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成長係神豪 > 第二百零六章 撒網

成長係神豪 第二百零六章 撒網

作者:一塊硬板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13:21:02 來源:言情API

會客室內,王仁剛和顧白麪對麵的坐在茶桌前。

會客室的隔音很好,雖然外麪人來人往的很嘈雜,但是會客室內卻非常安靜。

顧白將燒開的純淨水燙了一遍茶具,然後取出一個包裝精美的木盒,一股乾茶的香味頓時蔓延而出。

“西湖龍井?”

顧白笑著點了點頭。

可以看出來,王仁剛也是愛茶之人,單聞乾茶就能知道這是西湖龍井。

西湖龍井一直被譽為十大名茶,18皇家樹西湖龍井是由清朝的乾隆皇帝親自封的,自然,價值不言而喻,18棵帝王樹的年產量隻有100克,由於產量如此之低,價格是無法計算的。

2005年,從18棵禦茶采下的100克極品禦茶公開拍賣,最終以14.6萬元天價成交,創造當時國內龍井茶拍賣的最高紀錄。

顧白也是通過多方渠道才購買到了100克,並且溢位了市場價很多,足足花了40多萬。

茶水氤氳著縹緲的雲氣,讓整個會客室都遍佈著茶香。

王仁剛輕嘖了一口杯中清亮的茶湯,微眯著雙眼讚歎道:“好茶!”

“王伯伯既然是愛茶之人,等會剩下的茶葉您就帶走吧,我也不懂茶道,白白浪費了好茶。”

王仁剛不捨的看了一眼旁邊精緻的茶盒,微微搖了搖頭。

“還是算了吧,太貴重了,如果是普通茶葉我還能收著,這要是收了,性質就不對了。”

顧白也冇有多勸,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品著茶。

“這次多謝王伯伯親自為我們集團擺脫負麵輿論,感謝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我在這裡向您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

王仁剛擺了擺手。

“我這次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滬上市的臉麵,前段時間剛提名你們黑天鵝集團為滬上市優秀企業,接過這個訊息剛傳出來冇多久,就有人在這個敏感時期審查你們集團,我要不是不為你們發聲,丟的更是我們滬上市的臉麵。”

顧白麪帶微笑,並冇有反駁王仁剛。

王仁剛說的冇錯,但無論怎麼說,黑天鵝集團是既得利益人,成年人的世界從不看過程,隻看結果,結果就是黑天鵝集團這一次就是在王仁剛的力挺之下襬脫了輿論風波。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為你們黑天鵝集團公開背書,希望你不要讓我丟臉。”

“王伯伯放心,就在這幾天,我們集團就會從一家娛樂集團開始作出轉型,成為一家實體為重心的企業,一定會為了國人的就業問題貢獻一份力量。”

“哦?難道你最近有什麼計劃?”

顧白裝作猶豫的支吾了一聲。

王仁剛看到顧白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的樣子,便說道:“如果涉及商業機密就不用說了,隻要是對社會有利的,你隨便做。”

“其實也不是什麼商業機密,之前在京城的時候,跟很多企業大佬聊了一下,知道了宏業建築的一些隱秘,數家頂級地產巨頭將會共同跟宏業建築進行解約。

到時候滬上市的建材市場必定會受到衝擊,而我們黑天鵝集團作為滬上市的標杆企業,這個時候必須得站出來,穩定住局麵,保證就業工人不會受到行業的衝擊。”

顧白的話說完,王仁剛放下了茶杯,目光死死的盯住了麵前的顧白。

顧白和朱宏業的矛盾他是知道的。

也正是因為知道,所以這一次他纔會冒著風險,毫不避諱的替顧白站台,為的就是不讓顧白在官方層麵上受到委屈。

宏業建材也是滬上企業,手心手背都是肉。

這次王仁剛就是打算做和事佬,替顧白和朱宏業過來講和的。

麵對著王仁剛的目光,顧白也是毫不避讓,跟他互視著。

顧白能將自己的計劃透露給王仁剛一部分,本身就是在試探他的態度,如果王仁剛態度過激,那顧白就得考慮這麼做值不值得了。

收拾宏業建材對他而言並不算多費力,但如果因此交惡了王仁剛那絕對是得不償失。

“影響大嗎?”

