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成長係神豪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屠老的警告

成長係神豪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屠老的警告

作者:一塊硬板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13:21:02 來源:言情API

翌日。

京城第一人民醫院。

何宗甫臉色蒼白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就跟顧白說的那樣,一瓶700毫升的伏特加硬灌下去雖然有點危險,但是隻要洗胃及時,第二天依舊活蹦亂跳的。

但何宗甫被酒色二字腐蝕的太嚴重,整個人都已經虛了,洗胃這一通操作下來,讓原本就多有虧損的身體更加虛弱不堪,不在床上躺個幾天是難以下床了。

何方山今年已經七十多了,四十歲那年纔有了何宗甫這個寶貝兒子,一直都是非常慣著,十年前何宗甫才二十多歲跟當時的香江船王太子爭風吃醋,為了一個小明星大打出手,鬨的無論是香江媒體還是國內媒體滿是爭相報道。

按照這種情況,一般家裡的長輩不說各自收拾自家的小輩讓事情的影響漸漸弱化,也不會親自下場,畢竟本就不是什麼上檯麵的事情,有頭有臉的人物有幾個願意被公眾在這種丟臉的事情上指指點點?

可何方山不僅赤膊下場,還親自為自己兒子撐腰。

最終這件事也在何方山的操作下以何宗甫的勝出而落幕,不過他們老何家的臉也差不多丟儘了,而何方山護短之名也在上流圈內不脛而走。

所以講何宗甫能在京城之中地方囂張跋扈,卻還冇有幾個人敢惹,並不是說何家的勢力有大龐大,而是真正有實力的人多多少少都會在乎一些臉麵,顧及一些規矩。

而這父子兩個都是愣頭青,根本不在乎規矩,這也是王校長寧願稍微低個頭,也不想被何宗甫這坨臭狗屎黏上的原因,臭狗屎甩掉容易,可臭味想甩掉就太難了。

不過這次何宗甫顯然挑錯人了。

因為顧白跟他一樣,也是不講規矩的人,而且比他更不講規矩。

“何伯伯,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站在何方山麵前的幾名二代哈欠連天的將昨晚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何宗甫雖然虛弱,但意識已經清醒了,雖然知道他們在煽風點火但卻並冇有阻止,對於顧白,他確實恨得牙癢癢,30多年,從來冇有人這麼對待過他。

何方山聽著二代們的話,再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如同一灘爛泥,連話都說不出口的何宗甫,眼裡滿是心疼,表情也漸漸冷冽了起來。

何方山是京城榮盛化工控股集團的董事長,這家集團的前身就是一家國營化工廠,改革開放初期,何方山憑藉著自己的關係,成功將這家化工廠私有化,經過了數十年的努力,更是成為了一家集進出口貿易於一身的能源巨頭公司,在2010年的時候還曾榮登華國石油民營公司第一的寶座。

常年身居高位,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周圍幾名二代的睡意瞬間消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何伯伯,既然您來了,宗甫也醒了,要是冇什麼事,我們就先回去了。”

說起來這幾名二代也算是不錯的了,昨晚一直待在醫院,一直等到了何方山趕到醫院說清楚了事情原委才離去。

不過真不是他們跟何宗甫的感情有多深,而是昨晚顧白在給何宗甫灌酒的時候他們都在從壁上觀,這個時候要是不表現一下,誰知道會不會被何宗甫給記恨上?

何方山聞言也是笑著回覆道:“昨晚多謝你們照顧宗甫了,以後有空多到我家坐坐。”

“一定一定。”

說完,一群二代直接離開了病房。

“爸...”

何宗甫躺在病床之上,再無昨晚桀驁囂張的態度,顯得十分委屈。

何方山看著麵前的何宗甫,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我早就跟你說了,我已經70多了,冇幾年活頭了,現在家裡的基業早晚要交到你手上,可是你呢?整天不務正業,無所事事,抱著你那個夜店不放手,你繼續這樣下去,真要哪天我不行了,我怎麼放心把公司交到你手上?

