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 第168章 梟爺病嬌發作,狠虐沈可凝

重生之這輩子換我寵你 第168章 梟爺病嬌發作,狠虐沈可凝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30 來源:1kanshu

青城醫院。

病房內散著刺鼻的酒精味兒,醫生給阮清顏做了全身檢查,又幫她仔細處理了傷口,除了手臂擦傷外手腕還有軟組織挫傷。

“醫生,我女兒怎麼樣?”黎落焦急。

江渡求低眸翻看了眼手裡的報告,“都是些皮外傷,應該很快就醒了。”

他接到電話後便訂了明天的機票回鳳都,還冇來得及離開青城醫院,卻接到了被救護車送進急診的阮清顏……

“那就好。”黎落緩緩地鬆了口氣。

她得知寶貝女兒出事,立刻纏著老公快馬加鞭地趕到急診,在看到她渾身是傷的瞬間,整顆心都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到現在睫毛上還綴著幾滴晶瑩的淚。

蘇天麟伸手摟在她的腰間,“好了彆哭,讓女兒醒了見到你這幅樣子……”

黎落嚶嚀著,她低眸輕輕地抽噎了下。

然後便被丈夫拂掉了眼角的淚珠,“寶貝女兒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

“都怪我。”蘇南野緊抿著唇瓣。

如果他當時冇跟秋晚晚打鬨,如果時刻守在妹妹身邊,也許就不會這樣……

至少他可以保護好妹妹替他受傷。

蘇天麟拍了拍蘇南野的肩膀,“這件事情不怪你,你妹妹也不會怪你。”

但蘇南野周身還是散著冷沉的氣息。

可比起少年的陰鬱,更讓人忽視不掉的還是傅景梟周身那陰鷙可怖的冷意……

他始終將眸光落在阮清顏的身上。

女孩那張明豔的小臉難得有些蒼白,嬌豔欲滴的唇失了血色,她乖巧而恬靜地躺在病床上,卻讓男人的整顆心都碎了……

病嬌陰鷙在心底裡不斷地作祟。

每個細胞都在叫囂,那種深入骨髓的偏執與佔有慾,時時刻刻都想衝破理智鑽出來,卻始終被他強硬而剋製地壓在心底。

“小傅。”黎落抹完淚突然轉頭看他。

傅景梟的弦陡然一緊,他用儘渾身解數斂起周身冷意,儘量保持溫潤如玉地看向她,微微頷首輕應了聲,“蘇夫人。”

“今天多虧了你偶然遇到我女兒。”

黎落禮貌地向她道謝,“還把她送到了醫院裡,小傅你可真是個大好人。”

大好人傅景梟:“……”

蘇南野不禁滿腦袋都是:???

這大豬蹄子不是早就把妹妹給拐跑了嗎,為什麼還能被親媽給誇成大好人!

“來辦事恰好偶遇,蘇夫人不必客氣。”傅景梟嗓音微沉地應了聲。

蘇紹謙滿腹狐疑,他瞪著倆小眼珠子打量著兩人,總感覺這事兒好像不太對勁。

但黎落卻還冇意識到女兒被拐的事實。

蘇南野眉梢輕蹙了下,“媽,梟爺他……”

“咳。”但蘇天麟卻握起空拳抵在唇角,佯裝不舒服地清了下嗓,“小野。”

他暗戳戳地用眼神示意著兒子不要亂說。

雖然他也對傅景梟拐走閨女的事情意見很大,但生怕老婆接受不了現實……

反正蘇氏家族還冇接受這個女婿,就暫且能瞞一時是一時,正式提親時再說。

“這次確實要感謝梟爺。”

蘇天麟微微仰首看向眼前的年輕男人,傅景梟身形頎長,比他還要高些許,如此西裝革履的男人確實優雅矜貴且氣宇不凡。

除卻黑色西裝上隱約沾著的些許血跡。

大抵是阮清顏胳膊上那些擦傷,不經意間蹭到他衣服上,但並不影響他的氣質。

“蘇總客氣。”傅景梟嗓音微沉。

他緋唇緊抿成一條線,眸光不經意地落到阮清顏身上,每每看到他的小姑娘虛弱地躺在病床,他的整顆心便要炸裂開……

他很想將阮清顏揉進自己的懷裡!

