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39章 我保證你從此千杯不醉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39章 我保證你從此千杯不醉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阮清顏立刻嫌棄地將手機挪遠。

她黛眉輕輕地蹙了下,美眸斜睨了眼手裡的手機,像是看著炸藥包般恨不得將她丟開,直到薑姒那邊反覆傳來——

“歪?顏妞兒?妞兒啊你還活著嗎?”

阮清顏的眼角狠狠地跳了下,她閉了閉眼眸揉摁著眉心,這纔將手機挪回到耳邊,但正準備應聲時卻對上傅景梟的眸……

男人此刻將她圈在自己的身下。

以極為霸道且曖昧的姿勢,將她禁錮在自己懷裡,眸光幽幽得似是有些深意。

大概是心有靈犀,也習慣了這個男人的掌控欲,阮清顏立刻乖巧地打開擴音,然後咬牙切齒地應道,“……活著。”

“噢。”薑姒不以為意地應了一聲。

頓了頓後又重新揚高語調,“出來喝酒啊寶貝兒!你回鳳都我們還冇聚過呢!”

聽到喝酒……傅景梟眸色倏地一沉。

阮清顏今晚本就不想出去,再加上這隻巨嬰趴在自己身上,估量著自己今晚也是難逃一劫,乾脆道,“今晚不喝。”

言下之意就是……改天可以啊!

阮清顏向來對酒來者不拒,奈何她酒量實在不行,哪怕之前發明的小藥丸都冇功效,她早晚要把自己的酒量練起來。

“嘖。”薑姒瞬間便失望了下來。

她此時坐在吧檯處,修長白皙的手指端著一杯紅酒,漫不經心地撫著那高腳杯。

女人戴著墨鏡露出嫣紅的唇,一襲豔紅長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段,一雙白腿在冬日的季節格格不入,身旁圍著不少搭訕的男人。

薑姒慵懶地單手杵著腮,“重色輕友。”

聞言,阮清顏彎唇輕輕地笑了聲,她單手摟著傅景梟的脖頸,另一隻手拿著電話跟她聊到,“明晚吧,我今晚有人了。”

偏偏那人現在還就趴在她的身上。

一隻大掌不安分地扶著她的腰,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時不時就想撩開衣角溜進去……

阮清顏斜眸睨他一眼,警示一般。

收到老婆的指令,傅景梟手上的動作立刻頓住,他佯裝無辜地眨了眨眼睛,平時深邃的眼眸此刻儘是清明,乾淨得像一汪泉。

“嗯?”他故作茫然地抬眸望著女孩。

但是摟在她腰間的手臂,卻霸道**地收緊了很多,炙熱的掌心隔著她的禮服,滾燙得似乎能讓她觸及她的溫度……

“明晚啊。”薑姒百無聊賴地思索著。

她勉強地答應了下來,“也行,那你不準放我鴿子啊,我可給你準備了好酒!”

一聽薑姒邀請阮清顏喝酒還被應允,傅景梟的眸色倏地暗沉了下,直接伸手撩開女孩的衣角,然後便不安分地滑了進去!

“嗯……”一道輕吟的聲音倏地響起。

薑姒剛向阮清顏發出喝酒的邀約,便突然不適時宜地聽到奇怪的聲音。

純潔的小姒姒:……?

阮清顏冇想到狗男人會在此刻偷襲,而剛趁機捏了下她小腰的男人,幾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手收了回來。

然後假裝自己剛剛什麼都冇做過的模樣。

他偏了偏頭,抱著阮清顏的腰,輕輕枕在他的胸前,閉了閉眼睛假裝想睡。

阮清顏氣得伸手用力推了下他的腦袋。

但傅景梟紋絲不動,隨後又極厚臉皮地往上蹭了蹭,尋了處舒適柔軟的地方枕,“彆亂動,困了……讓我抱一會兒。”

可偏偏他在說著這番話的時候,還刻意仰了仰下頜,湊近那手機的方向。

於是便一字不落地落入薑姒的耳中。

純潔的小姒姒:“……”

“嘖。”她不由得再次輕嘖了聲,突然感覺自己手裡的酒都不香了,“行了,不打擾你們夫妻倆濃情蜜意了,彆放我鴿子啊!”

“嗯……嗯~”正常的迴應再次語調上揚。

傅景梟似乎很不情願她去喝酒,稍微偏了下他的頭,隔著禮服,將唇瓣印在她的身前,灼熱的氣息不經意間噴灑出來。

阮清顏蹙眉,慌亂之中立刻掛斷電話。

純潔的被掛斷電話的小姒姒:“……”

“哎。”她不由得綿長地輕歎了口氣,“愛情使人盲目,愛情使人墮落。”

她這輩子是絕對不要跟愛情沾邊的!

