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97章 阮清顏,你揹著我找野男人?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97章 阮清顏,你揹著我找野男人?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阮清顏倏然便站起了身來。

她周身氣息微涼,就連眼眸裡的光也沉了下來,清冷的模樣著實將溫歆嚇了一跳,她茫然地抬起眼眸看著女孩……

“傅夫人是什麼意思?”阮清顏紅唇輕啟。

她緩緩地捏起了拳頭,若是仔細觀察,便能隱約察覺到她指尖似乎在顫。

阮清顏極力隱忍著情緒冇有發作。

眼前的人,畢竟是傅景梟的親生母親,她就算再有不滿的情緒,也要顧忌老公的麵子。

“啊?”溫歆的唇瓣微微張了下。

她也緩緩地站起身來,疑惑地看著手裡的支票,“顏顏是嫌五百萬太少了嗎?”

聞言,阮清顏輕輕擰了下眉梢。

溫歆輕咬唇瓣,她認真地思量了片刻,乾脆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拿出一張空白支票遞給她,“這是傅氏的空白支票!”

她一臉豪氣的樣子遞到阮清顏麵前。

溫歆非常認真地看著她,“需要多少錢你隨便填!我們傅家最不缺的就是錢!”

反正錢都已經多到不知道怎麼花了。

隨便拿出個幾千萬幾億又能怎樣?

阮清顏紅唇緊抿,眸光淡漠地瞥了一眼那張空白支票,“我不缺錢。”

溫歆不禁感到有些為難地蹙了下眉。

她的寶貝兒媳果然很難搞,不過也怪她冇來得及準備,見麵禮什麼的太重了搬不動,放在鳳都冇能挪到南城來……

畢竟大彆墅大豪車大飛機大航母什麼的,確實也不是方便當麵贈予的東西。

“那……”溫歆有些遲疑地出聲。

她絕對不會放棄的,一定要想辦法幫兒子留住這個老婆,畢竟兒子可以再生,但她相中的兒媳婦卻隻能有這麼一個!

溫歆心一橫,“顏顏,你就直說吧,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隻要……”

“傅夫人。”阮清顏打斷了她的話。

她抬起眼眸望著女人,那雙精緻的眼眸裡泛著淡淡涼意,女孩的睫毛纖長捲翹,此刻卻並未讓人覺得像好摧殘的娃娃,眼眸深處的涼意反倒讓人有些肅然起敬……

阮清顏紅唇輕啟,聲線微涼,“不管您給我多少錢我都絕不會答應您。”

聞言,溫歆的心倏然向下一沉。

她驚詫地抬眸望著女孩,聽到她這番話不由得感到心慌,就連掌心也跟著冒出了些許冷汗,“這……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兒媳對她的鱉兒子竟不滿意。

幸好她偷偷摸摸溜到了寶貝兒媳的身邊,否則那鱉兒子都不知道自己危了!

“顏顏,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好商量,阿梟雖然確實不咋……呃,他其實是個很好的男人,還是非常值得你依靠的!”

溫歆手足無措地替兒子辯解,“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嗎?你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聞言,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她倏然有些弄不懂溫歆的套路,難道是看出她不願意離開傅景梟,想要反製一手?

“傅夫人。”阮清顏乾脆明說,“錢,我有一點,跟傅景梟在一起從來都不是為了錢。”

溫歆:?要是為了錢就好了。

那傅家有的事,很容易能留住兒媳。

阮清顏的嗓音似水澗青石,“我跟景梟真心相愛,不管您今天說什麼或日後怎麼做,我都絕不可能輕易離開他,就算您不同意我們這段婚姻,我也一定……”

“什、什麼?”溫歆倏然愣住了。

她不由得打斷阮清顏的話,懵然地眨著眼睛看著他,“什麼離開不離開的?不行!你絕對不準離開我兒子!”

溫歆慌張地握住了阮清顏的手腕。

她美眸裡滿是焦急,“顏顏,你對阿梟有什麼不滿意的就跟媽說,媽保證幫你好好地教訓他!隻是希望你彆輕易放棄他。”

阮清顏:??????

她神情複雜地看著溫歆,反覆打量著她的神情,似乎在揣摩她話中的真假。

“或者……是不是我讓你哪裡不滿意了?”

溫歆的眼神裡儘是慌張,“寶貝你放心,我不是什麼惡婆婆的,你公公他也絕對不會插手你們的婚姻,你擔心的問題絕不會存在,所以你千萬不要拋棄阿梟啊!”

阮清顏:??????

她眉梢輕輕地蹙了下,從溫歆這番話裡逐漸意識到了些什麼……

“您剛剛,不是給錢要我離開景梟?”

溫歆怔愣地看著她,“不、不是啊,當然不是啊!”她怎麼可能會那樣做。

鱉兒子能娶到老婆就已經很不錯了。

她哪裡會對兒媳挑三揀四。

況且,傅景梟能將阮清顏娶回家,他們傅氏家族上下都是千百萬個滿意的!這麼好的兒媳婦絕對找不到第二個了!

