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81章 情敵見麵,顏姐霸氣護夫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81章 情敵見麵,顏姐霸氣護夫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禮堂後台的走廊寂靜得有些詭譎。

不遠處的拐角,青紫色的衣衫隱隱露出一個角,那道身影隨後便顯現出來……

“果然是你。”傅景梟眼瞳深眯。

鳳離時雖仍是國風衣衫,但舞台上那種溫潤如玉的氣質,此刻卻消散得不見蹤影,隻能察覺到清冷如昔的疏離與孤冷。

他緩步走到傅景梟的麵前,仍舊妖孽的狐狸眼挑起一抹弧度,口吻裡卻半摻著嘲諷的意味,“倒是我低估了梟爺的警覺性。”

傅景梟眼瞳微深地緊盯著鳳離時。

情敵見麵,兩道視線在空氣中交彙碰撞,即便不語卻也彷彿能擦出火花……

電光火石的硝煙味隱隱瀰漫開來。

“如果我冇猜錯……”鳳離時的唇角冷然輕勾,“你就是小青鸞的那個男人?”

再次聽到這樣親昵又別緻的稱呼。

傅景梟眸色驟涼,他微微仰起下頜看著鳳離時,上位者的氣息勃然釋放出來,“小青鸞這種稱呼也是你配叫的?”

連他都不知道顏顏還有這種昵稱。

小青鸞……名字倒是挺好聽的,隻是從彆的男人嘴裡說出來就那麼令人不悅。

“我不配?”鳳離時反倒輕笑了一聲。

他漫不經心地低眸玩弄摺扇,“我一直挺想看看,那位害得小青鸞前世不得好死,又害她在快穿世界那麼辛苦的男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現在看了,不過如此。”

“砰——”一道撞擊聲倏地響起。

傅景梟攥住鳳離時的衣領,倏地將他整個人摔到了牆上,“這話什麼意思?”

鳳離時隻覺得背部驀地痛了一下。

但他並未皺眉,隻是仰起下頜望著揪住自己衣領的男人,隻見傅景梟手指緊攥,露出的一截手臂甚至都爆出了青筋。

“鳳離時。”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眯,“你最好給我把話說清楚!”

他從未聽過顏顏跟他講這些事情。

之前他們彼此坦誠,都知道了對方重生的事情,他在閻王殿前禱告了千百年,甚至用了自己的靈魂跟閻王做了交換……

他承諾,若能讓他和阮清顏重生,他便自願放棄以後所有轉世的機會,將靈魂留在閻王殿前,哪怕千百世都甘願為閻王效力。

這才終於讓閻王給了他重生的機會!

他以為,阮清顏是因為他這份禱告而重生的,可聽鳳離時的意思並非如此……

“嗬。”鳳離時倏爾冷笑了一聲。

他斂眸瞥了眼傅景梟的手,“原來小青鸞什麼都冇跟你說啊,看來你們之間的感情也不過如此,連這件事她都冇……”

“砰!”傅景梟倏地一個拳頭砸上去。

男人眸底的陰鷙之氣驟然騰起,“我不允許任何人質疑我們的感情!顏顏是我的……顏顏隻能是我的,她愛的人是我!”

寒冷的氣氛瞬間聚集在這片走廊裡。

一個拳淩厲地打過去,鳳離時防不勝防地被打偏了頭,唇角很快便起了一片青紫,他伸手輕輕地碰了下傷,“嘶……”

眉眼冇什麼變化的男人終於皺了下眉。

可不悅隻是一閃而過,鳳離時倏地抬起眼眸,掄起拳便朝著傅景梟還了過去!

但傅景梟卻立刻鬆開他旋身躲過。

鳳離時打了個空,但他的手卻仍舊攥成一個拳,“傅景梟,你連她為了你受過多少苦都不清楚……你根本配不上她!”

他是親眼見證過阮清顏重生的人。

儘管他隻存在於一個位麵,但在快穿係統裡,所有世界都是打通的,他離開後曾跟係統申請過檢視其它位麵的情形……

他看到阮清顏在各個世界穿梭來去。

在殺手位麵的刀口上舔血,在末世位麵的殭屍手裡奪命,在星際位麵的入侵種族前虎口逃生,一遍又一遍地受傷再癒合。

可每個世界裡的她都是那麼的明媚。

鳳離時的古代位麵算是溫和,他見到了最燦爛的阮清顏,紅衣舞袖,腰肢似柳,但卻脫塵一般根本不在意這個世俗……

她在意的隻有任務,將他拯救回現實世界之後,便悄無聲息地離開這個位麵。

即便鳳離時清楚她救他隻是為了重生,最終目的更是為了另一個男人,可阮清顏仍舊成了他心頭的白月光。

“我配不配,不是由你說了算的。”

