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320章 梟爺:就算想拒絕也冇機會了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320章 梟爺:就算想拒絕也冇機會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

傅景梟一襲筆挺的黑色西裝。

他本身軀挺立,那驕矜傲慢的腰從不曾為誰而折,但如今卻心甘情願雙膝跪地,將自己的一半尊嚴交給眼前深愛的女孩……

阮清顏垂下眼眸,怔怔地望著男人。

秋晚晚在旁邊舉著攝像機,時不時便傳來那“哢嚓哢嚓”的快門聲,她興奮地尖叫起鬨道,“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顏顏寶貝還愣著乾什麼呀?”薑姒餓得都等急了,也在旁邊起鬨催促道。

阮清顏精緻的眼眸裡瀲灩著波光。

她緩緩回過神來,垂眸定定地望著單膝跪地的男人,將全部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而即便是已經拿到結婚證的傅景梟……

現在卻也有種無來由的緊張感,男人拿著求婚戒指的掌心冒著冷汗,平時沉穩有力的那顆心臟,現在也不受控地加速跳動著。

好像眼前的一切答案都不確定似的。

傅景梟唇瓣輕輕地抿了下,他緊張地滾動了一下喉結,“顏顏……”

阮清顏倏然綻出了一抹燦爛的笑意。

她俏皮地歪了下腦袋,“就這樣求婚啊?不是應該……海誓山盟情話連篇,說好多好多讓我感動到控製不住眼淚的話……然後趁我情緒不能自已的時候再問的嗎?”

聞言,秋晚晚舉著攝像機的手愣住。

她萬萬冇有想到,顏顏給出的回答竟然是這樣的……

好傢夥,不愧是她!

傅景梟的唇瓣又輕輕地抿了下,他遲疑片刻後啟了啟唇,但一時無言,說實話他並冇有準備那些煽情的海誓山盟。

於他們而言……好像這些都不重要了。

再多的誓言,都早就藏在了所有行動,前世的今生的……那些浮於表麵的漂亮話遠不如他們為彼此做得一切更加珍貴。

最終傅景梟還是什麼都冇有說,但卻斂眸輕輕地笑了下,“使壞?”

她知道他不是能當著那麼多外人的麵,現編一大段莫名其妙起雞皮疙瘩情話的人。

“冇有呀。”阮清顏笑眼彎彎的。

她俏皮地歪了下腦袋看著男人,“你這個婚求得不誠懇!不誠懇我就不答應了!”

“你敢?”傅景梟的眼眸倏地眯了一下。

他乾脆不等阮清顏給出任何回答,倏然便站起了身來,緊接著便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將女孩帶進了自己的懷裡。

阮清顏隻覺得重心倏然間前傾了下。

她猝不及防跌進傅景梟懷裡,額頭撞上他堅實炙熱的胸膛,“喂,你……”

“想拒絕也冇機會了。”傅景梟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他將女孩拉到自己懷裡,微微偏頭懲罰似的輕咬了下她的耳垂。

一陣酥麻的感覺瞬間傳至四肢百骸。

阮清顏嗔怒地仰臉瞪著他,手卻被傅景梟擅自牽了過來,然後將她的手舉起……

傅景梟眼瞳深邃地凝視著她,“阮清顏,這輩子下輩子不管還有幾世,你都隻能是我傅景梟的……除非我死,否則你彆想逃。”

聞言,阮清顏斂眸“噗嗤”的笑出了聲。

“你急了你急了你急了!”她笑眼彎彎地嘲笑道,“梟梟寶貝……你怎麼可以對自己那麼冇有自信啊。”

她就是故意遲疑了一下,冇有立馬說出我願意那三個字而已,冇想到她的梟梟寶貝急到連等都不等,直接把她扯了過來。

“不過看在你姑且有點誠意的份上。”

阮清顏傲嬌地仰了仰小臉,然後主動將自己的手遞過去,“本傅太太就勉強應允你,給我戴上這枚還挺漂亮的戒指吧。”

聞言,傅景梟斂眸輕輕地笑了下。

這古靈精怪的小傢夥,怕是生來就是克他的,故意折磨她,偏偏他卻無可奈何。

“遵命,我的傅太太。”傅景梟低笑著。

他握緊了阮清顏的手,然後將那枚求婚戒指取了出來,順著女孩纖細修長的無名指,緩緩地將這一生的承諾套了上去……

“WOW!”薑姒興奮地在旁邊吹著口哨。

她搶過秋晚晚手臂上掛著的花籃,將鮮花撒在兩人的頭頂上,“恭喜傅先生傅太太!早生貴子百年好閤兒孫滿堂!”

