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成長係神豪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心就好

成長係神豪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心就好

作者:一塊硬板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13:21:02 來源:言情API

除夕。

華國一年最為重要的一天,也是一年裡最後的一天。

準確來說,除夕夜和新年普遍意義上都被認為是同一天,因為在除夕夜開始,就會有人開始提前祝福新年快樂了。

窗外菸花的聲響此起彼伏,絢爛的煙火在夜空中綻放。

沙發上,許貝貝和顧白正搶著遙控器,雖然整個電視上播放的都是春晚,但兩個人還是為了遙控器的主權問題鬥的不可開交。

在彆墅區發生的事,兄妹兩人非常有默契的都冇有提及。

許貝貝也是沉悶了幾天,但也少女的天性顯然讓她沉寂不了多久,幾天功夫,再次活潑了起來。

“白白,你讓著貝貝一點!她還小,你彆老逗她。”

沙發的另一邊顧白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全部在,滿臉慈和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兩個小輩打鬨。

顧白家人丁不旺,隻有顧建國一個兒子,至於外公外婆家則是許紅和許成功兩人,小一輩的就更隻有顧白和許貝貝兩人了。

聽著奶奶的話,顧白將遙控器讓給了許貝貝,但卻忍不住吐槽道:“外婆,你這可又有點偏心了,貝貝也才比我小兩歲,都成年了,指不定明年就能給你帶孫女婿回來了,還小呢?”

許貝貝朝著顧白扮了個鬼臉。

“我纔不找男朋友呢,我是要成為大明星的女人,就算要找男朋友那也隻能找我哥這麼優秀的!”

顧白:“那完了,你註定孤獨終老了,這個世界上可冇有幾個男人會比我優秀。”

“臭美!”

小輩在鬨,長輩在笑。

一副其樂融融的場麵。

“行了,都彆貧了,起來洗手,準備吃年夜飯了!”

許紅和賀蘭端著兩盤菜從廚房走了出來,向著兩人喊了起來。

在外麵顧白是人人尊敬的顧董,可在家裡,可冇有人把他這個顧董當回事。

洗完手後,顧白看著桌上琳琅滿目的菜品,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即使在外麵隨便吃上一盤菜,也比這一整桌都要貴上不少。

粉蒸排骨、肉蒸麪、香辣蟹、臭鱖魚、肉丸湯。

整整12盤菜,全部都是皖省最為經典的家常菜。

年夜飯的時候,四位長輩輪流給顧白還有許貝貝夾菜,縱然兩個人的碗裡麵快要盛滿了,但他們還是樂此不疲。

老一輩人眼裡,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會想著把最好的東西留給孩子,顧白也是來者不拒,笑著大口大口的扒飯,看的他們眉開眼笑。

晚飯後。

電視上,央視春晚的老麵孔董青正在帶著滿臉笑意想著全國人民祝福著新年快樂。

18年的春晚,顧白上輩子已經看過了,冇興趣繼續重溫一遍,而是臥在沙發上正忙著回覆著手機上各種各樣的祝福,從吃飯到現在,已經收到了不下百條的祝福資訊了,挑了自己比較重要的,顧白也是回覆了一下。

忽然,顧白聽到電視內的董青的一段話瞬間被吸引了目光。

“2017年是感動的一年,在這一年內,我們不知道收穫了多少感動了淚水,有些事情就算過去,也會被人銘記在心。

接下來請大家收看由真實事件改編的小品故事《上學的路》。”

顧白聽著電視上董青所說的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他記得很清楚,18年的春晚絕對冇有《上學的路》這個小品。

一時間忍不住沉默著看了下去。

小品的情節很簡單,還是跟往年的小品節目相差不大,先笑後淚,然後再給人一段感人肺腑的結束語。

講述的是一個大城市的年輕人,因為某些機緣巧合,遠赴大山,幫助一幫失學孩子重新上學,然後引發的一係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由演員盛騰出演的角色從頭到尾都冇有名字。

直到最後,小品快要結束的時候,十幾名小演員一齊朝著盛騰的背影大聲感謝道:“謝謝顧校長。”

隨即小品落下帷幕。

董青和康暉重新回到台上,特彆是董青,眼中明顯泛著晶瑩。

“上學的路很艱難,孩子們磨破了自己的腳,為的就是能夠獲得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

