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40章 我傅景梟的妻,不許彆人欺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40章 我傅景梟的妻,不許彆人欺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顧怡嫻深吸了一口氣平複情緒。

她收斂起表麵所有的不悅,重新端起一抹溫婉的笑容,“之前確實是我的錯。”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撩了下眼皮。

她的神情很是散漫,似乎並未將對方放在眼裡,僅僅處於禮貌抬眸瞥了她一眼,然後便兀自品嚐著自己的酒並未應聲。

“這樣吧。”顧怡嫻友善地笑了笑。

她將其中一杯酒推到阮清顏麵前,然後自己端起另一杯,“我敬蘇小姐一杯,就當是為我之前犯下的錯誤賠禮道歉了。”

“嗤。”薑姒嘲諷般的冷笑了一聲。

她對於顧怡嫻這種行為極為不屑,但畢竟有她家寶貝顏妞兒在,她也就在旁邊安分得看個笑話,還不是出手的時候。

阮清顏紅唇輕翹,“道歉?”

她意味深長地抬眸看了顧怡嫻一眼,隨後又瞥了眼那杯推到自己麵前的酒。

“好啊。”阮清顏並不喜歡仰著頭跟彆人說話,於是她便慢條斯理地站起身來。

顧怡嫻本是站在她身邊的,而阮清顏坐在吧檯前的高腳凳上,由於姿勢不同,她之前呈更壓迫的睥睨般的態勢……

但現在卻完全被扭轉了過來!

阮清顏身材高挑,雖隻是一條修身酒紅色過膝裙,踩著一雙黑色馬丁靴,卻仍比穿著高跟鞋的顧怡嫻要高上些許。

“既然這樣。”阮清顏唇角漾起笑意,“顧小姐不如先說說要為哪件事道歉?”

聞言,顧怡嫻唇角的笑容瞬間僵住。

偏偏阮清顏懶散地傾了傾身,“或者說是要道歉的是太多……一個個來?”

顧怡嫻氣得幾乎快要捏碎手裡的杯子。

但她表麵仍舊儘量保持端莊,“蘇小姐,這樣咄咄逼人就不合適了吧?”

“咄咄逼人?”阮清顏微笑,“顧小姐,我給你臉你自己不要沒關係,但是在公眾場合隨地亂丟垃圾就過分了。”

表麵上虛偽地裝著樣子,實際上卻不知打了什麼鬼主意,她可不想給她什麼麵子。

顧怡嫻臉色微微發白,“蘇小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好心好意來跟你道歉想解除誤會,你的家教就教你這樣待人?”

“啪——”一道玻璃碎裂聲倏地響起。

阮清顏的手指微微用力,掌心裡的那隻高腳杯,便猝不及防地倏然碎成了幾片,酒水也瞬間從酒杯裡迸發了出來……

見狀,顧怡嫻連忙向後退了幾步。

她震驚地看向阮清顏,“你……!”

“我什麼我?”阮清顏仍舊神色清冷,她緩緩抬眸,然後不以為然地將手裡的碎片扔掉,隨後向身旁的薑姒攤開掌心。

顧怡嫻本以為她怎麼都會被劃破手。

可在她攤開掌心的那個瞬間,卻發現那雙白皙細膩的手上竟冇有任何劃痕!

對於阮清顏而言,捏爆這個杯子就像捏碎泡沫那樣簡單,她慢條斯理地擦拭掌心,還似笑非笑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顧怡嫻隻覺得背後驀地騰起一陣涼意。

她心底隱約發顫,再次對上阮清顏的目光時,卻似墮入地獄般森冷陰涼,甚至還感覺自己背後有一股陰風涼涼刮過。

顧怡嫻嚇得立刻轉身回頭看了一眼。

可身後是**的舞池,音樂的喧囂與五光十色的氛圍與她的心境相差甚遠。

“顧小姐。”阮清顏緩緩地向她走近。

顧怡嫻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她倏然想起那日在King's時被她折斷手指的事情!

於是當即條件反射地將一隻手背到身後。

顧怡嫻輕抿了下唇,她正準備說些什麼,抬眸時卻不經意間瞥見一抹人影!

於是,她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瞬息萬變。

顧怡嫻倏然眼含淚水,“蘇小姐,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原諒我……但我確實本冇有那個心思,我真的全都是為你好而已。”

她突然的變臉讓薑姒都愣了兩下。

顧怡嫻委屈地咬著下唇,那雙化著精緻妝容的臉蛋楚楚可憐,看起來極容易引得男人的同情,恨不得捧在手心裡……

“真的。”她泫然欲泣地輕輕抽泣。

阮清顏眉梢輕蹙兩下,她當然也察覺到了顧怡嫻的態度變化,隻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警惕地眯起美眸打量著她。

顧怡嫻再次執著地端著酒杯向她走近。

爾後抬起一雙淚眼,“蘇小姐,再次懇請你可以接受我的道……啊!”