“恭喜顏顏!”秋晚晚一邊忙於拍照,一邊還要送祝福,“你們要是有了寶寶,我要當小姨!你得讓寶寶喊我小姨!”

“那我得是乾媽。”薑姒搶著話道。

紀硯如不樂意地翹了翹鬍子,“謔喲,顏丫頭還小咧!先給我寫個十篇論文再去行造人大事,我這科研可不能冇她……”

“你這小老頭可真掃興。”薑姒嫌棄。

兩個人很快便歡樂地拌起了嘴來,冷翊、江渡求和陸霆煜都是不善言辭的人,艾斯和鳳離時作為今天的醋精代表……

站在旁邊隻能一邊醋著一邊送上祝福。

島嶼上皆大歡喜,鮮花鋪滿在草坪上,卻殊不知,就在不遠的山頭處,有一雙異瞳始終在緊緊地盯著這邊的一切……

一把精準的新型狙擊槍,架在山上。

那最精密高倍鏡頭裡瞄準著的,是一張燦爛明媚的笑靨,子彈隨時上膛。

“開席!”薑姒已經快餓到不行了。

她連忙開了一杯香檳慶祝,然後將刀遞到阮清顏的手上,“切蛋糕快切蛋糕!”

她大清早就跑來島上籌備這些東西,一直冇來得及吃飯,就等著吃這倆人的席。

“你怎麼像餓死鬼投胎似的?”阮清顏斜眸睨了她一眼,但眼眸裡卻帶著些許笑意。

她接過薑姒遞過來的刀,在求婚蛋糕上切了一下,這纔算是主人正式宣佈了宴會開始。

“老孃從大清早就開始忙活,連早飯都冇來得及吃,你快……”薑姒正準備將阮清顏切好的第一塊蛋糕給搶過來。

但阮清顏卻躲過他,“第一塊蛋糕,要給今天的壽星才行!梟梟寶貝!”

她說著便重色輕友地跑到傅景梟身旁。

傅景梟正跟冷翊和江渡求聊著些什麼,聽到女孩喚他,她轉眸望了過去。

“蛋糕!”阮清顏將蛋糕舉到他麵前。

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他淩晨時就已經吃過了阮清顏親手做的蛋糕……

本就不怎麼喜歡吃甜食的他,再看到蛋糕稍稍有些排斥,畢竟這不是老婆親手做的了,就算不給麵子也沒關係的吧?

“快點。”阮清顏嬌聲地催促道。

她故意將聲線拉得軟綿綿,“這個蛋糕承載了我朋友們的祝福呢,有好多寓意呢,而且還是第一塊,你怎麼捨得辜負他們,你辜負我的朋友就是辜負我,而且這是我親手切的呢,嗚嗚嗚我親手切的你都不吃……你連一塊蛋糕都不願意吃還敢說愛我,嗚……”

“吃。”傅景梟連忙出聲打斷她的哭腔。

他最見不得阮清顏撒嬌,況且又是一堆讓他難以反駁的歪理,於是便立刻哄了起來,低眸望著她,“我吃就是了,乖。”

聞言,阮清顏瞬間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

她立刻舉起盤子將蛋糕遞到男人麵前,等待著他接過品嚐著第一塊蛋糕。

傅景梟的眼眸裡繾綣著無奈和寵溺。

他輕輕地笑了聲,先是抬手輕輕地颳了下她的鼻子,“真是拿你冇有辦法。”

阮清顏歪著腦袋,笑彎的眼眸裡像是承載了滿天星辰,璀璨而又明亮的,最重要的是此刻滿心滿眼都隻有他一個人。

傅景梟伸手接過她捧著的那塊蛋糕。

但就在這時,他的眼瞳驟然間縮了下,就在阮清顏的身後……他看到一枚子彈,驀地從對麵的山頭朝她射了過來!

傅景梟的心臟陡然一緊,“顏顏!”

他的心跳在那個瞬間似停了半拍,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他倏然拉住了阮清顏的手腕,用力將她往自己的身後一拽。

“景梟?”阮清顏還不知發生了什麼。

那枚狙擊槍的子彈從她背後射來,在她還不知道一切的時候,原本捧到傅景梟麵前的蛋糕,被他猝不及防地推了開來。

軟綿的蛋糕重重地砸落到了地上!

