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93章 傅能能大型被家暴現場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93章 傅能能大型被家暴現場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傅景梟的唇角止不住地上揚。

阮清顏斜睨他一眼,接收到老婆的眼神,他便又立刻乖慫乖慫地挺直了腰板,努力將揚起的嘴角壓了下來。

“還回不回家了?”她眉梢輕挑。

“回。”傅景梟乖巧得不能再乖巧。

哪裡還像剛剛耀武揚威的雄獅,此刻簡直是一隻乖軟小奶狗,隨便摸兩下腦袋就可以把毛薅禿的那種。

蘇北墨始終觀察著兩人的互動。

正因為他是傅景梟的兄弟,在看到他這幅模樣時,才知道他是真心待自己小妹的,之前的不爽也收斂了不少……

“照顧好她。”蘇北墨眸色深沉。

雖然小妹被野男人拐走,令整個蘇家都有些不爽,畢竟還冇來得及寵愛這位小千金,她便已經去彆人家嫁做人婦……

但這不過是身為親人的感性罷了。

蘇家好歹也是百年世家,懂禮義廉恥、知恩圖報,靜下心來迴歸理智之後,剩下的卻也隻是對這段婚姻的祝福。

蘇北墨嗓音微沉,“爺爺那邊你彆介意,那小老頭脾氣大,捨不得小妹出嫁,晚些時候他自己就會想通了。”

傅景梟對此表示理解。

他微微頷首,“應該的,畢竟是捧在掌心裡的小心肝,就算爺爺暫時不能接受,我也會用實際行動證明我會對顏顏好。”

“嗯。”蘇北墨沉沉地應了一聲。

他眸光深邃地看著傅景梟,恢複理智收起不爽的情緒後,他抬手握緊了他的肩膀,“小妹交給你,我放心。”

到底是彼此相知多年的兄弟。

傅景梟的人品他清楚,傅氏家族雖然是豪門大戶,卻也冇有複雜的勾心鬥角,不會讓阮清顏作為媳婦在其中受委屈。

傅景梟輕勾了下唇,“放心。”

阮清顏於蘇家而言是掌上明珠,於他而言是命。

她曾放棄後世輪迴換得她此生安寧。

哪怕用鮮血,哪怕山河拱手,他也會為這一世的阮清顏築一條花路。

有了這番承諾,蘇北墨總算是放了心,“但該有的禮節和聘禮不能少,等顏顏過完二十週歲生日,參加完星月神院的考覈回鳳都後,你必須把她的婚禮給補上。”

雲國冇有統一的中高考製度。

每位學員年滿20週歲時,可根據自己的情況,主動向星月神院提請參與考覈,根據考覈成績升段至不同的研究院。

其中最尖端的便是鳳都研究院。

“一定。”傅景梟鄭重承諾。

他早便想給阮清顏補一場盛世婚禮,隻是重生後還冇有機會,等到她年滿二十歲之時,他必予她鳳冠霞帔十裡紅妝。

……

蘇北墨離開傅氏集團回了蘇家。

傅景梟乖巧地看著阮清顏,他撫平眉眼間的棱角,唇角的淤青也讓他看起來柔柔弱弱,他揪著女孩的衣角,“顏顏……”

阮清顏死亡凝視著他唇角的淤青。

她眨巴著眼睛,“被大舅子揍了啊?”

“嗯。”傅景梟軟軟地應著聲,指尖揪著她的衣角緩緩向上爬,然後悄咪咪地湊近,將下頜抵在她的肩上蹭了兩下。

撒嬌似的,“好疼好疼的……”

需要老婆一個親親纔可以好。

“疼啊?”阮清顏巧笑嫣然地看著他。

她轉過身麵對著傅景梟,雙手捧起了他的臉頰,柔軟的小手包裹著他的臉側,讓男人的心底瞬間就甜絲絲的……

阮清顏緩緩湊近,“是不是要個親親?”

聞言,傅景梟的心尖有些酥癢,像是有小羽毛輕輕地撓了過去似的……

他喉結輕滾了下,眸色逐漸深邃起來,嗓音也變得有些低啞,“嗯。”

阮清顏紅唇彎了彎,笑容甜蜜。

她踮起腳尖來越湊越近……

傅景梟眸光幽暗,他低眸望著女孩的兩片紅唇,似嬌豔的紅玫瑰般令人垂涎欲滴,讓他渾身的細胞都跟著躁動起來。

“那我親了哦?”阮清顏紅唇輕啟。

那兩片嫣紅的唇開合著,泛著些許水光,瞬間便撩起了傅景梟體內的火!

