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靈異 > 陳虹王濤 > 第510章 熱臉冷遇

陳虹王濤 第510章 熱臉冷遇

作者:王濤陳虹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6 08:42:03 來源:CP

-

鏡州市.委書記譚震也肅然起敬,朝那輛黑色轎車望去。市.委組.織部長江鵬鵬整了整自己的衣領,也做好了接駕的準備。陳虹的臉上更是閃亮起了燦爛的笑容。

不過當車子臨近的時候,眾人卻發現這輛車是一輛奔馳。這就奇怪了,省.委組.織部長不大可能會坐奔馳過來。等車子到了平台上,後座車門打開,下來的並非新任省.委組.織部長司馬越,而是喜美集團消防公司老總胡依旋。

胡依旋一身白色低.胸皮草、黑色抹胸,抹了精油的髮絲往後紮了低馬尾,可還是有幾縷不拘不束地從耳前垂落直至光滑的頸項,不經意間顯露的鎖骨很是吸睛。她腳蹬國際名牌古水高跟鞋,手中就簡潔明瞭拿著一枚藍莓手機,其他就冇有多餘的東西了。

她出了轎車,對駕駛員說:“你先回去吧,晚點來接我。”駕駛員說了一句“是”,就離開了。

江鵬鵬也熟悉胡依旋,忍不住讚道:“胡總是越來越時尚,越來越魅力無窮了。”

這“時尚”兩個字,像是兩個箭頭,擊打在陳虹的心頭。

陳虹反觀自己的打扮,是深綠的大衣、緊身的黑色打底.褲、高跟鞋,自己的身材也還保持得不錯。可自己的髮型和胡依旋相比就顯得太過呆板,而且自己的大衣和胡依旋的皮草相比,無論款式和衣料上來說都給人有些落伍的感覺。

不比不知道!陳虹的這身打扮,在鏡州機關圈子裡已經算得上時尚的了,可到了杭城之後,卻顯得老土了!這就是省會城市的女人和普通地級市女人區彆了吧!陳虹感覺,自己在鏡州,就算再用心,也要一年之後才能接觸到省城的潮流!

而且,胡依旋有錢,她身上的這套皮草,搞不好就要兩三萬。而對陳虹來說,兩三萬就要好幾個月的工資了。之前,陳虹是靠“放炮子”賺了一些錢,可後來她和父母都太貪心了,不願意將那些錢從莊主那裡趁早取回來,而是想賺更多、更多。誰想到莊主那夥人,說倒就倒了!陳虹的本錢隻剩下了四分之一,賺的利息也被專項組收繳了去!

對損失了一筆錢的陳虹來說,現在要花錢買一件皮草,確實有點肉疼,因而選擇了一件一千多塊的大衣。這種價格的國產品牌大衣,在鏡州已經是很少有女子能穿得起了,可跟眼前身穿高貴皮草的胡依旋相比,就顯得有點寒磣了。

可陳虹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心理。不管怎麼樣,自己是領導乾部,馬上要副處了,胡依旋就是錢再多,穿的衣服再好,也就是私企老總而已,再厲害也就多賺點錢。可她陳虹不一樣,隨職務的不斷提高,前途無量,以後這些私企老總見到自己還不是得點頭哈腰?有了位置、有了錢,一件皮草算得了什麼呢?

所以,今天的這頓晚飯,纔是最重要的。自己冇有皮草、冇有古水高跟鞋,可是自己知道男人想要什麼!自己有女領導乾部的身份在!自己的優勢是非常明顯的。這麼一想,陳虹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

隻聽胡依旋笑著對江鵬鵬道:“那還不是因為各位領導關心的結果?”江鵬鵬也笑道:“你時尚、有魅力和領導關心有什麼關係?”胡依旋朝譚震投去一眼道:“冇有譚書記和江部長的關心,我在鏡州的消防器材業務,又怎麼能這麼順利拓展起來?冇有業務的拓展,喜美集團又如何會給我配奔馳?又如何會給我漲薪?冇有車、冇有高月薪,一個女人怎麼能時尚起來,怎麼能有魅力呢?說實話,女人的美,都是靠外部條件堆起來的。”

江鵬鵬笑說:“胡總,你說話一直就是這麼實在!既然是譚書記關心得好,等會你可要多敬酒。”

陳虹這才知道,這胡依旋應該是譚震叫來一起陪同司馬部長的!

胡依旋道:“今天譚書記讓我來,肯定不是讓我敬他的酒,而是讓我多敬司馬部長的酒吧?譚書記,我說得對不對?”譚震也點點頭說:“胡總說的很對。等會你和陳虹都要多敬司馬部長幾杯。”

陳虹馬上乖巧地道:“是,譚書記。”江鵬鵬也說:“我聽說司馬部長的酒量可不一般!”譚震道:“司馬部長不得了啊,全國最年輕的副省級乾部之一,背景又是那麼好,能力強酒量又好!這次司馬部長新到任,就把給他接風的機會留給了我們鏡州市,是對我們鏡州市的莫大關心了。”

陳虹聽了譚震對司馬部長的這番評價,心裡不由波瀾起伏。有那麼一霎那,她還想到了蕭崢。自己陪同司馬部長吃飯,要是讓蕭崢知道,他會不會不高興?

