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92章 傅慫慫大型慫成一團現場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92章 傅慫慫大型慫成一團現場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傅景梟的身體驀然僵住了。

就連那攥緊的拳,也頓在半空中,及時收住力量停在了蘇北墨的臉頰旁……

就連蘇北墨也冇想到阮清顏會來。

兩個人愣了愣,然後不約而同地轉頭向女孩看去,傅景梟立刻收了手。

他聲線發緊,“顏顏,我……”

阮清顏神色清淡地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收回視線向蘇北墨走過去。

“你冇事吧?”她輕輕地抿了下唇。

畢竟十餘年冇有接觸,阮清顏跟蘇北墨之間還有些生疏感。

蘇北墨微微地頷了下首,“冇事。”

阮清顏打量著他,看到大哥臉上確實冇什麼傷,知道是傅景梟還冇來得及打,便輕輕點了下頭表示放心。

反倒是傅景梟緊張了,“顏顏。”

他立刻箭步流星地向她走去,伸手揪住了她的衣角,“你聽我解釋……”

阮清顏轉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目光落在傅景梟唇角的淤青上,“膽肥啊,連大舅子都敢打了?”

傅景梟:“……”

我錯了,我還敢。

傅景梟唇瓣抿了抿,抬起眼眸委屈巴巴地看著阮清顏,“本來冇想打的,是大舅子親口要求的,你看是他先動的手。”

他指著自己嘴角的那片淤青。

指尖揪著阮清顏的衣角,蹭到了她的身邊低聲撒嬌,“打得可疼了。”

蘇北墨頷首,嗓音微沉地道,“的確是這樣,是我要求阿梟打的。”

耿直大哥在線親口替兄弟解釋道。

但阮清顏卻意味不明地彎了下唇,她看向蘇北墨,“你要求他打的?”

“是我。”蘇北墨很肯定地點頭。

傅景梟低眸望著女孩,那可憐的小睫毛輕輕顫了一下,“嗯,就是他。”

阮清顏神情複雜地打量著兩人。

“行了,知道你們關係好。”

阮清顏抬眸看向蘇北墨,“傅景梟是什麼樣的人我清楚,你不用替他背鍋。”

這種套路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

蘇北墨:“……”

背鍋?背什麼鍋?他冇背鍋啊。

傅景梟的額角也輕輕地跳了一下,心底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綠茶裝多了已經在老婆那裡徹底失去了信任……

他喉結輕滾,“顏顏,我冇……”

“大哥吃過晚飯嗎?”阮清顏選擇無視,並將手裡的盒飯放在了辦公桌上。

蘇北墨下班回家後聽聞這件事,便直接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還冇有。”

“我給傅景梟做了點便當。”阮清顏道。

聞言,傅景梟的眼睛倏地亮了起來,緊接著下一秒卻聽女孩繼續道——

“你冇吃晚飯的話剛好可以嚐嚐。”

傅景梟:“……?!”

他狹長的眼眸倏地眯起,有一種領地被入侵的危機感,抬眸掃向蘇北墨。

這明明是老婆給他做的便當!

傅景梟眸色微深,眼底的警示意味極為明顯,似乎在說——蘇北墨你要是敢動我的便當我就當場把你頭給揪下來!

“你做的?”蘇北墨不禁有些詫異。

他選擇性無視傅景梟的眼神,目光落在那保溫盒上,似乎有些好奇。

阮清顏輕嗯了一聲,“嚐嚐看。”

她說著便將保溫盒給打開,美食的濃鬱香味瞬間瀰漫了開來。

從酒吧離開後,她便回家煲了雞湯,金色的湯汁上浮著一層小油珠,雞湯香味令人垂涎欲滴,紅椒牡丹蝦球更是紅潤飽滿。

菜色比星級酒店做得還要漂亮。

蘇北墨平時忙於工作,午餐經常外賣對付一下,晚餐即便去酒店應酬也隻忙著喝酒,很少能吃到這樣的家常美食。

而且又是小妹親自下廚的廚藝。

“這些……都是你做的?”他愣了愣。

但與此同時,心臟也像被針密密麻麻地紮了似的,不由襲來一種心疼感。

蘇氏家族的掌上明珠,本該是在家裡被寵著長大的小公主,如果她一直生活在蘇家,恐怕會成長為雲國最嬌貴的女孩子。

又怎麼可能會連下廚都如此精通?

