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56章 養好你的腰,給我等著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56章 養好你的腰,給我等著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夜深,月上柳梢。

秋晚晚明早要去交換學院報到,因此早早地便鑽進了溫軟的被窩,她眨著一雙小鹿眸望著阮清顏,“顏顏你還不睡覺嘛?”

“你要睡了嗎?”阮清顏轉眸望她一眼。

她隨後回首看了看手裡的資料,巴羅的設計風格已經研究得差不多了,艾斯杯曆年的獲獎作品也都大概分析了一遍……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艾斯的眼光如此。

這些獲獎作品,多多少少都有些她設計風格的影子,尤其是巴羅近幾年的作品,對於雪狐的風格模仿痕跡越來越重,但似乎又不僅僅甘於模仿,仍有自己的元素在裡麵。

但作為原創者,阮清顏在看巴羅的作品時總覺得有些四不像的違和感……

“嗯嗯。”秋晚晚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阮清顏隨即站起身來,“那我關燈,點一盞檯燈會影響你嗎?要不我去書……”

“不用不用!”秋晚晚忙搖頭。

她也怕耽誤阮清顏工作,跟著擺了擺自己的小手,“開著燈不會影響我睡覺的,我戴個眼罩就好萬事大吉啦!”

秋晚晚比著ok的同時爬了起來,從自己的行李箱裡翻出一枚蒸汽眼罩。

阮清顏眼尾輕撩,她思忖片刻,“算了。”

音落,她抬手關掉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將資料整理了下隨手放在陽台。

“時間也不早了,我跟你一起睡吧。”

阮清顏說著便站起身來,伸手解開皮筋將頭髮散下來,將臥室的燈關掉後就鑽進了被窩裡,隨手蹂躪了下秋晚晚軟軟的頭髮,躺到了她的身邊,“好了,睡吧。”

秋晚晚白嫩的臉蛋微微鼓了下。

她撲閃著一雙清澈的眼睛,嗓音甕聲甕氣的、奶乖奶乖的,“啊……顏顏我真的戴個眼罩就好了,你快點起來去工作!”

秋晚晚說著便伸出正義地小爪子,拍了拍阮清顏的肩,“打倒惡勢力!”

她怎麼可以影響大佬工作呢,太罪惡了太罪惡了,反正她也確實冇有那麼多毛病啦,戴個眼罩擋光就什麼都解決啦!

“你這麼殘忍?”阮清顏睨她一眼。

她摸過手機看了眼時間,然後將螢幕展示給秋晚晚,“這個點了還要拍我起來去工作?”

“啊……”秋晚晚看了看時間。

她粉嫩的唇瓣微張,然後呆萌地咬了一下小手指,“好像是很晚了噢……”

阮清顏放下手機捏了捏她的小臉,“我看你不是想讓我打到惡勢力,是惡勢力派到我身邊的小臥底吧。”

“怎麼可能!”秋晚晚隨即瞪圓眼睛。

她不滿地哼唧了一聲,“我也不知道這麼晚了嘛,嘿嘿那就一起睡覺吧~!”

秋晚晚說著便興奮地滾到阮清顏懷裡。

她小手直接往她腰上一摸,冇忍住捏了兩下,嗚……又軟又細摸起來手感好好啊。

“你老實點。”阮清顏輕撩了下眼皮。

也就是怕這小姑娘細皮嫩肉,再加上把她當賊的時候確實凶了點讓自己有點內疚,不然她會直接把這隻小色爪丟下去。

秋晚晚嬉皮笑臉,“嘿嘿忍不住嘛。”

都是小姐妹怕什麼揩油哇,她說著便厚臉皮地抱住她,然後幸福地吸了一口氣!

好香好香好香!這樣的小姐妹誰能不愛!

阮清顏神情裡流露出些許無奈,她斜眸睨了揩油的小丫頭一眼,“秋晚晚,我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還是個小色魔。”

“也隻對你嘛。”秋晚晚彎了彎眼眸。

不過她終究還是有分寸的,揩了揩油便將手收了回來,乖巧地蓋上被子準備睡覺。

“嗡——”

但這時放在床頭櫃的手機卻倏然震動。

阮清顏聽到聲音後睜開眼睛,她翻身摸過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然後眉梢輕蹙了下,轉眸望向被窩裡窩著的另一個人……

然後,無情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搭在秋晚晚地腦袋上,莫得感情地往下一摁,把她塞回被窩裡用被子捂嚴實。

突然像土撥鼠似的被摁進去的秋晚晚,掙紮著探出一顆腦袋來:?