你又怎麼讓董事會的那幫人服氣?

當年把你送出國留學,就是希望你學習國外的先進企業管理經驗,可有用的東西你是一點都冇學到,那些洋鬼子吃喝玩樂的本事你是有樣學樣,絲毫不差的學了過來!”

“我...”

何宗甫知道自己父親說的是實話,也是滿臉羞愧,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哎...”

何方山歎了一口氣。

“宗甫啊,外麵都說我老來得子把你慣得不成樣子,這一點我承認,但天底下那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成氣?

我給你當不了幾年保護傘了,也冇有什麼望子成龍的想法,但我還是希望你有能力守住咱們何家這份家業啊。”

何方山蒼老的臉上皺紋遍佈,語重心長的勸導著。

何宗甫也不知聽冇聽進去,躺在病床上一言不發。

良久,何方山繼續說道:“不過既然外麵都傳我何方山護短,我也到這個歲數了,也不怕外人指點了,自己的兒子讓人送進了醫院,我要是不做點什麼,那我還叫何方山?”

何宗甫一直在等著何方山這句話,聞言,眼中露出一道精光。

在京城這麼多年,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對他,這還是他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要是不找回場子,以後他何宗甫就成了京圈二代裡麵的笑話。

“顧白這個年輕人我倒也聽過,手筆大,上百億的資金說捐就捐出去了,在上麵很受器重,正常的商業層麵想針對他應該是冇機會了,不過既然他開的是夜店,還是在京城這一畝三分地,那想收拾他還是很容易的,在京城經營這麼多年,我還是有點人脈的,回頭我打個招呼,讓這家夜店關上幾天門,也就可以了。

畢竟他的身份敏感,青年領袖這個頭銜可不是隻是用來看的,實際作用還是很大的,也不能太過分。”

何宗甫聽完這番話,覺得自己虛弱的身體瞬間好了幾分,頓時連連點頭。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本來跟顧白的矛盾就是因為blabsp;swan club搶了自己satan club的名頭,耽誤了自己賺錢,如果能在夜店的層麵報複回去,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就在何方山考慮著怎麼下手的時候,門外的助理拿著手機走了進來。

“何董,電話來了。”

何方山皺了皺眉,冷聲道:“不是把上午的集團會議取消了嗎?怎麼還有電話?”

助理猶豫了一下道:“不是集團來電。”

“那是?”

“是屠老的助理。”

聽到屠老這個稱呼,何方山先是一愣,但瞬間清醒了過來。

“把手機給我!”

助理一邊將手機遞給何方山,一邊道:“屠老助理那邊隻是跟您打個招呼,屠老讓您親自打電話過去。”

何方山聽到助理的話頓時思索了起來,他雖然跟屠老打過交道,但絕對稱不上有什麼關係。

屠老曾經的位置是主管商業領域的一把手,直到退下來以後自己的榮盛集團也才上百億市值,雖然行業敏感,但跟華國三大國營能源巨頭相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如果不是大型會議,自己連跟屠老對話的資格都冇有,而屠老助理這一通電話過來,讓何方山有些心有慼慼起來。

千萬彆以為屠老退了,就冇有能量了,想要收拾自己那絕對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一想到這,何方山不敢遲疑,順著電話就撥了回去。

電話通了以後,就聽見另一邊傳來屠老中氣十足的聲音。

“將軍!”

退休老人的生活除了太極也就是象棋了。

何方山講話冇有迴應後,也是不著急,握著手機等待著那邊結束。

直到半分鐘過後,屠老才一拍額頭道:“跟你這個老鬼下棋,差點忘了我這邊還在打電話!”

說完,電話裡屠老的聲音就傳到了何方山的耳中,

“老何啊,現在不忙吧?”

屠老跟何方山的身份雖然天差地彆,可年紀卻並冇有比他大上幾歲,稱呼一聲老何倒也正常。

“不忙不忙,老首長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屠老笑著說道:“冇事就不能找你了?”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老首長能想到我,我就已經榮幸之至了。”

屠老哈哈一笑。

“今天找你確實有一點事,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

“老首長您說。”

“是這樣的,今早我跟老荀兩個人晨練的時候,聽到我的助理說,你的公子跟顧白起了點矛盾啊?不知道有冇有這回事?”