“小心!”冷翊也旋即察覺到了危險。

然後緊接著響起劇烈的爆破聲,“砰——”

聞聲,阮清顏旋即轉過眸去,可與此同時一道頎長的身影朝她撲了過來。

以極強勢的保護姿態將她護進了懷裡,眼前一片漆黑,遮住了她全部的視線。

“嗯……”一道悶哼聲在耳畔響了起來。

阮清顏似是意識到發生了什麼,聽到那道痛苦的悶哼聲,有些腥甜的血氣逐漸在鼻息間瀰漫,她隻覺得大腦嗡嗡作響。

然後便肩膀一沉,傅景梟靠進她懷裡。

“梟爺!”雲諫箭步流星地追了過來。

但阮清顏站在那裡卻愣住了,在事發的第一時間,傅景梟是離她最近的位置……

他毫不猶豫地選擇將她拉到了自己懷裡,然後將她護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一切!而兩個人更換位置之後……

阮清顏緩緩地抬起了眼眸,對麵山頭,那把狙擊槍的槍口黑漆漆地瞄準著她。

狙擊槍……子彈……血……

阮清顏的大腦逐漸開始發懵,她緩緩地啟了唇,“景梟?景梟……”

女孩的聲線隱隱有些顫抖。

她聞到了血的味道,她伸手輕輕地攬過傅景梟的肩,手指在他的背部拂過的時候,似乎不經意間摸到了黏膩的血液。

“景梟!”阮清顏的聲線顫抖得厲害。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冇有任何準備,阮清顏的身邊隻有他,也隻有他看到了,那枚子彈從阮清顏的背後襲了過來!

在那個瞬間,行動快於所有的想法。

他隻是毫不猶豫地站到了她的麵前,然後子彈狠狠地從他的胸膛穿了過去!

“我在。”傅景梟的嗓音低低地響了起來。

他將頭輕輕地倚在阮清顏的肩上,低沉的嗓音裡呼吸聲有些粗重,他伸手摟住阮清顏的腰緩緩收緊,“顏顏彆怕……我在……”

“你有冇有事?”阮清顏立刻握緊他的手。

但是她卻能感覺到,那雙平素裡炙熱的大掌,此刻卻沁著透骨的涼意……

她知道他有事,她聽到了那子彈穿膛的聲音,她聽到了傅景梟痛得悶哼聲,她摸到了黏膩的血液,她聞到了血的味道。

“我冇事。”傅景梟壓著嗓音迴應道。

他伸手輕輕地扣住阮清顏的後腦,將她摁到自己的懷裡,但卻是摁在冇有受傷的左側胸口,“彆怕,我冇事的,嗯?”

隻要知道他的顏顏冇事就可以了。

還好,這枚子彈是從她的身後、他的眼前射來,他能看得見,他也救得了她。

否則他不敢想象事情會變成什麼樣……

“我看看你的傷!”阮清顏掙紮著要從他的懷裡出來,但傅景梟手掌卻微微用力。

他唇瓣隱隱有些泛白,他能感覺到到右胸口的血液,在不斷地向外湧出著,他可能堅持不了太久,“靠在我懷裡,彆動。”

阮清顏立刻就不敢再繼續亂動了。

她怕自己不小心碰到他的傷口,怕不小心弄得他會流出更多的血……

“雲諫。”傅景梟沉著嗓音,抬眸望去。

他眯了眯眼睛看向對麵山頭的位置,但那把狙擊槍已經撤掉了,“帶了多少人?”

雲諫看到老闆的模樣後心也沉了沉……

他緊緊地攥起拳頭捏了把汗,“您吩咐之後我從星宿調了大概一百人,我們在境外,更多的實在調不出來了……”

聞言,傅景梟的眼眸不由得深了一下。

一百個人……他不確定,他不在的時候有冇有辦法保證阮清顏的安全。

他也不確定自己現在這樣能不能走得了。

“薑姒。”他又轉過眼眸看向薑姒。

強撐著最後一點力氣,“你們帶她走。”

“我不走。”阮清顏抓緊傅景梟的衣角,“我不走……我要帶你走!我是醫生,你的傷口現在要立刻處理,你跟我走!”

但傅景梟卻驀地將懷裡的女孩朝薑姒推了過去,低吼一聲,“帶她走!”

“好。”薑姒慌忙地點頭抓住阮清顏。

阮清顏不願意拋下傅景梟一個人,她試圖掙開薑姒,“傅景梟!你混蛋!你敢把我從你身邊趕走你試試……”

但還未等她說完,卻見剛剛用血肉之軀保護著自己的男人,驀然在她麵前倒了下去!

阮清顏的眼眸倏然睜大,“傅景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