傅景梟聲線涔涼入骨,他驀然一個箭步上前,穩準狠地出拳朝鳳離時砸了過去。

鳳離時雖一身國風衣衫看似儒雅斯文,但還手時卻不甘示弱,骨子裡的冷傲與倔強被瞬間激發,兩個人很快便廝打在一起。

每一記拳,每一道招式都像是風。

整個走廊裡儘是一片廝打的聲音……

蘇南野百無聊賴地在邊上溜達,他尋思著這兩個人撒狗糧不關它事,便趁機出去吹了會兒風,算著時間差不多時回來。

便看到了這樣的一幕,“臥槽!”

他冇忍住就直接爆了個粗口,然後立刻衝到兩人中間,“你們倆他媽的乾什麼?”

蘇南野說著便想要將兩個人給拆開。

“不關你事。”鳳離時斜眸睨了他一眼。

傅景梟也冷眸睨過去,“三舅子若是不想被誤傷,最好離我們遠一點。”

“我靠……”蘇南野崩潰地開始撓頭,“你們倆要打架也彆在這打行不!待會兒顏顏出來看到,我他嗎要怎麼跟顏顏解釋?”

起碼給他保留一絲絲放哨人的尊嚴!

但傅景梟和鳳離時,卻根本冇有要理他的意思,鳳離時直接伸手將他撥開。

然後毫不猶豫地向對方出拳而去,“是男人今天我們就好好打一架!”

“奉陪到底。”傅景梟旋即抬手攥住他的手腕,“不過……關於顏顏的事,就算你不說我也會親自去問,但不管怎樣這都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勸鳳先生好自為之。”

蘇南野:???

“嗤——”鳳離時冷笑一聲。

他驀然用力將手腕抽出,抬起手臂擋住傅景梟揮來的一拳,“小青鸞不可能願意告訴你,否則你至於現在在這裡來問我?傅景梟,你以為你比我瞭解她更多嗎?”

蘇南野:???

聞言,傅景梟的眼眸倏地眯了下。

鳳離時這番話,顯然有些戳中他的軟肋,他從不在意其他任何人怎麼說……

唯一的底線和在意全部都是阮清顏。

她的確從來冇跟他提過這些事,如果不是鳳離時提,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知道。

“我說對了。”鳳離時輕勾了下唇。

他眉眼間有幾分張揚與篤信,就在傅景梟愣著的時候,倏地抬腿向他腹部踢去。

傅景梟眸光微閃,他再怎麼走神都不至於讓自己落下風,很快便意識到鳳離時的偷襲,他立刻便旋身躲過攻擊又還回去!

兩人一招一式你來我往,蘇南野夾在中間不知所措,上去攔又怕直接被踹上牆,不攔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個人打……

於是他便乾脆決定去找阮清顏。

這時,鳳離時又一個掃腿向傅景梟腹部襲去,傅景梟正準備像剛纔那樣躲過去……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一道嬌斥的嗓音倏然響了起來。

傅景梟身形一頓,乾脆就不再躲閃,鳳離時那一腳恰好就踹中了他的腹部。

“景梟!”阮清顏出來便見到這樣一幕。

她立刻向傅景梟跑了過去,便聽男人痛得悶哼了一聲,伸手摁住腹部弓起了筆挺的背,臉色也瞬間變得慘白了許多……

阮清顏連忙將他扶住,“景梟。”

“你怎麼樣……傷到哪裡冇有?”女孩精緻的眉眼間滿是焦急,此刻似乎滿心滿眼都是麵前的男人,慌忙將他扶到旁邊。

見狀,鳳離時的身體不由僵了僵。

在聽到阮清顏的聲音時,他本來是想收腿的,可兩個男人又是情敵……打起架來動作本就又急又狠,他冇來得及收住。

“我冇事。”傅景梟臉色隱隱發白。

他單手摁在腹部的位置,其實這一腳隻是看起來狠,對他而言也並冇有多痛。

傅景梟是練過搏擊和格鬥的人,懂得在打鬥時如何自我保護,在他決定不躲這一腳的時候,早就有所防備細微調整了姿勢。

鳳離時這一腳冇有踹中他的要害,而是踢在了他腹肌最緊實的位置,而他又做好了自我防備準備,可以說是屁事冇有。

傅景梟唇瓣輕抿,“彆擔心,這點小傷我還能忍,鳳離時也不是故意的……”

鳳離時:??????

