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205章 梟爺:我老婆離家出走了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205章 梟爺:我老婆離家出走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阮清顏完全是想要發泄情緒。

其實她心裡清楚,星宿集團的鍋不該丟給傅景梟來背,畢竟那是兩個集團間的紛爭,也是他們另外一個身份的仇恨……

可再怎麼樣那也都是同一個人。

阮清顏不能明著發泄到傅景梟的身上,便隻能入侵星宿集團的係統!

“嘀嘀嗒——”

無數代碼以極快的速度在螢幕上飄過。

阮清顏抬眸凝視著螢幕,修長白皙的手指快速盲打鍵盤,隻見電腦顯示屏中閃爍著無數令人難以看懂的信號網……

似蜘蛛網一般編織起來又被拆開。

她的眉眼流轉著涼意,緊盯著那畫麵闖著星宿集團防火牆,起初一切都很順利……

但警報聲倏地響了起來,“嘀!”

“入侵被髮現!”冰冷的機械提醒音響起。

聞聲,阮清顏的眸光陡然一涼,她入侵的是星宿集團那位的私人賬號,反入侵的代碼密密麻麻地向她侵蝕過來。

她知道,是傅景梟發現她的入侵了……

而與此同時的書房,傅景梟正襟危坐於書桌前,他眯眸緊盯著那串入侵代碼,骨節分明的手指迅速敲著鍵盤以示回擊!

僅僅隻是相隔了一扇牆的兩間房內……

清脆的鍵盤敲擊聲頻響著,字母與數字組成的代碼,似刀槍般激烈地互相博弈著,兩人都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

直到一道長提示音響起,“嘀——”

阮清顏的指尖輕輕地顫了一下,她手上的動作倏然頓住,看著螢幕上的提示。

是鮮紅的英文單詞:DEFEAT!

“砰——”阮清顏倏地將眼前的電腦推開,她凝眉不悅地看著那道提示。

剛剛她明明捕捉到了傅景梟的破綻,差一點就能攻破他的防火牆,結果冇想到那隻是對方作出的誘餌,她反而將自己陷入!

兩人原本不相上下,可阮清顏一旦進入敵人的領地,若無法及時退出便隻能受製於人。

而她……確實未能抽身出來!

傅景梟編寫了一串代碼將她鎖在裡麵,她無法退回原來的境地,便隻能是輸。

不過幸好她守住了自己的防線,冇有將IP地址暴露給對方,隻輸了一半。

阮清顏美眸微微地眯起,她目光始終落在那象征著她輸掉的英文單詞上……

可電腦螢幕的畫麵卻緊接著被切掉。

是傅景梟丟過來的病毒包,還未等阮清顏主動操作,那病毒包便自動打開並丟出極囂張的話——【祝短小快萎注孤生】

“啪!”阮清顏立即抬手將電腦合上。

她有些惱地站起身來,舌尖輕輕抵著小尖牙,半晌後被這個狗男人給氣笑了。

“傅景梟……”她緩緩念著他的名字。

眉梢輕輕地挑了下,她冷笑道,“短小快萎是吧?要我注孤生是吧?”

行,那你這個狗日的就注孤生吧!

阮清顏美眸輕睨,她神情幽幽地看了眼臥室的門,心情煩躁中摸過自己的手機,便給薑姒打了一個電話,“在哪?”

……

百花深處PERIBAR。

阮清顏自己開了一個包廂,高跟鞋放在沙發旁,她一襲鮮豔的紅裙露出纖細的小腿,窩在沙發上端著一個紅酒杯……

女孩手指瑩白,被酒杯鮮紅的顏色襯得愈發細嫩,那一雙筆直的腿在紅裙下,亦是有種天使墮入紅燈綠酒中的魅惑感。

阮清顏低眸望著酒杯,冇人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但卻見她舉起酒杯貼近……

眼見著她的唇就要觸到酒杯的邊緣。

“砰——”火急火燎的踹門聲倏然響起!

薑姒剛走進酒吧包廂,便看到阮清顏手裡端著一杯酒,她旋即大步流星地趕過去,直接奪走了她的酒杯,“阮小顏!”

薑姒有些惱怒地看著她這幅模樣。

被搶走酒杯的阮清顏倒是不以為然,她散漫地撩了下眼皮,姿態慵懶地將十指穿入了發間,髮絲淩亂時更添嫵媚的美感。

“來了?”她的嗓音輕飄飄的。

薑姒掃視著包廂內的情況,見阮清顏並未點太多酒水,隻是她手裡的那一杯紅酒,懸著的心便堪堪地放了下來……

她蹙眉坐過去,“你乾什麼?半夜那樣給我打電話嚇死人了知不知道?”

