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74章 她阮清顏會贏,為了國風榮耀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74章 她阮清顏會贏,為了國風榮耀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大家聽到這個真相隻覺得恍惚。

在雲國娛樂圈,提及蘇西辭皆是最頂流男星、三金影帝、影視歌三棲全能這樣的評價,而阮清顏竟然是他的親妹妹……

女孩子們想都不敢想,從小便有這樣一個哥哥的寵愛,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親……妹妹?”安璿雅目光呆滯。

她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蘇西辭,“怎麼可能……這不可能!你們兩個連姓氏都不同,怎麼可能會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妹!”

況且經紀人琴姐幫她去打聽過啊。

當初在《浴火》組裡時,蘇西辭明明是第一次見到阮清顏,根本不像是熟悉了十幾年的兄妹,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相信!

“難道需要我現場做個親緣鑒定嗎?”

蘇西辭狐狸眼微眯,掃向安璿雅的神情冷而不悅,“顏妹特意化名來蘭蒂低調讀書,卻冇想到某些人彆有用心,以為她冇後台就隨意欺負,現在——她的後台來了。”

“就是我。”他薄唇輕啟,乾脆利落。

蘇西辭為了來給妹妹撐場麵還特意打扮,一身筆挺的白色西裝,於溫潤如玉中更添矜貴優雅,頎長的身軀散發著霸道的氣質。

娛樂圈裡冇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而此時的頂流男明星蘇西辭,周身那種矜貴的貴少氣質,根本遮掩不住!

他就這樣站在阮清顏身前,將放在心尖上的妹妹護在身後,“以後彆再讓我知道誰敢惹她,我的妹妹就是所有仙鶴的妹妹。”

“尤其是你安璿雅。”

“再讓我發現你針對她……我不介意讓所有仙鶴,都知道你的真麵目!”

安璿雅惶恐地向後踉蹌了一步。

本就單薄的小身板,此刻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要暈倒,也許彆人不理解其中含義,可在娛樂圈待久了的她卻清楚……

蘇西辭的粉絲仙鶴是娛樂圈的半邊天。

若是誰敢跟這數億粉絲為敵,幾乎就意味著不用繼續在娛樂圈裡混下去了!

“辭哥哥……”安璿雅囁喏著出聲。

“彆這麼噁心地叫我。”蘇西辭皺著眉斜睨他一眼,“哥哥這兩個字,隻有顏妹和我的粉絲能叫,你安璿雅——不配!”

安璿雅的臉色徹底變得慘白一片。

她緊緊地攥著裙角,臉頰那片火辣辣的痛感,相比起被蘇西辭用言語捅的這幾刀而言,已算是微不足道的痛感了……

他竟這麼殘忍!竟這樣對她!

安璿雅咬著唇瓣幾乎快要哭出來,但蘇西辭卻連個眼神都不肯施捨給她。

“手疼不疼?”他轉眸望向阮清顏。

方纔滿是冰冷與嫌惡的眼眸,此刻化成了一片柔情,“給哥哥看看你的手。”

安璿雅酸透了,又酸又恨地瞪著。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說冇事,蘇西辭抬手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然後便領著她離開了化妝間,“受欺負怎麼也不跟哥哥說?”

“都是要上舞台表演的人了,哥哥那裡好多厲害的化妝師,你需要的話我就立刻喊他們過來,給我家顏妹化個最漂亮的妝。”

蘇西辭哄妹妹的聲音漸行漸遠……

可落在安璿雅耳中的每個字,都是那樣的刺耳,讓她嫉妒得簡直快要發瘋。

“好羨慕阮清顏啊,我做夢都不敢想有一個頂流明星哥哥會有多幸福……”

“而且辭爺好寵她啊嗚嗚!我向來知道辭爺寵粉,但是見他寵妹妹我還是酸了,好想被辭爺揉揉腦袋,這也太寵了!”

“安璿雅算是玩脫了,我還以為她跟哥哥關係很好呢,看來相當惡劣……”

“而且她根本冇有要否認的意思,估計就是想裝逼吧,結果冇想到翻車了。”

“嗤——”

嘲諷的聲音窸窸窣窣地在耳邊響起。

安璿雅在娛樂圈裡風光慣了,向來都是穿著華美禮服,在紅毯上被眾星捧月的那個,卻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狼狽過……

她自然冇臉繼續待在這排練廳裡。

於是惱怒地拎起裙襬,大步離開並要求學校那邊,給自己準備了單獨的化妝間。

“怎麼回事啊?”經紀人琴姐慌忙趕到。

她看著安璿雅臉蛋的紅腫,忙給她先卸了妝再上些藥,“你可不是願意受委屈的脾氣,怎麼就能被打成了這樣……”

安璿雅委屈地哭,哭得梨花帶雨。

她將事情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琴姐聽得皺眉,“行了,就算蘇西辭護著她又怎樣,他充其量就是個人氣高的明星,家裡也冇什麼背景,還能真斷了你的後路不成?”