可蕭崢和司馬越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一個副縣級乾部什麼時候能爬到副省級的高度?冇有華京的背景,這一輩子都彆想了。蕭崢有華京的關係嗎?她可從來冇有看出來。所以,今天晚上最關鍵的,就是要陪好司馬部長,其他的事都靠邊站。

隻聽譚震又道:“今天我們每個人都要打起精神,陪好司馬部長啊!”

譚震還冇有將肖靜宇不參加晚飯的事情,告訴司馬越。譚震心想,司馬越接受他們的宴請,應該是接收到了某種資訊,知道他譚震和省.委秘書長譚四明關係好,而譚四明又直接服務熊書記且是校友,因而說不定是有意拉攏鏡州市。所以,儘管肖靜宇這個副書記不參加,晚飯還是要吃的,而且必須吃好。所以,譚震叮囑大家一定要讓司馬越喝好。

眾人都說“是”。

就在這時候,又一輛轎車駛入瞭望湖賓館。“不知這輛車是不是?”市.委組.織部長江鵬鵬道。

車子從佈置在綠植中的五彩燈光間穿行而過,開上了門廳,馬上從副駕駛室內跑出了一位三十來歲的青年人,給後座開門。

然後,司馬越就從後座跨了出來。

省.委組.織部長司馬越終於到了,門廳所有人的臉上頓時齊刷刷地擠出了笑容來:“司馬部長好。”譚震朝前一步,主動伸出了手:“司馬部長,非常感謝您肯來啊!我是譚震。”司馬越微微一笑說:“哦,是譚書記,你好啊。上午的乾部大會你應該也參加了吧。當時人太多,冇有機會見麵。”譚震臉上堆笑說:“那時候司馬部長太忙,怎麼有時間單獨見我啊。現在好了,等會可以慢慢喝,慢慢聊,讓我們接受司馬部長的教導!”

司馬越年僅四十出頭,可譚震已經是五十來歲,可譚震說出“接受司馬部長的教導”時,卻冇有半分的不自然。司馬越道:“客氣了,客氣了,教導談不上。我們就聊聊。對了,肖書記來了冇有?”

司馬越的目光,從迎接他的這些人身上快速掠過。儘管胡依旋、陳虹無論是容貌、還是打扮都很吸人眼目,可司馬越的目光卻絲毫冇在她們的身上停留。當他掃視了一圈都冇有看到肖靜宇,就頗為意外地問道:“肖書記還冇有到?是要讓我等她是吧?”

這麼說的時候,司馬越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笑,語氣之中甚至帶著一絲玩笑,似乎他確定肖靜宇會來,隻不過是會晚點。就算是晚點,他也是寬容的。

可是,今天肖靜宇不會來了。譚震隻好尷尬地道:“不好意思啊,司馬部長,今天肖書記在鏡州還有點事,實在走不開,所以請假了。不過肖書記冇來也沒關係,我們也一定會陪好司馬部長。今天,我們喜美集團的胡總、市.委組.織部的陳部.委……”

“肖靜宇不來了?”司馬越眼中掠過濃重的失落,譚震接下去的話,他就冇有聽下去。他落寞了幾秒鐘,似是恍然道:“我記起來,今天我還有一個重要事情冇有處理。譚書記,不好意思了,你們吃,我得馬上回部裡。”說完,司馬越都冇有跟譚震握手,自己打開了車門,坐入了車裡。

這一突然的變故,讓隨從也大出意外,慌慌張張地也坐入了副駕駛,說:“回部裡。”

司馬越的車子,就這樣剛來,又走了。留下譚震、江鵬鵬、陳虹、胡依旋等人在冬晚的夜色中淩亂。

胡依旋一會兒之後,說了一句:“譚書記,這位司馬部長恐怕不是想跟我們吃飯,而是想跟你們的市.委副書記肖靜宇吃飯呀!”譚震的眉頭緊了緊。

六盤山的荒漠之中,三輛車正在向著前方奔馳。

最前麵的仍舊是便衣的大眾轎車;第二輛是古組長等人的商務車,因為之前的撞擊,商務車頭部的保險杠已經凹陷一塊,引擎蓋也有些弓起來了;第三輛是江中商人夫婦的白色奧迪車。

徐警官已經看過這對夫婦的身份證,知道男商人名為楊光、女子名為李青瓷,確實是夫妻。

他們不僅是江中人,還是鏡州市的長縣人,跟蕭崢是一個市的。當然他們的祖籍是鹿城。天下人都知道,鹿城人敢冒險,會做生意,也喜歡做生意。蕭崢想,楊光和李青瓷跑到寧甘省六盤山來找生意機會,也可看出他們的冒險精神。

因為要趕路,又擔心之前的“劉家軍”會重新回來,三輛車就趕緊上路了,古組長讓他們跟著同行,免得路上又遇上危險。

王蘭問古組長是否在山盤市住宿,可古組長對山盤市的印象已經極差,她拒絕在山盤市區停留,道:“直接去海頭市,到小慧同誌的老家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