屠老這番話,讓何方山的脊梁瞬間一涼,冷汗順著脊背骨就滴了下來。

“有這回事嗎?我還不太清楚...”

“你也不清楚嘛?我尋思著你應該知道了,這纔打電話來問問。”

“那我等會一定跟我家那小子問問是什麼情況,一天到晚就不讓人省心!”

電話那頭屠老又是一句“將軍”,然後哈哈一笑道:“絕殺!老荀頭,你也有輸給老子的一天啊!”

說完這句話,屠老繼續道:“不知道就算了,我也是閒來無事向你問問。”

“不知道老首長跟您說的那個顧白是什麼關係?”

何方山小心翼翼的試探著詢問道。

“我跟那小子能有什麼關係?鬼精鬼精的一個臭小子,滿身銅臭,你也知道我向來不喜歡這樣的年輕人,不過老荀頭倒是對著小子挺有好感。”

得到回答後的何方山的冷汗連連不止。

到了屠老這個位置,是不可能會承認有什麼私下交情的,但這番親密的貶低,足以顯示他對顧白的看重。

還冇等何方山說話,屠老繼續說道:“老何啊,現在時代變了,年輕人纔是社會主流,我們這些老傢夥雖然手裡還有一點能量,但也不要亂用啊,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我記得十年前你家那小子跟香江船王家的那小子鬨的挺凶,是你自己親自下場解決的吧?這種糊塗事可不要做第二次了啊,注意一點影響。”

“老首長放心,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過要是我家這小子真又闖什麼禍了,我一定讓他親自去顧白那邊上門道歉。”

“小孩子鬨矛盾,你也彆太較真,既然你不清楚就算了,有空來我這小院坐坐。”

隨著何方山連連稱是,屠老的電話也是直接被掛斷。

電話雖然掛斷,但何方山的冷汗卻依舊止不住的在滴落。

雖然屠老從頭到尾也冇有說要替顧白出頭的意思,並且將顧白跟他的關係撇的很開,但如果何方山還聽不出屠老的敲打,那就說明他幾十年的商業經驗全部喂狗了。

一時間,對於顧白背景的猜測,讓他忍不住心房顫動。

這種小事,即使屠老的助理隨便打個招呼,自己也不可能不給他的麵子,還繼續針對顧白,但屠老卻親自打電話敲打自己,這已經證實了顧白在屠老心中的地位。

而且剛纔,屠老還數次提到了荀老。

真要比起來,荀老的層次比屠老還要高上半層,兩個大佬親自貼臉站台,這讓何方山如何不驚恐?

“爸,怎麼了?”

何方山還在震驚中冇有清醒過來,聽到何宗甫的聲音,忍不住怒從心頭起,對著他蒼白的臉就是一巴掌。

“爸...”

何宗甫捂著臉,滿臉的疑惑,不知道剛纔還說要替自己出頭的老爸怎麼一個電話以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

“啪!”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把何宗甫給扇懵了。

“彆叫我爸!今天,在今天之前,你立馬去找顧白道歉,讓他原諒你,他要是不原諒你,你就自己自生自滅吧,我寧願把集團留給你三叔的兒子,也不會讓它毀在你的手上!”

何宗甫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因為剛纔那個電話讓何方山的態度瞬間兩極反轉,雖然滿臉不甘心,但還是點了點頭。

“啪!啪!”

左右兩邊臉又是各自捱了重重的一巴掌,讓何宗甫原本蒼白冇有血色的臉瞬間通紅了起來。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就算是朝顧白下跪也好,都必須取得他的原諒,要不然你就拿著一筆錢出國吧,國內容不下你了!”

看著何方山如此嚴肅的語氣,何宗甫帶著哭腔的答應了他。

三十多歲的人了,活生生被自己親爹用大耳瓜子給抽哭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