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16章 辭爺:這人他欺負我妹妹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16章 辭爺:這人他欺負我妹妹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黑衣人首領大腦驀地震了一下。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蘇南野,似乎在回味他話中的意思,“你……你說她是誰?”

西斯國調查過九鳶的身世,聽聞她隻不過是個孤兒,隻是醫學方麵天賦異稟才加入懸壺門,因此他纔打算用金錢來誘惑。

結果卻發現現實與想象相距甚遠!

蘇南野狹長的桃花眸微眯,他凝視著手裡拎著的人,眸底逐漸溢位戾氣,“我說……她是我們雲國蘇氏家族的掌上明珠!”

“西斯國是吧?”少年攥緊拳頭,額上青筋跳著,“有本事就讓你們皇室的人直接來鳳都登我蘇家的門!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西斯王到底還能囂張到什麼程度!”

音落,他驀地鬆手將人向後一推。

那黑衣人首領的背部猛然撞擊到牆壁,讓他不由發出一道痛苦的悶哼,“嗯……”

他隨後抬手攥住衣襟捂住了胸口。

男人咬牙切齒地看著蘇南野,“不過是雲國一個靠商業起家的蘇氏,你們雲國人全都是垃圾!九鳶,你們給我等著瞧!”

他說著還拉下蒙在臉上的黑布,行為極其惡劣地朝著他們吐了口口水。

“呸!”然後便騰身一躍翻牆而出。

傅景梟派來保護阮清顏的幾人神情倏凜,他們正準備翻牆去追,卻被女孩姿態散漫地攔下,“死人而已,不用追。”

銀雪的毒性極其劇烈,被它咬傷者通常都會當場暴斃身亡,阮清顏是不想校園裡過於血腥,才讓銀雪減弱了自己的毒性,但也不過是延緩毒發的時間罷了……

因此這些人,在她眼裡早便是死人。

“可是……”幾名護衛還是有些猶豫。

卻見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撩了下眼尾,一雙精緻的眼眸裡瀲灩的波光,又似曼珠沙華綻放般,讓人覺得妖冶危險……

更重要的是,不自覺地想要臣服。

“隻不過……”她低眸瞥了眼那口水,“可真給西斯國的其他國民丟人。”

一個國家的素質便由此給人留下印象。

阮清顏眸底流轉著冷光,“把這個處理乾淨,彆讓他們臟了我們雲國的地。”

“是。”護衛們畢恭畢敬地頷首應聲。

阮清顏這才腰骨極軟地挺直了腰身,她抬眸看了眼較高的牆,雖然翻牆對她而言冇什麼難度,但正經人誰會翻牆啊。

“走正門。”她微抬俏顏看向主乾路,唇瓣輕翹了下,“該去收屍了呢。”

音落,她便邁開長腿向校門走去。

其餘幾人怔愣在原地,還未反應過來她的意思,抬眸便見阮清顏翩躚的身影漸行漸遠,背影處綻放著無儘的鋒芒。

他們便也毫不猶豫地抬腿跟了過去。

……

被西斯國委派來的雇傭隊任務失敗。

幾人皆有不同程度的咬傷,以及被銀雪尾巴甩出的傷痕,少數幾個有被一直懶得動手的阮清顏的擊踹的痕跡……

“老大,怎麼辦?”一人看向那首領。

首領咬牙忍著背部的痛感,“先回去跟王彙報,這九鳶既然不願意遵照王的命令又猜出我們的目的,便不能再留了!”

他們一定會再找機會殺了那個九鳶。

得知皇室機密的人,既然不能收為己用,便也絕不能留下活口以免產生隱患!

“先離開這裡!”首領抬手號令。

其他人紛紛點頭表示接受命令,然後便準備離開這裡回到基地,可還冇等他們走兩步,前麵便突然有個人倒了下來!

“死人了!”一道驚呼聲陡然響起。

黑衣人首領旋即轉頭看去,便見自己的一個兄弟口噴黑血,然後直接原地倒了下去,雙目和鼻孔也在不斷地流著毒血……

有人當即判斷道,“是毒!蛇毒!”

“什麼?”人群不由得陷入一片混亂,大家紛紛檢查著自己身上的傷口,生怕等會兒就會變成眼前這兄弟一樣的下場。

有人開始發瘋,“解藥!有冇有解藥!”

可在呼救和叫喊聲中,這些身穿黑衣的男人陸續倒下,所有人的死狀皆不相同,有七竅流血者,有四肢綿軟者,有臉色發青者……

但毫無疑問全部都當場斃命。

見狀,黑衣人首領滿眼皆是恐慌,他們哪裡想到一個女高中生,一個懸壺濟世的醫生,會隨時帶著一條寵物毒蛇在身邊!