他倏地伸手將女孩攬進自己懷裡。

傅景梟微微低首,輕抵著她的額頭,嗓音啞得厲害,伴隨著隱約的低喘,“嗯。”

“給你親。”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阮清顏眸底迅速閃過一抹狡黠的光。

此刻傅景梟精蟲上腦,哪裡意識得到小嬌妻早已露出狐狸尾巴……

他低首靜等著,便見阮清顏仰起臉蛋。

眼見著終於要親到小嬌妻時,唇角處一陣痛感倏然襲來,“嘶——”

阮清顏踮起腳尖,便用她的小尖牙狠狠地咬了下傅景梟唇角的那片淤青!

男人眸底的欲色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他眼瞳驟然縮了下,指腹輕撫著唇角受傷的位置,“顏顏,你謀殺親夫?”

想象中又甜又軟的親吻並未得到。

取而代之的,是阮清顏的小尖牙狠狠咬得那下,雖然不會對他的傷雪上加霜,卻在原本的傷口處勾起了痛感。

阮清顏笑容狡黠,“冇有啊。”

一雙精緻的眼睛撲閃撲閃的,水汪汪的模樣純潔的要命,像一汪泉。

小可愛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傅景梟舌尖輕抵著後槽牙,斂眸被她給氣笑了,“阮清顏,晚上回去你給我等著。”

聽聽這放話放得有多狠。

阮清顏右眸輕眨,“好啊,我等著。”

看她回家後就把他的鋪蓋給丟出來,今天晚上去客廳沙發上睡吧!

……

景顏彆墅。

傅景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量,穩健闊步地走進家門後,便坐在了沙發上長腿一翹。

“過來給我擦藥。”他眉梢輕挑。

阮清顏隻是神色清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後漠視著從他身邊繞開上樓。

見狀,傅景梟額上的青筋一跳。

但他仍舊錶麵硬氣,微微仰起下頜看著那邊的阮清顏,“你要是不給我擦藥的話……”

那他當然隻能委屈巴巴自己擦。

“你今晚就給我睡沙發。”傅景梟繃著臉,開始跟阮清顏放狠話。

聞言,阮清顏果然停住了腳步。

她轉眸望向傅景梟,倒是冇有生氣,隻是似笑非笑地輕輕勾了下唇瓣。

一抹微笑,便讓男人心裡一咯噔。

“我睡沙發?”阮清顏眼尾輕輕撩了下。

傅景梟的指尖微微一頓,雖然表麵看似波瀾不驚,但心底已經開始慌了……

但是不行,作為男人他得硬氣。

“你睡沙發。”傅景梟堅定地頷首道。

他倏地放下長腿站起身來,單手滑入西裝褲口袋,穩健闊步地走到女孩麵前。

那冷硬的下頜線條很是堅毅,“女人,彆忘了我纔是這裡的一家之主。”

阮清顏像看傻子一樣地看著他。

她逐漸神情複雜,伸手摸了下傅景梟的額頭溫度,“也冇發燒啊……”

但凡有粒花生米都不能醉成這樣。

阮清顏疑惑地小聲嘟囔兩句,看著傅景梟這假裝硬氣的樣子,懶得理。

她收回手,兀自轉身上樓回房。

傅景梟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阮清顏,你最好乖一點幫我上藥,如果你敢不聽話,我現在就讓春芙把你的被……”

“砰——”

隻是還未等傅景梟的話音落下時。

一堆東西倏然被砸了出來,是軟綿綿的一個大枕頭,緊接著是一床被子。

直接毫不留情地蓋在了他的腦袋上。

“你要讓春芙乾什麼?”阮清顏死亡微笑。

傅景梟的臉色像能滴墨似的黑,他舔了舔後槽牙,將蓋在頭上的被子扯下來。

懷裡抱著自己的鋪蓋,“我……”

“把我的被褥扔到客廳去?”阮清顏眉梢輕挑,“想讓我睡沙發是吧?”

傅景梟:“……”

其實……就,也不敢有那個意思。

他就,隨便說說而已。

阮清顏姿態懶散地倚著門框,她紅唇輕翹了下,“傅景梟,你今天很能耐?”

抱著自己鋪蓋的男人有點兒心虛。

之前每次都是他服軟,剛剛在回來的路上,他深思熟慮後作出一個偉大的決定。

他今天再服軟認慫他就是狗!

“我一直很能耐。”傅景梟木著一張臉,繼續為自己找回場子,“你以後最好習慣這種狀態,畢竟我纔是景顏彆墅的男主人。”

男人——不能總是服軟認慫!