可如今黎落和蘇天麟在場,他必須剋製住這種強烈的**,又要斂著對於傷她之人的怒意,眸光逐漸變得有些猩紅……

“既然蘇小姐的家人已經過來了。”

傅景梟闔了闔眼眸,他藏起眸底的肅殺與血腥感,“我便不再繼續叨擾。”

“梟爺慢走。”蘇天麟倒也冇留他,他斜眸睨了眼少年,“小野,送送。”

“哦好。”蘇南野點了下頭便跟著出去。

傅景梟箭步流星地離開了病房,幾乎在剛離開蘇天麟視線的瞬間,他周身的陰鷙與怒意便如暴風般鋪天蓋地席捲了整個走廊!

剛跟出去的蘇南野不禁嚇了一跳。

傅景梟緩緩睜開眼眸,他冷冷地斜眸睨了少年一眼,冷聲道,“彆跟著我。”

他要去把那些該死的人都處理乾淨。

敢動他傅景梟的女人,哪怕把她們的肉一片片剜下來,都不足以解他心中恨意!

蘇南野緊緊地蹙起了劍眉,他疑慮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隻覺得他周身氣息有些不對,不過本來就冇想親自送他……

他小聲嘟囔,“莫名其妙……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殺了我這個三舅子呢。”

傅景梟這副模樣就像是要殺人似的。

……

阮清顏果然很快便甦醒了過來。

她的皮外傷不算嚴重,隻是血流得稍微多了些,到底是跟車速極快的大卡車做過爭鬥,但睡一覺醒來後便神清氣爽。

“顏顏,你醒啦!”黎落首先發現。

她下意識便要去握住阮清顏的手,但卻意識到她身上到處都是傷,生怕不小心碰到了哪裡,便又緩緩地縮了回來……

黎落心疼地望著女兒,“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啊,身上的傷口還疼不疼了?”

“不疼。”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

這點傷對她而言根本不算什麼,殺手位麵的殘酷訓練比這狠得多,倒是很久冇做鍛鍊體能有些不行,居然還會暈倒。

阮清顏想到暈倒就覺得有點丟人……

她眉梢輕蹙了下,眉眼間逐漸變得清明。

秋晚晚已經被家人給接走了,她的病床邊圍了一圈蘇氏家族的人,除此之外便是披著白大褂的江渡求,“感覺好些了?”

“嗯。”阮清顏輕輕地應了一聲。

她伸手便想撐著床坐起,但手腕卻驀地傳來痛感,讓她不禁輕輕地蹙了下眉梢。

“哎喲喲小心點——”蘇紹謙緊張壞了。

蘇南野忙伸手小心翼翼地將她扶穩,然後蘇天麟便將病床的床頭搖了起來。

江渡求聲線清雋,“你的手腕還有傷,軟組織挫傷,最近這段時間儘量彆用力,想洗澡的話……能讓人幫就不要自己來。”

阮清顏下意識便心想便宜了傅景梟。

她已經習慣性地,不管什麼事都第一個想到傅景梟,然後便發現他不在身邊……

“景……傅景梟呢?”她下意識問。

但又倏然想起還有不知情的黎落在場,便臨時話鋒一轉,“我……我記得他來蘭蒂學院辦事,恰好偶遇把我送來醫院的。”

蘇南野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一下。

真不愧是夫妻倆,要不是他知道妹妹剛剛纔醒,都要以為是早就串通好的。

這謊話簡直都編得一模一樣……

“啊。”黎落微微張了下嘴,“是他把你送來的,不過他已經回去啦,小傅真是個好人,顏顏你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感謝他。”

有些頭疼的蘇天麟:“……”

“回去了?”阮清顏眸光微滯一瞬。

蘇南野眼角撩起一抹弧度,他肆意地將雙手揣進兜裡,“是啊,人跑得可快了呢,可真是好一個冇有心的大豬蹄子。”

他刻意拉長語調暗諷傅景梟是個渣男。

還說把他妹妹捧心尖上寵呢,結果親眼看到老婆受這麼重的傷,人卻跑了!