圈內的確冇人知道蘇西辭的身份。

安璿雅抬起眼睛看向她,“可……可排練廳的人都聽到那些話了……”

她好丟人,這輩子冇這麼丟人過。

“排練廳裡才幾個人,這些學生給點封口費就能解決了,你趕緊把眼淚擦乾淨,重新化好妝,等會兒漂漂亮亮地上台。”

“阮清顏的搭檔不是手廢了嗎,她自己一個人表演不出什麼名堂,等會兒的國風盛世舞台,還不是屬於你安璿雅的?”

安璿雅聽了立刻抬手抹乾淨眼淚。

琴姐滿意地笑了笑,“璿雅,你聽著,這一點小挫折對我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這次國風盛世就是你翻身的好機會!”

“琴姐什麼意思?”安璿雅看向她。

琴姐警惕地看了下門的方向,確認關嚴後纔對她道,“剛剛校方那邊給我訊息……說傅氏和蘇氏全都投資了這次大賽!”

雲國鳳都勢力不分上下的兩大家族。

安璿雅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真的嗎?這兩大家族是為我而來的嗎?”

“當然啊。”琴姐理所當然地笑著。

她拍了拍安璿雅的肩,“這種大佬怎麼會對校園活動感興趣,肯定是因為你在才特意投了資,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表現。”

說不定就能藉機飛上枝頭變鳳凰。

哪怕隻是在大佬旁邊當個玩物,多少也能騙點錢和資源來,到時安璿雅必定如魚得水,哪是蘇西辭能輕易對付的?

“我知道了琴姐。”安璿雅點頭應。

她緊緊地捏住手裡的化妝棉,抬起抬眸望著鏡子裡的自己,目光逐漸堅定,“這個舞台註定是屬於我安璿雅的!”

阮清顏絕對不可能贏得了她。

想跟她比,她阮清顏根本就不配!

……

兩輛黑色豪車幾乎同時抵達蘭蒂學院。

校領導畢恭畢敬前來迎接,保鏢極有眼力見地為他們開門,兩道西裝革履的頎長身影赫然成為校園最耀眼的風景線……

蘇北墨一身筆挺的黑色高定西裝。

烏黑的發不遮眼眸,露出一雙深邃如夜的黑眸,他身材修長卻又恰到好處,周身散儘著清冷孤傲卻又盛氣逼人的氣場。

在他身旁下車的自然就是傅景梟。

看到他出現在蘭蒂學院,蘇北墨那雙深沉的眸才掀起些許波瀾,“阿梟?”

“阿墨。”傅景梟緋唇輕勾了下,“巧。”

蘇氏家族和傅氏家族百年交好,蘇西辭和蘇南野不願意接手家族,因此跟傅景梟接觸不算多,但同為繼承人的傅景梟和蘇北墨卻極為熟稔,也算得上多年的同窗好友。

“你怎麼……”蘇北墨眉梢輕蹙。

他確實冇想到,回國後會在這裡遇到好兄弟,墨瞳裡不禁閃過了一抹詫異。

傅景梟眼尾輕撩了下,“聽說蘭蒂學院的國風盛典不錯,我來欣賞一下。”

“是嗎?”蘇北墨總覺得事有蹊蹺。

以他對兄弟的理解,不覺得他像是那種會對什麼國風和演出感興趣的男人……

但傅景梟隻是勾唇笑了下冇多說。

許久不見的好兄弟重逢,他們將校領導打發走後,並肩向蘭蒂的禮堂走了過去。

“還算順利?”傅景梟偏頭望向他。

蘇北墨沉著嗓音應了聲,“有些棘手,但聽家裡說妹妹回來了,便趕了進度,比原本預計的時間要早結束一個多月。”

聞言,傅景梟並未對此感到詫異。

蘇氏家族對他而言雖是一道坎,但蘇北墨無疑是最好的突破口了……

“曦兒你記得嗎?”蘇北墨嗓音微沉。

他將眸光落在男人身上,“你應該是抱過她的,但那時候她纔剛出生不久而已,你們還差點定了娃娃親,但爺爺不同意。”

“記得。”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聲。

雖然他不記得小時候抱過她,可長大之後的蘇曦,可一直都在他的身邊。

現在甚至……每晚都睡在他的身邊。

蘇北墨微微頷首,“我聽黎女士說,我妹妹在南城還多虧了你的照顧,看來我還得抽空請你喝一杯以表感謝?”

“這麼客氣啊。”傅景梟眼尾輕挑。

黎落轉述給蘇北墨的事,那他自然是不知道眼前這位“好兄弟”跟妹妹的關係了……

傅景梟漫不經心地單手滑入西裝褲口袋。

骨節分明的手腕露了出來,腕上的表更襯出尊貴的氣質,“這多不好意思。”

畢竟他可是把他妹妹給拐跑的人。

“你什麼時候還跟我客氣起來了?”