來執行任務的時候自然冇有準備解藥。

他心下徹底慌亂了,於是便撒開腿向主路跑去,想要就近尋求路人的幫助……

恰好這時一輛黑色賓利向他行駛而來!

“停車!停車!”男人高聲呼喊著,甚至還放肆地直接攔到了路的中心。

他必須要找輛車帶自己立刻去醫院!

蘇西辭昨晚熬了通宵,他此刻正在車裡閉目養神,卻倏然聽到外麵的高聲呼喊,不禁有些不耐煩地蹙了下眉,“嘖……”

陸鶴宵也抬首望了眼車前窗的方向。

見是個不要命的攔了路,深邃的眼眸裡有幾許不悅,但卻抬手撫在蘇西辭眼前,合上他的眸,“我處理,你繼續睡。”

“哦。”蘇西辭嗓音悶悶地應了聲。

但他剛剛再次閉上眼時,賓利卻猝不及防地緊急刹了個車,“吱——”

倚著後座休息的蘇西辭身體猛地前傾。

他本來以為會在車裡摔個四仰八叉,結果卻撞進一個炙熱的懷抱裡。

陸鶴宵直接伸手攬住了他,麵色瞬間陰沉如黑雲滿麵,“怎麼開車的?”

司機滿是歉意,“抱歉陸總,抱歉辭爺,是前麵那人往咱們車上撞……”

本來看到路上有人站著已經打算刹車。

司機算好了安全距離,可卻冇想到那人竟然不要命似的直接朝車子撞了過來,讓他迫不得已直接將刹車一踩到底!

蘇西辭眉眼間有些許不耐煩,但更多的是被擾了休息的睏倦,“什麼人不要命了?”

“救命!”賓利外傳來嘶吼般的呼救。

男人拚命地拍打著車門,“救命!麻煩帶我去最近的醫院!我身份很特殊不能死掉,我保證你們救了我會飛黃騰達的!”

蘇西辭:“……”我是糊了嗎?

堂堂雲國娛樂圈頂流影帝,就算糊了還能回去繼承億萬家產,用得著在路上撿個彷彿身份特彆的人受到賞賜飛黃騰達。

他抬手摁了摁眉心,“算了,下車看看,這在學校附近萬一是顏妹的同學呢。”

陸鶴宵:“……”

打扮成這樣怎麼都不像學生好嗎,這傢夥還真是牽扯到妹妹便冇了腦子。

但他還是低低地應了一聲,“嗯。”

陸鶴宵隨即打開車門,蘇西辭才後續從車上下來,正準備質問眼前這個不要命的人,卻倏地在旁邊發現了無數屍體……

“臥槽!”蘇西辭嚇得立刻往後一跳。

他直接毫無出息地躲到了陸鶴宵的身後,揪住他的衣角,“屍屍屍……屍體。”

“我看到了。”陸鶴宵斜眸睨他。

他伸出手臂將蘇西辭攬在身後,然後便看向那求救的男人,“你們一夥兒的?”

聞言,黑衣男子不禁陷入了猶豫。

所幸他擅長察言觀色,發覺眼前之人似乎並不好糊弄,“是,我們奉命來捉拿罪犯,卻冇想到遭遇暗算變成這個樣子……我的兄弟現在都已經喪命,請你相信我,我是為了正義,請把我送到最近的醫院去!”

陸鶴宵微微眯了下眼眸,似乎在揣測這人言論裡的真實性,不動聲色。

蘇西辭滿眼疑惑地看著他,“捉拿罪犯?你要捉拿的罪犯在這蘭蒂學院?”

都是些學生能有什麼罪犯,至於動用這麼多人手來追捕,況且這躺在地上的屍體,看起來有好幾具分明是異域麵孔……

雲國的案總用不著其他國家的來辦。

“好一個正義,好一個捉拿罪犯。”這時一道清亮的嗓音倏然響了起來。

辨彆出聲音有些耳熟,蘇西辭立刻轉眸望了過去,便見身穿藍白色製服的阮清顏,領著幾人翩然向案發現場走了過來。

蘇西辭的眼睛陡然亮起,“顏……”

“就是她!”那黑衣男子滿臉驚恐。

還未等蘇西辭出聲,那男人卻倏然打斷了他的話,伸手指向巧笑倩兮的少女,“就、就是這個女人把我們害成這樣!”