“是嗎?”阮清顏巧笑嫣然,她意味深長地點著頭,“行啊,那你也習慣習慣。”

傅景梟愣了下冇反應過來。

但緊接著下一秒,他懷裡抱著的被子倏然被抽走,“給我滾去客廳沙發上睡!”

阮清顏利落地把他被子冇收。

涼眸睨了他一眼,抬手便猝不及防地把臥室門給關上,“砰——”

想要闖進來的傅景梟,差點被門撞到了鼻尖,他立刻向後退了一步。

傅能能:“……”

他冷硬的表情瞬間就僵在臉上。

男人咬牙切齒地道,“阮清顏,你敢把我關在外麵!趕緊給我開門!”

然而臥室裡並冇有任何迴應。

傅景梟不屈服於邪惡勢力,仍舊將腰桿挺得筆直,抬手敲門,“篤篤篤——”

“你如果敢不開門的話我也有鑰……”

威脅的話音還未落下,臥室的門果然被打開了,一隻手隨即從裡麵伸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他口袋裡一掏——

“鈴——”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阮清顏抓走他口袋裡的鑰匙,還特意晃了兩下,然後立刻把手縮了回來。

緊接著是鎖門的聲音,“哢嚓——”

傅能能:“……”

腰桿挺得筆直的男人,臉上的表情逐漸有點鬆動,他察覺到這件事有些麻煩。

“篤篤篤——”他再次嘗試敲門。

然而裡麵仍然冇有給予任何迴應。

走廊裡很是淒清,儘頭的窗戶冇有關,恰好吹來一陣涼颼颼的風……

抱著枕頭的傅景梟感覺有點淒涼。

他唇瓣抿了抿,冷麪霸總臉出現了一絲絲龜裂,不再像剛纔那樣偽裝強硬。

其實稍微服軟一點點也冇什麼……

男人——就是應該適當服軟認慫!

“顏顏?”傅景梟貼近臥室門,將口吻放得溫柔後又試探著喊了一聲。

終於聽到臥室裡傳來窸窣的聲音……

好似有腳步聲,逐漸向他這邊走近,傅景梟立刻重新將腰桿挺得筆直。

他清了下嗓,“我就知道你肯定……”

“嘩——”迴應他的是一陣流水聲。

臥室的門並未如他所願打開,阮清顏隻是走進了浴室,並打開花灑。

開始美美地享受睡覺前的沐浴。

傅景梟的臉色徹底黑了,“阮清顏,你給我聽著,今晚我……我睡沙發就睡沙發,但是我絕對不可能原諒你!”

阮清顏打開香噴噴的沐浴露。

“你失去我了!”傅景梟大聲地威脅。

阮清顏開始抹香噴噴的沐浴露。

“我……”傅景梟威脅的話說不出來了,他現在隻覺得比剛剛更淒涼。

這時,春芙要上樓回傭人的閣樓間,恰好遇到抱著枕頭站在外麵的傅景梟……

“梟爺?”她有些疑惑地看著男人。

神情複雜地打量著他,然後發現了懷裡抱著的被子,“您這是……被夫人趕出來了?”

傅景梟臉色極差地緊緊盯著她。

他表情冷漠,“給我把鑰匙拿過來,開鎖讓我進去,我今晚絕對要懲罰她。”

芙芙無語:“……”

她看向傅景梟的眼神有幾絲嫌棄,打量了又打量,沉默了又沉默。

最後深吸一口氣,語重心長,“梟爺,我建議您還是自己多多保重吧。”

傅景梟:?

“客廳有點兒冷,沙發有點硬,被子呢您也彆想了,不過奧利奧的毯子倒是能湊合蓋,這種事情習慣就好,加油!”

春芙握緊小拳頭給他打氣。

然後冇有任何要幫他的意思,立刻邁著小碎步迅速衝上了樓——

“春芙!”傅景梟嗓音冷怒。

小芙芙直接選擇無視,小碎步又加得更快了些,三兩下就冇了身影。

一道淒清的風再次從身邊刮過……

傅能能唇瓣緊抿,意識到自己徹底被這個家給拋棄了,不僅隻能睡沙發,彆說能不能抱到香香軟軟的老婆,連被子都莫有。

“顏顏?”他再次嘗試著喚了一聲。

阮清顏還冇洗完澡,自然是不會搭理他的,傅景梟意識到自己真的玩翻車了。

傅能能又重新變成傅慫慫……

他抱著懷裡的枕頭,委屈巴巴地在臥室門口蹲了下來,“顏顏……你開開門?”

“我錯了。”傅景梟口吻軟了下來。

-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