隻是這次還未等顧怡嫻的話說完,她卻好似被什麼絆了一下,然後直接往阮清顏的身後撲了過去,手裡端著的酒水……

猝不及防地往阮清顏所在的方向灑去。

“顏妞兒!”薑姒眼瞳驟然縮了下。

她本想伸手將阮清顏拉開,卻是她自己先反應了過來,手撐著身後的吧檯驀地一避,不經意轉眸時便得到了她要的答案……

原來是傅景梟不知何時站在了她身後!

怪不得顧怡嫻會突然變臉,而此刻假裝摔倒後,不要臉地往傅景梟懷裡撲去!

“啊……”顧怡嫻還嬌羞地呻吟一聲。

阮清顏周身的氣息瞬間便冷了下來,她眸光冰涼地往顧怡嫻身上一掃。

剛剛往自己這邊灑過來的酒水順利避開。

此刻見她往自己老公懷裡撲,阮清顏驀然伸手攥住她的手腕,用力!

“嘶啊!”顧怡嫻不由得痛撥出聲。

可還未等她徹底反應過來痛感,下一秒,一杯酒直接儘數潑到了她的臉上。

冰涼的觸感讓顧怡嫻一時間失了態,她大聲地尖叫出來,“啊——啊!”

整個人都伴隨著潑來的酒水清醒很多。

傅景梟早便收到阮清顏的簡訊,處理完公司的事情後,他便立刻趕到了百花深處……

然後便看到了顧怡嫻上演的這出大戲。

眼見著她向自己撲過來,男人眉眼間迅速浮上濃重的厭惡,毫不猶豫地向旁避開。

阮清顏就恰好在這時攥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來直接不留情地潑了她一身酒!

“蘇清顏!你……”

顧怡嫻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她當即惱怒地抬頭瞪向了阮清顏。

但在看到她身後那優雅矜貴的男人時,所有想辱罵出口的話都瞬間哽了回去,可怒火依舊在自己的胸腔裡瘋狂燃燒。

賤人!這個賤人!竟然敢潑她!

阮清顏冰眸微睨,聲線清冷,“如果顧小姐還不夠清醒,我不介意再多送你一杯。”

“你……”顧怡嫻隻是咬著牙。

她心裡已經氣到不行,而這整杯酒順著頭頂澆下來,讓她精心打理過的頭髮,黏膩地貼在了自己的妝容上,昂貴的限量款長裙也浸著酒,像口香糖似的粘在身上。

她真恨不得直接將衣服全部脫掉!

“蘇小姐……”顧怡嫻又瞬間變臉。

依然是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不敢置信且失望地看著她,“你怎麼……怎麼能這樣對我?”

就好像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那般。

顧怡嫻極力做出自己委屈的模樣,想將所有的黑鍋全部丟到阮清顏身上,試圖詆譭她在傅景梟麵前的形象……

她相信傅景梟根本就不可能愛她。

畢竟,他連蘇清顏的認親宴都冇出席,可見傅家對這個兒媳根本就不重視!

“蘇小姐,我已經很真心實意地道歉了。”

顧怡嫻抬手抹著眼淚,“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針對我……但既然你覺得是我的錯,我認就好了,我道歉,你彆生氣。”

薑姒在旁邊大無語地翻了無數白眼。

“顧怡嫻。”阮清顏的眸裡似淬了冰。

她本就天生一雙精緻的桃花眸,在酒吧耀眼的燈光裡,那種與眾俱來的清絕氣質,讓她更像是冰美人那般與眾不同。

阮清顏倏然伸手擒住顧怡嫻的下巴,不顧她喊痛,緊緊地捏著,抬起她的臉。

她聲線涼淡,“我不直接跟你動手,是希望你早點自覺認清自己是個垃圾,而不是讓你在我麵前得寸進尺。”

聞言,顧怡嫻輕輕地磨了下後槽牙。

這個賤人竟然敢說自己是垃圾!

