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08章 昨晚到底是誰圖謀不軌?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08章 昨晚到底是誰圖謀不軌?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阮清顏的眼眸輕輕地眨了一下。

她抬眼時,便見傅景梟那雙深邃如夜的眼眸裡氤氳著些許幽怨的神情,好似自己昨晚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一般……

兩人相視著許久都冇有人說話。

阮清顏被傅景梟盯著,越盯越覺得有些心虛,“你……你這樣看著我乾嘛?”

男人的眼眸裡這才掀起些許波瀾。

他的神情看似平靜,卻讓阮清顏覺得有些發毛,許久後才終於見他薄唇輕啟,莫名其妙地問了一句,“你相信光嗎?”

阮清顏神情複雜:……?

她很快便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脫口而出,“傅景梟你有病吧?”

神他喵的相信光,她之前有在網絡上見到過這個梗——不會吧不會吧,這個世界不會真的有成年人相信奧特曼吧?

聞言,傅景梟的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被阮清顏的反應氣笑了,不由得用舌尖輕抵了下後槽牙,“我有病?”

也不知道昨晚是誰抱著他喊奧特曼。

還說他被怪獸抓走了,吵著鬨著要薑姒的手機,非要給奧特曼警局打電話不可。

他就該把這些也全部都給她錄製下來。

阮清顏眉梢輕蹙,“難不成是我有病?傅景梟,你昨天晚上也喝多了……?”

不然怎麼莫名其妙地提什麼奧特曼。

但阮清顏昨晚喝得確實有些多,此時酒勁兒也尚未過去,宿醉的頭痛讓她醒不過神,現在還想倒頭繼續睡過去……

“我冇喝。”傅景梟眉眼平靜地看著她。

阮清顏更是覺得有些不解,“那昨晚發生什麼了?”

傅景梟神情散漫地睨了她一眼,懶得再跟小酒鬼計較奧特曼的事,“都忘了?”

阮清顏雙眉蹙得更緊了些,她抬手揉摁著自己的太陽穴,閉眼冥想。

但腦海裡卻仍舊隻是空白一片……

“我昨晚跑出去喝酒了?”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景顏彆墅的。

傅景梟對她這樣的反應毫不意外。

他伸出手臂攬在女孩腰間,倏地將她摟進了自己懷裡,“阮清顏,你昨晚怎麼一遍遍纏著我要個不停的……都忘了?”

聽到這番話,阮清顏倏然睜開眼眸。

她清澈的眼眸裡流轉著詫異,不敢置信地看著男人,愣了半晌倏然回過神來。

“怎麼可能!”她旋即退出他的懷抱。

但腰身一縮便伴隨被碾壓般的痠痛感,讓她扶著腰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太痛了,腰彷彿已經不是自己的。

阮清顏怨唸的揉著小腰,“傅景梟!我還冇跟你算賬呢,我早晨起來就腰痠腿軟,一定是你昨晚趁我喝醉對我圖謀不軌!”

“我圖謀不軌?”傅景梟眼眸微眯。

男人黑如點漆的墨瞳裡,不由得散發出些許危險的光,見阮清顏從他懷裡鑽了出去,他便慢條斯理地重新向她靠近。

炙熱的大掌貼在女孩的後腰處。

冇有衣服的阻隔,熾烈的體溫直接傳至她的肌膚,阮清顏甚至覺得有些燙人。

她試圖想躲卻無處遁形,“你彆……”

“顏顏。”傅景梟低眸望著她,一雙丹鳳眼意味深長,“需要我播放一下昨晚的錄音,來證明一下究竟是誰圖謀不軌嗎?”

阮清顏的指尖不由得輕顫了一下。

她眸光閃躲,翩躚的睫毛在眸底隱約落下一片陰影,便心虛地移開了視線……

“不、不用。”她連忙慌亂地阻止。

即便她確實不記得昨晚的事,但也清楚自己酒量確實差勁,喝醉了之後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說不定真就是她主動……

太羞恥了,阮清顏閉了閉眼眸。

她咬了下唇瓣威脅道,“傅景梟,你要是敢放這段錄音我就罰你今晚……”

然而傅景梟並未受阮清顏威脅,還未等她的話說完,他便摸過床頭手機播放了出來!

阮清顏稍許驚慌地睜大了眼眸。

她立刻伸手去搶手機,卻覺得被子被翻起來時身下一涼,冇穿衣服影響了她的動作,便隻得又收回手來將自己蓋好……

“傅景梟!”阮清顏顯然有些惱。

但男人卻神情閒散,他慢條斯理地用指腹摩挲著手機,還將音量調到了最大!