聞言,陸鶴宵緊緊地蹙起了雙眉。

蘇西辭轉眸望向黑衣人,“你是說她?”

“對!就是她……砰——啊——”

一道拳打腳踢的聲音,伴隨著淒慘的哀嚎聲同時響起,黑衣人的指控被突然打斷,蘇西辭掄起拳頭便直接朝他打了過去。

他抬腿直接踹在他的胸膛上,黑衣人呈拋物線往後一摔,背部著地擦著瀝青馬路拖出一道血痕,蘇西辭本還想上前……

但陸鶴宵卻攔住他,“你想上熱搜?”

“這個逼他媽的欺負我妹妹!”蘇西辭眸光猩紅,他情緒顯然有些激動,說著便想要衝過去給那人一頓狠狠的教訓。

陸鶴宵立刻握住他的手腕,“那你這雙手也不是用來打人的,一邊兒看著。”

聞言,蘇西辭不由得愣了一下。

然後便見陸鶴宵鬆開他,大步流星地向那男人走去,鋥亮的皮鞋直接踩在他的臉上,他隨後彎腰將人拎了起來,“說清楚。”

黑衣男人:“……”

他痛得渾身都在抽搐,被連續打了這幾拳整個人都在發矇,不明白自己到底踩了什麼狗屎運,怎麼見到誰都要被他!

“你們……你們……”他氣得胸膛起伏。

黑衣男人費力地睜開眼睛瞪著陸鶴宵,本來準備朝他吐口水,然後再狠狠地罵一番雲國人,可這時卻突然覺得喉頭一梗。

“呃!”他的眼珠子陡然向外一瞪。

白色的眼球肉眼可見地開始充血,然後喉嚨便湧上了一口毒血,“噗——”

見狀,陸鶴宵立刻便鬆手向旁讓去。

隻見黑色的毒血散落滿地,剛剛還囂張至極的黑衣人,突然便倒地死了過去。

所幸陸鶴宵閃得快,隻是褲腳上略沾了幾滴血,他震驚地看著突然吐血的人,見他倒地後便蹲下了身來,試探鼻息。

“他怎麼樣?”蘇西辭立刻趕了過來。

陸鶴宵轉眸看了他一眼,神情複雜地站起身來,“已經斷氣了,的確是中毒。”

這跟他自我描述的倒是冇什麼出入。

蘇西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可是守法的好公民,雖不至於害怕,卻也真是從來冇見過這種駭人的場麵,“我報個警。”

他說著便拿出手機準備撥打110。

但阮清顏卻在這時走來,“不用,我已經聯絡陸霆煜了,他很快就到。”

聞言,陸鶴宵轉眸看向了女孩。

蘇西辭也立刻向她投去視線,他伸手握住阮清顏的肩,“顏妹!你冇事吧!”

雖然他不知道究竟具體發生了什麼。

但那黑衣人見到阮清顏便指控她,他就立刻猜到這肯定跟妹妹有所牽扯。

蘇西辭滿眼儘是焦急,“你有冇有受傷?中毒冇有?說話!二哥帶你去醫院,對……我們現在就立刻去醫院!”

他說著便直接把阮清顏抱了起來。

阮清顏:“……”

她神情無奈地看著自家哥哥,眼角輕輕地抽了下,“二哥你放我下來,我冇事。”

“那不行,我……”蘇西辭不肯放手。

但蘇南野卻吊兒郎當地走過來,聲線又懶又綿長,“行了,她真冇事兒。”

作為全程見證者他應該比較有發言權。

蘇西辭這才發現小老弟竟也在場,他神情微微頓了一下,“真的冇事?”

“真的。”阮清顏鄭重地點了下頭。

蘇西辭這才緩緩地鬆了口氣,將懸著的心放回肚子裡,但想起剛剛那人毒發身亡的場麵依然有點心有餘悸……

生怕自己的妹妹也會是這般模樣。

而在他緩解心神後,便當即察覺到周身有一股微涼的氣息,陸鶴宵的眸光幽幽地落在他身上,“現在可以鬆手了嗎?”

“哦……哦。”蘇西辭立刻反應過來。

他慌忙彎下腰來,雖然看似匆忙但仍舊儘量小心翼翼,生怕摔著磕著妹妹似的,平平穩穩地將她放回到地上,“冇事就好。”

“就是很奇怪……”蘇西辭小聲嘟囔。

他打量著周圍這片狼藉,東嗅嗅西嗅嗅,“除了血腥味兒之外,這兒怎麼還有一股好濃的醋味兒?”

-

晚安我的寶貝兒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