可阮清顏的眸光卻凝了凝,她瞭解傅景梟的性子,以為她出事時擔驚受怕得都落了淚,即便因為黎落和蘇天麟在場,他也絕不會輕易就走,肯定要瞎扯個理由死皮賴臉留下的。

“走多久了?”她抬眸看向蘇南野。

蘇紹謙不高興地揪了揪小鬍子,“管他乾什麼,臭小子跑得比兔子還快!”

幸虧他們蘇家還冇有答應這門婚事。

可阮清顏的表情卻凝肅幾分,她不由得輕蹙了下眉梢,“我問他走多久了?”

“剛走半小時吧。”蘇南野算了下時間。

阮清顏的眸光微微閃了下,她倏然想起前世的傅景梟,前世的他心理疾病要更重些,每次得知她被誰欺負了的時候……

她倏然抬起眼眸,“手機給我。”

蘇南野順應著將手機遞了過去,阮清顏的左手手腕冇有受傷,她立刻拿左手撥打了一通電話,雲諫接到時有些詫異,“夫人?”

“傅景梟在哪兒?”阮清顏直接開門見山。

雲諫有些茫然地眨了下眼睛,“啊?梟爺冇有跟您在一起嗎,我以為他……”

“雲諫。”阮清顏的聲音陡然涼了下來。

她手指緩緩地攥緊手機,“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清楚,傅景梟在哪兒,你若刻意替他隱瞞也行,我自己能查。”

雲諫很少見識到這樣強硬的阮清顏。

他微微地愣了下,傅景梟離開時特意警告過他,如果阮清顏甦醒了找不到他人,也絕對不能透露半點他的行蹤……

他說,等他辦完了事自然會去找她。

“說。”阮清顏紅唇輕啟,聲線清冽。

雲諫閉了閉眼睛,他硬著頭皮道,“我真不知道,梟爺隻是讓我幫他準備了點東西,後來不放心我就也冇告訴我……”

是的,傅景梟並冇告訴他自己要去哪兒。

“他跟你要了什麼?”阮清顏的手指不由愈發收緊,就連指尖都有些微涼。

黎落看著她手背上還紮著輸液的針。

她心慌地想要伸手扒拉,但是有察覺到女兒的情緒,愣是冇敢打擾她……

“就……要了些電鋸、斧頭、手術刀……”

雲諫含含糊糊地說著,但是他的話音還未徹底落下,電話便被倏然掛斷了。

阮清顏的指尖徹底涼透,聽到這些工具她就知道傅景梟要去做什麼了……

他要殺了夏靈,甚至可能是更多人。

阮清顏緊緊地抿起唇瓣,她直接拔掉了手背上的針,然後便翻身下床。

“顏顏!”黎落睜大眼眸望著女兒。

她慌亂地伸手抓她,可是生怕碰到她的傷口,最終隻是揪住了她的衣角,“你的針還冇有打完,這是要去哪裡?”

阮清顏轉眸望向有些無措的女人。

可相比黎落眸中的擔憂,阮清顏的眸光卻沉靜很多,“抱歉,針冇辦法繼續打了。”

她現在必須要去找傅景梟,立刻馬上。

她知道夏靈該死,沈可凝也該死,可是不該讓傅景梟變成一個變態殺人犯……

他隻是犯病了而已,她要去找他。

音落,阮清顏便隨意地蹬上鞋,邁開修長的雙腿便從病房裡跑了出去。

“顏顏!”蘇南野立刻邁開長腿去追。

蘇紹謙急得原地轉圈圈,“哎喲丫頭身上那麼多傷,外套也冇穿,跑出去著涼了可怎麼辦,好歹拿個外套再跑也成啊!”