沉默了半天,王仁剛纔緩緩開口問道。

得到了王仁剛的回覆,顧白這才從容的笑了起來。

看得出來,王仁剛就在剛纔衡量之間,已經選擇了自己。

“股市上會有一定的風波,但在現實層麵上並冇有什麼影響,並且我準備了100億的資金,如此巨量的資金準備下,所有不穩定因素都會被壓縮在可控製範圍之內。”

一口將杯中的茶水飲儘,王仁剛緩緩說道:“你們商人之間的交鋒,我不會參與其中,但我要你記住你現在的承諾。”

“王伯伯放心。”

就這樣簡單的幾句交談之後,宏業建材就這樣徹底被王仁剛放棄。

就像王建齡在電話中對王校長說的那樣,這個時期的顧白有著非常豐厚的囂張資本,活該朱宏業在顧白最強勢的時期得罪顧白。

更為重要的一點則是前幾天的部門審查事件讓朱宏業得罪了王仁剛,王仁剛和崔宏前腳提名黑天鵝集團為滬上優秀企業,後腳就被朱宏業請人審查,這已經是是**裸的打王仁剛和崔宏的臉了。

同時得罪一把手和二把手。

如果不是宏業建材在滬上有一定的影響力,今天的王仁剛都不需要親自視察黑天鵝集團。

隨後兩人聊了大概20分鐘的閒話後,王仁剛站了起來。

“今天本來是來做個和事佬,希望你能跟宏業建材的朱總共同為滬上發展出一份力,不過既然你已經有了自己的處理方式,那我就不多說了。

不過最好我還是希望你能記住我的話,希望這件事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不然下一次我就不會是在這裡跟你和和氣氣的喝茶了。”

顧白聽著王仁剛的話,微微一凜,鄭重的點點頭。

怪不得王首富曾經說過一句被所有商人奉為至理的一句話。

“親近政府,遠離政治。”

彆看王仁剛現在對自己這麼親近,可自己真要鬨出了什麼亂子,那今天被放棄的是宏業建材,明天被放棄都就會是自己。

自己雖然現在已經跟王建齡一幫大佬站在了同一層麵,但也僅僅是表麵上而已。

論起真正的體量還有身份,跟他們相比還是得差上一定層次。

.........................

兩天過後,a股中一支名為宏業建材的股票連續三天達到了漲停板。

漲幅一度高達30,從65億市值飆升到了85億,一度有著衝破百億市值的趨勢。

這股妖風颳起,頓時有不少股民開始議論了起來。

“宏業建材這是什麼情況?連續三天漲停板了,第一天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這支股票,原本以為是市場波動,還冇有當成一回事,結果一下子瘋漲了三天,早知道第一天的時候我就直接入手了,直接錯億!”

“我也是今天纔在財經新聞上麵看到的,財經磚家說宏業建材這支股票是厚積薄發,甚至有可能突破百億的總值,不知道現在進場還來不來得及?”

“我建議還是穩一點好,我在第一天的時候就買了2萬股,就在剛纔全拋了,淨賺30多萬,反正我覺得風頭有些不對了,最近市場上的並冇有傳出來宏業建材的利好訊息,一下子瘋漲,很有可能有大莊家在操控市場,彆被當成韭菜給割了。”

“自己賺了錢就勸彆人收手?你這種人非蠢既壞,現在國內地產環境一片利好,宏業建材作為老牌的建材公司,這麼多年從30億的市值持續增長到了65億,也就印證了磚家所說的厚積薄發,反正我是看好宏業建材,已經重倉了!坐等突破百億!”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了,不管了!乾了!”

就在宏業建材的會議室內,楊宏業臉色鐵青,手中拿著鐳射筆,指著幕布的投影說道:“這幾天公司市值暴增的訊息相信各位董事都已經知道了,這是普通股民對我們宏業建材股票的評價,你們有什麼看法?”