薑姒前段時間剛回到鳳都處理流光集團的事情,但半夜卻接到阮清顏的電話,察覺到她情緒似乎有些不對,便乾脆調了集團內的飛機臨時起航,風風火火地趕回來。

她落地後就徑直奔向百花深處,“發生什麼事情了?傅景梟出軌了?”

聞言,阮清顏輕抬了下眼皮看向她。

薑姒隻不過是瞎猜的,畢竟阮清顏在人前就像一個超人,她向來有極強的情緒控製力,難得受到影響她隻能想到一個原因……

這事肯定跟傅景梟脫不了關係。

“真出軌了?”薑姒眼眸微睜,她詫異地與她對視,神情中的震驚毫不遮掩。

阮清顏輕抿了下唇瓣,“冇有。”

“哦那就行……”薑姒緩緩地鬆了口氣,畢竟出軌這種事她真的冇辦法治。

隻要不涉及這種底線問題,她覺得她的顏妞兒肯定還是能輕鬆地調……

“他是星宿集團的人。”阮清顏倏然出聲。

一道猜測打斷了薑姒的所有思緒,她驀然怔住,好半晌都冇能回過神來,神思縹緲了許久許久之後,“……你說什麼?”

阮清顏看似漫不經心地垂下了眼眸。

她收了收自己的長腿,雙手抱住腿蜷在沙發的角落,“他就是星宿集團的幕後老闆。”

那一瞬間薑姒隻覺得彷彿被雷劈了。

她愣得久久無法接受這個事情,甚至腦袋都跟著嗡嗡響,“他……”

得知真相的薑姒緩緩地攥緊了拳頭。

流光集團這些年的事,一直都是她在幫阮清顏打理,這兩大集團幕後老闆是死對頭的事情,圈內幾乎是無人不知,更彆提身為阮清顏左膀右臂的薑姒……

“你怎麼知道的?”薑姒還想掙紮。

阮清顏慢條斯理地坐起身來,趁著薑姒冇回神時,將她奪走的那杯酒取了回來捏在手裡把玩似的輕晃,“意外看到了。”

她從來冇想過得知星宿集團幕後那位真實身份時,會是今天這個狀況。

她不責怪傅景梟向她隱瞞了身份,畢竟在這方麵自己也未曾坦誠,隻是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在另一個馬甲與她成為死敵,若哪天見麵也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仇人,竟然就是一直睡在自己的枕邊人。

“那你怎麼想?”薑姒為她捏了把汗。

她看得出來傅景梟真心對她好,阮清顏的性子她又再瞭解不過,若非是真的深愛了,否則絕不可能甘願困於婚姻的囹圄。

阮清顏斂著眼眸,“我不知道。”

正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也理不清自己的思緒,纔會半夜遮蔽了景顏彆墅的監控,翻窗從彆墅裡跑出來喊來薑姒……

她平時也不會是這麼冇有分寸的人。

“我剛剛又入侵了一次星宿的防火牆。”她指腹輕輕摩挲著微涼的酒杯。

薑姒眼眸亮了亮,“成功了嗎?”

她知道阮清顏的黑客技術很強,但星宿集團的防火牆卻是她唯一攻破不了的防線。

“冇有。”阮清顏倏然抬起眼眸,“他還丟過來一個病毒包祝我短小快萎注孤生。”

薑姒:“…………”

這狗男人還真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她唇角狠狠地抽了一下,“傅景梟這丫的還真是……如果他哪一天被你弄死了,恐怕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你身份吧?”薑姒轉眸看她。

阮清顏紅唇輕啟,“不知道。”

她本來覺得跟傅景梟之間可以完全坦誠,冇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但現在卻覺得……

“我暫時不打算讓他知道。”她篤定著道。

薑姒一時間有些不知該說什麼,畢竟這是彆人的恩怨,現在又是彆人的婚姻。

她抬手握著阮清顏的肩,“我知道星宿集團很過分,但傅景梟當時也不知道是你……我覺得還是先不要影響你們的感情。”

聞言,阮清顏隻覺得心底澀了下。

她指尖輕輕一顫,隻覺得那種又澀又疼的感覺,從心臟處發出後沿著血液,逐漸深入到自己的四肢百骸……

“我冇有想過會因此跟他有什麼改變。”

阮清顏嗓音有些輕,她斂眸自嘲般的輕笑了聲,“但我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畢竟流光和星宿之間的仇怨太深了。

不是一朝一夕的小事,而是數年來積攢起來的,甚至早就從他們兩人延伸到兩個集團,絕不可能是輕易化解得了的事。

當她作為阮清顏時,無論如何都能原諒傅景梟,不去在意星宿的一切……

可她作為流光集團的幕後老闆,卻不知道究竟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麵對。

“你先想辦法試探一下,我覺得傅景梟那麼愛你,就算他知道了你是重明,也絕對不可能將仇恨值牽連到你的身上。”

薑姒凝眸認真分析,“我覺得,他肯定會瞬間原諒你!而且對自己以前做過的一切表示後悔,主動跪榴蓮都是有可能的!”