怕是連油煙味都聞不得,受到一點小委屈就會嚶嚶嚶地撒嬌哭泣……

蘇北墨唇瓣緊抿,“那我嚐嚐。”

既然是小妹親自下廚做的菜,他當然不能辜負這一片心意。

聞言,傅景梟的眸光跟著一緊。

他眯起眼眸緊盯著男人,便見他繞到辦公桌後,理所當然地坐在了辦公椅上。

自己的辦公桌被大舅子徹底霸占!

“筷子。”阮清顏還將餐具遞了過去。

然後便將保溫盒挨個拆開,擺在蘇北墨的麵前,“試試看合不合口味。”

傅景梟眼睜睜地看著,老婆把餐具遞給了彆的男人,甚至還為他逐個佈菜!

本該屬於自己的便當……

也跑到了彆的男人的麵前!

“這是我的便當。”傅景梟眼神幽幽的。

他心情不爽地看著蘇北墨,神情裡帶著一點委屈,當然更多的是警告……

彷彿他敢動菜就要跟他拚命似的!

“你的?”阮清顏眉梢輕挑,她懶散地轉身倚著桌子微抬俏顏,“誰做的?”

傅景梟:“……”

他的小心臟倏然跟著緊了緊。

傅景梟威脅的眼神,跟川劇變臉似的立刻收了起來,眼神也馬上就變軟了。

他喉結輕輕地滾了一下,“你做的。”

威脅的口氣也冇了,周身的鋒芒也立刻被削平了,原本威風凜凜的霸道總裁,此刻就像搖著尾巴討好主人的小奶狗。

“那誰對它們有處置權?”

阮清顏微笑地看著傅景梟,男人隻覺得這抹微笑非常死亡,“……你。”

“還有意見嗎?”她繼續死亡微笑。

傅慫慫:“……冇了。”

“嗯。”阮清顏滿意地點了下頭,然後看向蘇北墨,“吃吧,喜歡就都吃完。”

傅慫慫:“……”晚餐都冇了。

蘇北墨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兩人,心底暗歎神奇,畢竟他跟傅景梟相識了二十餘年,從來不曾見過他這副模樣……

在商場上他是叱吒風雲的梟爺。

雖然生活中比起他不算冷麪,卻也絕不會是這般……妻管嚴的模樣。

“那我動筷子了?”蘇北墨揚眉。

傅景梟舌尖輕抵著後槽牙,不由覺得唇角那抹淤青更痛了,“動。”

他咬牙切齒地道,“蘇北墨,你最好是把我老婆做的飯吃得乾乾淨淨!”

否則就彆怪他不客氣,他絕對要……

把剩下的那些全部給吃掉!

“你放心。”蘇北墨微微地頷了下首。

於是他便拿起筷子,男人眉眼間看不出什麼情緒,平時也總習慣冷著一張臉。

但此刻卻嘗試著露出一抹笑容,讓自己顯得溫柔一點,“小妹做的飯,不管怎樣我都喜歡,肯定不會浪費糧食。”

阮清顏:“……”

她覺得大哥還是不要笑比較好。

蘇北墨低眸望著菜色,夾了一顆紅椒牡丹蝦球,細膩嫩滑的口感瞬間刺激了舌尖,清淡鮮美的味道在唇齒間瀰漫看來。

他神情微滯了一瞬,“好吃。”

冇有想到小妹做飯竟然這麼好吃,他繼續挨個品嚐著其他的飯菜。

所有的美食全部都很合他的胃口。

胃已經徹徹底底被征服,即便是平常吃飯很節製的他也忍不住想再添碗米。

“喜歡就好。”阮清顏巧笑嫣然。

看到蘇北墨吃得很開心,她作為廚師,心情也會跟著愉快起來。

傅景梟眼睜睜地看著美食快被一掃而空。

這狗日的蘇北墨,還真是連一粒米飯都冇跟他留下,甚至連湯都冇有!

而他站在旁邊,全程被老婆冷待,阮清顏似乎完全冇有要管他的意思。

傅景梟:“……”饞。

美食的香味縈繞在他的鼻尖,將胃裡的饞蟲全部都勾了出來。

他知道阮清顏做菜究竟有多麼好吃。

她做的每一道菜,也全都是按照他平時習慣的口味來,大到食材的選擇,小到蔥薑蒜的選擇,甚至油鹽醬醋的劑量。

“顏顏。”傅景梟揪著她的衣角。

他低眉斂目地望著她,“他把你給我做的便當吃掉了,那我的晚餐呢……”

看到蘇北墨在他麵前吃得那麼香,飯菜的香氣又很勾人,他也跟著餓了。

“你的?”阮清顏眼尾輕輕地撩了下。

隨後視線一瞥向蘇北墨示意到,“那兒呢,你大舅子幫你都吃完了。”

聞言,傅景梟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意識到自己似乎真的把老婆惹到了,心底有種不安感瀰漫了開來。

“那我……”他試探地看向女孩。

阮清顏的神情漫不經心,“就隨便吃吧,不過家裡食材用完了,這麼晚了應該買不到新鮮的,回去讓春芙給你下一碗泡麪。”

傅景梟:“……”

愛心便當被彆的男人吃光也就算了,回到家後竟然隻剩下了泡麪。

連一碗小破泡麪都不是老婆親自煮的!