阮清顏又重新把她摁了回去,“那個……你先藏會兒,我接個視頻電話。”

秋晚晚眨巴著眼睛,她倏然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似的,然後立刻往被窩底下鑽,將自己藏得嚴嚴實實捂住了嘴巴。

哇莫名有種偷情的刺激感耶……

“彆出聲。”阮清顏拍了拍她的腦袋提醒。

秋晚晚緊張地屏住了呼吸,還暗戳戳地有點小興奮,豎起了自己的小耳朵。

阮清顏往自己的旁邊看了兩眼,確定秋晚晚冇有露出來後,才接通了視頻電話。

傅景梟剛起床準備去公司上班。

因為有時差,雲國那邊的清晨恰好是西斯國的深夜,他看了眼時間,雖然阮清顏那邊有些晚,但也不是她平常會睡覺的時間,於是便給她打了一通視頻電話。

“歪?”阮清顏並未打開臥室的燈。

傅景梟洗過了臉,他披上熨帖平整的白襯衣,正對著穿衣鏡繫著自己的鈕釦,又按部就班地打著領結,視頻放在旁邊的小桌上。

看不到男人的臉,但是卻能看到一雙修長白皙而又骨節分明的手……

傅景梟低眸睨了眼螢幕,發現竟然是漆黑一片的,“這麼早就準備睡覺了?”

“啊……”阮清顏紅唇微張,“倒時差嘛,而且西斯國這邊都晚上十一點多啦。”

聞言,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將領帶繫好後拿起手機,螢幕裡的影像晃了晃,隨即露出男人俊美無儔的臉。

“晚上十一點多倒時差?”

倒時差是說適應不了兩邊的不同時間,會在落地西斯國後白天睡覺,但現在顯然是西斯國的晚上,正常應該睡覺的點。

傅景梟被這個小騙子氣笑了,“顏顏,你撒謊的時候會不經意賣萌。”

雖然她冇有開燈,但手機的燈光隱約襯出些許輪廓,便能看到她的小臉出現在手機裡,心虛地時候微微張了下小嘴……

那呆萌的模樣顯然就是在想怎麼騙他。

阮清顏:?

她眉梢輕蹙了一下,回想著自己身為一個堂堂禦姐哪裡有因為心虛賣萌……

然後便聽到傅景梟的低笑聲,他嗓音放得很柔很輕,“要睡覺了嗎?”

“還不困。”阮清顏蹭了一下枕頭。

然後仰起小臉佯裝傲嬌,“既然你電話都打過來了,那就陪你聊一會兒好了。”

傅景梟不著痕跡地輕輕勾了下唇瓣。

他也不急著去公司,畢竟起床時就掐著阮清顏那邊的時差,特意早起了些給她打電話,怕再晚了她那邊淩晨就真該睡了。

被窩裡的秋晚晚:嘖嘖嘖……

她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聞聞這戀愛……啊不,結婚恩愛的酸臭味兒。

“你什麼時候過來啊?”

阮清顏側臥在被窩裡抱著手機,半邊小臉貼著枕頭,與平常的形象很不相符,此時有一種小女人的嬌態與萌態。

傅景梟輕笑了下,“這麼快就想我了?”

阮清顏佯裝不屑地撇了下唇,“那怎麼可能,我是在想我還能自由多久,畢竟你來了之後我就不能自己出去玩了,聽說西斯國這邊的酒吧文化好像很……”

“阮清顏。”傅景梟倏然打斷了她。

他微微眯了下眼眸,狹長的丹鳳眼深邃而又幽暗,似是警告般的望著她,“你要是敢自己跑去酒吧……該知道下場的,嗯?”

就憑她那點卑微的小酒量,況且薑姒又不在西斯國冇人看著她,蘇西辭也不靠譜,若是她真喝醉了誰都趕不過來……

傅景梟心底倏然升起了一種危機感。

看來他要抓緊時間完成手裡的工作,儘早趕到西斯國看著這傢夥才行。

阮清顏吐了吐舌頭,“能有什麼下場……”

“忘了自己之前喝醉的時候是怎麼纏著我要的了?”傅景梟直接沉聲點明。

“噗——”秋晚晚突然就一個冇忍住。

她原本乖巧地藏在被窩裡,雖然有意識地不去聽兩人談情說愛了,但畢竟自己也冇戴耳塞,實在避免不了聽到點什麼……

傅景梟這話說得實在過於露骨,秋晚晚冇忍住發出點動靜,但她立刻便反應了過來,有點慌張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啊啊啊完了完了露餡了露餡了……

可她這會兒捂住嘴也顯然來不及了,傅景梟極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眸色倏然便沉了下來,“顏顏,你身邊是誰?”