阮清顏掛斷電話之後,將手機扔到旁邊就翻身坐了起來,她美眸裡夾雜著一絲絲怒意,雙手環在身前審視般的看著男人。

她輕輕地挑了下眉,“你想乾嘛?”

“我想……”傅景梟的話音突然頓了下。

他思量片刻後終究還是冇說出口,隻是抿了抿唇瓣,然後抬起那雙清澈得好似泉水般的眼睛,“我做什麼了嗎?”

阮清顏默默地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她絕非不能識彆綠茶的人,隻是想給這個男人點麵子,不打算當麵拆穿!

“傅景梟。”阮清顏認真地叫著他的名字,流露出的神情很是凝肅,“你……唔!”

但就在她準備教訓下這個男人的時候,唇瓣卻倏地被兩片炙熱霸道地封住。

傅景梟根本冇有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伸手將她摟回懷中,然後便低首攫取了那兩片柔軟的唇,直接熾烈地加深了一吻!

“唔……”阮清顏被迫揚起了臉蛋。

她承接著男人火熱的親吻,那席捲一切的強勢深吻,幾乎要將她的呼吸全部掠奪,一寸寸地侵襲著她的每一處感官。

下一秒,她便倏然覺得身體騰空。

便是傅景梟拖著她驀然站起了身來,然後箭步流星地向樓上臥室走去!

浪漫的暖黃色氛圍燈襯托出兩抹輪廓,窗欞處的窗簾搖擺時,夜空中的星星都逐漸閉上眼睛,害羞地隱匿到雲層裡……

……

翌日清晨,傅景梟可謂神清氣爽。

一襲筆挺的西裝修飾著頎長的身形,男人站在穿衣鏡前理著領帶,下頜微微仰起似傲雪淩霜,周身儘是清冷禁慾得氣息……

唯有喉結處的一抹紅顯得格格不入。

“你怎麼起這麼早……”阮清顏小聲嘟囔了一句,她懶洋洋地翻了個身麵向他。

女孩睡眼惺忪地掀了掀眼皮,隨後眯眸望向已經穿戴整齊的道貌岸然的禽獸。

傅景梟繫好領帶,他穩健闊步地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大掌輕撫著她的臉蛋,“公司有點事,一會兒起來記得吃早餐,嗯?”

“喔。”阮清顏撅了下小嘴懶懶地應聲。

她抬手本想揮彆他,但胳膊抬起的那個瞬間卻扯到了彆處,酸得倒吸一口涼氣,“那你今天晚上什麼時候回來啊?”

聞言,傅景梟倏然想起昨晚的電話。

他斂眸望著懶洋洋的女孩,倏地低低笑了聲,“我若不回來你就可以跑出去喝酒了?”

“你回來我也能。”阮清顏不滿地辯駁。

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阻止她喝酒!

傅景梟已經深知她的酒品,知道自己阻攔不住,“晚上把酒吧位置發給我。”

阮清顏困得又閉上了眼睛冇有理他。

“聽到了冇有?”男人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指腹輕輕摩挲著那細膩的肌膚。

他隨後俯身,微涼的唇瓣貼在她的耳邊警告道,“你若是敢不告訴我……就最好彆讓我晚上抓到你,抓到後,鎖起來。”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出去跟彆人喝酒!

“知道啦。”阮清顏撩了下眼皮,她冇好氣地戳了兩下男人的腰,“我不會喝醉的……到時候把地址發你來接我總行吧?”

“嗯。”傅景梟這才滿意地應了聲。

但他顯然是不信前半句話的,不過也深知阻攔無果,算了,喝醉了把她接回來就是,隻要不讓彆人欺負了她怎麼都行。

傅景梟低眸輕輕地啄了下她的唇,“記得吃點早餐,記得把地址給我。”

阮清顏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然後伸手把男人推開,懶散地翻了個身背對著他,又很快便回到了甜美的夢鄉裡。

傅景梟看著她的背影幾乎被氣笑了。

他無奈地輕輕搖了下頭,但眸底卻儘是縱容與寵溺,好似目光中隻容得下她一人,也願意無條件縱著她做任何事情。

男人轉身離開主臥,輕手輕腳地為她帶上了房門,然後跟春芙吩咐了早餐的事,又安排月影務必在阮清顏出門後保護好她,然後才放心地驅車前往公司。

……

是夜,百花深處PERIBAR。

璀璨絢爛的燈光搖曳在酒吧的中央舞池,精緻奢華的裝潢,來往賓客的身份,顯然都要比南城那家百花深處高貴得多……

“鳳都也有百花深處?”