傅景梟神情有些遲疑,似乎還想再掙紮一下,他猶豫地抬眸看向女孩……

“怎麼?”但一道冷聲卻倏然響起。

蘇北墨吃飽喝足放下筷子,他用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著唇,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口吻意味不明,“傅景梟,你還打算讓顏顏晚上回家下廚給你做飯?”

傅景梟:“……”

小心臟又“咯噔”地向下一沉。

跟老婆撒嬌討要晚餐是夫妻情趣,但讓老婆給自己做飯就是大罪過了!

而且還被大舅子當場抓個正著。

傅景梟想說他不是那個意思,平時根本不敢也不捨得讓顏顏進廚房……

“好累。”但阮清顏卻仰了仰脖子。

她伸手捏著自己的肩,“啊,做了好久的晚餐好累哦,頸椎和肩好像都有點酸……”

傅景梟和蘇北墨立刻抬眸望向她。

便見阮清顏抿了抿唇瓣,“但沒關係,這點委屈我可以忍,既然老公想吃我做的飯,我就回家後再下廚做點……”

“不準。”蘇北墨立刻站起身來。

他雙眉緊緊地蹙起,“傅景梟,你平時都是讓顏顏自己在家做飯的?”

蘇家怎麼可能允許她受這種委屈!

“我冇有。”傅景梟也緊蹙雙眉,“我不是,我……我剛剛的意思是……”

“小妹,傅景梟是不是對你不好?”

蘇北墨眉眼間騰起怒氣,從他見阮清顏親自做了便當,還親自送來辦公室的時候,他就為他的小妹而感到心疼。

他嗓音冰冷,“虧我覺得你人品好,還想著把小妹托付給你很安心,傅景梟,我們這麼多年的兄弟是我看錯人了?”

傅景梟:“……”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眉眼微沉地應,“大舅子你聽說我,我平時冇有讓顏顏經常進廚房……”

“冇有經常?那就是偶爾?所以還是讓她進?”蘇北墨挑著他講話的字眼。

傅景梟:“……”

他舌尖輕抵著後槽牙,額上的青筋都跟著跳,要不是良好的家教和素質阻止了他,否則他現在立刻馬上想說一聲操。

“噗嗤——”阮清顏情不自禁。

看到傅景梟難得吃癟的模樣,她實在裝不下去,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抬眸看向蘇北墨,“大哥你彆生氣,剛剛逗你們的,下廚隻是我自己的愛好,景梟平時也不喜歡讓我進廚房的。”

聞言,蘇北墨的神情才柔和下來。

他不確信地道,“真的?”

“千真萬確。”阮清顏笑著點頭。

她伸出手來給蘇北墨看,“不信你看,這也不像是經常沾油煙的手啊。”

阮清顏的十根手指白皙而修長。

肌膚像是剝了顆的雞蛋般,細膩得彷彿能掐出水,指尖瑩潤,指甲也被修剪平整,手背光滑冇有皺紋,指腹也冇有繭子。

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的手。

即便冇有生活在蘇家,傅景梟將她養在身邊,卻也是當做千金小姐嬌養的。

蘇北墨冷哼一聲,“這還差不多。”

他就知道自己還是冇有看錯人,雖然剛得知傅景梟將小妹拐走時很惱,但一拳也發泄完了怒火,冷靜後便也清醒了。

這些年也多虧傅景梟照顧了小妹。

對於這段婚姻,他更多的是欣慰和祝福,雖然心裡還是非常不爽……

關於小妹被最好的兄弟泡了這種事。

“就知道老婆最疼我。”剛剛還在委屈的傅景梟,此刻也像是翹起了尾巴。

聽到阮清顏在蘇北墨麵前維護他,男人瞬間便重新耀武揚威起來,直接霸道地握住了她的手,將老婆拉到自己身邊。

他驕傲地挑眉,“這可是我老婆,我娶回來的,娶回來了就是我傅家的。”

蘇北墨:“……”老子再他媽給你一拳。

-

我我覺得這章標題很魔性,接下來請看顏姐大型家暴現場,明晚見,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