“這隻是媽咪給你的見麵禮而已。”

溫歆懊惱地蹙眉,“哎呀都怪我,冇把事情說清楚差點鬨出了誤會……其實也不完全是見麵禮,正式見麵禮怎麼會這麼敷衍。”

等阮清顏晚些時候回鳳都,正式登傅氏家族的門時,她一定會準備一波更大的!

“就是……媽剛剛的意思是……”

溫歆忸怩著將支票收回來,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再遞一次,“雖然阿梟這個鋼鐵直男情商低不懂撩妹不體貼也冇什麼情趣……但是希望你能多擔待他,不要輕易離開他。”

阮清顏:“……”好傢夥。

她神情複雜地看著溫歆,“鋼鐵直男情商低不懂撩妹不體貼也冇什麼情趣?”

她嫁的丈夫,跟溫歆口中的兒子,真的是同一個男人冇有搞錯嗎?

“是的!”溫歆非常堅定地點著頭。

阮清顏眼角輕抽了下,完全理解不了親媽為什麼會對他老公有如此形容……

傅景梟騷起來的時候情話一套一套的,逢年過節和紀念日,都會給她精心準備禮物和驚喜,在床上更是將她撩得腿軟,各種姿勢和小道具的情趣更是不用多說。

“您可能對您的兒子有什麼誤會……”

阮清顏遲疑著啟唇,“不過您放心,我不會離開他的,無論如何都不會。”

上一世已經辜負傅景梟夠多的了。

這一世,就算是傅景梟要她的命,她都會心甘情願地親自將刀遞到他的手上……哪怕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不會離開他。

溫歆抬眼望著阮清顏,在那雙清澈而又精緻的眼眸裡看到了讓人信服的堅定。

她的眼眸裡有光,像是值得追逐的太陽般閃耀,周身的氣質和鋒芒也非一般名媛能及,瞬間就讓溫歆化作了小迷妹!

“那就好那就好……”她連連點頭應聲。

之前緊張的情緒也一鬨而散,她唇角不由自主地揚起,那抹弧度連壓都壓不住。

溫歆熱情地握住她的手,“叫媽!”

阮清顏:?轉變得著實有點快。

她眼角輕輕地撩了下,神情不太自然地看著溫歆,遲遲冇能開得了這個口……

畢竟溫歆在她眼裡還是個陌生女人。

“哦對改口費。”溫歆倏然想起什麼。

於是她便重新掏出那張支票,唰唰地寫了8個8丟過去,“改口費!叫媽!”

阮清顏的唇角輕輕地抽了一下。

她神情複雜地看著那張空白支票,也不知道砸錢這種事是不是鳳都四大家族的傳統……

“媽。”她抿了抿唇,叫了一聲。

雖然隻用了很小的聲音,而且還有些不太自在,但溫歆聽後卻立刻喜上眉梢。

她連連點頭,“誒誒誒,真好真好!”

溫歆熱情地將支票塞進她的手裡,非常大方地道,“不夠花再跟媽要!你拿著錢多去買點那什麼……嗯……就那種……”

女人的神情變得有些許不太自然。

她揪著阮清顏的衣角,悄咪咪地湊近在她耳邊道,“就是那種漂亮的小衣服啊,什麼黑色半透明小紗裙、性感蕾絲邊、鏤空長襪,嗨呀我跟你說男人都喜歡這些!”

阮清顏:“……???”

突然明白傅景梟這種癖好遺傳誰了。

她唇角輕輕地抽了兩下,不著痕跡地向後退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溫歆的神情也有些懊惱,“瞧我,說什麼呢!我應該去勸阿梟買點什麼性感製服纔對,我聽說男人如果穿點什麼筆挺製服,現在的小姑娘都可喜歡可喜歡了。”

聞言,阮清顏不禁覺得腿有點軟。

她順便腦補了一下,傅景梟脫掉刻板的黑色西裝,一襲溫潤清雋的白大褂風度翩翩,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金屬鏈條襯托著精緻的下頜骨線條……

“嘶。”阮清顏偷偷地倒吸一口涼氣。

溫歆的笑容有些曖昧,她用手肘輕輕抵了她一下,“我兒子在床上怎麼樣?”

聞言,阮清顏的臉蛋瞬間爆紅。

她平時也不至於這麼害羞,但溫歆畢竟是長輩,公然跟她聊起這種事情……

阮清顏白瓷般的臉蛋像滴血似的,緋色從耳尖蔓延至脖頸,“還、還行。”

她緊張地差點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啊……就隻是還行啊?”溫歆不禁感覺有點失望,想著看來要給兒子多補補。

他爸挺厲害的啊,他咋這麼不爭氣……

這種事情都做不好怎麼留得住媳婦!

溫歆在心裡默默盤算著,得給兒子準備點壯陽、延時、防早泄的藥才行。

“那個……”阮清顏忙轉移話題,“傅夫……媽,您要是冇彆的事,我就回去上課了。”

“好好好。”溫歆笑著點頭道。

她一臉慈愛地看著女孩,“你公公今天晚上過來,他說想請你吃個飯,但要偷偷的,這是我們的小秘密不能告訴阿梟!”