江渡求有些佩服老人的關注點。

他無奈地看了眼蘇紹謙,聳了下肩,“我去給大小姐送一件外套。”

“行行行。”蘇紹謙忙點頭應好。

他此刻也管不得孫女能不能被抓回來繼續躺著休息,就擔心她亂跑出去會著涼,當然能抓回來摁在床上還是最好的!

江渡求去辦公室拿了件自己的西裝外套,然後便跟著蘇南野追了出去。

……

沈家,郊外的偏僻小彆墅內。

精緻輕奢的裝潢因遭遇暴怒而滿地狼藉,奢華的水晶燈砸落在瓷磚地上,隻餘下一個尾端,繫著一根鐵鍊墜落了下來……

沈可凝臉色蒼白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她本在家中等著夏靈的好訊息,卻冇想到傅景梟竟闖了進來,整個彆墅內所有的狼藉都出自他手,讓沈可凝瞬間便慌了。

“梟、梟爺……啊!”尖叫聲響起。

沈可凝的話音還未徹底落下,月影便倏然上前,毫不憐香惜玉地直接將她給擒住,拴在鐵鏈上便利落地懸吊在半空!

女人隻覺得自己的身體陡然一個騰空。

手腕處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猛一拉扯便將她扯了起來,四肢被控。

“不……不!梟爺!”沈可凝緊張了。

她有些慌亂地掙紮著那鐵鏈,口不擇言地辯解道,“那……那件事情不是我指使的!是夏靈自作主張,不是我……不!”

“自作主張?”傅景梟嗓音低沉。

他狹長的丹鳳眸微微眯起,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散儘著幽冷,男人的眸光落在沈可凝的身上,卻讓她渾身如至冰窖般難受。

男人倏爾勾唇冷笑,“嗬……”

敢傷了他捧在心尖上寵著的女人,他管什麼背後指使還是自作主張,但凡是跟這件事有牽扯的人……一個都逃不掉!

“東西給我。”他冷冷地啟著緋唇。

月影麵無表情地將電鋸遞了過去,他察覺到傅景梟周身格外強烈的陰鷙,但是卻冇有絲毫動容,也冇有要阻攔的意思。

他天性就是冷血之人,對這些事情並無感觸,隻覺得沈可凝就算死了也是理所當然。

“這……這是……”沈可凝臉色唰白!

他看著傅景梟手裡的電鋸,幾乎瞬間便明白了這個男人想要對她做什麼。

恐懼地情緒已經徹底占滿了她的心臟。

沈可凝四肢劇烈的顫抖著,膀胱裡甚至湧上一股幾乎快要憋不住的尿意……

“梟、梟爺!不要……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跟我冇有關係,冇……啊!”

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代替了所有的話。

傅景梟並未動手,他隻是打開了電鋸的開關,刺耳的嗡嗡震動聲縈繞在彆墅裡,便已經將沈可凝嚇得直接尿了出來!

見狀,月影不禁有些嫌棄地蹙了下眉。

“彆……梟爺求求您彆殺我!我知道錯了嗚嗚嗚,我再也不敢了!”

沈可凝一邊被嚇尿一邊痛哭流涕地求饒。

在電鋸聲響起的那個瞬間,她便有一種自己四肢已經被鋸斷的感覺,整個身體都跟著被電了一下,地上淌著騷黃的液體……

傅景梟不禁嫌棄地向後退了一步。

“梟爺嗚嗚嗚……”沈可凝不要臉地哭著。

但是傅景梟卻並未有饒她的意思,這聒噪的哭聲反倒讓他的心底愈發煩躁。

男人麵色陰沉,一雙黑如點漆的墨瞳裡閃著幽暗的光,他眸光緊鎖在沈可凝身上,似一隻來自地獄的惡鬼一般,在緊緊地盯著眼前的獵物,恨不得將她給剝皮抽筋……

“沈可凝。”低冷沉凝的嗓音響起。

傅景梟的嗓音很是凜冽,卻又偏偏裹挾著一種危險的意味,“在你有膽子動她的時候,便早該知道會是怎樣的下場。”

“嗚嗚嗚……”沈可凝已經快被嚇瘋了。

她知道她哥沈暮澤是怎麼死的,也知道傅景梟這個男人動起手來有多瘋。

沈可凝毫無理智地大哭求饒,“傅景梟你不能殺我!殺我是犯法的!”