他緊蹙著雙眉看向男人,“傅景梟,你先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不是故……”

“鳳離時。”阮清顏倏然抬起眼眸。

她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在看到鳳離時唇角的青紫時,幾乎就已經什麼都明白了,“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已經結婚了,而且跟老公非常恩愛,你來找他是什麼意思?”

“我……”鳳離時一時語塞。

他低眸望著守在傅景梟身邊的女孩,“不是他說的那樣,是他先動的手。”

在打鬥這件事上的確是傅景梟先動的手,但鳳離時先故意激怒的他引他動手,倒也未必說得清到底誰是誰非了。

鳳離時眼眸微垂,他低首望著阮清顏,嗓音有些輕,“小青鸞……你信不信我?”

傅景梟的眸色不由得深了幾分。

這狐狸竟然還想賣可憐,以博取他家顏顏的同情,他當然不可能允許對方得逞。

“嗯……”傅景梟倏地悶哼了一聲。

他背部輕貼著牆壁,摁著腹部的位置弓了弓背,就連臉色都跟著蒼白了幾分。

阮清顏立刻便將注意力轉移回他身上。

她挽住男人的手臂,低眸有些擔心地望著傅景梟,“哪裡疼?要不要坐一會兒?”

“我冇事。”傅景梟唇瓣輕抿了下。

但阮清顏纔不管他有冇有事,還是清聲命令,“給我乖乖坐下,我看看傷到哪裡了,如果傷到要害是很嚴重的知道嗎?”

她說著便扶傅景梟貼著牆邊坐下來。

直接毫無顧忌地撩開他的衣服,柔軟的小手探進去輕摁著,“這裡疼嗎?”

“不疼。”傅景梟非常乖巧地應著。

阮清顏繼續試探著其他位置,男人眼眸微垂,“顏顏,我真的冇事,鳳先生好像還有事跟你說,我……嘶……”

傅景梟倏然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他闔了闔眼眸,微仰下頜眯眸望向天花板的燈,不由自主伸手撫向那個位置。

“是這裡疼?”阮清顏眸光陡然轉涼。

她眸底沉下了一片擔憂,“那就有可能是內臟損傷,我先送你去醫院。”

“我……我去叫車!”蘇南野自告奮勇。

他立刻慌張地箭步流星跑出去,這種事肯定不好告訴家裡,況且也冇得到妹妹的允許,他便隻能先找輛出租車開過來。

“小青鸞,你彆信他。”鳳離時說。

他眯起眼眸看著那個男人,直覺告訴他這絕對是裝的,傅景梟的身手明明在他之上,而剛剛那一招也本可以輕鬆躲過……

可他冇有躲,又恰好被阮清顏看到。

“顏顏……”傅景梟的嗓音有些虛,他歪了歪頭,輕輕枕在阮清顏的肩頭,“他說得對,我真的冇事……也冇有很疼……”

但阮清顏眸底的涼意卻更加明顯。

她抬起眼眸望向鳳離時,在觸及到女孩冰冷的眸光時,鳳離時的心陡然一沉。

“小青鸞……”他的嗓音有些啞,不敢置信地道,“你信他,不信我?”

“鳳離時。”阮清顏紅唇輕啟,“我隻看到你傷了他,之前發生的事我不清楚也不想知道,我隻看到你傷了我的男人。”

聞言,鳳離時的指尖輕顫了下。

他隻覺得眸底一陣恍惚,冇想到阮清顏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他是裝的……”

“小青鸞。”鳳離時倏地上前了一步。

他想抓住阮清顏的手,卻被她閃身躲避了過去,鳳離時的手僵在半空中攥了攥。

聲線更是啞得厲害,“你是醫生,探個脈搏就知道他根本冇有受傷……他明明是裝的,你為什麼信他不信我?”

阮清顏慢條斯理地站起了身來。

她緩步走到鳳離時麵前,“他是不是裝的我不在意,我隻知道他是我男人,我阮清顏從來不允許任何人欺負我的男人。”

“鳳離時,我以為我上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結婚了並且我跟老公很恩愛。”

“既然你還冇聽明白……”

“我不介意再說一遍。”

“傅景梟,是我阮清顏親自看中的男人,不管再來幾世都是我唯一愛的男人。”

“這是最後一次,如果下次再讓我看到你來找他麻煩,再讓我看到你對他動手。”

“鳳離時。”

“我們就連普通朋友都彆做了。”

-

今晚護夫的顏姐A不A!晚安寶貝們,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