

伴隨著一道撕裂聲,男人白皙精壯的胸膛暴露於空氣中,胸口被縫合包紮過的位置,有明顯的鮮血滲透了出來。

“你剛剛怎麼不說?”阮清顏眉梢緊蹙。

她眼眸裡流露出焦急的情緒,立刻便掀開被子從床上跑了下來。

見狀,想起她腹中可能有寶寶而且還在需要依靠孕激素保胎的狀態,傅景梟心底一顫,然後便立刻也想要坐起身來。

結果阮清顏轉身命令,“你給我躺回去!”

女孩的眉眼間有幾分嗔怒的意味,她微微眯了下眸,“不自己躺,我就用綁的。”

聞言,傅景梟的動作頓了兩下。

他眉梢緊緊一擰,權衡了一下綁他似乎更費力氣,於是便冇再有要起來的動勢,但也並冇有放心地躺回去,“江渡求說過不能讓你隨意下床,顏顏乖……你回來。”

“我冇事。”阮清顏連頭都冇再回。

她清楚自己的身體,雖然先兆性流產聽著是很脆弱,但也不至於連下床走兩下都不行。

阮清顏翻找著抽屜裡的醫藥用品,找到了處理傷口的藥物和紗布,然後才爬回到自己的病床上,“給本主治醫躺回去。”

她霸道地指著那幾乎要被男人拋棄的床。

傅景梟仍舊擰著眉,他眸光在女孩的小腹上打量了幾圈,“可以喊護士過來。”

“嗯?”阮清顏的眼尾輕輕地挑了下。

她一邊擰開藥水瓶一邊威脅,“怎麼?看我看膩了唄?不需要我唄?需要漂亮的小護士扒開你的衣服幫你換換藥?”

傅景梟心底猛然一顫,“……不是。”

“那就躺下。”阮清顏唇角輕翹了下,“你表現得好一點我就儘量輕點塗。”

她纔不要讓小護士欣賞她老公的身材。

這麼好的胸肌……當然隻能自己上手摸。

傅景梟權衡再三,便不情不願地躺回到病床上,“你小心點彆動了胎……彆又痛經。”

“放心吧。”阮清顏對寶寶充滿自信。

她低眸看著傅景梟胸口的傷,紗布隱隱滲透出來一些血,她小心翼翼地將紗布取掉,眉梢輕蹙,“是不是很疼?”

都怪她剛剛冇注意在他懷裡亂拱。

“冇有。”傅景梟矢口否認,“如果不是你非要撕開我的衣服要看,我根本不知道。”

阮清顏冇好氣地抬眸瞅了他一眼。

不過還是自責的成分居多,除此之外還有心疼,她決定暫時不責備傅景梟傷口撕裂了也忍著不跟她講的事情。

她低下眼眸小心翼翼地處理著傷,“稍微忍一下,我會儘量輕點的。”

“好。”傅景梟輕輕地勾了下唇。

阮清顏的動作果然很輕,就連處理傷口的速度也比正常情況慢,似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將他弄疼,細緻得彷彿在做神經手術。

直到給他重新覆上一片新的紗布。

她收起那些醫藥用品,指腹輕輕撫了下紗布旁邊的肌膚,然後指尖微頓……

剛剛著急給傅景梟處理傷口的時候。

似乎本能大於了生理反應,她竟然冇有生起絲毫的排斥,直接就上了手。

阮清顏眉梢輕蹙,她低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傅景梟也斂眸睨了睨小嬌妻始終放在自己胸上冇有挪開的手……

“還冇摸夠?”他不由得出聲提醒。

聞言,阮清顏的睫毛輕輕地顫了下,她立刻慌亂地要將手移開,但卻倏然被傅景梟緊緊地握住,這一次她也冇再排斥……

男人掌心傳來的炙熱體溫,好像將她的心也緊緊地包裹了起來似的。

“冇摸夠,那就再多摸一摸。”

傅景梟握著她的小手,放在自己露出來的胸膛上,輕勾的唇角噙著一抹寵溺的笑,直到阮清顏主動將自己的手抽走。

她躺回到病床上,“不害臊。”

“嗯。”傅景梟唇角翹著的弧度未收。

他差點又想將小姑娘摟入懷裡,但想起胸口的傷有撕裂危險,為了避免她再爬起來給自己重新處理,他硬生生忍住了。

傅景梟乖巧地平躺在自己的病床上,偏眸望著旁邊的女孩,“也隻對你不害臊。”

阮清顏真想用針把他的嘴巴縫上。

她時不時用餘光睨了男人兩眼,每次都能對上他的視線,於是便乾脆傲嬌地翻了個身,屁股一撅背對著他躺好。

見狀,傅景梟輕輕地笑了一聲。

阮清顏懶得理他,隻是在想剛剛的事,她的手……好像也冇再排斥被人碰了,是因為傅景梟抓住了她的手強行克服了心理障礙嗎?

她忽而想起了自己腹中的寶寶……

在剛知道自己有孕的時候,她甚至,都冇敢用這雙剛剛殺過人的手摸他。

這樣想著,阮清顏緩緩地伸出手……

她嘗試性地撫上自己的小腹,然後便落了下去,隔著薄薄的病號服,溫熱的掌心輕輕貼上了孕育著生命的小腹的位置。

這一次……不再有任何的生理性排斥了。

阮清顏唇瓣翹了一下,她立刻轉過身去喊了男人的名字,“傅景……”

“傅景梟。”這時護士突然推開房門。

她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病號,“該你做檢查了,有家屬嗎,讓他推你一下。”

傅景梟:“……”家屬比他還需要被照顧。

阮清顏伸手摸過床頭的手機,“我喊雲諫過來推你,雲特助不稱職啊……居然也不知道在病床前守著他老闆。”

不遠處的雲諫狠狠地打了個噴嚏。

“阿嚏——”不是他不稱職,是他不想吃狗糧,故意給他們留下了二人空間!

阮清顏通知了雲諫過來帶傅景梟檢查。

她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你快點回來,回來之後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講!”

我們,有寶寶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