上學的路卻又如此簡單,因為總會有各種各樣跟“顧校長”一樣的人,用著他們單薄的肩膀,扛著他們邁向求知的道路。”

整個春晚會場,頓時掌聲雷動。

但凡看過華國盛典的群眾,都不難想到,盛騰出演的“顧校長”原型是誰,就連坐在電視前的顧建國也是忍不住坐直了身體,驕傲的看了顧白一眼。

雖然整個事件經過藝術的美化,但顧白也是大概猜到了這個劇本裡的“顧校長”說的就是自己,一時間一股羞愧的感覺湧了上來。

做慈善,他一開始的出發點本就不是純粹的,但從一開始享受的榮譽是在是太多了。

多到顧白有些難以承受的地步。

就在顧白不知道怎麼釋放情緒的時候,手機的簡訊提示音響起。

一條祝福簡訊出現在顧白的手機當中,看到發信人,顧白瞬間重視了起來。

荀老兩個字出現在手機當中。

而遠在京都的荀老似乎相隔千裡都能猜到顧白此時的心理,短短一條簡訊,讓顧白頓時釋然。

“人無完人,論跡不論心,小顧新年快樂。”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顧白一抬起頭,就看到電視中荀老正跟屠老坐在一起,看著鏡頭微微一笑。

至於春晚網絡直播的彈幕上更是紛紛刷了起來。

“我賭5毛!這個顧校長說的就是顧白!”

“不用賭了,你贏了,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

“顧校長這是要封神啊,就連春晚都專門以他為原型編了一個小品節目出來。”

“你要是也能捐一百多億,也捐助3000所希望小學,春晚的節目也有你。”

“雖然我也覺得顧白挺偉大的,但是是不是被抬的太高了?這把那些一直在為國家做貢獻的科研人員放哪去了?”

“樓上的,大過年的我不想罵你,你這種人非蠢既壞,顧白捐助貧困學生是為國家做貢獻,科研人員也是做貢獻,兩者同樣偉大,你非要拿出來捧一踩一,我懷疑你在故意帶節奏!”

.................

顧白這邊不知道網上又因為他引起了一場罵戰,給荀老回了一條祝福後,收到了煙花店老闆的電話後帶著許貝貝就悄悄跑到了樓下。

許紅和賀蘭已經猜到了兩人要乾嘛,但也隻能無奈的互視一笑。

小區外,一片專門被物業劃出來的煙花燃放區,此時已經有不少人了,煙花店老闆看到顧白以後笑著朝顧白道:“小兄弟!為了你這單生意,我可是連年夜飯都冇吃舒服,看到時間差不多就開著運貨車趕了過來,來看看,這煙花滿意不?”

店老闆身後的運貨車上,三個一人多高的巨大煙花整齊的擺在一塊。

“這種煙花已經是民用煙花最大的規模了,一般情況下,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大的煙花了!”

老闆也是第一次賣出這種煙花,看著也很興奮。

“這種煙花6000一個,總共三個,上次你給了12000的定金,這次再給我6000塊就可以了。”

顧白直接朝著老闆車上的二維碼直接掃了7000過去,帶著歉意的笑道:“耽誤老闆你吃團圓飯了,多出來的1000塊就當是發給你的發財紅包了。”

1000塊不多,但老闆卻笑的非常開心,畢竟誰不想在大過年的時候討個好彩頭呢。

“小夥子,你這煙花打算什麼時候放?說實在的,我雖然是賣煙花爆竹的,但還真的冇有看過這麼大的煙花,要是時間來得及的話,我還真想留下來看看這煙花到底是怎麼樣的。”

“那就麻煩老闆幫我一起把它們給端到空地去,現在就放。”

“好嘞!”

老闆也是童心大起,跟顧白兩人抬著煙花就走到了空地當中。

而一旁正帶著家裡小孩放煙花的家長看到這麼大的煙火也是忍不住拿出手機開始拍而來起來,至於小孩子們則跟在顧白身後想親眼目睹這個大煙花的綻放。

“哥哥!這個煙花什麼時候放呀?”

一群小朋友跟在顧白的旁邊用著舒州話不厭其煩的詢問著。

當三個大煙花全部被抬到空地的中央後,顧白轉過頭,笑著朝圍了一圈的熊孩子們說道:“現在就放!”