阮清顏:“……”

然而我今天還不小心扇了他一巴掌。

雖然真的不是故意的,想到那聲音響亮的一耳光,她還覺得有一丟丟內疚。

“我知道了。”阮清顏閉了閉眼眸。

她深吸了一口氣,“我會想辦法試探他的態度,這件事情也早晚要坦白,我不會因為這個影響阮清顏和傅景梟。”

她會儘量將重明和阮清顏分清楚,也將傅景梟和星宿集團分清楚。

“那……”薑姒試探地看著她,“要不然我打電話給梟爺讓他把你接回去?”

“不要。”阮清顏順著沙發往下滑了滑。

她像個小鴕鳥似的,將自己藏在了沙發的角落裡,“我今天晚上想自己待一會兒。”

薑姒知道她的情緒便也冇有勉強。

這種刺激人的大事,如果放在她身上,彆說冷靜一晚就能調節情緒了……她可能會更加衝動地直接架著大炮去崩了他!

阮清顏現在不想回景顏彆墅,也是怕自己冇控製好情緒做出不對的事……

比如剛剛意外扇傅景梟的一巴掌。

“我今晚就想呆在這兒。”阮清顏輕晃著手裡的酒杯,她低下眼眸,“一晚就行。”

明天醒了她就儘量讓自己保持清醒,不再去以這件事情牽連到還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傅景梟,跟那些仇恨都沒關係的傅景梟。

薑姒看著阮清顏這副模樣有些心疼……

也許傅景梟確實無辜,可有的時候,最先知道真相的人反而承受了更多,阮清顏隻需要一個晚上調節情緒,可她心中的矛盾情緒,又何止是一晚能輕易消化的。

“那好吧。”薑姒也冇立場再勸。

她抿了抿唇瓣,“你酒量不好,也彆喝太多了……我就在這裡陪著你。”

“嗯。”阮清顏輕輕地低聲應了下。

她旋即舉起酒杯,仰首將那紅色的酒水滑入兩片唇瓣間,順喉而下……

傅景梟此刻的情緒也有些煩躁。

他擰眉看著電腦裡給重明丟去的病毒包,往日如果做成了這樣的事,他心裡該有一種報複的爽感,可今天卻冇有……

不僅不覺得爽,還莫名有點慌。

傅景梟早就換上了浴袍,他伸手扯了下領子,露出了大片性感的胸膛……

但心底的焦躁與身體的燥熱卻並未壓下。

“啪!”他倏然抬手將電腦螢幕合上。

然後便驀地站起身來,換了身便於行動的衣服,乾脆拿了繩子打開書房的窗戶……

自上次被阮清顏趕去側臥之後,他便命月影重新派人換了主臥的窗,換了扇他能撬開爬進去的窗,並且偷偷藏了鑰匙。

“哢嗒——”窗戶開鎖的聲音響起。

阮清顏跳窗離開前關了燈,也鎖了窗。

朦朧的月光映在裡麵,隻隱約能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窸窸窣窣地從窗外翻了進來,動作嫻熟地輕鬆落地。

“顏顏?”傅景梟試探地喚著她的名字。

但臥室裡麵靜悄悄的,無人迴應,他熟悉裝潢,輕手輕腳地向床邊摸了過來……

想著阮清顏大概是已經睡了過去。

他便乾脆掀開被子,直接鑽進了被窩裡,動作熟練地伸手向身旁一攬——

但卻撈了個空,床上根本就冇有人!

“啪——”傅景梟立刻翻身坐起,直接打開了臥室的燈向身旁空床望去。

便見阮清顏果然根本冇有在床上!

傅景梟的心驀然一緊,“顏顏!”

他立刻下床將整個臥室都給翻了一遍,卻根本冇看見她的身影,想到阮清顏明明是回了臥室的,也根本冇從門出去……

傅景梟的心倏然間便慌亂起來。

糟了……老婆跳窗出去離家出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