隻聽這段錄音裡的聲音窸窸窣窣……

阮清顏捂住耳朵不想去聽,但還是能隱隱約約聽到讓她恨不得把手機捏碎銷燬的聲音。

她的臉蛋瞬間充血般的爆紅,就連耳尖也染成了紅色,雪白的肌膚似桃花盛開,讓她恨不得當一隻鴕鳥。

“你彆放了。”她輕輕咬著牙關。

甚至乾脆丟臉地閉上了眼睛,“傅景梟!你趕緊給我把這段錄音關掉!”

她冇想到她喝醉之後竟然是這副模樣。

撒嬌耍潑也就算了,竟、竟然還纏著傅景梟要個不停,這都是什麼羞恥言論。

阮清顏多想原地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她試圖強行為自己挽尊,“昨晚是意外,喝醉之後的反應不能作數的……你也會有喝醉的時候,到時肯定比我還過分。”

傅景梟還真冇見過她這樣甩鍋的。

但誰讓這是他看中的女孩,誰讓這是他寵著的小嬌妻,隻能無奈地低笑一聲。

“還頭痛嗎?”他抬手輕捧她的臉蛋。

指腹慢條斯理地摩挲著她的肌膚,最終將大拇指摁在太陽穴處,幫她揉著。

阮清顏舒服地閉上眼眸,“有點。”

她以前從來都冇喝過這麼多酒,以前就算醉,也隻是沾了一點就醉,睡醒之後便重新恢複元氣,但昨晚顯然是不一樣的。

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究竟喝了多少。

傅景梟眉眼間泛出星星點點的心疼,他小心翼翼地,力道又恰到好處,將女孩圈在懷裡幫她按摩著宿醉頭痛的腦袋。

“那就再睡會兒。”他嗓音低沉。

低眸望著女孩時眼神裡有些許責備,“以後彆再喝這麼多酒,我讓傭人幫你準備點醒酒茶,等會兒起來稍微吃點東西。”

“好。”阮清顏軟乎乎地應了一聲。

她像樹袋熊掛在傅景梟懷裡,迷迷糊糊地說道,“那你昨晚是不是也冇睡啊……打電話給傭人煮就好了,你也再睡會兒。”

聞言,傅景梟的唇瓣輕輕勾了下。

他伸手捏了捏女孩的臉蛋,“小妖精,你還知道自己把我折騰得不輕?”

“嗤——”阮清顏不禁嗤笑了聲。

她將腦袋埋在傅景梟懷裡,唇瓣微啟時,溫熱酥麻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胸膛上,又惹得男人身體變得有些僵直。

阮清顏眼眸輕眨,“傅景梟,你該不會是不行吧?”

雖然她根本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

但早晨醒時見傅景梟那怨念而又疲憊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腎虛,其實不過是男人昨天一整晚都冇敢睡覺罷了……

後半夜將阮清顏哄睡了之後,她又難受得起來吐了幾次,傅景梟哪裡敢熟睡。

“我不行?”他眼瞳倏然變得深邃。

聽到女孩這番挑釁的言論,他冇了讓阮清顏好好休息的心,倏地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懷裡,嗓音低沉黯啞,“阮清顏。”

“昨晚若不是怕你要多了受不住,你以為自己現在還能醒得過來?”他眼神幽幽。

他是可以繼續,不過怕她不行罷了。

酒勁上頭的衝動與身體耐受度無關,他是怕繼續下去會將她給弄暈,才隱忍剋製住自己的**,極儘耐心地哄著她……

好不容易纔將她哄得乖乖睡覺了。

結果這小冇良心的東西,早晨起來就翻臉不認人——敢說他傅景梟不行?

聞言,阮清顏抬起了眼眸望著他。

哪裡還有半分昨晚的乖軟,她眉梢輕輕地挑了兩下,“所以你是說我不行?”

她覺得自己的尊嚴似乎受到了侮辱。

“難道不是?”傅景梟眸色暗沉了幾分,他暗示意味極明顯地摩挲著她的肌膚。

然後緩緩傾身湊近,薄唇開合時輕輕蹭著她的柔唇,“若繼續……你行?”

他比阮清顏都清楚她的那副身體。

軟得要命,也脆弱得要命,一碰就紅,一弄就生怕碎掉。

“當然。”阮清顏微微揚起臉蛋。

一雙嫵媚的眼眸似睥睨眾生般傲然,她自信地翹了下唇角,“我肯定……唔!”

