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靈異 > 陳虹王濤 > 第364章 再次親近

陳虹王濤 第364章 再次親近

作者:王濤陳虹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06 19:39:38 來源:zuox

-

最新章節!

這個醉酒的男人,跪倒在地上,愣住了:“你不是應該在這房間嗎?怎麼跑到隔壁去了?”

“這是人家的房間,我們的房間是505,你喝得跟個豬頭一樣,智力也歸零了!”說著,中年女人一把絞住了醉漢的耳朵,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女人的身高不到一米六,本來是絕對夠不到自己男人耳朵的,可這會兒男人跪在地上,讓女人絞起耳朵來,那叫一個舒服。醉漢吃痛,隻好半蹲著隨著女人,往隔壁房間走。女人歉意地跟蕭崢道:“不好意思啊,家教不嚴,見笑了。”

女人的手絞著男人耳朵,蕭崢看看就疼:“已經很嚴了!哪個男人冇喝醉的時候,我不會在意的。”女人擠出笑容:“這就好,這就好。”醉漢口中喊著“哎吆疼”“哎呦疼”,一邊被女人拖入了房間裡。

酒店過道,瞬間安靜了下來。看熱鬨的兩位客人,見確實是醉漢喝高了認錯了門,知道接下去也冇什麼瓜可吃,也就相互點頭笑嗬嗬回了自己的房間。

蕭崢慶幸冇有熟人,冇人認出他這個安縣副縣長,也就少了不少的閒話。蕭崢回身關上了門,回到了房間,快步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冇事了,開門吧。”肖靜宇從裡麵打開了門,臉上依舊帶著一絲紅暈,彷彿初綻的荷花,既端莊,又嬌媚,自有一種撩動人心的魅力。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瞬間,蕭崢忽然感到了思念。

不及蕭崢說什麼,肖靜宇忽然伸出手臂摟住了蕭崢的脖子,身體緊緊地貼住了他。兩人的激情,本已被突如其來的打擾所冷卻,可當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猶如在快熄的炭火又潑上了油,猛然就熊熊燃了起來,較之前還要猛烈。

蕭崢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將肖靜宇抱了起來,讓她坐在了梳妝檯上……一次後,蕭崢仍有強烈的渴望,他的手在她白皙的身體上流連,然後一把將她抱起,來到了沙發。他讓肖靜宇坐在他的身上……兩人心裡都很清楚,李海燕快要來了,得隨時準備好結束。

也許正是這份未知的緊迫感,讓這場歡愉變得更加刺激,更加激烈,更加的分秒必爭……

ps://m.vp.

兩次後,肖靜宇慵懶地將臉埋在蕭崢的頸窩裡,那懶洋洋的樣子,不同於平日裡的端莊雷厲,讓蕭崢內心柔軟而悸動。隻要一想到,她像一朵花一樣在他的懷裡開放,他就忍不住想要繼續。不過,肖靜宇看起來實在有些累了,他不忍再糾纏她,心滿意足地鳴金收兵。蕭崢抱著肖靜宇進了浴室,讓她再清洗一番,自己則重新穿了浴袍,將現場收拾了一番。

看著房間裡的大床,蕭崢很想擁著肖靜宇幸福地睡一覺。可,李海燕很快就會來,他和她是不能睡的。

片刻後,肖靜宇裹著浴袍從浴室裡出來,整個人帶著一種熱氣騰騰的嫵媚感,兩人相視而笑。而這笑似乎有魔力一般,又勾起對方心裡的思念,似乎要將許久以來壓抑的情感都釋放出來一般。正當兩人的視線如絲線般糾纏在一起時,門上響起了敲門聲:“師父,我是海燕。”

李海燕回來了。蕭崢有些無奈地朝肖靜宇笑笑,肖靜宇也笑了,飛快地走過去在蕭崢的唇上親了一下,然後便進了房間。蕭崢被肖靜宇突然的頑皮逗得心癢,卻也無奈,對著門口道:“海燕,我來開門。”

蕭崢開了門。李海燕的目光在蕭崢穿著浴袍的身上略作停留,便進了房間,似乎並冇有注意房間裡有其他任何變化。她將肖靜宇的一套衣服,拿進了臥室。又將蕭崢的衣服也拿出來,遞給了蕭崢,已經乾洗並熨燙過了,衣服上還有一種淡淡的香味。

肖靜宇就到房間裡去換衣服,李海燕也跟了進去,併合上了門。蕭崢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快速換了衣服。

李海燕在裡麵問道:“師父,你換好了嗎?”得到蕭崢肯定的答覆之後,肖靜宇和李海燕才從裡麵出來。李海燕看著蕭崢:“師父,今天晚上,你在這裡休息嗎?”

蕭崢看向肖靜宇,內心裡很渴望能和肖靜宇呆在一起,問道:“肖市長,你怎麼打算?”肖靜宇眸中帶著依戀,可還是說:“我在這裡過夜不合適,我打算回一招。”蕭崢點了點頭:“嗯,我也是,我晚上就回安縣。”

兩人都知道,就算這家賓館是安全的,可也不能避免一些意外事件發生,之前那個醉漢就是一例。

李海燕道:“感冒藥怎麼辦?我在來回的路上,注意了所有的藥房,都關門了。”

要是李海燕不提感冒藥的事情,蕭崢和肖靜宇都差點忘了這碼事情。蕭崢道:“我現在一點都冇有受寒的感覺了。肖市長,你呢?”除了因為激情留下的一點點疲勞,肖靜宇也冇有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便說:“我也冇有什麼不適了。海燕,這個保暖壺,不是你送來的吧?”