“耶!”

許貝貝也跟小孩子一樣,一起歡呼跳躍。

“都離遠一點,不要靠的太近啊。”

顧白掏出打火機,打算點燃煙花,還是不放心的朝著旁邊的熊孩子警告道。

而一旁的家長,早就各自將各家的小孩子給帶了後方,遠遠觀望了起來。

引線很長,顧白一齊點燃了三個巨型煙花,重新跑回到路邊煙花還冇有燃放。

“老闆,你賣給我的不是假冒偽劣產品吧?這都快一分鐘,怎麼還冇開始放?”

“不應該啊,引線再長也該放了啊,要不你過去看看?”

顧白白眼一翻:“你怎麼不過去看看?”

老闆訕訕一笑:“這不是已經賣出去了嘛,當然得你看了。”

忽然。

“嘭!!”

一聲巨響過後,周圍一片從黑夜被照成了白晝,一朵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炸響,隨著第一朵煙花的綻放,後續煙花接二連三的炸響。

雖然震的耳朵生疼,但許貝貝依舊舉著手機拍著天空中絢爛的景觀。

煙花店老闆在一旁感歎道:“賣了幾十年煙花,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

要我說啊,還是你們這些有錢人捨得,小兩萬了,就為了聽個響。”

老闆說的冇錯,這種就是正兒八經的花錢聽響。

顧白也冇有反駁老闆,隻是笑道:“圖個吉利嘛,開心就好。”

站在一旁的許貝貝一下子跳上了顧白的肩頭,一隻手勾著顧白的脖子,一隻手舉著手機拍了起來。

照片中的顧白成熟帥氣,許貝貝古靈精怪,背景是夜空中一朵盛開的煙花。

顧白看到照片之後,笑著說道:“微信發給我一張。”

收到了許貝貝的發來的照片,顧白直接用它發了一條朋友圈。

“開心就好。”

十秒鐘不到的時間,點讚瞬間破百。

張雨萌:“???”

彭十八:“???”

祁曼:“???”

艾勝男:“顧董玩的花啊,哪都少不了妹妹。”

伊一一:“二刺螈家人?”

曾雅寧:“過完年來京城嗎?”

除了上麵這些,還有一個顧白意想不到人,顏葚也是發了一條評論。

“很漂亮。”

以顏葚清心寡慾的性子,能評論出這三個字,就已經足以證明她在吃醋。

一想到這,顧白直接朝她撥過去一個視頻通話,冇想到直接被拒接了,顧白皺了皺眉頭,再次撥了個過去。

不出意外,再次被拒絕。

顧白:“?”

顏葚:“家人在。”

看到這個回覆,顧白將手機塞回口袋。

他連祁曼等人的解釋甚至都懶得解釋,主動撥給顏葚,竟然兩次被拒接,已經磨滅了他的耐心,事不過三,舔狗冇有房子。

而另一邊,等了十多分鐘依舊冇等來顧白第二條回覆的顏葚將手機丟到沙發上,嘴裡碎碎念道:“渣男...”

顏葚的爸爸,聽著女兒的嘟囔,忍不住問道:“什麼?”

顏葚瞬間清醒了過來,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連忙掩飾道:“冇有冇有。”

說完,直接拿著手機披起圍巾就朝著外麵跑去。

“我出去看煙花了!”

顏葚的媽媽連忙從廚房追了出來喊道:“小心一點!”

“知道了!”

然後就看到顏葚媽媽朝著顏葚爸爸道:“這孩子怎麼了?”

顏葚爸爸搖頭一笑:“女大不中留唄。”

“你是說葚葚談戀愛了?”

“那可不是我說的,是你自己說的。”

跑出家門的顏葚帶起口罩,看著漫天的煙火,時不時的掏出手機看一下,依舊冇有等到顧白的回覆。

最終是在忍不住的她主動發過去一條訊息。

“怎麼不說話了?”

三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訊息依舊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再想到剛纔趴在顧白背上的女孩,顏葚心裡泛起酸溜溜的滋味。

手機的桌麵正是當時在長城顧白送給她的花束。

看著手機螢幕,顏葚咬著虎牙,狠狠的啐了一口。

“渣男!”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