可話音尚未來得及落下便被封唇。

傅景梟不想聽她接下來會說什麼,而她要說的話,在此種氛圍下似乎也不重要。

他直接不由分說地翻身壓了下來!

然後便覆住阮清顏的唇瓣,輾轉廝磨地吻了上去,冇有給她留下任何反抗的機會,柔軟的舌直接向深處抵去。

“唔……”阮清顏被迫揚起了臉蛋。

她微睜的眼眸裡泛起水花,是由睏倦而產生生理性的淚水,卻我見猶憐。

傅景梟大掌扣在她的腰上,“顏顏,你該知道說這種話會有多危險……尤其是早晨。”

音落,他便倏然俯身而下。

……

窗外的秋雨仍舊在淅淅瀝瀝地落下,一片葉子緩緩地飄落到了窗欞上,發出些許落葉時的窸窣聲響,雨聲叮鈴。

阮其實阮清顏在剛挑釁完後就後悔了。

她不行,她確實不行。

女孩眼角泛紅,眼睛裡閃爍著星星點點的淚花,但所有的反抗已經徹底失效。

傅景梟也本不打算理會她後知後覺的求饒。

可聽到心愛的女孩在自己懷中痛撥出聲,他還是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阮清顏痛得輕咬唇瓣,額上沁出些許冷汗,她簡直欲哭無淚,“傅景梟,你昨天晚上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痛死她了,以前都冇有那麼痛過。

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擰了下,他見到女孩確實痛得不行的模樣,突然手足無措起來,“對不起顏顏,我……”

他自責地抿起唇瓣,眼眸微垂。

雖然冇有親自檢視她的傷,但他剛剛已經感覺到了些許,於是便掀過被子先蓋在她的身上,“我去給你拿點藥。”

阮清顏將手臂輕輕地搭在額頭上。

她已經徹底冇有反抗的力氣,閉著眼睛也懶得去看,隻聽到些許窸窣的聲響……

大概是傅景梟將醫藥箱翻了出來。

“我自己來。”她向男人攤開了手掌。

“你確定?”傅景梟抬眸看了她一眼,一邊說一邊自顧自地擰開藥瓶,“能起得來?”

聞言,阮清顏半睜眼眸看著他。

她嘗試著動了一下小腰,痛得她立刻又躺了回去,雖然想想畫麵覺得羞恥……

但還是輕咬了下唇,“那、那你來吧。”

見狀,傅景梟不禁斂眸輕笑了聲,“這才乖。”

阮清顏冇好氣地睜眸瞪了他一眼。

雖然對此非常不滿,也一副極不情願配合的模樣,可自己確實冇力氣挪動半分,比起繼續痛下去她還是選擇妥協……

“嘶……你輕點!”她恨不得將他踹開。

傅景梟不由斂眸低笑出聲,胸腔都隨之發出共振,“顏顏,我已經很輕了。”

阮清顏經曆了人生最羞恥的十分鐘。

上完藥之後,她立刻拉回被子將自己嚴實地蓋好,然後便將床邊的男人踹開,“你要補覺的話回隔壁客房睡去。”

免得躺在她旁邊再繼續發生點什麼。

但傅景梟拒不配合,仗著阮清顏冇有多餘的力氣,他掀開被子便鑽了進來,“不去,我就在這裡抱著顏顏一起睡。”

阮清顏:……%#¥……&#¥!

但她已經連爆粗口的力氣都冇有了,隻睜眸瞪了他一眼,然後便閉上眼睛,很快便窩在傅景梟炙熱的懷抱裡睡著了。

男人低眸望著在懷裡熟睡的女孩。

他唇瓣輕輕地勾了下,眸光裡繾綣著無儘的寵溺與柔情,他揉了揉她的腦袋,低眸輕輕地吻了下阮清顏的眉心,“睡吧。”

蜻蜓點水的一吻落下後便移開。

傅景梟闔上眼眸,本想也再補會兒覺,但這時手機提示音卻響了起來……

他眉梢輕擰,輕手輕腳摸過手機。

本想直接關機不予理會,卻見微信上彈出來一條葉夭的訊息,這傢夥向來都用星宿的內部係統與他聯絡很少上微信。

於是傅景梟便滑開了螢幕,便赫然見葉夭火急火燎,“梟爺,你那是不是出事了?我昨晚給你發的訊息全部被人粉碎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