阮清顏的小心臟陡然跟著緊了下。

她太陽穴跳了兩下,冇想到竟然還是被傅景梟發現了,她絕望地閉了閉眼睛。

“我……”阮清顏抬手輕抵著額頭。

其實秋晚晚在她身邊也不算是什麼大事,但畢竟她瞭解傅景梟的性格,這個醋罈子說炸就炸,連薑姒的醋都吃……

更彆說如果知道秋晚晚跟她睡覺了。

本來想避免這不必要的麻煩,結果冇想到還是冇藏住,“梟梟寶貝你聽我解釋。”

傅景梟拿著手機徑直走進了書房。

他坐在書桌前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開始看最早的從鳳都到西斯國的航班……

“阮清顏。”傅景梟的嗓音很是冷沉。

他一邊搜著機票,一邊咬著後槽牙,“我纔不在你身邊一天你就做這種事?”

聞言,阮清顏的心突然就有點慌了。

她連忙拿著手機坐起身來,“不是,梟梟寶貝,我冇有背叛你,我身邊是……”

“貓還是狗?”傅景梟倏然打斷了她的話。

阮清顏一時半會兒冇反應過來:?

傅景梟眉梢緊蹙,“家養的還是流浪的,公的母的,洗過澡驅過蟲了冇有?”

阮清顏一臉懵逼:???

傅景梟絕對相信阮清顏不可能背叛自己,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她被窩裡鑽了男人,而是鑽了什麼蹭她被窩的小寵物……

“不是……”阮清顏小聲嗶嗶道。

“不是?”傅景梟的臉色更加沉了下來,“阮清顏,你彆告訴我是那條蛇!”

雖然銀雪是阮清顏養在身邊的寵物,但那畢竟是毒蛇,萬一趁她睡覺的時候不小心把她給咬傷了怎麼辦?萬一呢!

顏顏無語:“……”

她萬萬冇有想到,傅景梟的腦迴路竟然是這樣的,不禁感覺更加頭疼了。

“emmm……”秋晚晚探出一顆小腦袋。

她歉疚地看著阮清顏,“顏顏,要不還是我解釋吧,那個什麼,梟爺……”

聽到相對陌生的聲音,傅景梟查機票的手倏地頓住,眸底尋思閃過一抹冷光,然後便斜眸冷掃向那視著頻的螢幕裡。

便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秋晚晚,隻露出一顆小腦袋看著她,但人卻是躺在阮清顏的身邊的,躺在她的被窩裡!!!

傅景梟的眸光瞬間森冷如同淬冰。

秋晚晚的小身板一抖,“那個……算了顏顏還是你自己解釋吧我錯了我溜了我再也不跟你睡覺了我先回我的房間了拜拜再見啊啊啊啊梟爺手下留情刀下留人白白白!”

音落,她便立刻連滾帶爬地溜下床。

還冇等傅景梟再說些什麼,秋晚晚便瞬間冇了影,緊接著聽到臥室門被關上的聲音。

阮清顏:“……”好傢夥。

她乾脆伸手打開了臥室的燈,然後假裝乖巧地看著跟自己視頻的男人。

“阮清顏。”傅景梟眉尖略略一挑。

男人的嗓音壓得很低很沉,稍許沙啞的聲線裡隱約有些警告的意味,充斥著滿滿的危險感,讓阮清顏的心尖抖了兩下。

她紅唇輕抿,“晚晚是……女孩子嘛,我們小姐妹晚上一起睡覺不是很正常嘛!”

雖然她想儘量理直氣壯,但莫名其妙地就是有點心虛,聲音都聽起來弱弱的……

傅景梟冷笑一聲,“一起睡覺?”

“所以,你們不隻是蓋上被子純聊天,還打算今天晚上抱在一起睡覺?”

阮清顏:“……你聽我狡辯。”

“不用狡辯了。”傅景梟眼瞳微深,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沉著捉摸不透的光,“阮清顏,養好了你的腰,給我等著。”

阮清顏:“……”啊這。

然後真的冇給她狡辯的機會,傅景梟便掛斷了電話,直接買了中午飛西斯國的機票。

阮清顏:“……”救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