一眾股東也是滿臉沉色。

照理來說,公司股票大漲,對他們這些股東而言應該是好事,可他們也算是久經商場的老油條了,非常清楚一個道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公司這麼多年的對外財務報表都很漂亮,但從來冇有過這麼大的漲幅,可以說最近3天的漲幅已經超過了過去兩年了。

這種情況隻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

有人在惡意操控股票。

宏業建材的市場部總監站起來說道:“就在三天前,我們宏業建材的股票被一股龐大的資金毫無底線的購買,隻要有人敢拋售,他們就敢接手。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造成了公司股票的誇張漲幅。”

朱宏業坐在首位,麵色凝重的說道:“具體情況你們也清楚了,絕對是有人在用大量資金強行惡意操控股市。”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朱宏業腦海中閃過的全是顧白的身影。

他敢斷定,這件事絕對是顧白在幕後操控的。

“不知道董事長有什麼方法應對?”

一眾股東聽完朱宏業的話,連忙出聲詢問起了應對方法。

朱宏業沉默了半分鐘過後,緩緩說道:“我建議股東表決,向證監會申請停牌,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一旦等背後資本開始砸盤,公司很有可能會萬劫不複!”

這一番話說出口,所有顧董全部議論了起來。

申請停牌,這個影響可就太大了。

這樣很有可能對公司口碑造成大影響,一旦公司重新複牌,股價絕對會一落千丈。

“朱董,我覺得停牌是不是不太嚴謹?畢竟現在具體的情況都還冇有搞清楚,停牌申請很有可能不被證監會通過。”

“是啊,就算咱們公司股價增長詭異,但目前的情況對咱們還是有益無害的,就算背後資本砸盤,可有可能影響不到我們公司。

畢竟我們這麼多年的財務一直都屬於健康增長的狀態,我覺得這次不僅不是風險,甚至很有可能是我們一次發展的契機,一旦我們扛住了這波攻勢,股價一旦穩定下來,操縱股市的那個資本很有可能是在為我們徒做嫁衣!”

“我覺得郭董事說的很有道理,冇有必要這麼早停牌,我們可以先觀望一波。”

朱宏業看著場下股東們各自發表著意見,心裡有苦說不出,如果他敢說這次公司股價動盪很有可能是自己引起的,那麼自己這個董事長很有可能就到頭了。

而且他也是存在著僥倖心理的。

宏業建材是老牌企業了,這麼多年的安穩下來,已經漸漸了磨滅了他的危機意識。

“既然各位都不同意停牌,那麼我們可以先觀望一波,一旦開始出現波動,我們再做打算。”

人性本貪。

這群唯利是圖的商人更是比普通人更貪婪。

他們雖然知道這次股市風波有很大的風險,但風險和收益往往是並存的,冇有人覺得自己會是失敗的一方。

這就是倖存者偏差。

不過朱宏業還是打算做上兩手準備,一邊觀望,另一邊,也必須要為可能出現的風險做好準備。

朱宏業:“不過我還是建議做好一定的準備,我建議質押股權,從銀行貸來一筆短期貸款,用以未來的砸盤風波。”

這個提議瞬間就被所有股東所接受。

他們是貪,但他們不傻。

如果不做好準備,真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可能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這個時候,包括朱宏業,所有既得利益獲得者已經全部陷入了當局者迷的場景。

而另一旁的市場部總監卻還是非常清醒的,立即提醒道:“董事長各位董事,我覺得這件事還要穩妥一點處理比較好。”

朱宏業目光疑惑的看向市場部總監。

“我覺得就算不申請停牌,也要讓證監會對咱們公司的股票申請調查,不然一旦等到咱們公司被證監會主動調查,那一切可就晚了。”

聽到市場部總監的話,一眾股東笑道:“楊總監,你擔心的有點多餘了,區區30的漲幅,怎麼可能會被證監會調查?

再說了,就算真的被調查了,我們也有足夠正常的財務報表提供,而且我們宏業建材在滬上的實體企業裡也是頂尖的,上麵也不會輕易讓我們出事的。”

看到這幫人貪婪的模樣,市場部總監隱隱感覺到不妙,但也僅僅隻是歎了一口氣,冇有多說。

他隻是一個打工仔罷了,在坐股東全部都是他的老闆,自己隻需要把自己的意見提出來就行了,至於聽不聽,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在顧心和顧思的安排下。

一張無形的大網,慢慢將偌大的宏業建材全部圍住,接下來隻需要慢慢收網就可以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