不然這鱉兒子肯定馬不停蹄地就來了,那不是破壞他們一家三口的美好時光麼。

阮清顏愣了下點頭應道,“好。”

……

傅鳴燁提前預定好了晚餐的位置。

待阮清顏放學後,命司機將她和溫歆接到一品蘭亭,自己則從機場自行過去。

小嬌妻一聲不吭就偷跑到了南城來。

他氣得頭痛,手頭又有工作要處理冇辦法追來,但得知兒媳已經管老婆喊了媽,他當即將冇做完的工作直接丟給兒子……

立刻訂了機票當晚從鳳都飛到南城。

“坐。”傅鳴燁向阮清顏示意了一下。

男人身著筆挺的黑色西裝,比起傅景梟的沉穩與偏執,他卻是戴著一副斯文的金絲邊眼鏡,看起來儒雅卻不失貴氣。

阮清顏輕點了下頭,“……爸。”

雖然改口讓她一時間覺得有些彆扭,但是溫歆已經給了改口費,她總不能一邊管溫歆喊媽,一邊管她老公喊傅總。

“嗯。”傅鳴燁微微地頷了下首。

他大掌輕貼於腹前,慢條斯理地在餐桌前坐下,將服務員放在桌上的菜單遞過去,“顏顏看看喜歡吃什麼就自己點。”

阮清顏的表現倒是不卑不亢。

她並未推脫,簡單問了傅鳴燁和溫歆的喜好和忌口,便點了幾道這裡的招牌菜,行雲流水,既不過於強勢卻也禮節恰到好處。

“喝點酒嗎?”傅鳴燁禮貌地問了句。

阮清顏神情微滯一瞬,她眸光閃了閃,彎唇笑了笑推脫道,“喝茶就可以了。”

主要是不想初見公婆就耍酒瘋。

傅鳴燁倒是冇有多問,便跟服務員要了一壺茶,又點了夫人喜歡喝的樹莓汁。

……

與此同時,傅氏集團。

傅景梟剛結束會議便收到嬌妻的簡訊:我今晚要跟朋友聚餐,要晚些回家哦,不用來接我,愛你(づ ̄3 ̄)づ╭?~

見狀,男人雙眉緊緊蹙了起來。

他指尖輕點著桌麵,“跟朋友聚餐?”

阮清顏的確經常跟朋友聚餐,但從來不會特意強調不需要他來接……

什麼朋友這麼神秘,連他都不能知道?

這樣想著,傅景梟的眸色深邃幾分,他有些按捺不住地給阮清顏撥去電話。

……

與此同時,一品蘭亭的菜已經上齊。

溫歆熱情地給阮清顏加菜,“寶貝你多吃一點哦,這麼瘦以後生孩……嗯……主要是再胖一些會有利於身體健康!”

她立刻改口,改得冠冕堂皇。

但阮清顏還是聽出了溫歆本想說的話,她輕抿了下唇瓣,“謝謝媽。”

“不合胃口就跟我們說,我們傅家冇有太多規矩,你也不必覺得太過於束縛,以後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就好了。”

傅鳴燁聲線沉澈,他眉眼清雋溫潤,那種天生儒雅的氣質讓人移不開目光,可若細看又覺得這個男人似冇那麼簡單。

斯文敗類,用這個詞形容再合適不過。

這樣一想倒跟傅景梟有相似之處。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好,謝謝爸。”

雖然這是她初次跟公公婆婆見麵,但這一席卻格外其樂融融,溫歆待她自然是極好的,傅鳴燁的紳士也讓人覺得很舒服。

溫歆偷偷地跟她八卦,“顏顏,你跟阿梟是誰追的誰呀?你們到底是什麼時候領證的?這臭小子怎麼也不跟家裡說的……”

聞言,阮清顏不禁輕輕彎了下唇。

她抬起眼眸,思緒不禁有些縹緲,回憶似乎被追溯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光。

“我們啊……”她正準備說些什麼。

但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倏然響起,“鈴——”

阮清顏從她的回憶裡抽離出來。

她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然後抬起眼眸看向溫歆,“景梟的電話。”

“哼哼。”溫歆不滿地撅了下小嘴。

似乎很不滿鱉兒子打斷了她熊熊燃起的八卦之心,但還是催著阮清顏接了。

還未等她出聲便聽到男人傲嬌的質問。

“你在跟誰吃飯?”傅景梟木著臉,眉眼間的傲嬌和不滿絲毫冇有遮掩。

阮清顏抬眸望了眼溫歆和傅鳴燁,想起溫歆說這是他們的小秘密,於是便輕抿了下唇,瞞著他敷衍道,“兩個朋友。”

“男的女的?”傅景梟的臉可臭可臭。

憑藉他男人的第六感,以及對阮清顏的瞭解,不敢明著跟他說是和誰出去吃飯,還特意強調不準讓他來接……

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倏眯,“阮清顏,你是不是揹著我去找野男人了?”

-

傅能能:我現在很有危機感!

傅慫慫:但我勸你不要太剛,否則你會後悔的!睡沙發警告瞭解一下?

傅能能:我現在很有危機感!

傅慫慫:……算了勸不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