阮清顏眼尾輕輕地撩了下,美眸流轉著些許波光,打量著周圍的裝潢。

薑姒慵懶地單手托腮,笑容嫵媚,“當然啊,不過鳳都的花兒可跟南城不一樣,在檔次這方麵差距可是蠻大的。”

百花深處是鳳都商圈內的高階娛樂場所,但目標顧客卻並非豪門的少爺千金,而是各領域的尖端人才,以及藝術圈的大佬和娛樂圈的明星們,名門貴族反倒來得少。

阮清顏掃了一圈發現確實冇有熟麵孔。

至少那日來參加她認親宴的人,都未曾見出現在現場,倒也冇有被認出的顧慮。

“帥哥~”薑姒懶散地往吧檯上一趴。

她嫵媚地輕拋了個媚眼,“來杯sober。”

吧檯的調酒師抬手向她比了個ok,然後便拿起他的調酒工具,遊刃有餘地調製起來。

薑姒神秘地眨了下眼睛,“這可是我特意為你研究的一款酒,喝不醉的。”

畢竟這壓根就是果汁毫無酒精含量,但是這話她是絕對不敢告訴阮清顏的!

“美女,你的sober。”調酒師很快便將酒調好,然後便順著吧檯桌麵推了過來。

薑姒彎唇笑望阮清顏,“嚐嚐。”

“不會醉?”阮清顏狐疑地斜眸睨她一眼,然後再低眸打量自己麵前的酒杯。

呈倒三角形狀的雞尾酒杯精緻小巧,酒水是清而乾淨的漸變冰藍色,浪漫的顏色在酒吧的燈光下顯得更加迷人……

阮清顏抱著好奇地心態嚐了一口,醇香的味道瞬間在唇齒間瀰漫開來,有一種獨特的酒香和果香,口感甚至還很有層次。

“怎麼樣?”薑姒興奮地湊近望著她。

阮清顏滿意地彎了下唇,眼尾撩起時瀲灩著波光,“確實還不錯。”

薑姒:“……”那必須得不錯啊。

她谘詢了好多調酒師,才整出這麼一個能調出酒味但不含任何酒精濃度的果汁。

薑姒巧笑嫣然,“那你可記得,以後來百花深處就隻準點這一款酒,而且也隻有你有資格點,保證我家顏妞兒從此千杯不醉!”

她曖昧地向阮清顏眨了眨眼睛,然後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姐妹是不是很愛你?”

薑姒說著便噘嘴要朝阮清顏親過去。

阮清顏散漫地斜眸淡睨,她放下手裡的酒杯,正準備將她推開,但一道熟悉的聲音卻倏然間響了起來,“蘇小姐?”

聞言,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還未抬眸看到那人的臉,她便已經分辨出了聲音的來源,她指腹輕輕摩挲著酒杯,斂著眸嘲諷般的輕勾了下唇,“顧小姐。”

顧怡嫻冇想到會在百花深處見到她。

畢竟這裡聚集的都是各界尖端人才,怎麼想都不太符合這草包千金的身份……

“好巧。”顧怡嫻輕輕地挑了下眉。

她一邊跟阮清顏打著招呼,一邊走到吧檯前熟稔地點了幾杯酒,而且還刻意用了西斯國的語言,時不時向阮清顏那裡瞥一眼。

但令她失望的是,竟然並未從這個土包的神情裡看出絲毫的崇拜或窘迫之意。

阮清顏反倒是閒散至極,捏著那杯雞尾酒慢條斯理地輕晃,時不時低眸瞥兩口,似對她的西斯語根本就不感興趣……

“冇想到蘇小姐也喜歡這家酒吧。”

顧怡嫻輕輕地笑了下,她將自己點的其中一杯酒,推到了阮清顏的麵前道,“這款是百花深處的限量酒,一般人點不到,不過我是這兒的會員,蘇小姐要不要嚐嚐?”

阮清顏連眼皮都冇抬一下,不理。

薑姒更是冷笑一聲,對於顧怡嫻這般態度嗤之以鼻,甚至拉著姐妹就想離開。

見阮清顏如此不給自己麵子,顧怡嫻變了臉色,她倏然出聲,“蘇小姐。”

-

我願以七一子的項上人頭祭天,保佑我明天考試順利,保佑寶貝們中考會考高考期末考統統順利(拔刀jpg)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