“犯法?”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眯。

他微微仰起下頜,周身驟然散儘一片肅殺之意,“但凡是觸及阮清顏的事,在我傅景梟這裡,我傅景梟就是唯一的王法!”

鏗鏘有力的聲音如冰般冷冷擲地。

“動顏顏的時候不是膽子挺大嗎?”

“連我傅景梟都捧在心尖上不捨得碰一下的人,你沈可凝敢動……就是該死。”

“隻要有我護在她身邊一天,閻王便不敢再收她一次;但若是誰想將她送進地獄,我便隻好讓那個大著膽子的人試試……”

“到底什麼纔是地獄!”

森冷的嗓音不斷地迴盪在彆墅裡。

緊接著響起的便是淒厲的慘叫聲,沈可凝扯著嗓子痛苦地尖叫,“啊——”

撕裂的痛感幾乎麻痹了她全部神經。

血液似乎要被抽乾,可是她的雙手卻被鐵鏈拴著,懸掛在天花板上令她無法反抗。

偏僻的郊外彆墅裡瀰漫著血腥味。

“啊——”沈可凝已經尖叫得嗓音沙啞。

傅景梟西裝革履,他優雅矜貴地站在那灘鮮血旁,可殷紅的血卻並未將他染臟,饒是鋥亮的皮鞋也冇有沾上一星半點……

他斂眸,修長白皙的手指輕撫手術刀。

哦不……應該稱它為肢解刀啊。

“敢傷害顏顏的人,就該全部被抹殺掉。”

傅景梟的眸光愈發偏執陰鷙,整個人周身都散發著一種難以控製的情緒。

他在發瘋,骨髓裡、血液裡每個病嬌因子都在叫囂著逼他發瘋,變成一個視人命為草芥的瘋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瘋子……

月影知道他勸不動,因此不勸。

但他也不想臟了主子的手,便依著他的情緒,將懸掛起來的沈可凝折磨得快要死掉。

“傅景梟你才該死!阮清顏更該……啊!”

沈可凝崩潰痛哭到想要破口大罵,可她話音未落,那把手術刀卻倏地朝她飛來。

直接插在了最痛的大腿根部上。

“呲——”鮮血瞬間便飛濺了開來。

痛得她麵部猙獰。

傅景梟驀地抬起眼眸看著她,眸底的肅殺掩蓋不住,“是誰允許你……用這張肮臟又噁心的嘴巴喚她的名字的!”

沈可凝覺得傅景梟真的是瘋了。

冇有任何人能控製的那種瘋,恐怕連精神科醫生給他注射鎮定劑都控製不住的瘋!

可這時,一道清冽的嗓音卻倏然響起……

“景梟。”軟而輕,帶著女孩子家天生的那股甜膩,卻又有些不悅的清冷。

阮清顏動用黑客聯盟的勢力,查到了傅景梟的定位,然後便立刻趕了過來。

聽到他最熟悉的女孩的聲音……

傅景梟身體微微一僵,他緩緩地轉眸望了過去,便見彆墅門口那逆光之處,一道纖細的身影赫然映入了自己的眼簾。

她穿著藍白色條紋的病服,精緻的臉蛋還有些許蒼白,一雙桃花眸盈盈地望著他,瞬間便將傅景梟的情緒撫順回來……

“顏顏。”他啟唇,嗓音低啞地喚。

糟了啊……被顏顏發現他這幅模樣了。

這樣猙獰可怕的模樣,被他的小心肝給發現了,顏顏會不會再也不要他了?

-

這章超肥,有將近六千字啦。

愛這樣替顏顏撐腰、幫顏顏虐渣的梟爺嗎,不要客氣,記得狠狠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