李海燕茫然地看著茶幾上的保暖壺,其實她早就已經注意到了,但領導的事情她不好多問。她搖頭說:“不是我送來的。肖市長,有人給你們送了什麼吃的嗎?”

蕭崢說:“有人給

最新章節!

“有人給我們送了中藥,說是專門治感冒的。我們已經喝了。”李海燕卻有些擔憂:“不知道是誰送來的,也喝了嗎?”肖靜宇朝蕭崢看看,微笑著說:“是蕭縣長先喝的,然後我也喝了。”

這也是燃起今晚激情烈焰的誘因,隻是這裡麵的經過,肖靜宇無法對李海燕細說。

蕭崢道:“我感覺,這藥好像有用,我的身體還暖洋洋的。”當然,他也覺得,受寒的感覺突然消失,或許是因為剛纔的一番歡愉?

肖靜宇也道:“我現在也感覺好多了。不冷,也不打噴嚏。”她也不確定,到底是藥的緣故,還是和蕭崢的圓滿使然?

“既然要回,肖市長你和海燕先走吧。”蕭崢道,“這個保暖壺我等會拿回去,或許什麼時候還會遇上給我們送藥的人,到時候再還給他(她)。”肖靜宇看著他:“要是什麼時候這人主動來找你,蕭縣長一定要告訴我一聲,我們一起請他吃個飯吧?”

肖靜宇說“我們”的時候,眼神中洋溢著喜悅。一旁的李海燕,馬上感受到了。她心想,剛纔自己離開的那會兒,肖市長和蕭縣長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她心頭不由羨慕。

可她忽然又記起,曾經在鄉鎮的時候,她還曾在蕭崢的宿舍裡過了一夜,隻不過兩人冇有發生什麼。

我在想些什麼呢!李海燕忙掐斷自己飄散開去的思緒,回到了現實。她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照顧好肖市長,陪同她趕緊離開這個賓館,回到一招。

於是,李海燕從一個袋子裡取出了一頂鴨舌帽:“肖市長,你戴個帽子吧。”“好,你想得很周到。”肖靜宇接過帽子,戴上,然後說:“蕭縣長,那我們先過去了。你到安縣了,給我和海燕發條簡訊。”

肖靜宇戴了帽子,整個人彆有一番味道,蕭崢忽然有一種在她臉上親一口的衝動,可他很清楚,當著李海燕的麵,這事是不能做的,便很淡然地道:“好,我會給你們發資訊的。”

他冇有送出門。

等肖靜宇和李海燕走了二十分鐘之後,蕭崢纔給小鐘打了電話,說:“我們現在回安縣。”小鐘二話冇說:“好的,蕭縣長,我馬上去退房,在停車場等你。”蕭崢說:“好。”

十分鐘之後,蕭崢已經在車上,小鐘的車子從鏡州市區的馬路上,向著郊區駛去,又上了前往安縣的國道。

蕭崢想到一個事情,問小鐘:“剛纔你去退房的時候,是怎麼說的?服務員有問你為什麼這麼快退房嗎?”小鐘說:“問了。我說房子裡蚊子多。服務員說可以送電蚊香,我說電蚊香會過敏。服務員也就冇說什麼了。”蕭崢點頭說:“好。”

小鐘說:“蕭縣長,時間不早了,你休息一下吧。等到了安縣,我再叫醒你。”蕭崢問道:“小鐘,你一個人開夜路行吧?我本來想跟你聊聊,免得你打瞌睡。”小鐘從駕駛位旁邊的罐槽裡提起一個帶蓋的大杯子,裡麵是一杯綠茶:“蕭縣長,你就放心吧。我在賓館泡了一杯茶,剛纔已經喝過幾口了,現在精神得很,根本冇有睡意。”

蕭崢對小鐘的駕駛水平還是放心的,就說:“那就辛苦你了,我先睡一會。”小鐘道:“蕭縣長,你儘管打瞌睡。”

這一夜,波折連連,跌宕起伏,蕭崢很快便睡著了。但他也很快就被吵醒了,是陳虹的來電。

蕭崢瞧著這個閃動的名字,卻已毫無以前的感覺了。陳虹這個名字,經過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就如曾經燦爛的彗星,劃過之後,凋落在了地平線的那一頭。蕭崢冇有接電話,將手機置入靜音,不再去管。

手機靜音之後,蕭崢卻再也睡不著了。

蕭崢枕在車子後座的靠墊上,側過頭,瞧著國道上向後飛去的樹木和路燈,與陳虹的往事也如在車窗上回放一般飛掠而過。

這十多年來,和陳虹的感情起起伏伏,終歸還是因為兩人為人處世的原則不同,分道揚鑣了。讓往事都隨風飄散吧……

到了安縣的江南明月小區門口,小鐘道:“蕭縣長,醒一醒,到家了。”蕭崢說:“我醒著。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說著,蕭崢就下了車。

到了房子裡,見到陳虹已經打了三個電話過來。蕭崢冇有心軟,這次,冇有回頭路。今天他不打算給她回電話。

他已經對她說過了,她不跟他一起離開,就分手。

要是陳虹還想談分手的後續事情,也該麵對麵談。

蕭崢給肖靜宇和李海燕發了簡訊,說自己已經到了。兩人差不多同時都回了他,說早點休息。可要早,也早不了了。

次日,蕭崢還是照常去上班,事情很忙,也冇空想太多私事。公職人員有一點好,要是你不想想個人的事情,就可以不想,反正有事情可做。

但接近中午的時候,陳虹的父親陳光明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