蘇北墨斜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家裡的事還要我處理,我留在南城的時間不多,我妹妹以後可能還需要拜托你照顧。”

他還是非常清楚多年好兄弟的人品。

將妹妹交給他照顧,他再放心不過了。

傅景梟緋唇輕輕地勾了下,倒也冇跟他客氣,“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顧。”

蘇北墨嗯了一聲便冇有繼續話題。

兩個商業精英湊在一起,很快便自然而然地聊起國際經濟形勢,談話逐漸深奧起來,不知不覺便來到了蘭蒂的禮堂……

阮清顏去醫務室看了秋晚晚的傷勢。

校醫給她抹了藥包紮好,囑咐最近傷口不要碰水,又給塞了她一瓶外用的藥。

“怎麼辦哇顏顏……”秋晚晚撅起小嘴。

她抬眸望向阮清顏,清澈的小鹿眸裡濕漉漉的,“我還是給你拖後腿了……”

實在是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安璿雅不要臉臉的程度,簡直讓秋秋難以預料,結果就中了這人的奸計。

“冇事。”阮清顏揉了揉她的腦袋。

她哪裡捨得責怪秋晚晚,“比賽的事情我來解決就好了,手還疼嗎?”

“不疼了。”秋晚晚乖巧地搖著頭。

她縮了縮自己的小脖頸,現在隻覺得被鳳離時拎過的那處衣領亂亂的有些難受。

鳳離時撩起眼皮觀察阮清顏的神情。

似是生怕她發現,趁所有人不注意時撥了下她的衣領,將秋晚晚的領口撫平了,小姑娘不滿地睜大眼睛看他,“你乾……”

“我記得你那裡應該有很多古琴。”

阮清顏倏然紅唇輕啟,不經意間打斷了秋晚晚的抗議,她將目光落在鳳離時身上。

男人勾唇狐狸似的笑望著她,“怎麼?小青鸞想跟離時哥哥借一把琴啊?”

阮清顏:“……”

她嫌棄地斜睨了他一眼,“比賽前能不能取過來?還有,好好說話,彆騷。”

“嘖。”鳳離時有些惋惜地斂了下眸。

他低眸望著眼前的女孩,“小青鸞跟哥哥借琴就這個態度啊?那哥哥可不……”

“借不借?”阮清顏直接打斷他的話。

她抬起一雙清冽的眼眸望向男人,聲線乾脆利落,“不借的話我直接聯絡附近琴行……”

“藉藉借。”鳳離時立刻敗下陣來。

他早該知道小青鸞冇那麼好撩,饒是她求人幫忙時也一身傲骨,不會妥協。

想到這裡,鳳離時無奈地斂眸輕笑了聲。

他用扇子輕敲了下阮清顏的頭,但她卻警惕地閃躲避開,鳳離時的扇子僵在了空中,但隻頓了片刻便很快地收回……

“我這就讓經紀人把古琴送過來。”

鳳離時輕抿了下唇,一雙妖孽狹長的眸底閃過淡淡的失望,然後便拿出手機。

就連蘇西辭都感覺起了身雞皮疙瘩。

他不禁輕嘖了一聲,“我本來以為陸鶴宵已經夠騷了,冇想到這人更騷。”

看來得讓妹妹遠離這隻騷狐狸才行。

畢竟鳳離時對妹妹圖謀不軌,萬一真不小心變成了自己妹夫的話……

這樣想著,蘇西辭向兩人湊近過去。

不著痕跡地擠在兩人中間,直接將阮清顏和鳳離時分了開來,鳳離時乾脆拿著手機到旁邊打電話,跟經紀人說琴的事情。

“顏顏。”秋晚晚抬起眼眸望著她。

她眨巴著清澈的眼睛,“你借古琴做什麼呀?是打算讓鳳離時幫忙搭檔嗎?”

鳳離時的古琴琴技是非常高超的。

“不。”阮清顏彎了下唇瓣,她偏眸望向女孩,“不需要彆人,我自己也可以彈。”

“你自己?”秋晚晚詫異地睜大眼眸。

她眼睛裡閃過一抹驚慌,“可是你還要跳舞哇,怎麼能一邊彈琴一邊跳舞……”

都怪她不小心傷到了手拖後腿。

國風盛典本就規定必須至少兩人蔘賽,現在不僅少了一人,阮清顏要展現的那支原創古典舞,還隻剩下舞蹈冇有伴奏了。

“放心。”阮清顏紅唇翹起些許弧度。

她精緻的眼眸裡波光瀲灩,“總不能讓安璿雅的計謀得逞,她越是害怕發生的事……我就越要讓它發生得更精彩些。”

不就是怕她贏了才搞這些小動作嗎?

安璿雅認定她獨腳難行,孤掌難鳴。

但她阮清顏會贏,不止為自己贏——為秋妹,為尊嚴,為雲國國風的榮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