“往有婦之夫的男人身上撲。”阮清顏低眸睥睨地掃她一眼,“你這顆頭長在脖子上,看來還真是灌點水就能當水晶球。”

顧怡嫻不懂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下一秒便聽薑姒補充笑道,“還是隨便晃兩下就能飄雪花的那種。”

聞言,傅景梟不由斂眸低笑了一聲。

他是向來知道阮清顏脾氣不好,卻冇想到她懟起人來的時候,更像個有趣的小辣椒。

顧怡嫻看到他笑就更覺得丟人了。

“蘇小姐,你怎麼能這樣……”她臉蛋憋得通紅,但還是想裝出柔弱的模樣。

阮清顏可不想陪她演戲,“彆裝了,我老公可不喜歡哭哭啼啼的女人,顧小姐想勾引有婦之夫,也該先弄清楚對方喜歡哪類,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你露點肉就能勾引到的。”

她眉梢輕挑,瞥了眼顧怡嫻的胸。

顧怡嫻今天穿的恰好是一件V領大長裙,剛剛往傅景梟身上撲的時候,領口暴露得愈發多了,露出一片雪白……

她立刻便慌張地伸手護住胸口。

被羞辱得臉蛋漲紅,“蘇清顏!你怎麼能說出這種……這種粗鄙不堪的話!”

“粗鄙不堪?”阮清顏歪頭輕笑,“那也比不得顧小姐當眾賣肉粗鄙啊。”

她一邊說著,還一邊親昵地挽住傅景梟。

女孩仰起臉蛋望向男人,笑容甜蜜璀璨得不似平常,“你說對嗎?老公。”

阮清顏還刻意捏著嗓子,用嬌滴滴軟糯糯地嗓音喊著他,撒嬌撒得能掐出水兒來。

顧怡嫻頗感噁心得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真不明白她哪來的優越感,還敢這樣嬌滴滴跟梟爺撒嬌,梟爺怎麼可能喜……

“嗯。”但傅景梟卻倏然應了一下。

他斂眸望著身旁的女孩,然後將手臂從她的臂彎裡抽了出來。

見狀,顧怡嫻的心底一喜——她就知道傅景梟肯定對這個女人冇……

但下一秒,傅景梟卻倏然伸手,直接環住阮清顏的腰將她攬入了懷裡!

顧怡嫻驀地瞪大了眼眸看著兩人。

傅景梟低眉斂目,他望著被圈在自己懷裡的女孩,纖長的睫毛微微垂落下來,眸中儘是寵溺與縱容,“顏顏說的都對。”

“不過……”他的嗓音逐漸軟了下來。

然後緩緩地彎下了腰,放低姿態湊近女孩道,“我什麼都冇看見,彆的女人……哪裡有我們家顏顏好看。”

顧怡嫻在旁邊差點氣得一口血噴出來。

她無論如何都冇想到,傅景梟竟如此公然縱容蘇清顏,而且還當著她的麵秀恩愛,說出這樣明目張膽捧一踩一的話!

偏偏阮清顏還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放肆地揉著他的頭髮道,“你最乖。”

傅景梟很是滿意地輕輕勾了下唇。

顧怡嫻被眼前的畫麵驚呆了,她從不曾想過,那優雅矜貴且高高在上的傅氏梟爺,竟也會有如此卑微和乖軟的模樣……

而且竟然是對著另外一個女人!

一時間,她甚至忘了身上那種黏膩的噁心感,也忘了自己此刻有多狼狽,整個人都彷彿靈魂出竅一般。

嫉妒,不甘。

憑什麼擁有這一切的女人不是自己……

顧怡嫻就愣愣地站在旁邊看著,可就在這酒吧的燈紅酒綠間,她卻倏地察覺到一陣陰風襲來,讓她驀然迴歸了清醒!

“砰——”一道巨大的響動倏地響起。

在旁邊吃瓜吃狗糧膩了的薑姒,倏地用腳尖掀起一把凳子,然後便直接朝著顧怡嫻踢了過去,嚇得她向後一個踉蹌!

可避之不及,那三角凳的凳子腿直接分彆穿過她兩臂與身體間的空隙,以及兩腿處,將她整個人都釘到了背後的牆上!

“你!”顧怡嫻自覺此刻姿勢羞恥。

而如此大的動靜,也引得了酒吧內更多顧客的圍觀,甚至還有人拿出手機來拍。

傅景梟也不知何時收斂起那乖軟的表情,他狹長的丹鳳眸陡然眯起,他並未抬眸,卻是抬手掀起附近酒桌的桌布。

然後揚手便向顧怡嫻甩了過去!

顏顏不想讓他看,他自己也不想看……那他便絕不會看她哪怕一眼。

“啊——”顧怡嫻的頭倏然被矇住。

突如其來的黑暗讓她陷入恐懼,耳畔隻緩緩地響起皮鞋踩著地麵的聲音。

“顧怡嫻。”一道陰沉森冷的嗓音響起,“是誰給你的膽子,讓你覺得我傅景梟的妻子是可以隨意欺負的?”

他傅景梟的妻,向來不許他人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